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25.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的男人

125.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的男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4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听到容少谦提起了吃,金娉婷再次睁开了眼睛,她肚子的确是饿了,很饿。  “对不起,宝贝,都怪我没有节制把你累着了,下次我会节制点,少要两次……”  “你还说。”金娉婷小脸顿时泛烫,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拥着被子坐了起来。  刚刚睡醒的她,睡眼惺忪,头发有些凌乱的散开着,却有着一种诱人的性感,露在被子外的肩膀与胸口布满了淡淡的红印,像是在控诉着某人昨晚粗鲁的行为。  看着这么性感妩媚的女人,容少谦的身体当下就有了反应,但他没有很禽兽的扑倒她,反而站了起来,指了指沙发那边几袋子东西,说:“那是你的衣服,你先洗漱,我下楼给你弄吃的。”  金娉婷顺着他所指,看向沙发,轻轻的应道:“我知道了。”  看着男人走出卧室了,她才慢吞吞的忍着浑身的酸痛下床,走向沙发,把几袋子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下一秒,她怔住了。  衣服准备得很齐全,从里到外都有,而且,一下子准备了好几套,让她可以随便搭配。  除了衣服,还有一台手机。  不由的,她的心里涌起了感动。  容少谦虽然腹黑霸道,但很多时候都是细心的,比她都要细心。  放下手机,她挑了一套比较严实的裙子,进了浴室。  **************  泡了一个热水澡后,金娉婷感觉好多了,元气重新回归了。  她缓缓走下楼梯,一股香喷喷的香气向她飘来,她的肚子顿时“咕咕”的叫了起来。  好香……  她在心里暗叹了一声,下楼梯的脚步也不自觉的快了些许,寻着香气,她走到了厨房门口,不由的惊诧住了。  容少谦围着围裙,正在煎着牛排,那样子绝对比他认真工作时要帅。  天哪,作为一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出色呀?出得厅堂进得厨房,让她这个对厨艺一窍不通的女人怎么活呀?  锅里“滋滋”响着,整个厨房都弥漫着浓郁的肉香,金娉婷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低声赞叹:“嗯……好香哦。”  容少谦抬眼看了下她,说:“再等一会儿,很快就好。”  本来有做饭的佣人的,但,今天,他想亲手为她做一顿饭。  “嗯。”金娉婷淡淡的应了下,又吞了吞口水,走到了他身边,馋馋的看着锅里那色香味俱全的牛排,问:“容少谦,你怎么什么都会呀?连牛排这么复杂的东西都会做。”  “你捡到宝了,知道吗?”容少谦勾出了迷人的浅笑。  “嘁,给你三分颜色,你就上大红。”金娉婷没好气的冷嗤,但心里还是对他生出了一种崇拜的情意。  “好了,把碟子递我一下。”容少谦指了指金娉婷面前那两个洁白的碟子。  “给。”  片刻后,金娉婷看着摆在桌面上的牛排,水果沙拉,还有意大利焗面,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心里再次给男人点赞。  容少谦把切好的牛排放到她面前,淡淡的说:“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金娉婷叉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嗯,好好吃。”她是由衷的称赞着。  “那多吃一点。”容少谦唇角轻扬,很开心。  “我说,容少谦你怎么懂得这么多?”金娉婷很是好奇,一个出生在豪门世家的大少爷,从小就过着尊贵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厨艺呢?  “这是我在国外求学时练出来的,那时,身边没有佣人,我父亲只提供学费跟基本的生活费,其他都靠自己。”  “啊?我以为……”金娉婷有些惊讶。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一个大少爷,就得有专人侍候着?”容少谦挑了挑眉,又说:“有时候我比较喜欢亲力亲为。”  金娉婷暗暗的瞅着对面的男人,她觉得他就像一个发光的物体,深深的吸引住她的目光了。  面对这么出色的他,她不由的生出了几分自卑。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一顿饭,可以说是厨艺白痴。  “下午回一趟我家,我爸妈想见你。”男人说得云淡风轻,但女人却大吃一惊。  “什么?”  “有这么惊讶吗?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丑媳妇还是要见见公婆的。”容少谦邪气的笑了笑。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呢……”金娉婷支吾着。  “女人,你记得你以前是很有气势的,拿出你的气势来。”  “我的气势都给你压榨没了……”  “呵呵……那下次我让你压榨回来。”  “滚开……”  …………  午餐在轻松甜蜜中结束,休息了一会儿,容少谦便带着金娉婷,开着车往容宅奔去。  **************  在早上的时候,容少谦就已经打过电话回家,说要带老婆回家,容展扬跟欧云裳听了后,都喜滋滋的,特别是欧云裳,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她盼儿子给她带个媳妇回来,盼得脖子都长了,现在终于让她盼到了,她能不开心能不兴奋吗?  