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12.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112.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4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今晚怎么这么闲?不用加班不用应酬了吗?”金娉婷斜眼瞅着男人。  “想见你,所以把应酬都推了。”男人据实回答,想了一下,他又说:“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了?”  容少谦口中的他,是指金若伟。  “谁跟他在一起了,我先来的,好不好?”金娉婷不悦的嘟起嘴。  “你们的战争打响了?”  听到这话,金娉婷心里不禁生出一股酸涩,低下头,不说话。  没想到,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了,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却成了敌人。  突然,她想到了一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女人的沉默让男人心疼,他伸手揽过女人的肩膀,让她靠在怀里,低语:“放心,有我在。”  “嗯。”女人低低的嗯了一声,鼻子莫名的有些发酸,男人的话,让她感动。  容少谦低头吻了吻女人的额头,幽深的目光泛着温柔,凝视着女人姣好的脸蛋。  之所以不告诉金娉婷,他就是收购股份的那个人,是因为他有一个自私的想法。  他想利用这次的机会,逼她嫁给自己。  他没有耐性等下去了,他做她的丈夫,光明正大的跟她在一起,名正言顺的跟她在一起。  她这么漂亮,觊觎着她的男人有很多,他一天不把她私有化,他一天都不能安心。  并不是他不够自信,而是她太出色。  也许用这样的方法逼她嫁给自己,很卑鄙,但绝对是最有效的,也许女人会恨他,但他有信心让她的恨变成爱。  就在这时,金娉婷的手机急速的响起,是陆羽心打来的。  “妈,怎么了?”  “娉婷,你在哪里呀?管家不见了。”电话那头,陆羽心的声音非常焦虑着急。  “管……管家不见了?”金娉婷不禁大吃一惊,透过车窗,狐疑的看着前边倚在车子旁的金若伟。  容少谦听到金娉婷的话,眉头轻蹙,轻轻的握起她的手,捏了捏,示意她冷静。  “妈,管家是不是外出了?还是去哪里?你再找找。”  “我去看望姚蓝回来,想吩咐管家帮你炖点清润的汤,结果我找遍整个金公馆都不见他,后来,我去他屋里看,发现他的东西都全部收拾走了,我问其他佣人,管家去哪里了,他们都支支吾吾的……”  “妈,别急,等我回来。”金娉婷眯了眯着眼,看着金若伟,怒火瞬间涌上心头。  挂了电话后,她猛然拉开车门,下车,直接走向金若伟面前。  容少谦见状,连忙也下车,跟上去。  看着来势汹汹的金娉婷,金若伟一点儿意外吃惊的表情都没有,似乎早就会预料到她会来似的。  他勾了勾嘴角,淡淡的盯着金娉婷,心里竟然邪恶的想着:从来没见过生气也这么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有魅力?  “金若伟,管家去哪里了?”金娉婷直截了当的质问。  “辞了。”金若伟说得云淡风轻。  “辞了?你凭什么辞了他?你有什么权利辞了他?”  “我辞掉他,当然有我的理由,他的失职导致姚蓝流产,这个理由够充足吗?”金若伟阴阴的勾嘴角。  闻言,金娉婷的怒火不禁噌噌的往上涌,她美目喷火的瞪着金若伟,说:“姚蓝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娉婷,你最近怎么了?我是你哥哥,不是你的敌人,我装修办公室,你跑来阻止,我辞退管家,你又大动肝火的,为了这点儿小事,你至于吗?”金若伟一副无辜的样子,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他的话就像在指责金娉婷不懂事,为了一点小事情吵吵闹闹的,不顾兄妹感情。  容少谦一直站在金娉婷身后,沉默着,锐利的鹰眸,把金若伟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都收之眼里。  这个人不简单,深藏不露,明明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居然面不改色。  “如果你把我当妹妹,那么,在做这么事情前,就应该跟我商量一下,而不是问也不问我,就自作决定,我问你,管家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金娉婷知道金若伟是心狠手辣的人,所以担心他会对管家下毒手。  “脚长在他身上,他去哪里,我怎么会知道?”金若伟冷嗤着。  “你……”金娉婷正想开口,身后的容少谦突然拉住了她。  他上前一步,与金若伟面对面而立,他的身高比金若伟高一丁点。  “金二少,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就不懂得让让妹妹呢?”容少谦幽深如海的眸子,冷厉如冰,却又霸气侧露,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那么一点儿讽刺一点儿警告。  