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13.她又如何去相信他

113.她又如何去相信他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4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怎么在外边吃呀?我都做好早餐了……”  “妈,姐是跟少谦哥在外边吃,你就别管了。”金逸曦忍不住小声的提醒母亲。  “哦,少谦来了呀。”陆羽心恍然大悟,笑了笑,看着女儿走出门口的背影。  容少谦看到女人身材婀娜,风情万种的朝着他的车子走来,他连忙下车,迎上去,二话不说就霸道的把她抱了一个满怀,她身上的幽香随着呼吸进入了他的心肺里,让他不禁有些心旷神怡。  “女人,你好香。”他邪肆的凑到她耳边,出其不意的轻咬了下她的耳垂。。  金娉婷不由的猛然颤了下,一丝酥麻掠过心尖,小脸瞬间躁热,微微发着烫,抬手轻轻的推拒着他。  这里是她的家门口,现在又上班的时间,随时都会有人经过,要是让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呢。  “你放开我了,不是要请我吃早餐吗?快走了,我好饿哦。”她说话的声音带着慵懒的尾音,很性感。  “我也很饿。”男人邪恶的盯着女人嫣红的脸儿,出口的话也变得暖昧,拉着女人的手,上了车,在帮女人系安全带时,他忍不住啄了一下女人的唇。  本来,他只想吻一下的,谁知道一沾上她的唇,就离不开了,越吻越深,越吻越狂野。  金娉婷身上被安全带绑着,又被他以体重压着,无法动弹半点,只能轻轻的摇着头抗议,但,这种像是撒娇的抗议,有点欲拒还迎的味道。  男人霸道而强势的与她的唇舌教缠着,许久,才不舍的放开。  要不是等一下要上班,他还真想把女人带到酒店或者小公寓里,好好温存一番。  再一次觉得,他逼她嫁给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再过两天,股东会结束后,他就向她求婚。  “今晚我没有时间接你下班了,你自己要注意点,好好休息,明天打一场胜仗。”他深深的凝视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她嫩滑的脸蛋,拇指轻轻划过她有些红肿的唇瓣。  不禁的,他暗暗的吞了吞口水。  女人的唇瓣很美,就像娇艳的玫瑰花瓣一样。  “你……你快点开车了。”金娉婷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脸儿红红的催促着他开车。  男人放开了她,乖乖的听话,发动了车子。  回到公司后,金娉婷刚踏入业务部,就看到金若依坐在她的位置上,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她冷着脸走过去,说:“金总监,你坐了我的位置。”  金若依长腿在地上轻轻的一撑,转了过来,然后站起来,盯着金娉婷,说:“昨晚你母女两个欺负了我妈妈?”  金娉婷明白了,原来是明素素打了小报告,告了状。  “那又怎样?”  “不怎样?今天你去客服部,把东盛商城里那宗因铺租引起的纠纷解决掉了。”金若依颐指气使的瞪着金娉婷。  “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不去。”金娉婷绕过她,坐下了自己的位置。  客服部本来就是一个讨骂的部门,更何况那宗纠纷的当事人,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狮子开大口着想讹点赔偿。  “我是总监,你敢不去,信不信我把你解雇了?”金若依以为金娉婷会像以往一样,默默忍受着她的刁难。  “你是总监又怎样?我还是股东呢,别忘了,我股份比你多。”金娉婷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的说着。  她之前会忍着这些无理的要求,是把这些刁难当成了磨练,毕竟她经验少,资历浅。  但,今天,她就是不想忍受了。  “请你走开,不要影响我工作。”她又冷冷的下着逐客令。  金若依气得紧紧的握起了拳头,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业务部,跑去跟金若伟诉苦。  ****************  下班后,容少谦应酬着几个生意上的朋友。  一家酒吧的豪华包间里,圆形的舞台上,两个戴着面具的艳女郎正在跳着*的钢管舞,那撩人的舞姿看得几个男人热血沸腾的,但容少谦除外。  他一脸平静的坐了沙发的最边上,嘴边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目光从没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停留,他默默的品尝着醇酒,偶尔跟朋友聊上一两句。  两个艳女郎跳完舞后,走下了舞台,其中一个男人向她们招手,说:“来来来,陪我们喝一杯。”  两个女人解下了面具,大方的坐在了两个男人的身边,后来又进来了几个女人,其中一个坐到了容少谦的身边。  容少谦神情一冷,眼里闪过嫌恶,暗暗的离开了她一点儿,语气冷漠的说:“我不用了,你去陪他们吧。”  “容总裁,这样不太好吧,我们都左拥右抱,你却一个女人都不要,不行不行,这太扫兴了吧。”  “对,是不是嫌这里的妞不够正点呀?