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31.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131.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2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31.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    让她最意外的是,那位曾经辱骂过她,冤枉过她的王总裁,却再一次找上门,但不是找麻烦,而是跟她道了歉,说什么有眼不识泰山,请金小姐放过他,后来还主动签下了两个铺位。  这让金娉婷云里雾里的惊讶了半天,后来才弄清楚是容少谦在暗中教训了那位王总裁,难怪他那天鼻青脸肿的,看来被揍得不轻。  知道是容少谦默默为自己做了那么多,金娉婷真的很感动,所以为了感谢他的帮忙,周六的中午,她特地请他来金公馆吃午餐。  “少谦,多吃点,谢谢你这么照顾我家娉婷,还要忍受她的臭脾气。”陆羽心露着温柔的笑意。  “妈,我照顾娉婷是应该的,我已经是她的丈夫了。”容少谦自然的回答着,丈夫照顾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妈,你别夸他太多,免得他会骄傲。”金娉婷淡淡的瞟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容少谦,心里甜甜的。  “对了,晚上我妈让我带娉婷回家吃顿饭。”容少谦突然提出,脸上的表情悠然自若,带老婆回家吃饭也是一个稀拉平常的事情,就像现在,他到岳母家吃饭一样。  “呃?回你家吃饭?”金娉婷有些诧异。  “什么叫回你家吃饭?容太太。”容少谦忽而勾出一抹浅笑,促狭的盯着金娉婷。  金娉婷小脸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对着容少谦扁了扁嘴,嘀咕:“人家只是还不习惯而已。  “应该的,既然你们两个领了证,那就是夫妻,回家陪公婆吃饭是应该的。”陆羽心点头赞成,女儿嫁给了容少谦,天天晚上还回家陪自己,她心里头已经是愧疚万分了,她也劝过金娉婷不用回家陪自己了,可她这个女儿就是倔强,根本听不入,还好容少谦和容家父母都愿意包容金娉婷。  饭后,金娉婷看到陆羽心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个保温瓶,她便好奇的问道:“妈,那是什么?你要出去吗?”  “嗯,我想去看看姚蓝,给她送点汤过去。”  “姚蓝?”金娉婷怔了怔,她都快忘记这一号人物了。  “她怎么了?”她又问道,突然想起姚蓝住在医院疗养身体快一个月了。  “恢复得很好,就是不太爱说话,估计还在心疼那未出世就失去的孩子。”陆羽心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心疼,同为女人,她明白姚蓝的痛。  “妈,把汤给我吧,我去看看她,反正我跟少谦回家吃饭也要经过那家医院。”金娉婷走到母亲身边,接过她手里的保温瓶。  “那好吧。”陆羽心点了点头。  *******************  金娉婷与容少谦来到了姚蓝的病房门口,正想推门而入,突然听到里边传出了说话声。  容少谦反应敏捷的连忙拉住了金娉婷那只差点就要推到门的手,他淡淡的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金娉婷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门外,听着里边的动静。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心里一直有你的,我跟关宝琪在一起,是因为我需要关正峰的帮助。”  金娉婷眉头一皱,是金若伟的声音,他跟姚蓝果然有一腿,听到他那无耻的话后,她不由的在心里深深的鄙视着他。  太无耻了,为了达到目标,竟然利用女人。  不知道一向对他忠心的关正峰听到刚刚的话后,会有什么反应?  “金若伟,你别惺惺作态了,俗话说,虎毒不食儿,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下毒手,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姚蓝的声音很清冷,带着绝望。  “孩子没有了我也心痛,你还年轻,我们可以再生一个,或者两个,给你的女儿做伴。”  姚蓝有个女儿?  金娉婷不由轻愣,她真的一直都不知道姚蓝竟然有个女儿。  “你不用说那么多了,我是不会搬进你为我准备的别墅的,你也不用害怕我会把视频泄露,只要你不来打扰我跟我的女儿,我自然会好好守住这个秘密,要是你敢对我跟我女儿不利,那我们就一起同归于尽吧。”姚蓝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决绝。  她不是笨蛋,金若伟美其名说让她搬进他准备好的别墅,其实就是变相的把她软禁。  “姚蓝,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把那段视频交给我,要不然,等我找到你的女儿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金若伟已经失去了耐心,他阴狠的瞪着姚蓝,目露凶光。  “我还是那句,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姚蓝手里的视频就是她的保命符,要是这道保命符没有了,那她也活不成。  “行,行,行,我不打扰你,但也请你替我好好的保守着那个秘密,千万别让它流出来。”金若伟半眯起眼睛,一抹危险的气息在眼底散开。  “你走吧,我累了。”姚蓝冷冷的下逐客令。  门外,容少谦与金娉婷听到,连忙躲进了旁边的病房,里边是一个老年女病人。  看到有人突然进来,她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容少谦与金娉婷。  “对不起,老太太,我们走错病房了,打扰了。”容少谦连忙道歉,但他并没有马上要离开病房的意思,而是故意跟金娉婷瞎扯道:“这里不是十楼吗?