他是属于那种如果一摆出冷脸,就会让人不寒而栗的人,他天生就带有这种气场。  金若伟心里对容少谦还是有几分忌惮的,他淡淡的笑了笑,说:“容总裁真是爱娉婷。”  “当然,我是很爱她,所以不容许别人欺负她,要是有人敢欺负她,我定会让那人奉还的。”容少谦冷冷的暗示着,说完,他拉着金娉婷走开了。  这时,一辆白色的车子驶了过来,缓缓停下,车上走下来一个长得不高,但,还算英俊的男人。  他暗暗的与容少谦对看了一眼,然后蹙起眉头,看了看金若伟与金娉婷,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向别墅。  金娉婷愣了一下,看到男人就要进屋了,她连忙甩开容少谦的手,快步的走上前。  容少谦暗自的摇了摇头,双手插到裤袋里,悠闲的倚在车子旁,看着女人倔强的背影。  “请问你是洪烨先生吗?”金娉婷努力的压下心里的怒火,扯出微笑。  洪烨虽然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他还是故作不知,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金娉婷,以及刚刚走来的金若伟。  “什么事?”他冷冷的问。  “你好,我是金盛集团的金若伟,很高兴认识你,洪烨先生。”金若伟带着浅笑,向洪烨伸出手。  但洪烨并没有要和他握手的意思,而是掏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金若伟尴尬的收回手,又说:“洪先生,能占用你几分钟时间,跟你谈谈吗?”  金娉婷看到金若伟抢在她面前,向洪烨提出邀请,她不禁有些着急了,连忙说:“洪烨先生,我叫金娉婷,我想跟你谈谈股份的事情。”  “对不起两位,我忙了一天了,很累,你们请回吧。”洪烨说完,转身进屋,毫不留情的把门关上。  金娉婷与金若伟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不屑的转开。  容少谦上前,拉起金娉婷的手,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可是……”金娉婷这么难得才看见洪烨,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阿姨在家里等着你呢。”容少谦又说。  对哦,她都差点忘了。  “好吧。”最终她无奈的点了点头,跟着容少谦上了车。  看到女人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容少谦忍不住出声安慰,说:“放心吧,他不会跟金若伟见面的。”  “你怎么知道?”  “你没看到他刚刚一脸的不耐烦吗?如果金若伟再纠缠下去,只会令他更厌烦,弄巧成拙,所以有时候以退为进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容少谦一边开车一边解释着。  金娉婷点了点头,说得好像有道理。  “以后不准跟金若伟硬碰硬。”容少谦想了想,又叮咛着。  “要我做个软柿子,我做不到。”金娉婷嘟着嘴,瞥了一眼男人。  其实,容少谦也知道以她这么火辣的性格怎么可能忍得住气,不禁的,他有些担忧,越来越觉得自己逼她嫁给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不把她绑在身边,他怎么能放心呢?  *********************  回到了家里,金娉婷看到了明素素与尹小影也在,而她的母亲陆羽心露出了极少见的愤怒表情。  “明素素,盛东虽然不在了,但我是正室,是名正言顺的金夫人,还没有轮到你做主呢。”陆羽心生气的骂着。  “哟,把正室也搬出来了,辞退一个管家而已,再找一个不就行了吗?你这么护着他,很值得怀疑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跟管家有一腿呢?”明素素的话带着污蔑与鄙夷。  “你……”陆羽心当场气得从沙发站了起来,指着明素素。  “明素素,有种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金娉婷气得一下子冲到明素素面前,半眯起眼,冷冷的瞪着她。  欺负她可以,欺负她妈妈,她绝不轻饶。  “你……你叫我什么?没大没小的,一点家教都没有。”明素素不知道为何,她莫名的就是怕金娉婷,看到金娉婷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她的气势马上就弱了下来。  “对于你这种不懂得尊重人的人,还需要家教吗?现在马上给我滚出主宅,没有我的批准,不许踏进主宅一步。”金娉婷指着门口,她今天吵过太多架了,不免有些烦躁,也很疲累。  “你……你赶我走,盛东才死了多久,你这个没良心的人竟然不敢我踏进主宅,我好歹也是这个家的二夫人,是你的长辈,陆羽心,你就不管管你女儿吗?”明素素也生气了,她站了起来,瞪着陆羽心。  “明素素,是你自找的,要不是你出口不逊,我女儿也不会这样子对你,你不尊重别人,还妄想别人尊重你,笑话。”陆羽心今晚似乎也气得不轻。  “二姐,不是我说你,管家都在金家工作了差不多三十年了,你说辞退就辞退,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尹小影撇着嘴说。  “你……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明素素气得跺脚,今天金若依没有回来,金若倾向来不理这些事情的,而金若伟又外出未回。  