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14.弄清楚谁是胳膊谁是大腿了吗

114.弄清楚谁是胳膊谁是大腿了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5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容以程关切的察看着大哥的伤口,突然发现他的脸色不对,很红,眼睛也透着浓重的色彩,呼吸也很沉重。  他眸子一沉,顿时明白了大哥吃了不该吃的药。  “哥,你在沙发上躺下,我先给你打一针。”  沈亚扶着容少谦到沙发上躺下,隐隐的,他也察觉到容少谦的不对劲了。  如果单纯是额头上的伤,容少谦绝不会这么难受的。  容以程拿着一支针走了过来,在容少谦的手臂上涂下了消毒液,然后熟练的把针打进了他的血管里。  冰凉的针水,让浑身躁热的容少谦感到非常舒服,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放心的把自己交给了弟弟。  ****************  一晚的未眠,让金娉婷的头有些疼痛,脸色泛着苍白,因为哭过,所以她的眼睛有些红肿。  总之,她今天的状态很糟糕。  昨晚看了容少谦与向晴紧紧拥在一起的画面后,她从震惊到愤怒,再从愤怒到心痛。  然后,经过一晚的努力,说服自己要平静下来,因为接下来还要面对一场硬仗,容少谦不是她的全部,这种男人不值得去为他伤心,为他流泪。  但,她失败了,她发现说服不了自己,容少谦已经深深的在她心底生根发芽了,要把他连根拔起的话,她会痛,会不舍得。  “姐,你起床了吗?”房门外,传来了金逸曦的声音。  金娉婷把脸上的面膜揭了下来,轻咳了一声,清了清有点沙哑的喉咙,才回答:“起了,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经过面膜的滋润,她的脸色好了点,眼睛也没那么肿了。  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换衣服,然后,下楼。  虽然心还在痛,但,坚强的她已经把自己伪装成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她不想为母亲和弟弟为自己担心,更不想给机会金若伟与金若依嘲笑自己。  吃过早餐后,她与金逸曦一起出门,却不想在花园里碰上了金若伟。  “娉婷,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不要自找没趣,丢了你自己的脸,也丢了金家的脸,说我们兄妹互相残杀,这多不好听呢。”金若伟勾起唇,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既然你这么懂大局,为什么你不放弃呢?你放弃了,说不定别人还会送你一个懂得谦让的美名。”金娉婷冷冷的瞅了他一眼,扬着下巴,高傲的走向自己的车子。  虽然心里没底,但气势不能输。  “姐,你要自己开车吗?”金逸曦有些诧异,姐姐不但是路痴,还是马路杀手。  “靠人不如靠己。”金娉婷淡淡的说着,坐上了驾驶位,看到愣住的弟弟,她略微提高声音说:“上车,愣着干什么?”  金逸曦慢吞吞的坐上副驾驶位,有些怀疑的盯着姐姐,问:“姐,不如还是让司机送我们回公司吧?”  这时,金若伟驾着车子刚好从他们的车旁经过,一脸的意气风发,还故意按下车窗,对着金娉婷挥了挥手。  金娉婷咬了咬牙,回答:“不用,从今天起,我就要靠自己,不靠任何人,因为人都不可靠。”  她说的这话,明显的赌气成份,有点指桑骂槐。  金逸曦当然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他知道姐姐一向倔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他只希望今天能平安到达公司。  “扣好安全带了。”金娉婷提醒,然后发动了车子。  其实,她心里也很紧张,因为她已经好几年没开车了。  “小曦,帮忙看着点路,我不太记得。”车子慢慢的驶出金公馆,金娉婷又对金逸曦说。  “嗯,你慢慢开,现在时间还早。”这个时候,金逸曦反倒像哥哥,在安慰在包容着自己的妹妹。  “放心,我知道。”金娉婷不敢掉以轻心,她可不想未战先捷。  她硬是凭着一股倔劲,还有金逸曦的适时指路,平安的把车子开到了公司里。  这让她的信心瞬间大增。  早上十点正,股东大会正式召开,十几个股东陆陆续续的走进了会议室里。  金娉婷与一众兄弟姐妹已经端坐在会议长桌的两旁了,成为了一个对立的局面。  金娉婷这边,有金逸曦与金彩,金若伟那边,有金若依金若倾姐妹。  会议由关正峰主持,他是紧挨着金盛东的第二大股东,金盛东目前的股份是百分之二十六,而关正峰就有百分之十八,所以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了,那位神秘的股东洪烨还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到底收购了多少股份?  金娉婷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在座的股东,发现都是一些小股东,手上的股东也不过百分之五,不过,如果这些人加起来,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怎么还不来呀?”