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11.对自己的女人好是天经地义的

111.对自己的女人好是天经地义的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1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我已经十八岁了,是成年人……”  “我的烧好像退了,不过,好累哦……”金娉婷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累就上去休息吧,我让管家给你做点清淡的东西,等会给你送上房间去。”  “嗯,谢谢妈。”金娉婷与陆羽心边说边走,故意无视快被好奇害死的金逸曦。  “妈,我猜小曦今晚可能会睡不着。”金娉婷勾起唇坏笑,低声的说着。  “就知道欺负弟弟。”陆羽心白了女儿一眼,说得好像她没有份欺负金逸曦似的。  说完后,母女两个相视一笑,便一个上楼,一个去厨房了。  “你们……你们……”金逸曦看了看金娉婷的背影,又看了看母亲的背影,一脸无奈。  ************************  金娉婷想快速的熟悉公司的运作,所以,她一天在好几个部门里学习,有时候,连午餐也是草草的解决。  虽然,金若依与金若伟常常想着法子打压她,刁难她,但,因为她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所以,便以股东的身份与他们对峙。  “姐,金若伟找了人来装修爸的办公室。”金逸曦终于在业务部找到了姐姐。  金娉婷眉头紧紧的一拧,脸色一沉,二话不说,扔下手头上的文件,就往总裁办公室里冲去。  金逸曦连忙跟上姐姐的脚步,俊朗的眉宇间,也充满了怒火。  总裁办公室里,金若伟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副神采飞扬的样子,嘴边噙着淡淡的微笑。  一直梦寐以求的办公室就快属于他了,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他慢慢的踱到办公桌前,摸了摸那张红木办公桌,回头对金若依说:“这张,搬走。”  “是,哥。”金若依也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样子,指手划脚的吩咐着工人干活。  “你们过来,把桌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然后搬走桌子。”  这时,关正峰走了进来,拍了拍金若伟的肩膀,说:“若伟,我真没看错你,年轻有为,将来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关叔,我年轻阅历还尚浅,以后还要仗仰你的帮助。”金若伟谦卑的说着,与关正峰互相吹捧着。  “这好说,咱们都快成一家人了,还说什么帮助不帮助的。”  “谢谢关叔,等我的事业稳定点,我就跟宝琪求婚。”  “哈哈……好,好。”关正峰开怀大笑。  金若伟也暗暗的勾起唇,那双幽深的眼睛里,透出了野心勃勃的光芒。  “哥,等你做了总裁后,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金若依得意的说着,她想像着自己风光的场面,而金娉婷则一副落魄的模样,她心里不禁一阵快意。  她终于可以骑在金娉婷的头顶了。  “都给我停下,不许搬。”突然,从门口传来一声怒吼。  正在搬着桌子的几个工人,愣了一下,放下了桌子。  金娉婷与金逸曦满脸怒容的走了进来。  她冷眼扫视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冷冷的嗤了一声,说:“金若伟,你还没有当上总裁呢,就想着庆祝的事情了,这,也太早了吧。”  金若伟看到他们,眉头紧皱起,神情瞬间变得冷厉,其实,他也猜到他们两个会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金娉婷,你不好好上班,跑来这里做什么?”金若依上前,嚣张的仰着头与她对峙着。  “奇怪了,这是我爸爸的办公室,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金娉婷个子比金若依高出半个头,气势也比她强大。  “娉婷呀,总裁走了,若伟是不想睹物思人,所以才让人把东西搬走的,再说了,公司现在群龙无首,总要有一个人带领着吧。”关正峰以长辈的语气说着话。  “把东西搬走,问过我了吗?”金娉婷冷冷的看了一眼关正峰,用老歼巨滑形容他一点儿也不过份,说是他鼓吹其他股东支持金若伟,在背后搞了不少小动作。  对这种人,金娉婷是完全不给一点儿面子的。  “娉婷,你闹够了吗?在家里怎么样闹,我可以包容你,但这里是公司,总得有分寸吧。”金若伟黑着一张脸,不悦的教训着金娉婷。  “闹?”金娉婷秀眉一蹙,非常不满金若伟用这个字眼,她冷哼了一声,说:“哼,我怎么闹了?股东会还有两天才开,可你就迫不及待的装修总裁办公室,难道你就这么有把握能当上总裁吗?还是说,你连两天都等不到。”  “笑话,我哥当不上总裁,难道你能吗?还是金逸曦?我劝你们就别垂死挣扎了。”金若依信心十足的说着。  “那就等他当上总裁再说吧,现在,谁也不许动我爸的东西。”金逸曦清冷的眼神,霸气十足。  “难道就不是我爸吗?给我搬。”金若依气得撅着嘴,又指挥工人搬东西。  “不许搬。”金逸曦冷眼一横,气势也出来了。  那几个可怜的工人,搬起了桌子,又放下来,左右为难着。  “你们先出去吧。”金若伟回头对那几个工人说。  那几个工人如释重负的暗暗吐了一口气,连忙走出了办公室,差点与刚刚来到的金彩撞上。  “走路看着点,撞到我了,赔得起吗?你们。”金彩生气的咒骂了两句,走进办公室,站在了金娉婷的身旁。  “二哥,你这也太急了点吧,总裁还没有当上,就来装修办公室了,要是到时候当不上了,这脸往哪儿搁呀。”金彩自从搭上容展腾后,感觉腰也直了不少,说话的口气不自觉的就大了。  “金彩,你这个小三,还要脸吗?跟你那不要脸的妈一样,勾搭有妇之夫……”金若依鄙夷的撇了撇嘴。  “你说什么?别忘了你妈的身份跟我妈的身份是一样的,你骂我妈时,想过你妈了吗?”  金彩与金若依掐起来了,把家事也扯进来了。  “咳咳……”关正峰尴尬的咳了两声,说:“若伟,不如就迟几天再装修吧,这样也让别人心服口服。”  “嗯,我们走。”金若伟冷冷的瞪了一眼金娉婷,率先走出了办公室,关正峰跟在他身后。  “我告诉你们,过两天我哥当上总裁了,我就让你们滚蛋。”金若依在走出办公室前,嚣张的叫嚣着。  “谁滚蛋还不知呢,说得好像你哥当定总裁一样。”金彩不甘示弱的对着金若依的背影喊,喊完后,她又对身边的金娉婷说:“娉婷姐,我说了会和你站在同一战线的,不过,我们真的能赢吗?”  “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都说不定的,还有两天时间,金彩,你下班后,去找唐股东,他手里有百分之二的股权,说服他投给我们。”  “啊?他出了名固执,我怎么可能说服得了他呀?”金彩眉头猛然一皱,有些不情愿。  “你想想二房嚣张的态度,如果你想你妈妈在金家还有立足之地,就努力说服他,要不然,他支持金若伟的话,你我不但滚出公司,还滚出金家。”  “唉,好吧,我试试。”金彩扁了扁嘴,答应下来了。  “逸曦,你去找冷叔叔,他手里也有百分之四的股权。”  “嗯,姐,交给我。”金逸曦点头。  “那你呢?”金彩追问。  “我去找那个暗中收购股份的神秘人洪烨。”金娉婷回答,只要有一点儿的希望,她都不会放弃的。  “洪烨?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金逸曦不禁担忧。  “不知道,但找到了他住的地方,我就不信他不回家。”金娉婷回答。  她知道金若伟也在找那位神秘的洪烨,她一定不能让金若伟先找到他。  “那你知道他长啥样吗?是年轻的,还是老的?是男的还是女?”金彩询问着。  “不知道。”金娉婷摇了摇头。  “这么渺茫呀,就像大海捞针似的,姐,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这个洪烨是个坏人的话,我可以保护你。”金逸曦实在是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去找这个什么洪烨。  “放心,我会注意的。”金娉婷微微勾起唇角,又说:“好吧,都回去工作吧,别落人话柄了,要是让金若依抓到了,又要兴风作浪了。”  说完,带着金彩与金逸曦走出了父亲的办公室。  从这一天起,金娉婷与金若伟之间的战争正式拉开序幕了。  ****************  下班后,金娉婷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去找洪烨的家了。  花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来到了一个高尚住宅区,那里是几乎清一色的别墅,几乎每栋别墅都一个样。  “第二排第三间……”  她按着地址找到了洪烨的家,但,大门紧闭,连窗户也关得紧紧的,不像有人在家的样子。  但,她不死心,抬手按下了门铃。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回应。  不禁的,她有些失望了,看来真的没有人在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  她坐下了台阶上,准备来个守株待兔,手机却突然响起,她纳闷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边的号码,唇角不自觉的弯起,细长的手指划了一下屏幕,然后放到耳边。  “在哪里?”男人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在外边。”她简短的回答。  “外边?跟谁在一起?”  “我自己一个人呀,怎么了?”  “干什么呢?又去找股东了?”  “呃?你怎么知道?”金娉婷不禁诧异,明明她从来都没有跟容少谦提起过这些事情的,为什么他会知道?  “只要我想知道,就没有不知道的,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容少谦的语气带着不容别人拒绝的霸道。  