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37.谁叫他踩到母老虎的尾巴(加更)

137.谁叫他踩到母老虎的尾巴(加更)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9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4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37.谁叫他踩到母老虎的尾巴(加更)    沈夫人似乎对沈烁签下这个铺位很不满意,正在不满的骂着沈烁。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迷得昏了头?真是没出息。”沈夫人的言语非常的强势。  也正因为她的强势,所以才造成了沈烁的懦弱,只见他面对母亲的责骂却低着头,完全不吭声。  这也许是息事宁人的办法,但,却欠缺了男人该有的主见与担当。  金娉婷摇了摇头,本想暗暗的走开,然而,才转身,身后却传来了沈夫人的呼喝声。  “你给我站住。”  金娉婷愣了一下,有一丝犹豫,是在叫她吗?  她回过头,沈夫人已经来到面前了。  “你来得正好,这间铺子我们不租了。”沈夫人尖酸的声音带着不屑,她把手里的租赁合同往金娉婷怀里用力一塞。  “妈,你这是干什么?不关娉婷的事,是我自己主动要租下这间铺子,我相信我的眼光。”  金娉婷沉着小脸,冷冷的看着这对母子,说:“你们不租也可以,那就按照合同上边的条约来办退租手续就可以了。”  说完,她把手里的合同塞回了沈夫人的怀里,然后,转身准备走人。  “什么,你的意思是让我们赔违约金?”沈夫人不敢置信的皱眉大叫,她拉住了金娉婷,不准她走。  “妈,你不要这样,娉婷,对不起……”沈烁上前劝阻着,左右为难。  “你给我滚开,要不是你被这个女人迷晕了头,现在会让她乘机敲诈我们吗?”沈夫人气急败坏的朝着儿子怒喝。  她的吵闹声已经引来了一些顾客与其他店的工作人员的围观了。  金娉婷本来拧起的眉头,不由紧了几分,不悦的冷声说:“请你说话注意点,我并没有敲诈你们……”  “还说没有,你知道我家沈烁喜欢你,所以你骗他签下租赁合同,金娉婷,你也够贱的,这么多铺位租不出去,你把歪脑筋都动到沈烁的头上来了,你是不是看他老实好欺骗呀。”沈夫人越说越过份,越说越大声。  “妈,我不许你骂娉婷,铺子是我主动要租的……”  “哟,沈烁,我跟金若依吵架,你都不会帮腔的,金娉婷到底给你吃了什么秘药了,让你为了她而顶撞我。”沈夫人似乎因为儿子的顶撞而非常的生气,横眉竖眼的。  说完后,她又继续转回头,怒瞪着金娉婷,骂道:“虽然我不喜欢金若依,但我更不喜欢你。”  金娉婷无语的摇了摇头,冷傲的盯着沈夫人:“我没有求着你喜欢我,更没有求着你儿子喜欢我,至于铺子,你们爱租不租?”  “什么……”沈夫人被金娉婷气人的态度气着了。  金娉婷无视她,继续冷冷的说:“还有,请你不要在我的商城里撒泼胡闹,如果你再这么胡闹下去,我只能请保安来了。”  说完后,她高傲的转身离开了,留下了气得跳脚的沈夫人与一脸无奈的沈烁。  “你……你给我站住……没教养的东西,说谁撒泼?说谁胡闹呢?”沈夫人气得瞪着眼睛,指着金娉婷背影泼妇骂街似的大骂着。  沈烁看到围观的人对着沈夫人指指点点的嘲笑着,他连忙拉住母亲,低声劝慰着:“妈,别吵了,别人都在笑话你呢。”  “让他们笑去。”沈夫人怒目圆瞪的朝众人扫去,发现真的很多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嘲笑着,顿时,她心里一紧,没了气势,回头没好气的对沈烁说:“走吧。”  金娉婷头也不回的快步走着,突然,她的脚步猛然滞住,怒火未褪的眸子眨过了一丝讶异。  不远处,容少谦双手插在裤袋里,冷傲的站着,散发着一种傲视天地的强势。  他帅气的脸上神情冷淡,薄唇紧抿,幽暗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金娉,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情。  金娉婷愣了一下后,她突然调了个方向,走向另一边,那生风的步子显示出她的怒气。  他应该看到她跟沈夫人吵闹的场面了,看到她被人欺负了,他都没有过来帮她,哼,混蛋男人,一定是来看她笑话的。  容少谦看到女人走得飞快,他连忙迈开长腿,追上她。  在看到她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她,这几天,他之所以那么拼命的工作,就是利用工作来麻木自己的心,自己欺骗着自己。  “娉婷,别走。”他拉住她的手。  “笑话已经看完了,你可以走了。”金娉婷冷冷的抽回自己的手。  “我来看你的,气还没消吗?”容少谦再度霸道的拉起她的手,紧紧握着,不容许她挣脱。  “我很忙,没空招呼你,你自便吧。”金娉婷嘟着嘴,用另一只手扳开了男人握在她手腕上的手,然后,转身继续走着。  “再忙也要吃饭的,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容少谦跟在她身后,好脾气的哄着她,谁叫他几天前踩到这只母老虎的尾巴呢。  “你烦不烦呀?我饿了自然会去吃,用得着你这么假惺惺吗?”金娉婷的声音有几分委屈,眼里渐渐涌起雾气。  这几天她很难受,吃不甜睡不香的,不断的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现在乍一见到几天对她不理不睬的男人,她压抑在心里的怒气与委屈顿时涌了上来。  容少谦看到自己的软声细语并没有打动女人,他眉头轻蹙起,上前一步,霸气的一手拉住了女人的手腕,用力一扯。  金娉婷只觉得手腕陡然一紧,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拉扯着,一个旋转,她便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容少谦的手臂霸道的紧紧的环着她纤细的腰肢,漆黑如墨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怀里的女人。  “不是告诉过你,别活得像刺猬一样。”他沉沉的声音在也耳边响起。  “容少谦,我活成怎样跟你有关吗?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赌注而已。”金娉婷在他怀里挣扎着,推挤着,此时的她就像一头倔强的小驴子似的。  “不是的,你是我的宝贝,我之所以会答应季旭的挑战,是不想他再以工作的名义接近你,我无法忍受一个危险的男人接近你。”容少谦无法三言两语跟她说清季旭的问题。  金娉婷听了容少谦的话后,挣扎着的身体顿了一下,但很快又倔强的挣扎起来了。  “容少谦,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如果他真的把她当成宝贝了,会三天不闻不问吗?  金娉婷承认自己很小肚子鸡肠,很爱计较。  “现在乖乖的跟我去吃饭,我告诉你,我也将会成为你最大的客户,容氏名下所有品牌都会进驻商城,所以,你要好好的讨好我。”容少谦勒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了几分,紧到她与他紧紧相贴着,紧到她无法动弹半分。  金娉婷抬眸瞪着他,冷然的勾唇,问:“怎么讨好?陪你睡觉吗?”  容少谦邪恶的勾了勾唇,凑到她耳边低语:“陪我睡觉也要吃饱才有力气的。”  “你……你滚开……”金娉婷小脸顿时染红,气得牙痒痒的对他低吼。  “走吧,不要逼我在公众场合对你做出儿童不宜的画面。”容少谦突然松开了她的腰身,改为拉住她的手。  “你……”金娉婷顿时气结,在男人突然凑到她面前时,她连忙紧紧的闭住嘴巴,美目喷火的瞪着他。  看到女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容少谦的嘴角坏坏的扬起,拉着她大步的走向商城的门口。  “想去哪里吃?船屋?还是小蛮腰?”  “随便。”金娉婷撅着嘴气哼哼的回答。  “那去西蒂佛餐厅吃吧,我订了位置。”容少谦转头,淡淡的瞅了眼已经软化下来的女人,心情瞬间好转起来了。  金娉婷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明明已经订好位置了,还要问她去哪里吃,这不是没话找话说吗?无聊。  ***************  西蒂佛西餐厅里,金娉婷与容少谦面对面的坐在了最中间的桌子。  倘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围的桌子都没有人,但,却都插着玫瑰花或者百合花,让整个餐厅都弥漫着一股清香的花香味。  金娉婷转着头,打量着餐厅的环境,橘黄色的灯光不算很亮,却莫名的让人感觉有一种暧昧的气息笼罩着。  轻柔的音乐,婉转而悠扬,让人莫名的放松紧张的心情。  女人打量着餐厅的环境,而男人却只紧紧的盯着女人,幽深的眼睛,泛着熟悉的深情与温柔,就连微微弯起了唇角也是柔和的。  “你包下餐厅了?”金娉婷回头轻问,心里有些心疼,这个男人怎么动不动就包场呀?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浪费的呀。  不过,心疼归心疼,但她心里还是有点惊喜,至少男人为了她而花了心思。  “嗯,补回我们领证那晚的晚餐。”容少谦状似不经意的回答,其实,他还是有点在意那晚金娉婷的失约。  金娉婷怔了一下,水润的眸子盯着对面那个神情淡然的男人,问:“那晚你在这里等了很久?”  “没有,等了一会儿而已。”容少谦轻描淡写的带过。  然后,抬手,帅气的打了一个响指,招来的服务生。  “上菜吧。”  “好的,请稍等。”服务生恭敬的回答着。  片刻后,所有餐点都上齐了,容少谦像平常一样,自然的把金娉婷面前的牛排拿到自己面前,细心的切成小块。  看着男人认真切牛排的样子,金娉婷的心头窜起了一丝暖意,几天积聚下来的怨气,怒气,瞬间消失无踪。  容少谦一边切着牛排,一边淡淡抬眼看了看金娉婷,唇角勾了勾,说:“不用太感动,我是在向你赎罪,还请老婆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说完,他把切好的牛排放到了女人的面前,深深的盯着她。  “知道错就好。”金娉婷没好气的瞪了瞪他,叉起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细细咀嚼,感觉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正宗的牛排。  有时候吃东西真的要看心情,同一样东西,如果心情不好,如同嚼蜡,如果心情大好,却是人间美味。  两个人和好了,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深情的对望着。  晚餐过后,他们回到了车子里。  容少谦在替金娉婷系好完全带后,深深的凝视着她,思索过后,他还是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虽然那天我很生气,但,让我重新再做一次,我还是会阻止你跟季旭接触。”  现在两个人都心平气和了,误会与心结还是要解开的。  “为什么?”金娉婷低问,明媚的大眼睛也看着他。  “你知道季默的老婆为什么会死吗?就是因为他。”容少谦最后还是把季默与小萱的事情告诉了金娉婷。  金娉婷听完后,沉默了很久很久,突然,她主动的扑入了容少谦的怀里,低低的呢喃着:“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其实她并不知道季旭喜欢自己,但在那天之后,她知道了。  她以为容少谦阻止自己与季旭有接触,是因为吃醋,没想到,这背后却隐藏着他的担心。  “季旭为了达到目标通常都不择手段,甚至,他得不到,宁愿毁掉也不会让别人得到。”容少谦搂着她,声音充满了担忧。  “那你跟他周六的约定……”  “放心,没事的。”容少谦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他并没把季旭当回事,既然敢跟他抢女人,那他就让他尝尝一败涂地的感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