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05.第一次崩溃痛哭

105.第一次崩溃痛哭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77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05.第一次崩溃痛哭    “当然,你又不是外人。”男人暧昧的朝女人挑了挑眉,又坏坏的加上一句:“你是我的女人,当然能睡,更何况,我也要睡。”  “什么?你……你也在这里睡?你不回去吗?”金娉婷吃惊的瞅着他,小嘴慢慢撅起,心里有些不乐意。  “这么晚了,我懒得跑来跑去了,睡吧,床单都是新换上的。”容少谦上前,刚想伸手搂过女人,谁知道女人躲开了,他不由失笑,摇了摇头。  “放心吧,不会发生你想的事情,不过,要是你有需求,我吃亏点,出出力满足你。”他邪肆的凑到她耳边,喷着热气说话。  金娉婷小脸一红,觉得自己想多了,她故意恶狠狠的说:“你最好别碰我,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放心睡吧,很晚了。”容少谦说完,率先睡到了床上,闭起眼睛。  金娉婷犹豫了一下,慢吞吞的走过去,也躺下了。  男儿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唇,伸手关了灯,房间里顿时陷入了黑暗里。  “你……你靠过来做什么?走开了……”  “我想抱着你睡。”  “不是答应不碰我吗?”  “女人,你好吵哦,信不信我封住你的嘴?”  “你……你敢?”  “想试试吗?”  “哎,你的手放哪里了?”  “放到该放的地方,快睡,再吵的话,我就让你一晚都睡不了…….”  “你……”  …………  女人顿时气结,却又害怕男人真的会让她整晚不能睡觉,所以,她还是乖乖的闭上嘴了。  还好,男人只是搂着她睡觉,还真的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了。  慢慢的,她跳动得快速的心脏也归于正常了。  好多天没睡过安稳的觉了,今晚,她在男人的怀里睡得特别的觉,特别的甜。  这一晚,整晚没睡觉的是男人。  搂着心爱的女人,却因顾及她的心情,硬是忍住了那蠢蠢欲动的欲念,这一晚,他是煎熬的,但也是幸福的。  虽然什么也没有做,但能抱着她一起睡觉,他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夜太短了,天亮得太快了。  金娉婷很早就醒来了,她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  听到母亲在电话里传过来担心的声音,金娉婷不由一阵自责,昨晚走得太急,也没给母亲说一声,连信息也忘了发。  好生安慰了母亲一番,她才与容少谦来到了付海的病房。  “大……大小姐,你来了。”付海已经醒过来了,他乍一看到金娉婷,非常的激动,挣扎着要坐起来。  “别,你不用起来。”金娉婷连忙上前制止他,又问:“你还好吗?痛不痛?”  “我没事。”付海摇摇头,自从看到金娉婷那一秒起,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  “总裁呢?他……”付海眼眶泛红,声音有些哽咽,这么多天了,他知道金盛东肯定已经下葬了,但,他还是抱关侥幸的心理,希望能看上最后一眼。  “他已经入土为安了。”金娉婷神色悲切。  “对不起,我没能送他最后一程。”忽而,付海流下了伤心悔恨的泪水。  病房里的气氛顿时陷入悲伤里,容少谦感觉到了,眉头不由蹙起,淡淡开口问:“怎么受的伤?”  付海闻言,收拾了一下悲伤的情绪,陷入了回忆。  “那天,金若伟安排我跟丁子恒一起为总裁布置灵堂,谁知道在回程时,丁子恒说车子坏了,让我下车看看,结果我才下车,他就把车子开走了,也不知道从那里冲出来一帮人,手里都拿着刀,对着我就是乱砍……”  说着说着,付海不由咬牙切齿起来了,双手也握成了拳头。  “那你是怎么逃脱的?”容少谦又问。  “当时我知道一定是金若伟吩咐丁子恒这么做的,我怕他会伤害大小姐跟小少爷,所以跟那群人拼命,突破了重围后,拼命逃跑,最后甩掉了他们。”  顿了一下后,付海又继续说:“我知道金若伟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因为我知道了太多事情,所以我躲到了一个墓园里,吃别人的贡品,度过了几天,等到身上的伤没那么痛了,我才在夜里,走到了容大少的公寓的停车场里,在那里又躲了一整天,还好,真的遇上你了……”  “其实我能活下来,就是坚持着一个信念,保护大小姐跟小少爷,这是总裁交给我的任务。”  付海不敢直接回金公馆,他怕被金若伟发现,所以,他只好去找容少谦了。  听了付海说完后,金娉婷又震惊又感动。  震惊的是,她不明白金若伟为什么要杀付海,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付海保护自己跟弟弟?他们会有危险吗?  感动的是,付海的忠心。  容少谦大概明白了,豪门里常常会发生,为了家产而兄弟相残的戏码,现在金家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想到金娉婷陷入了这样的危险中,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更不能坐视不理。  “你有证据证明那些砍你的人是金若伟指使的吗?”  “没有,我是猜测的,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付海摇了摇头。  “不对呀,金若伟说,是你中途去了厕所之后就没回来了。”金娉婷突然想起金若伟说过的话。  “大小姐,他的话不能信。”  “为什么?”金娉婷追问。  “为什么猜测是他?你又知道些什么事情?”容少谦紧紧的盯着付海。  “因为他不是总裁的亲生儿子……”  “什么?”金娉婷当场愣住了,再次震惊得睁大眼睛。  就连容少谦也闪过震惊的表情。  “是总裁亲口告诉我的。”付海生怕金娉婷会不相信,所以他有些着急的看着她。  但金娉婷还处于震惊中,刚刚那个消息太震憾了,让她无法消化。  容少谦淡淡的瞅了一眼她,代替她问下去。  “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姚蓝是金若伟安排在总裁身边的女人,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不是总裁的,总裁怀疑金若伟的动机,于是调查了他,发现他暗中拉拢很多股东,想取代总裁的位置,后来总裁怀疑大少爷与三少爷的意外之死不是巧合,又让我调查了大少爷车祸肇事者的家属,结果肇事者的妈妈说,她儿子死的前几天,给了她一大笔钱,所以,大少爷的车祸是人为的。”  “是金若伟做的吗?”金娉婷愤怒了,她咬着牙说。  原来有这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原来公司与金家有这么多黑暗的东西臧匿其中,而她竟然全然不知。  “不知道,还没有查到跟他相关。”付海摇了摇头。  “那些资料呢?”容少谦问。  “我交给总裁了,应该在他书房的抽屉里。”  “没有呀,我前晚才整理过他书房的文件,没有你说的那些资料……”  “难道总裁放在其他地方了?还是被人拿走了?”付海不禁沉入思考中。  容少谦锐利的鹰眸闪着睿智的精光,他推测着说:“如果金若伟不知道叔叔在调查他的话,就不会产生杀你的动机,如果金若伟知道的话,自然就想杀你灭口,毕竟你知道了太多。”  “你的意思是金若伟拿走资料了?”付海不禁一愣。  “不排除这个可能。”  “那总裁的死会不会跟他有关?”付海顿时脑塞顿开。  “不会的……不会的……”金娉婷越往下听越觉得可怕,她无法接受这样子的事实,她无法接受身边的人这么凶残。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突然,她抱着头,冲出了病房。  “娉婷……”容少谦连忙追出去。  “大小姐……”付海也挣扎着起床,无奈伤势太重,让他无法动弹,他不禁烦躁的大叫了一声:“啊……”  金娉婷一路跑向电梯,颤抖着手拼命的按电梯的按钮,突然,身后贴上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环上了她的腰。  “娉婷,冷静些,冷静下来。”容少谦紧紧的抱着她,细声的安慰着。  “放开我……我冷静不了,冷静不了……呜呜……我好难受……呜呜……”金娉婷用力的挣扎着,突然激动的放声大哭。  这还是她第一次崩溃痛哭,她从来没有想过大哥与金致的死是人为的,也没有想过父亲的死与金若伟有关。  所以乍一知道有这种可能,她怎么能接受得了呢?  “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容少谦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心疼与无力感,突然知道了身边的人和事是这么的丑陋,这么的不堪,换作谁也会崩溃的。  容少谦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作响,他知道一定是沈亚或者维娜打来的,应该是看他还没有回公司,找他来着。  他无瑕顾及响个不停的手机,弯腰抱起了哭得快岔气的女人,走回了昨晚住过的那间病房里,把她放在床上,抽了几张纸巾,细心而温柔的替她擦拭眼泪。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告诉我,那都不是真的……”金娉婷伸手紧紧的揪着容少谦的衣襟,揪得很紧很紧。  “娉婷,你听我说,那些都只是怀疑而已,还没有证实,所以你先别激动。”容少谦温柔的安慰着。  “发生什么事了?”容以程昨晚很晚才回家,所以上班有些晚了,他才回来,就听说金娉婷与容少谦在电梯门口发生的事情。  “她受了刺激,情绪很激动。”容少谦说着话,目光依旧留在女人的身上。  容以程听了后,盯着金娉婷看了一会儿,默默的转身走出病房,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一支针。  他走到床边,握起了金娉婷的一只手,打针。  “让她睡一觉,太激动了伤身。”  打完针后,他又问大哥:“需要帮忙吗?”  “不用。”容少谦淡淡回答。  容以程默默退出了病房,关上了病房的门。  金娉婷在安静剂的作用下,慢慢的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沉重得让她撑不起来。  慢慢的,她的哭声变小了,眼睛紧紧的闭着。  