其实辞退管家的是金若伟的主意,他是管家失职,导致姚蓝流产,连累了她被冤枉。  所以,当时被金若伟挑起了火气,便趁着陆羽心外出,把管家辞退了。  “走吧,别在这里妨碍着大姐休息了。”尹小影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明素素气得牙痒痒,瞪了一眼金娉婷母女两个,也走出了主宅。  客厅瞬间归于平静。  “妈,你没事吧?”金娉婷这才走到母亲身边,搂住她肩膀询问。  “没事。”陆羽心摇了摇头,不想让女儿担心。  “对了,小曦回来了吗?”  “还没有,你姐弟两个最近怎么了?都这么晚回,是不是公司里出什么事了?金若伟他们为难你们对不对?”陆羽心曾经从金彩那里听说了一些金若伟与金若依如何刁难自己两个儿女的事情。  “妈,你放心,你女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先回房,给小曦打个电话。”金娉婷抬手看了眼手表,快十点钟了,金逸曦还没有回来,她不由的有些担心了。  “嗯,去吧。”陆羽心爱怜的看着一脸疲惫的女儿,有些自责刚刚因为管家的事情烦扰了女儿。  “妈,你也早点回房休息吧。”金娉婷走上楼梯了,又转回头叮嘱着。  “我等一会儿再上去。”陆羽心对着女儿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金娉婷匆匆忙忙的回到房间里,连忙拨打金逸曦的手机号码,结果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天哪,怎么不接电话?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金娉婷不由一阵心慌,担忧的情绪又重了几分。  她连续拨打了几次,还是没有人接听,她急了,抓着手机,又冲出房间,跑向楼梯。  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陆羽心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向楼梯口,看到女儿一脸着急的从楼上跑下来,她不由吓了一跳,问:“娉婷,你怎么了?去哪里?”  “呃?”金娉婷突然意识到自己吓到母亲了,她支吾了一下,说:“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说完,她没等母亲回话,就跑向门口了。  结果,在门口刚好撞上了回来的金逸曦。  “啊……”  “嗯……”  姐弟两个不由的都痛呼了一声。  金娉婷捂着额头,而金逸曦则摸着撞疼的下巴。  “小曦,你可回来了。”看清眼前的人后,金娉婷顾不上疼痛的额头了,伸手抱住了弟弟。  最近遇到太多不好的事情,她感觉到自己都患上被害妄想症了,总担心着身边的人会出事。  “姐,你怎么了?”金逸曦一脸懵然。  “哦,没事。”金娉婷放开了弟弟,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我说你总是这么莽撞,撞疼了没有?”陆羽心走了过来,察看着女儿与儿子的脸。  “没事,妈。”金娉婷摆了摆手,拉着金逸曦的手,低声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金逸曦淡淡的勾起唇,向姐姐打了一个“ok”的手势。  “真的吗?小曦,你太棒了。”金娉婷不禁笑开了脸,今天,她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姐,我都说我长大了,所以别把我当小孩子了。”金逸曦有几分得意的瞅着姐姐。  “你们说些什么?”陆羽心疑惑的瞅着两个孩子。  “不告诉你,让你也好奇死。”金逸曦调皮的对母亲眨了眨眼。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记仇呀?”陆羽心被儿子逗笑了。  “好吧,我回房休息了。”金娉婷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可以好好睡觉了。  ***********************  第二天一大早,容少谦就给金娉婷打来了电话。  “起床了吗?嗯?”  “刚起,你怎么这么早?有事吗?”金娉婷刚刚洗漱完毕,身上还穿着性感的睡裙呢。  “起了就好,我在你家门口等你。”容少谦一边讲着电话,一边盯着主宅的其中一个阳台,不一会儿,果然看到了女人的身影出现在阳台,他不禁好心情的弯了弯嘴角。  距离虽然有点远,但,他还是看清了女人那性感的小模样,要是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她,那该多好。  金娉婷看了一眼容少谦的车子,果然已经在门外候着了,她连忙又回到房间里,从衣柜里找了一条印着简单几何图案的黑色背心裙,然后又披上了一件白色的薄外套。  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了几下头发,才拿起包包,走出房间。  “小曦,等一会儿,你让司机送你回公司吧,我先走了。”在客厅里,看到正在吃早餐的金逸曦。  “你不吃早餐吗?”陆羽心追问。  “我在外边吃。”金娉婷在门口玄关处边换鞋子边回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