此时的天已经慢慢的黑了,虽然这里是高尚住宅区,但,好冷清,连个路人都没有,金娉婷不知道洪烨是什么样的人,万一真的是坏人,那她到时候恐怕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怎么不说话?”电话那头,容少谦久久没有等到金娉婷的回答,忍不住追问。  “我在青山路雅庭别墅区二排三座。”金娉婷报上地址。  容少谦眉头不由一皱,那不是洪烨的房子吗?难道她跑去找洪烨?  “等我。”他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便挂了电话。  金娉婷傻傻的坐在洪烨的家门口快一个小时了,突然,有一束车灯由远而近,射得她眼睛都睁不开,本能的抬手挡在眼前。  突然,车子开到了她面前“吱”的一下停下了,从车上走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金娉婷把手放下,连忙站起来,她以为是洪烨回来了,不由一阵激动,但下一秒,她失望了。  来人居然是金若伟,这让她狠狠的惊讶到了,很快她就明白了对方来这里的目的跟她是一样的,也是来找洪烨的。  “你怎么在这里?”金若伟看到金娉婷也愣住了。  “那你又怎么来这里?”金娉婷反问,冷冷的瞥着他。  “娉婷,我真想不明白你怎么突然跟我对着干?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不但对公司的运作熟悉,而且是家里兄弟姐妹中最年长的,公司交到我手里在情在理,如果真的把公司交到你跟逸曦的手里,你们能把公司搞好吗?能服众吗?”金若伟眉眼清冷,语气里尽是不耐。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不能把公司搞好,不能服众。”金娉婷冷冷的顶回他。  “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吧。”金若伟阴险的勾出冷笑,他从来就没有把金娉婷放在眼里。  金娉婷不吭声,冷冷的转开脸。  这时,又一辆车子缓缓的在她面前停下。  容少谦从车上下来,看到金若伟,他有些诧异。  “不是说一个人吗?”他走到她面前,脸色有些沉。  他不高兴,是因为金娉婷竟然跟金若伟在一起,难道她不知道金若伟是个危险的人吗?  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不懂保护自己了。  “是一个人呀。”金娉婷撅着小嘴回答。  “走吧,别等了。”他拉她的手。  “不,我要等。”金娉婷抽回自己的手,倔强的坚持着,如果金若伟没来的话,说不定她会走,但,金若伟来了,她就不能走,她不能把机会白白的让给他。  “容总裁对娉婷真是关心,让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感动了。”金若伟扬着虚假的笑容。  “对自己的女人好是天经地义的。”容少谦也回以同样的笑容。  他纵横商场多年,应酬过不少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别人虚假,他也不必较真。  “那是,娉婷,你听容总裁的话,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吧。”  “这点小事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呀,还是你先回去吧。”金娉婷冷嗤着,她怎么也不会服输的。  容少谦抬手看了眼手表,已经快九点钟了,他知道以金娉婷的倔性子,等不到洪烨,她不会死心的。  “我打个电话。”突然,他对金娉婷低声说。  “嗯。”金娉婷点了点头。  容少谦拿出手机,走到僻静的地方,才拨打了洪烨的号码。  很快,电话就通了。  “在哪里?”他问。  “总裁?哦,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洪烨听到容少谦的声音有些诧异,因为他正在开车,所以,没注意看来电显示。  “还要多久才回到?”  “大约十五分钟吧,有事吗?”  “你听我说,我在你家门口,金若伟跟娉婷都来了,应该是为了股份的事情而来的,等一下你就装作不认识我,快点把他们打发了,不要泄露任何的消息。”  “嗯,我懂了。”  金娉婷远远的看着容少谦,他的身材挺拔,五官犹如刀刻般棱角分明,那性感的薄唇随着他说话而一张一合着,非常的好看,在路灯的渲染下,他就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尊贵优雅,帅气迷人。  金若伟靠在他自己的车子旁,自从容少谦出现后,他的脸色便阴晴不定。  也许一个金娉婷成不了气候,但多了一个容少谦就不同了。  容少谦在商界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论智慧,他绝对是佼佼者,论手段,他比任何人都要高明。  金若伟自认是比不上容少谦的。  容少谦打完电话后走回来,看到金娉婷面前难掩疲惫,不由心疼的说:“累了吧,到车上坐着等吧。”  “嗯。”金娉婷顺从的点头,她确实是累了。  两个人坐回车上,容少谦把车窗都关上,然后打开了空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