片刻后,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水,腮边也有两行泪痕,鼻头红红的,那模样可怜兮兮的,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容少谦轻轻的拉开了她一直揪着他衣襟的手,站了起来,走进浴室里,拧了一条毛巾,替她擦脸,擦手。  他的手机再度响起,生怕吵醒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女人,他连忙掏出手机挂断,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女人,才走出阳台。  他回拨了沈亚的电话,通了后,有些不悦的问:“什么事?”  “总裁,向氏集团的总裁来了,想跟我们谈合作的事情。”沈亚淡淡的禀告着。  容少谦眉头微微皱起。  向氏集团跟容氏集团一直都有合作,但,现在他不想再跟他们合作下去了,因为向晴触到了他的底线,竟然敢算计到他头上了。  “推了他,与向氏的合作关系到此结束。”  “好的。”沈亚虽然疑惑,但,总裁的吩咐,他只能照做。  “另外,今天我不回公司,有重要的事情才找我,懂吗?”  “知道了,总裁。”  挂了电话后,容少谦回到房间里,看了看还在熟睡了金娉婷,便走了出去。  他心里还有疑团,所以,他想找付海聊一聊。  *************  一直到下午,金娉婷才悠悠的醒过来。  她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感觉到脑子里一片空白,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她慢慢的坐了起来,看到容少谦坐在沙发那边,看着桌面上的手提电脑,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另外,桌面上也摆着几个文件。  看着他,她的脑子渐渐清淅,终于想起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禁的,她感觉着脑袋一紧,头疼起来了。  “醒了?先洗脸,然后吃点东西吧。”容少谦放下手里的文件,走过去扶她下床。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经过了哭泣,又睡了一觉,金娉婷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了,明媚的眼里,多了一抹坚强。  “你可以吗?”容少谦不放心。  “可以。”她回答得很肯定。  看着她走进浴室的身影,容少谦隐隐间觉得她变得更坚强了。  吃过饭后,金娉婷提出想回家,她想跟母亲谈谈。  “娉婷,你睡觉时,小曦来过电话,但我没有告诉他,付海的事情,也没有告诉他,你在医院里。”  “谢谢你,少谦。”她感激的说。  “我说过,不用谢我,因为我是你的人。”他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他又问。  “我不知道,但我不会退缩的。”  “嗯,我陪你。”他淡淡的勾了勾唇,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顿了一下,他又补充说:“虽然现在都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那些事情都是金若伟做的,但,万事都要小心,不能掉以轻心。”  他实在是不放心她回家,现在的金公馆无疑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金逸晨与金盛东那么精明的人都栽在了金若伟的手里,那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  “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一天没查清楚爸爸与哥哥的事情,我都会坚持到底的。”金娉婷咬着牙,挺起胸,暗暗在心里说:金若伟,尽管放马过来。  “不能冲动,有什么事情一定第一时间给我电话。”容少谦不放心的又叮咛了一遍,才把金娉婷送回家里。  虽然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了,但太阳的威力却猛得很,炙烤得大地冒着热气。  金娉婷快步的走向主宅,却不经意的看到坐在树底下了姚蓝,一副呆呆愣愣的样子,一动也不动,仿佛在想些什么,很出神。  不由的,金娉婷放慢了脚步,紧紧的盯着姚蓝,目光落在了她高高隆起了腹部。  她真的是金若伟安排到父亲身边的吗?她的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金若伟的吗?  “哟,娉婷,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呀?”明素素的声音响起。  金娉婷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理她。  此时,姚蓝似乎也被惊动了,她看了过来,但很快又转开脸了,起身,匆匆的走开。  “站住。”突然,明素素大喝了一声,金娉婷的冷淡,姚蓝的躲避,都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