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27.没有男人比我更适合你

127.没有男人比我更适合你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2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27.没有男人比我更适合你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突然,一阵很骚包的手机铃声响起。  容展腾歉然的笑了笑,说:“我先听个电话。”  然后,便离开了饭厅。  “死狐狸精又打电话来了……”何冰清盯着容展腾的背影,满脸怨恨的低低的骂了一句。  金娉婷眉头微微轻蹙起,容展腾的手机铃声貌似跟金彩的铃声是一样的,也是那首《好想你》的歌曲。  电话不会是金彩打来的吧?  她淡淡的看了眼何冰清,发现她一直瞪着在客厅沙发上坐着讲电话的容展腾,那目光似乎会吃人似的,也似乎害怕一眨眼,容展腾就会不见一样。  金娉婷转头,又暗暗的看了看容展腾,只见他嘴边挂着风骚的浅笑,眉眼间尽是温柔的神色。  对于这样的男人,金娉婷实在是反感,明明家里已经有老婆了,外边还有着无数女人。  既然还没有玩够,那为何要结婚?  不结婚不就好了吗?既不伤人,又利己。  “别看了,吃饱了吗?”耳边,容少谦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响起。  她回过头,深深的与容少谦对视着,似乎在用眼神在与他说话。  “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容少谦很小声的对她说。  金娉婷不由诧异,他果然很了解她,她什么也没有说,他竟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容展腾勾着一抹邪肆的笑容,走了回来,但没有坐下。  “大哥大嫂,我有事先走了。”  “嗯。”容展扬轻轻的应了一下。  “去哪里?又去跟那个狐狸精见面吗?”突然,何冰清尖锐的声音响起,她快速的走到容展腾身边,死死的拉着他,不许他走。  “我不许你出去跟她见面。”  “何冰清,你闹够了没有?在家里闹,来到大哥家里也闹,你还要不要脸?”容展腾满脸的不耐烦,扳着何冰清抱住自己手臂的手。  “你都不要我了,我还要脸来干吗?”何冰清像一只八爪鱼似的,容展腾拉开她这只手,她那只手又扯住了他的衣服。  “哎呀,你这是干吗?快放开我。”容展腾本来还想维持一下风度的,但,被何冰清又拉又扯的,身上的衬衫都皱了起来,扣子也扯开了几个,非常狼狈。  “不放,我说过,你去哪里,我跟着去哪里?你去见狐狸精,我也去,反正我就不让你单独跟那个狐狸精在一起……”何冰清完全不顾形象了,活脱脱一个泼妇。  看着这两个人吵闹着撕扯成一团,所有人的眉头都蹙了起来,好好的气氛瞬间被破坏了。  欧云裳暗暗的向容展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开口劝一劝。  “咳……”容展扬重重的咳了一声,想提醒容展腾注意点。  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容展腾跟何冰清还在拉扯着,谁也不让谁。  “容展腾,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你大哥那样,好好的疼爱自己的老婆?”何冰清生气的怒骂着,她对欧云裳的好命运既羡慕又嫉妒。  “你他妈.的,你怎么也不学学我大嫂那样生几个儿子出来给我,嫁给我差不多二十年了,连只蛋也没给我下,你还好意思让我疼爱你,我屁……”  容展腾的怒气也被何冰清激了出来,脸色阴沉的骂回她。  “你以为我不想生孩子吗?我也想生呀……”何冰清委屈万分的辩驳着,眼泪也瞬间涌出,滑落。  “吵够了吗?”容展扬本来想在后辈面前为弟弟留点面子的,但暗暗提醒他们却没有用,终于忍不住沉声低喝。  他话音一落,容展腾跟何冰清都停止的争吵,但,何冰清还是拉着容展腾不肯放手。  “大哥大嫂,你们要为我做主呀。”何冰清一抽一噎着。  “都多大的人了,在后辈面前这样子好吗?有什么事情夫妻俩商量解决吧,我们帮不了你。”容展扬板着脸教训着他们。  “金小姐又不是外人,金彩那小践人跟容展腾的事情,金小姐难道会不知道吗?明明都是同一个爸生的,为什么金彩就那么下贱,非要做小三呢,非要破坏我的家庭……”何冰清的话很难听,张口闭口就是骂金彩下贱。  金娉婷听着非常不舒服,但,有确是金彩有错,所以她理亏。  “你闭嘴,不许骂她,她比你高贵多了,至少肚子比你争气,才跟我没多久,就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告诉你,为了这个孩子,这婚我跟你离定了。”容展腾怒目一瞪,大声斥责着何冰清。  “想离婚,除非我死。”何冰清瞪回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决绝,大有一种说得出做得到的决心。  也许正是因为她这种态度,容展腾才拿她没办法,闹了这么多次也没离成婚。  毕竟那是人命,要是何冰清真的有三长两短,他良心也不安的。  “你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还会什么?真是令人烦厌。”容展腾非常的不耐烦,就连看向何冰清的目光也充满了厌恶。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容展腾骚包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不许听电话。”何冰清野蛮的抱着容展腾。  “你滚开……”容展腾突然发飙,猛然推开了何冰清。  “蹬蹬蹬……”何冰清被推得连连后退,容书磊眼急手快的扶住了快要跌倒的她。  等她定下神来,容展腾已经拂袖而去了。  “容展腾,你给我回来……啊呜呜……”何冰清嘶声叫唤,男人却只留给她一个绝情的背影,她伤心的痛声大哭起来了。  本来欢乐的气氛,被容展腾与何冰清这么一闹,谁也笑不起来了,每个人都摆着无奈的脸。  金娉婷的眉头也紧紧的拧了起来,心里莫名的担心起金彩了。  这两夫妻闹成这样子,如果金彩还要插足进来的话,无疑就是复制了她妈妈的人生,永远只能当个见不了光的小三。  容少谦也不知道会被容展腾闹砸这么重要的日子的,他有些不悦。  “爸妈,我先带娉婷回去了。”他拉起了金娉婷的手,跟父母说明着。  “这么快就回去了。”欧云裳有些不舍,上前握住了金娉婷另一只手,说:“娉婷,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妈,我在家里常常面对这种场面,习惯了。”金娉婷淡淡的笑了笑,她那一句“习惯了”让人听着有些心酸。  “路上小心。”欧云裳心疼的拍了拍她的掌背。  “嗯。”  “嫂子再见。”容司睿悠闲的靠在椅子上,勾起了一贯吊儿郎当的笑意,对着金娉婷摆了摆手。  “再见……”金娉婷也对着几位未来小叔子挥了挥手。  “走吧。”容少谦拉着金娉婷转身,但,何冰清却突然扑了上来,跪倒在金娉婷的脚下,抱住了她的腿。  “啊……”金娉婷被吓得轻叫了一声,本来就拧着的眉头,又紧了几分。  “二婶,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容少谦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他沉着脸,把金娉婷拉到了身后。  “金小姐,求你帮帮我,回家劝劝金彩,让她离开容展腾,好吗?我一把年纪了,不能没有老公……”何冰清声泪俱下的坐在地上凄凉的哭诉着。  “对不起,我想我帮不了你,她的事情我管不了。”金娉婷无力的摇了摇头。  欧云裳见此状况,眉头不由收紧,连忙上前把何冰清从地上拉了起来。  “冰清,你先起来,别吓着娉婷了。”  “妈,我们先回去了。”容少谦淡淡的跟欧云裳说了声,然后拉起了金娉婷出了家门。  ***************  车子开了好远一段路,容少谦与金娉婷都没有说话。  容少谦是专心开着车,而金娉婷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你这个傻脑子又想些什么?”终于,在一个红绿灯停车时,容少谦勾起唇,伸手揉了揉女人的头。  “别弄乱我的头发。”金娉婷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伸手把头发理顺。  “呵呵……乱就乱呗,我又不嫌弃你,无论你变什么样,我都不嫌弃你,明白吗?”容少谦话里有话,幽深的眸子炯炯的注视着金娉婷。  金娉婷低着头,咬着下唇,心里却因为他的话,而泛起一丝暖意,男人真的太犀利了,总是能轻易就看透她的心。  的确,在见到容展腾与何冰清的闹剧后,她本来就不太坚定的心,迅速的动摇起来了。  她本来就不想走入婚姻,本来就缺少安全感,虽然容少谦对她很好,很宠爱,但,这些好,这些宠爱,能持续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红灯过后,绿灯亮起,车子继续在夜色里奔跑着。  金娉婷转头,打量着男人帅气的侧脸。  不可否认,男人是出众的,五官轮廓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那双幽深的眸子,总会给人一种很锐利的感觉。  在人前,他总是一副冰冷得不近人情的模样,散发着威慑天下的王者风范。  但,在她面前,他是邪恶的,腹黑的,却又兼有着温柔与深情。  让她恨不起来,情不自禁的爱他越多越深。  “是不是发现你老公很帅?”突然,男人转头,对上了来不及收起的目光。  “没有。”金娉婷嘟起嘴,口是心非着,下一秒,她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你老公”。  于是,她又补了一句,说:“你还不是我老公。”  “呵呵……女人就是小气,你都叫我爸妈做爸妈了,都不承认我是你老公。”容少谦有心把话题绕开,不想女人被一些无须有的事情影响。  突然,金娉婷很认真的看着他,说:“容少谦,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走不下去了,你要放我走,我不想像你二叔二婶那样子闹。”  