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26.一个比一个腹黑

126.一个比一个腹黑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90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伯父,伯母,你们好。”金娉婷带着大方的笑容,打着招呼。  “好,娉婷,来,坐下,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可以了,不用拘束的。”欧云裳拉着金娉婷坐在了沙发上,满脸笑容的盯着她看。  “娉婷,你长得真好看。”  “呵呵……伯母,你过奖了。”欧云裳的亲切,让金娉婷忐忑的心情,稍稍的放松了点。  “嫂子,你知道吗?我妈盼你来盼得脖子都长了,站在门口张望了半天,你再不来,她就变成望媳石了。”容司睿打趣的开着玩笑。  “嫂子,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家庭。”容书磊露着耿直阳光的笑容。  “嫂子,我们兄弟几个都叫你嫂子了,你怎么还叫我爸妈做伯父伯母,这不好吧?”容以程也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呃?”金娉婷有些不知所措的笑了笑,感觉耳边一直都在响着“嫂子”两个字。  这兄弟几个,左一句右一句嫂子叫着,让她都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好,她求救的看向容少谦。  然而,容大少悠然的坐在沙发上,噙着淡淡的笑容,故意忽视她求救的眼神,就是不站出来帮她解围,仿佛在看热闹似的。  金娉婷终于明白了,别看这兄弟几个都长得人模人样的,一个比一个腹黑,一个比一个邪恶。  她有些生气暗暗的瞪了容少谦一眼。  众人都盯着金娉婷,都在等着她开口叫爸妈。  金娉婷心想,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嫁给容少谦了,这声爸妈早晚也得叫。  好吧,叫就叫吧。  她暗暗的咬了咬牙,落落大方的看向容展扬,叫:“爸。”  然后,又看向欧云裳,叫:“妈。”  “嗯。”容展扬笑着点了点头。  而欧云裳则有些激动的拉着金娉婷的手,说:“我终于有儿媳妇了,娉婷,谢谢你愿意嫁给我家少谦,你放心,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修理他。”  金娉婷闻言,得意的暗暗朝容少谦眨了眨眼,才对欧云裳说:“嗯,我知道了。”  “老妈,要是你儿子被她欺负了,怎么办?”容少谦勾着唇角,深深的盯着与自己家人相处得十分融洽的女人。  谁知道,欧云裳眼角也不看一下自已的儿子,笑幂幂的对金娉婷说:“娉婷,尽管欺负他,没关系的。”  容少谦不禁错愕了一下,而几个兄弟则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  “看吧,老大就是样板了,老妈有了儿媳妇马上叛变了,亲儿子都不亲了。”容司睿痞痞的对着容以程和容书磊挤眉弄眼着。  容书磊马上会意,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说:“老大从此一入婚姻深似海,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了。”  “所以呢,选择单身生活是明智的行为。”容以程勾着浅笑,做出总结。  容少谦淡淡的瞥着几个幸灾乐祸的弟弟,嘴角勾起寒笑:“我看你们几个可以笑多久?”  金娉婷看着这一家子这么欢脱的相处方式,不禁有些感慨。  同为豪门,为什么容家会相处得这么融洽,而自家却弄到自相残杀的局面呢。  “娉婷,别管那几个臭小子,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欧云裳白了一眼几个儿子,然后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锦盒,那是她为金娉婷特意准备的礼物。  “啊?不用了,伯……妈。”金娉婷还没有习惯叫欧云裳做妈,所以差点又叫成伯母了。  