这样,这里几个,你喜欢谁,挑一个。”  容少谦淡淡的一笑,这里的庸脂俗粉,他根本就看不入眼,他现在心里眼里都只有金娉婷。  “不用了,你们尽兴,我打个电话先。”容少谦拒绝了朋友们,借着打电话走出了包间。  片刻后再返回包间,发现几个朋友搂着那几个女人上下其手着,在有一种现场表演活春宫的势头。  他又不得不陪着,因为他们都是生意上的重要客户。  闷闷的喝着酒,发现有一个女人总是有意无意的向他这边抛媚眼。  容少谦淡淡的转开脸,继续喝酒,而他却没有发现那个女人唇边泛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大约半个小时后,容少谦开始觉得身体上有些不适了,很热,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突然,他墨眸猛然一冷,冷厉的眼神射向那个女人,只见她娇笑了两声,走了过来,坐到他身边,说:“容总裁,不如我陪你,怎么样?”  她边说边抚上了他结实的胸口。  “滚。”他薄唇轻启,眸色凛冽,无情的吐出了一个字。  他那几个朋友都一脸懵然,不明白容少谦为何突然动怒,都以为是不吉喜欢那个女人的靠近。  但那个女人并没有滚开,而是更放肆的把身体贴上容少谦的身上,大胆的凑上红唇,但还没有碰到男人的唇,就已经被男人无情的推到地上去了。  他猛然站了起来,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手拿起桌面上的酒瓶用力的砸到了地上,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玻璃四溅,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下药的女人,吓得不轻,脸色苍白,满脸惊恐。  容少谦赤红的眼睛瞪着女人,冷冷吼道:“说,谁让你在酒里下药的?谁指使你的?”  众人都吓得怔住了,几个女人还惊叫出声了。  “下……下药?”其中一个男人吃惊的问道。  那个女人没想到容少谦的意志力那么坚强,明明中了强力的媚药,却还能忍着。  男人那愤怒的眼光,好像会吃人的猛兽般,让她不自觉的浑身都颤抖着。  “是……是一个女人,她给了我钱,让我把药下到你酒里,然后再把你弄到1203的房间里,她在那里等着你。”事情败露了,女人吓得什么都供出来了,她本来也是贪钱而已。  “谁?”容少谦怒吼了一声,感觉到体内的血气翻滚得越来越猛了,似乎随时都会爆炸。  “她…….她说她叫金娉婷……”女人吓死了,早知道就不贪这点钱了。  这个男人帅是帅,但发起怒来好吓人。  “不可能……”容少谦努力的保持着头脑清醒,金娉婷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吗?她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他生气的一脚踹向女人,毫无怜惜之意,他从没打过女人,但此时他真是气到了极点。  “啊……”女人痛呼一声,当场晕了过去了。  “你们这里真肮脏,以后我们也不会来光顾了,滚,都给我滚出去,把你们的经理叫过来……”一个朋友显然也动怒了。  “容总裁,你还好吗?要不找个女人解了身上的火……”  那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容少谦冷冷的摆了摆手,快步的走出了包间,他帅气的脸因为药力的发作而泛着红晕,眼睛也充满的血丝。  他努力的压抑着体内那股乱窜的热血,满脸怒容的进了电梯,按下了12的楼层。  1203号房,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人敢假扮他的女人?还敢对他下药。  金娉婷正想睡觉,她放在床头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视频电话?  她疑惑的暗忖着:难道是姜莱打来的?她怎么又换号码呀?  姜莱有点小迷糊,所以手机常常会不见,所以,手机号码也会常常换,而且每次打电话都爱视频电话。  金娉婷犹豫了几秒后,按下了接听键。  却发现对方的视像很模糊,好像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一样,但没有看到人像。  “喂,姜子,是你吗?”  对方没有回答她。  “姜子,你再故弄玄虚,我挂电话了哦。”她故意生气的说着。  对方还是沉默着。  不由的,她疑惑万千,开始胡乱猜测了。  不会是姜莱遇上危险了吧?还是说,她不小心按到电话而不自知呀?  “姜子?是你吗?”她微微的提高声音对着手机说话。  但,还是没有人回应她。  “搞什么鬼呀?”金娉婷低声的嘟嚷了一句,正想挂掉电话,然后再回拨过去,突然看到了手机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影,是个男人。  随着人影慢慢走过,她的眼睛蓦然睁大了几分,竟然是容少谦。  难道这个电话是他打过来的?这个男人又搞什么呀?莫名奇妙的。  “容少谦,你干什……”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了一个女人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容少谦。  