闻言,容少谦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他没有回答女人的话,也没有看女人,他专心的开着车,一直到金公馆的门口,车子停下来后,他才转头,面对着女人,戏谑的瞅着她,勾唇。  “你在担心些什么?担心我会抛弃你吗?金娉婷,你的自信就这么一点吗?”  “谁担心这个了,我是担心以后遇上一个比你更好的男人,我要抛弃你的时候,你不愿意放手。”金娉婷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闻言,容少谦眯起了眼,盯着金娉婷许久,也没有说话。  金娉婷被他看得莫名的有几分心虚,小嘴一撅,说:“你看着我做什么?”  容少谦突然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说:“这个世上,没有男人比我更适合你。”  在并不是很明亮的车子里,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夜里的星星一样,很吸引人。  顿了一会儿后,他又加了一句:“也没有女人比你更适合我。”  金娉婷眨着大眼与他对视,不知为何,听了他这句话后,她莫名的觉得心安。  “明天记得把户口本带上,我来接你。”男人深邃的目光依然灼灼的盯着女人,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  “带……带户口本?”金娉婷诧异的睁大眼睛,眨动了几下。  “嗯,早上我们就先去注册,把夫妻名分定下来,免得你哪天看上别的男人,把我抛弃了。”说完后,他性感的唇角向上扬了扬,漆黑的眼底闪着认真,却又有几分促狭。  “注册?”金娉婷又被惊到了,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又说:“这么快?”  “除非你不需要我的帮助。”容少谦眼里精光乍现。  “你威胁我?”金娉婷咬牙道。  男人挑了挑眉,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也倾身在女人的唇上印下了一吻,说:“明天见,老婆。”  金娉婷下了车后,心里越想越气,回到家里,她直接去了父亲的书房,拿出笔和纸,低头就“刷刷”的写了起来。  “你这孩子一回来就进书房,在写些什么呀?”陆羽心拿着一杯牛奶,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书房。  “呃?”金娉婷讶异的抬头看了一眼母亲,眼底闪过慌乱,悄悄的拉来旁边的白纸把自己写的东西盖住。  “没……没写什么?妈,我以为你睡了呢?”她扬起甜甜的笑容,看着母亲笑。  “你还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况且现在才九点多钟,还早。”陆羽心把牛奶放在她面前,说:“把牛奶喝了。”  “谢谢妈,我等一下再喝。”金娉婷眉头微皱了一下,她好饱,肚子里的东西还没有消化呢。  “嗯。”陆羽心点了点头,坐下了书桌对面的椅子上,没有要走的意思。  “妈,你有话跟我说?”  “嗯。”陆羽心又点了下头,才缓缓的开口:“娉婷,你跟少谦爸妈见面还顺利吧?”  “还好。”金娉婷淡淡的应了一下,如果没有发生容展腾夫妻的小闹剧,应该还算顺利。  她沉吟了几秒,又说:“妈,明天我跟少谦先把结婚证领了。”  “啊?这么快呀?”陆羽心有些诧异,脸上浮现起不舍。  把女儿养得这么大了,突然有一天她要嫁人了,哪个做父母的都会不舍得的。  “娉婷,妈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爸爸去了还没有一个月,你就跟少谦领证,我怕别人会说东说西的。”陆羽心考虑的东西要比金娉婷周全一点。  金娉婷沉默着,暗暗的咬了咬唇,明媚的大眼睛转动了几下,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妈,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嗯。”陆羽心淡淡的应着,那双慈祥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漂亮的女儿,感慨着:“妈一直都怕你嫁不出去,现在要嫁了,又舍不得。”  今晚的陆羽心有些多愁善感,让金娉婷也莫名的心疼起来了。  父亲才离去不久,她又要嫁人了,再过十来天,金逸曦又要到国外上学了,那这个家里,就只剩下陆羽心一个人了。  金娉婷眼圈突然泛红,走到了母亲身边,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肩膀,把脸贴到她的脸颊边,说:“妈,你放心,结婚后,我也不会跟容少谦一起住的,我会在家里陪着你。”  “傻孩子,结婚了当然要跟丈夫一起住了,怎么还能黏着妈妈呢?”陆羽心拍了拍女儿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的。”金娉婷执拗着,她怎么可能撇下母亲一个人在金公馆这个地方呢?她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跟容少谦一起生活呢?  不,她做不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