她推拒着,不肯收下礼物,单单看那个漂亮的锦盒,就知道里边的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收下吧。”容少谦淡淡的声音响起。  “那……那好吧,谢谢妈。”金娉婷只好收下礼物了,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不好意思,她都忘了要给他们买礼物了。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欧云裳满眼期待着看着金娉婷。  金娉婷点了点头,慢慢打开了锦盒,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镶着钻石的手镯,款色非常的精致,那一颗颗碎钻,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夺目的光彩。  “我帮你戴上。”容少谦突然走了过来,坐到她身边,拿起手镯替她戴上。  “嗯,真好看,跟你高贵的气质好配。”欧云裳握着金娉婷的手欣赏着。  “大哥大嫂,你们家都这么热闹。”突然,门口传来容展腾羡慕的声音,他虽然风流不羁,但没什么坏心,对于容展扬与欧云裳一向很尊重,也一直很羡慕他们家的幸福。  金娉婷抬头看去,发现容展腾春风满面的走在前边,而何冰清则冷着一张脸跟在他身后。  这夫妻两个的表情怎么相差这么大呀?  容展腾坐在了金娉婷对面的单人沙发上,那双眼毫不掩饰的盯着金娉婷看。  心里有些惋惜,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与他无缘,要嫁给他的侄子了。  金娉婷非常不喜欢容展腾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淡淡的转开脸。  “怎么才来?不是让你早点来的吗?”容展扬转头看向弟弟与弟媳。  “还不是他,整天都顾着跟狐狸精约会。”何冰清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她的脸色很臭,出口的话带着浓浓的酸意,说这话时,她暗暗的瞅了一眼金娉婷。  “哎,我说你,也不看看场合,不想来就别来,不要摆着一逼晚娘的面孔,扫大家的兴。”容展腾的脸微微拉下来,不悦的低声斥责着何冰清。  “你当然不想我来,我告诉你,你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我不给机会你跟狐狸精私会。”何冰清恨得牙痒痒的瞪着容展腾。  “好了,一人少一句,都别吵了。”欧云裳见状,脸上也露出了不悦的神色,今天是她见媳妇的好日子,这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容展腾一脸淡然的转头与旁边的容司睿聊天,完全不把何冰清看在眼里。  而何冰清则恨恨的转开脸,也不敢再吱声。  金娉婷看着这夫妻两个,不禁想到了金彩。  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非常插足别人的婚姻,难道真的就为满足那可悲的虚荣心吗?  容展扬跟欧云裳知道金彩的事情吗?  唉,如果自己跟容少谦结婚了,而金彩又跟容展腾结婚的话,这关系就乱套了?  她该称呼容展腾为二叔还是妹夫呢?难道她还要叫金彩做二婶不成?  不由的,金娉婷暗暗的摇了摇头,脸儿的表情有些苦恼。  “怎么了?”容少谦低声在她耳边问道。  “呃?没什么。”  “娉婷,这是二叔二婶,跟他们打个招呼吧。”突然,欧云裳对金娉婷说道。  金娉婷闻言,愣愣的看向容展腾,正好,他也看过来,还是用那种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她真的很讨厌这种目光,这完全不像一个长辈的目光。  她对他没什么好感,所以,从心里反感他,许久,她也无法开口叫他一声二叔。  容少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对着她轻轻的点了下头,示意她叫人。  金娉婷不情愿的淡淡的叫道:“二叔,二婶。”  “嗯,其实你可以叫我英文名字马文,这样显得亲切多了,是不是?”容展腾厚颜无耻的扯开嘴笑着。  “二叔,你是长辈,娉婷是后辈,叫什么英文名?”