金娉婷顿时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定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连小嘴也微微的张着。  她感觉到有一股寒意从头蔓延到脚趾尖,心脏猛然一窒,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画面里,男人与女人一直抱没有分开,但有些模糊,所以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雾气渐渐凝满了金娉婷的眼睛,她紧紧的抓着手机,仿佛想要把手机捏碎方能解心头之恨。  一种被欺骗的怒气瞬间将她淹没,她气得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丰满的胸口也一起一伏着。  她不相信容少谦会欺骗她,毕竟他在她面前该温柔时温柔,该霸道时霸道,一直都很真诚的样子。  可是,眼前的画面又算什么?赤luo裸的事实摆放在面前,她又如何去相信他?  画面里的女人突然对着镜头得意的笑了笑。  金娉婷总算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竟然是向晴。  容少谦不是说跟向晴没有瓜葛的吗?不是说上次是误会吗?  为什么会纠缠在一起?  手机屏幕突然闪动了一下,画面没有了,电话断线了。  “混蛋……狗男女……”突然,她大骂一声,用力的把手里的手机扔了出去,“啪”的一声,手机撞击地面,顿时四分五裂。  “混蛋混蛋混蛋……该死的混蛋……”气得声音都发抖的她,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恨恨的连声骂着。  她很气很气很气,这种生气无法形容,她只感觉到快要气炸了,如果容少谦此刻站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会狠狠的扇他几巴掌也不能解气。  他怎么可以这样子骗她?  她从来没有求着他来爱她,是他硬要来招惹她的,可是既然招惹了她,为什么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为什么?  金娉婷闷在被窝里,泪流成河。  她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就是她已经爱上他了,从来不知道自己爱他爱得那么深。  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的心很痛,很痛,就像有一把刀在一下下的割着她的心一样。  另一边,容少谦找到了1203号房,发现房门没有锁上,他怒气冲冲的踢开房门,走了进去,却突然被一个穿着清凉的女人抱住了。  女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但不是他所熟悉的味道。  “你是谁?”他赤红的眼里闪过了危险,抬手用力的拉开女人。  “少谦,是我,我是向晴……”向晴紧紧的抱着他,死命的不愿松手。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她被金若伟逼得走投无路,如果她不照做,那么她的艳照就是被公诸于众。  她丢不起那个脸,她的家族也丢不起那个脸。  “向晴,你疯了吗?”容少谦大吃一惊,他没想到一向温婉的向晴,现在竟然变得这么的恬不知耻。  他用力的拉扯着她,但无奈药力发作,浑身滚烫得快冒烟了。  女人娇柔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他,就好像有一块冰似的贴着他,让他感到凉快,感到舒服。  “嗯……”他闷哼了一声,神智一点儿一点儿的贻失着。  “少谦,对不起,我太爱你了,所以请不要拒绝我,好吗?”向晴知道他药力发作了,她松开了他,小手抚上了他的胸口。  突然,容少谦的脑海里闪过了金娉婷那张明艳的脸儿,他猛然推开了像八爪鱼似的挂在他身上的向晴,快步的朝着墙壁冲过去,“咚”的一声闷响,他的头撞向墙壁。  由于用力过猛,他的额角撞破了,顿时血流如注。  但他并不在意,反而把摔倒在地上的向晴吓了一大跳,她连忙从地上爬起,走向容少谦,说:“少谦,你怎么……”  “滚开,离我远点。”疼痛让容少谦瞬间清醒了许多,他冷冷的语气充满了厌恶与鄙夷。  说完后,他快步的离开了房间。  向晴动了动嘴皮,轻喊了两声:“少谦,少谦……”  却没有勇气去追他。  容少谦边走边拿出手机,打给了酒吧外边等候着他的沈亚。  几分钟后,沈亚找到了满脸都是血的容少谦,他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关切的询问:“总裁,是谁把你打伤的?”  “别问了,快把我送到老二那里去。”容少谦很难受,让他难受的不是额头上的伤,而是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热血。  二十分钟后,他们的车子抵达了容和医院,下了车后,他们直接坐电梯上了顶层容以程的办公室。  “哥,你怎么了?”容以程看到受伤的大哥,俊逸的脸上掠过了担忧,  二十分钟前,他突然接到了容少谦的电话,让他快速的赶到医院,他还没有来得及细问,电话就被挂断了。  没想到是大哥受了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