她从早上就开始准备晚餐的东西了,每一样都是精心挑选的。  她还特意下了命令,让另外三个儿子无论多忙,今晚都要回来吃饭,这么特别的日子,这么开心的事情,谁也不允许缺席。  就连容展腾与何冰清,她也邀请了过来。  “妈,你成功的诠释了什么叫望眼欲穿。”看到母亲第N次走到门口看容少谦回到没有,容司睿终于忍不住开口调侃她。  “这还不是你们几个臭小子害的,一个个都一把年纪了,都没有老婆,我能不望眼欲穿吗?”欧云裳回头狠狠的剜了一眼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的容司睿。  “嘿嘿,今天你圆梦了,恭喜女王,贺喜女王。”容司睿露着一贯玩世不恭的笑容,继续调侃母亲。  “多谢,我告诉你,还有你们两个,你哥现在已经定下来了,你们也要抓紧了。”欧云裳从门口走了回来,瞪着几个帅得掉渣的儿子。  “妈,按顺序来,你先把老二搞定了。”容司睿勾着坏坏的笑容,很没义气的指了指站在一旁,正在为容展扬按摩肩膀的容以程。  老二的婚姻大事绝对要比老大的棘手,因为老二受过情伤,几乎是与女人绝缘了。  “容司睿,你是不是找揍?非要把我拖下水。”容以程淡淡的看了一眼容司睿,温和的语调怎么听也不像是骂人,但又确实是在骂人。  “老妈,不用按什么顺序了,你看司睿身边女人无数,说不定给你生了孙子你也不知道。”容书磊坐在容司睿对面的沙发,大长腿舒适的伸展着,搁在桌面上,手里拿着一份军事报纸看着,说话时,视线也没有离开报纸。  “对呀,妈,为了避免你的孙子流落民间,你还是先把老四给搞定了。”容以程与容书磊一唱一和的,一致把矛头指向了容司睿。  “你们这么一说,也有道理。”欧云裳诡异的笑了笑,连连点了几下头。  “不玩了,你们以大欺小。”容司睿啃完了最后一口苹果,随手一抛,把苹果心抛向容书磊。  容书磊的眼睛依然看着报纸,但,却在苹果心快要击中他额头时,他迅速的偏头,苹果心壮烈的摔到地上。  管家连忙吩咐佣人收拾。  “就你那三脚猫身手,还想偷袭你哥哥我。”容书磊放下报纸,向容司睿投去一个不屑的眼神。  “我警告你们两个,等一下娉婷来了,你们不要胡闹,吓跑了我的媳妇儿,我不放过你们。”欧云裳没好气的瞪着两个儿子。  “妈,你好偏心哦,我们才是你的亲儿子。”容司睿故意装出吃醋的样子。  “亲儿子又怎样?你又不会给我生孙子。”  “好吧,我服了……”容司睿笑着对母亲做了一个抱拳的手势,然后又说:“都等了半天了,主角还没有登场。”  “你懂什么,主角一般都是压轴的。”容书磊又给容司睿投去一个鄙视的眼光。  “老三,你跟我杠上了,是不是?别以为我怕你哦。”  “不怕,我们来打一场怎么样?”容书磊挑衅的向他挑了挑眉。  “我是斯文人,向来动口不动手,哪像你,粗鲁。”容司睿很怂的退缩了,从小到大,他跟容书磊打架就没赢过,每次都被揍得很惨,但,每次打完架后,他就用容书磊的身份去做一件坏事,谁让他们长了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呢。  典型的黑猫偷吃,白猫背祸。  他还冒容书磊的名字去泡女人呢,最后容书磊被那些女人缠得烦了,于是便留起了胡子,用来区分。  不过兄弟几个打架归打架,感情却非常好。  “老四,你太没原则了,还没打就认输。”容以程清隽的脸庞闪过了戏谑。  “原则又不能当饭吃,当然是保命重要了。”容司睿丝毫不介意被取笑。  “就你小子怂。”一直闭着眼睛享受按摩的容展扬,忍不住睁开眼睛,对着容司睿冷嗤。  “老爸,怪谁?我尽得你真传。”容司睿露出欠揍的笑容。  “哈哈……”容书磊与容以程都忍俊不禁的笑了出声。  “老婆,快管管你的儿子,一个个都目无尊长,嘲笑你老公。”  “别烦我。”欧云裳全副心思都用在了等金娉婷了,她不耐烦的对着空展扬挥了挥手。  “哈哈哈……”兄弟几个笑得更放肆了,异口同声的说了一个字:“怂。”  容展扬嘿嘿的笑了两声,完全不介意儿子们的调侃,这是一种幸福,其乐融融的幸福。  他以前工作太忙,没什么时间陪儿子,现在儿子长大了,也忙于工作,所以,他很珍惜与儿子们一起的时间。  当然,他的儿子们都非常的出色,对他也非常的孝顺,就像容以程,虽然会调侃他,但从一回来,就帮他按摩肩膀,按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有多了。  “以程,好了,不用按了。”容展扬拍了拍儿子的手,让他停下。  容以程点了点头,正准备坐下,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瞄到容少谦的车子已经驶进了花园里了。  “爸,你儿媳妇来了。”  这时,一直在门口张望的欧云裳也回过头来,一脸兴奋的说:“来了来了,你哥回来了。”  兄弟几个跟容展扬都走了出去。  “老妈,擦一擦口水。”容司睿扬起坏坏的笑容。  “一边去。”欧云裳白了一眼儿子。  容少谦的车子缓缓的停在了大宅子的门口。  隔着车窗,金娉婷看到容家的一家大小都站在了门口,她微微惊讶了一下,本来就有点小紧张的心情,此刻更忐忑了。  “难得看到你会这么紧张,放松点,他们又不会吃人。”容少谦淡淡的安慰着她,然后才下车。  而这时,另一边车门已经被容司睿拉开了,他立在车门旁,微微躬着身子,非常绅士的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嫂子,请下车。”  “谢谢。”金娉婷低声道谢,下了车。  “嫂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的?看来我大哥还是有一套的……”  “老四,是不是太久没找你练拳,皮痒了?”突然,他身后响起了容少谦冷凝的声音。  “没有没有。”容司睿连忙摇头,让开身子,看着容少谦把金娉婷牵走了,他看着他们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低喃着:“身手好了不起呀。”  说完,又屁颠屁颠的跟上他们的脚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