容少谦冷寒的目光看向容展腾,说话的声调也带着不悦。  对于容展腾的风流韵事,他一向都不苟同,但碍于容展腾是长辈,所以,他也懒得过问,但,此时看到容展腾对金娉婷露出虎视眈眈的目光,他不由不悦起来了。  “呵呵,那随你们吧。”容展腾淡淡的笑了下,目光微微收敛了些。  “老爷,夫人,晚餐都准备好了。”管家福生前来汇报。  “那就开饭吧。”容展扬点头。  “娉婷,过来坐。”欧云裳拉起金娉婷走向饭厅。  看着她们的背影,容少谦不由露出了苦笑,暗暗的摇了摇头。  他老妈是跟他争宠吗?从见到金娉婷开始,就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  *************  “嫂子,咱们第一次一起吃饭,碰个杯庆祝一下吧。”容司睿痞痞的拿着酒杯,伸到金娉婷面前,要求碰杯。  金娉婷就知道逃不过这几个男人的捉弄,她淡淡的笑了下,看向容以程与容书磊,说:“你们也一起来吧。”  她的豪爽让兄弟几个都有些惊讶,而容少谦则淡淡的噙着笑容,看着身边的女人,目光里带着深深的宠溺。  “来,嫂子干杯,祝你跟大哥早生贵子。”容以程与容书磊也豪气的与金娉婷碰了碰杯。  听到“早生贵子”这几个字,金娉婷的脸儿有些发烫,但她懒得辩解,因为跟他们辩解,是有理都说不清,更何况她一张嘴怎么能说得过他们三张嘴呢。  “谢谢。”她仰头,一口喝尽杯里的酒。  “嫂子,好酒量。”容书磊说完,也把杯里的酒喝完。  “嫂子,听说上次你喝醉酒,做了一件非常霸气的事情,能分享一下吗?”容司睿笑得很邪恶。  金娉婷正在吃着容少谦为她夹的肉,听到容司睿的话,她不由一愣,差点就被嘴里的肉噎死。  “咳咳……”她不由的轻咳了起来。  小脸也因为容司睿提起她醉酒的糗事而红到了耳根。  她疑惑的看向正在轻轻为她扫着后背的容少谦,似乎在问他:容司睿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容少谦的视线越过她,落在了欧云裳的身上。  金娉婷明白了,原来是欧云裳说出来的。  其实归根到底,是她自己说出来的,那一次,在容少谦的办公室里,她被气得脱口而出,说自己扑倒了容少谦,正好被欧云裳听到了。  “嫂子,你的脸好红哦,不会醉了吧?”容书磊揶揄着。  “老三,是不是说明我们有眼福了?说不定嫂子会再现霸气的风采,让我们见识见识,老大,你说好不好?”  容少谦一记冰冷的眼神射向容司睿,寒声说:“好,吃饱饭后,你跟我去一趟练武房,我霸气的风采让你见识一下。”  “呵呵,不用了。”容司睿秒变怂包。  “怂。”一旁的容书磊毫不客气的丢给了容司睿一个鄙视的大白眼。  “呵呵……”金娉婷不禁被这对活宝兄弟逗笑了。  心里莫名的喜欢上这个家庭的气氛了,融洽又亲切,这种气氛在金家从来没有过。  突然,她羡慕起欧云裳了,有这么疼爱她的老公,还有几个孝顺的儿子。  “娉婷,多吃点,别管他们。”欧云裳亲昵的替金娉婷夹了一块肉。  “谢谢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金娉婷有些受宠若惊,欧云裳对她实在太好了,简直把她当成了女儿一样疼着。  “嫂子,你谢得太早了,我妈给你夹菜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让你多吃点,然后快点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出来。”容司睿嘿嘿的笑着,对着欧云裳挑了挑眉说:“妈,我说得对吗?”  “嘿嘿……”欧云裳尴尬的笑了笑,说:“娉婷,不要理他。”  金娉婷点了点头,心里默默感谢欧云裳替自己解围,但下一秒,欧云裳的一句话颠覆了她的心里的感谢。  “不过,司睿说得也对,你跟少谦结婚后,别老顾着工作,最重要的就是给我生个孙子……”  金娉婷顿时石化,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妈,你放心,我和娉婷会努力的。”容少谦放下碗筷搂过了发愣的女人,淡淡的勾出邪笑。  “呼……”金娉婷暗暗的深呼吸了一下,她突然感到心累,跟这一家子斗智,她实在斗不过,所以,还是好好吃饭吧。  像是在赌气似的,她低下头,闷闷的吃着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