金若依首先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她嘟起嘴,看了看门口。  金娉婷则一脸淡然,她已经让付海去接孙律师了,这时应该也快到公司了吧。  “这个洪烨到底什么来头?能一下子收购这么多位股东的股份,来头不小呀。”  有几个憋不住的股东不禁小声的议论起来了。  “是呀,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听说是一个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年轻人,不知是是什么来头?”  “他应该是我们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了,不知道他会支持哪边?”  “当然是支持金二少了,这还用说吗?”  “是呀……”  “金二少的实力摆在那里,公司交到他手心,我们也放心呀……”  “那是……”  …………  金若伟噙着淡淡的笑意,听着众人议论的话,漆黑的眼睛淡淡的看向金娉婷,似乎在跟她说:你认输吧。  金娉婷不甘示弱的瞪回他,仿佛顶回他说:没到最后,谁输谁赢都是未知数。  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但不是洪烨,而是付海与孙律师。  看到久未露面的付海,众人都吃惊不已,会议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金若伟淡定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了惊讶,不过,很快就被他掩下去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暗暗的盯着付海。  “孙律师,请坐。”金娉婷走到孙律师身旁,把他安排坐到了金逸曦的身边。  “付海,你也坐。”她又回头对付海说。  “等等,他凭什么坐在这里呀?”突然,金若依出声阻止付海坐下。  “付海,坐下,不用管她。”金娉婷冷冷的看了一眼金若依,继续让付海坐下。  “一个十多天都没有回公司上班的人,还有脸坐在这里吗?付海,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吧,我爸爸前脚才走,你后脚就不见人了,真替我爸爸不值得呀,养了一条白眼狼。”金若依尖酸的话,攻击着付海。  一听到金若依的这番话,股东们不禁都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付海,公司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以,从你离开公司那天起,你就已经正式被解雇了,现在,请你离开会议室,离开公司。”金若伟沉声逼迫着,付海知道得太多,是一个威胁,没想到金娉婷竟然先他一步找到了付海。  还有那个孙律师,又是什么人?  金若伟苦想着,突然想起了那天在书房窗外偷听到,金盛东吩咐付海去找什么孙律师立遗嘱的,难道就是这个老头儿?  突然,他心里闪过了不好的预感,金盛东的股权书,他一直都在寻找,他找过金盛东的书房、卧室,还有办公室,甚至连陆羽心的房间,他也趁她外出时找过,但就是没有找到股权书,难道,股权书在这个孙律师的手上?  不由的,金若伟的眉头紧紧蹙起,眼里闪过了戾气。  “付海不在的那些天,是我让他去帮我做事情了,今天,他正式成为我的助理。”金娉婷淡定的解释着,目光却淡淡的落在金若伟的身上。  金若伟表面上波澜不惊,半点惊慌的表情都没有,但心里却因为金娉婷的话,而有了疑惑,难道金娉婷知道什么事情了?  “哈哈……金娉婷,你真会说笑,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还有助理。”金若依夸张的笑声,充满的嘲讽。  “谁说我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别忘了,我也是股东,而且是比你大的股东,或许过了今天,我就不是实习员工了。”  “口气真大,我劝你还是别不自量力的,你认为胳膊拗得过大腿吗?”金若依带着讽刺的目光,冷冷的瞪着金娉婷。  “不试过,你又怎么知道……”金彩气不过,也加入了口水战,而一众股东都抱着看戏的表情。  “谁不自量力?你到底弄清楚谁是胳膊谁是大腿了吗?”突然,门口传来一把冰冷而狂妄的声音。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门口,下一秒,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容少谦不知何时站在了会议室的门口,高大的身材就像天神一样威武的矗立着,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跟平时一样,上边两个扣子没有扣上,露出了一小片性感结实的胸肌,黑色休闲西裤里的两条长腿,修长又笔直,脸上的神情冷傲而从容,浑身上下散发出与生俱来的尊贵与霸气。  而站在他身后的竟然是神秘人洪烨。  这又是什么情况?  金若伟吃惊,金娉婷更吃惊。  她愣愣的盯着突然出现的容少谦,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容少谦凛冽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人,最后淡淡的落在了发愣的女人,迈开长腿,走到了她身边,金彩识趣的起身,让位。  “总裁,请坐。”洪烨恭敬的为容少谦拉椅子。  总裁?  众人又是一惊,顿时明白了原来容少谦才是真正的神秘人。  容少谦落座后,洪烨便退到第二排座位上,与付海坐在一起。  金娉婷一直处于震惊中,她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不好意思,我来迟了。”容少谦神情倨傲,那一身强大的气场,让在场的股东们都感觉到有压力,谁也不敢像刚才那么嚣张的说支持金若伟,一个个瞬间变成了哑巴,有的甚至对着容少谦露出谄媚讨好的笑容。  容少谦代表着容氏集团,而容氏集团是一个跨国的大企业,名下产业之多,遍布多个国家。  金若伟脸色阴沉,在容少谦出现那一秒,他就开始变得不淡定了,他冷冷的对关正峰说:“开始吧。”  “好,那我们的股东会议现在开始,会议的内容就是选出新一任总裁,新总裁侯选人分别是金若伟与金逸曦……”关正峰官方的说着开场白。  金娉婷却半点都听不进去,她明媚的大眼一直狐疑的瞅着容少谦,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容少谦转头,淡淡的对女人勾了勾唇。  他转头过来了,金娉婷才看清楚,他的额角处贴着一块跟肤色很接近的创可贴,他受伤了吗?  还是昨晚与向晴太过激烈弄到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又酸又涩,不由的,她嫌恶的转开了脸,不去看他。  她昨晚的气还没有消,现在他又再次欺骗了她,让她更气了。  明明洪烨是他的下属,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明明他就是收购股份的人,为什么要故弄玄虚,不让她知道?  还有这边对她表现得体贴入微,那边又和向晴去鬼混。  太失望了,昨晚的欺骗加上今天的欺骗,让她的心都冷透了。  此时,她很难受,真的很难受,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还是要忍着心底的怒气与失望,还有痛,毕竟,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与容少谦的关系不好。  至少,现在不想。  容少谦对于女人的怒气不以为然,他以为她只是在气他隐瞒股份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昨晚与向晴那暧昧的画面已经被女人看了去,所以,他才没有把女人的怒气放在心上。  金若伟阴晴不定的目光不时的飘向容少谦与金娉婷,昨晚向晴明明跟他汇报过,已经成功的把容少谦骗到了房间,也给金娉婷打去了视频电话。  但,为什么他们两个不像吵了架,容少谦还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暗暗的对着坐在身后的丁子恒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丁子恒走了过来,金若伟附在他耳边细声说了几句话,只见丁子恒点了点头,便走出了会议室。  “现在请两位候选人发言,说说自己对公司未来的规划与发展,请金若伟总经理。”关正峰说完后,率先的拍起了手掌。  金若伟噙着淡淡的笑容,站了起来,很有信心的说:“各位股东,你们好,本人对公司运作的了解与熟悉,相信不用多说,你们也是知道,那我就说说我对公司的规划吧……”  金娉婷冷眼的看着金若伟侃侃而谈说着他对公司的规划与发展,比这些,她知道,她是比不过他的,但,她还有重要的底牌还没有亮出来。  “这就是我对公司的规划,希望各位股东支持我,投我一票。”  “好,金二少说得好。”关正峰马屁的再次带头鼓掌。  “好了,下边请金逸曦小少爷。”  金逸曦站了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在座的股东们,才慢慢的开口:“各位股东好,我虽然年轻,但对公司并不陌生,因为我的父亲常常在家里教导我一些经营公司之道,我对公司的规划……”  金逸曦的发言,让在座的人都刮目相看,他很淡定,完全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他的规划很有见地。  片刻后,他发言完毕,金娉婷有些激动的猛鼓掌,但,只有少数几个人跟着她一起鼓掌。  容少谦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人,抬起手,重重的鼓起掌来。  其余没有鼓掌的股东们,犹豫的对望了一眼,也慢慢的鼓起掌。  “好了,下边就请各位股东投票吧。”关正峰看到股东都鼓掌,他脸露不悦,暗暗的瞥了一眼那些股东。  股东们顿时停下了掌声。  “等等,在表决前,我有话要说。”金娉婷突然站了起来。  金若伟阴沉着脸,看了看她,金若依则不屑的撇嘴。  “我父亲生前立下了遗嘱,现在请孙律师读出来,麻烦你了,孙律师。”金娉婷信心十足,就算没人股东支持她,她也不一定会败落。  孙律师对着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把遗嘱读了出来。  当金若伟听到股权书第一继承人是金逸晨,第二继承人是金逸曦时,他的脸当场就黑了,金盛东果然心里没有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