我记得昨天来就是这间病房的。”  “呃?”金娉婷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说:“对呀,难道我们走错楼层了?”  “年轻人,这里是十二楼。”老太太好心提醒。  “哦,原来真是走错了,都怪你,连个楼层都看不清楚。”金娉婷故意不悦的怪责着容少谦,说完,她又对老太太道谢:“谢谢老太太。”  “是我错,走吧,我们不打扰老太太休息了。”容少谦配合着露出知错能改的表情。  确定金若伟走远了,他们才走出老太太的病房,身后传来了老太太的声音:“这两个年轻人不会跟我一样,也得了老年痴呆症吧,唉……真是可怜…..”  容少谦抬手捏了捏金娉婷纷嫩的脸颊,勾起邪肆的笑容,揶揄着:“说你呢。”  “说的是你。”金娉婷不甘示弱的瞪了他一眼。  突然,她感觉到手腕被男人拉住,让她无法前行,她不由疑惑转头,看着男人。  “过一会儿再进去。”容少谦拉着她走到离姚蓝病房很远的检查室门前的凳子上坐下。  “为什么不进去?”金娉婷压着声音低问。  “金若伟前脚才走,我们后脚就到,会引起姚蓝的怀疑,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怀疑,过一会儿再进去。”容少谦也低声凑到她耳边说,那说话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边,染红了她的脸儿。  金娉婷不得不佩服男人的心思慎密,她仰慕的瞅着他的侧脸,刚毅,棱角分明,配上完美的五官,怎么看怎么帅气。  “容太太,你再这么盯着我看,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容少谦依然目不斜视的看着前边,唇角却勾出了玩味的弧度。  金娉婷小脸猛然一躁,顿时发烫,她扁了扁嘴,红着脸移开视线,心里却在暗暗嘀咕:奇怪了,他明明看着前边,怎么知道她在偷瞄他呢。  他们坐了大概十分钟,才走向姚蓝的病房。  看到他们的出现,姚蓝很吃惊,也许只有金娉婷一个人来,她不会那么吃惊,让她吃惊的是容少谦的出现。  “姚小姐,这是我妈让我带来给你喝的。”金娉婷一边把保温瓶放在了床头柜面上,一边淡淡的瞅了一眼姚蓝,发现她的气色不太好,估计是刚刚被金若伟气的。  现在的姚蓝卸下了平日的嚣张,反而多了一抹坚强的气息。  “谢谢金大小姐,也替我谢谢夫人,让她以后不用再拿汤来了,太麻烦她了。”姚蓝的目光落在那个浅蓝色的保温瓶上,微微的有些湿润。  自从她住院后,真正关心她的只有陆羽心,三天两头给她送些营养的汤水。  在她落魄的时候,还雪中送炭,真的让她很感动,很愧疚。  “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是回金公馆还是有什么打算?”金娉婷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不着痕迹的试探着,而容少谦高大的身躯悠闲的站立在她身后,两只手插在裤袋里,帅帅的,带着一丝冷傲。  姚蓝摇了摇头,说:“我不想再回金公馆了,那里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容少谦的目光落在了床头柜面的一束玫瑰花上,淡淡的说:“刚刚有人为探望过你?会送玫瑰花的一定是男人。”  姚蓝愣了一下,眼里闪过了惊慌,咬了咬唇,似乎在寻思着要怎么去回答。  “哦,对了,我们刚刚开车进来时,好像看到金若伟的车子开出去了,没想到平时对什么事情都一副漠然样子的金二少这么有爱心……”容少谦语气淡淡的,就好像在拉家常似的。  “不是的,他没有来看我。”姚蓝几乎是没多想,就脱口否认,但往往回答得越快流露的破绽就越多。  金娉婷回头,与容少谦对望了一眼,然后故意不屑的道:“他这个人神经兮兮的,我昨天无意间听到他讲电话,说要找什么小女孩,那样子阴森森的,不知那小女孩哪里得罪他了?”  “你说什么?他让人在找一个小女孩?”姚蓝有些慌乱,她以为金若伟不敢轻举妄动的。  容少谦锐利的眼睛一直锁着姚蓝的表情。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的。”他淡淡的说道。  “对,姚蓝,有困难可以告诉我们,虽然我们一起生活的日子不长,但好歹也算是一家人。”金娉婷盯着姚蓝看的表情很认真,也很真诚。  姚蓝看了看金娉婷又看了看容少谦,眉头轻蹙,问:“你们是不是听到什么东西了?”  “有什么东西不能听的吗?”容少谦不答,反问回她。  姚蓝低下头,咬着唇,沉默不语。  “我们该走了,如果你考虑清楚需要我们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找我们。”容少谦伸手拉起了金娉婷。  姚蓝依然不语,但眼里却暗暗的泛起了雾气,看着容少谦跟金娉婷走出病房的背影,暗暗的在心里说了声:谢谢。  离开了医院后,金娉婷便让容少谦陪她到附近的商城里逛逛,她想为容少谦的父母与弟弟们都挑选一件礼物。  知道了女人的心意后,容少谦定定的看着她许久,幽深的眼底,浸满了对女人的宠爱与深情。  虽然买礼物的钱都是刷他的金卡,但,她有这心意,已足矣。  在商城里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所有礼物都搞定了。  挑选这些礼物真的让金娉婷伤透了脑筋,容展扬与欧云裳的礼物比较好选,但,容少谦那三个弟弟的礼物就难挑了。  因为金娉婷对他们不了解,问容少谦又不说,所以,她干脆随便挑了三个一模一样的纯金领带夹。  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回到车里。  “终于都买齐了。”金娉婷松了一口气。  “你确定都买齐了?”容少谦幽怨的看了她一眼。  “呃?买齐了呀,你爸的茶叶,你妈的旗袍,还你弟弟们的领带夹,难道还要跟你二叔二婶买呀?”金娉婷一提起容展脸,小脸上的表情就垮了下来,她是极度的不喜欢花心的容展腾,也不喜欢整天一副妒妇模样的何冰清。  “他们的不用,我是说我的呢?”容少谦转头,揶揄的瞅着一脸苦恼的小女人,淡淡勾出坏坏的笑意。  “你的?”金娉婷恍然瞅着他,她还真的把他给忘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