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38.你想谋杀亲夫吗

138.你想谋杀亲夫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0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4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38.你想谋杀亲夫吗    “要不然,别去了……”金娉婷从他怀里抬起头,眼里,尽是担忧。  “担心我?”容少谦淡淡的勾起唇角,眼底却流窜着深深的情。  “嗯。”  “傻瓜,别小瞧你老公。”容少谦抬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然后凑到她唇边,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唇。  一吻完毕后,他低沉的嗓音又柔柔的响起:“今晚咱们回小公寓吧,我舍不得放你回家了。”  “嗯。”金娉婷难得温驯的应道。  其实,她也舍不得男人。  *********  第二天的清晨。  容少谦醒得比较早,他不忍心吵醒还在睡梦里的女人,所以,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脸儿后,便下床进了浴室里洗澡。  然而,就在他刚进去浴室没多久,金娉婷却突然睁开了眼睛,那清澈的目光,说明了她其实早就醒过来了。  她装睡是害怕男人会缠着她做羞羞的事情。  她抬手,轻轻的抚过男人刚刚吻过了脸儿,心儿,莫名的闪过了悸动。  她在床上赖了一会儿后,想趁着男人还没有出来,先把衣服换好。  谁知道,当她把身上的睡裙脱了下来后,还来不及穿上衣服,浴室的门响了一下,容少谦便从里边出来了。  他全身上下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毛巾中,完美的身材毕露无遗,古铜色的肌肤上沾着晶莹的水珠,结实的胸肌与紧致的腹肌充满的you惑,还有两条有力的大长腿。  当他看到金娉婷身无寸缕的正站在衣橱前,他不由邪肆的勾了勾唇,快步的走向她。  金娉婷从呆愣中回神,连忙从衣橱里随便扯出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但,衣服还没有套进她的身体,便被男人一手扯过,扔到一边去了。  “你……你还给我。”金娉婷窘迫得小脸通红,想去抢,却又放不开,双手紧紧的的搂在胸前。  “老婆,你真美。”容少谦邪恶的眼神,把女人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肌肤似凝脂,布着一点点的暧昧红印,身材奥凸有致,高耸的地方似山峰,纤细的地方如柳枝,散发着女人独特的魅力。  他每看一次女人的身材,就惊叹一次她的完美,深深的折服着。  不由的,他的目光逐渐深沉,逐渐灼热,脑子里全是昨晚疯狂的一幕。  “容少谦,你别乱来,我今天有个会要开,快迟到了。”金娉婷对上男人炙热的目光,警惕着,这样的目光她太熟悉了。  她转身,慌张的又从衣柜里抽出一件衣服。  然而,刚到手的衣服再次不翼而飞,她刚想发飙,下一秒,感觉到腰间被一只大手紧紧的环住,而她却撞入了他火热的怀抱里。  激情的碰撞,火花四射。  “你……别胡闹,我真的要……上班了。”女人又急,又羞,却不敢挣扎,只能抬起双手推拒在他胸前,试图与他拉开一点点距离。  但,男人搂得很紧,紧到让他们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金娉婷只感觉到心儿瞬间变得活跃,怦怦的乱跳着,耳根越来越热,全身的温度都在飙升着。  “时间还早,等一下我送你上班……”容少谦暗哑的嗓音饱含着掠夺的色彩。  下一瞬,他猛然低头,捕获了女人嫣红的唇瓣,紧紧的搂着她,朝床的那边移去。  在移动中,他的手往腰间一扯,一扬,身上唯一的毛巾华丽丽的飘落在地上。  …………  许久后,两个人从激情中清醒,一起进去浴室里简单的洗漱后,又一起回到衣柜前,各自找衣服穿了。  金娉婷突然想起了那天季旭讽刺她与容少谦的那句话:你们是连体婴吗?怎么你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想到这里,金娉婷一边穿衣服,一边恨恨的瞪着那个邪气无比的男人,心里气得很。  此时的容少谦已经穿好衣服了,他扣好最后一颗扣子后,拿着领带邪肆的靠近金娉婷,说:“老婆,帮我系一下领带,今天我要去参加的一个正式的商界会议。”  “没空。”金娉婷撇了撇嘴儿,一口拒绝了。  “来,我帮你扣扣子,你帮我系领带,咱们互相帮忙。”容少谦无赖的笑着。  “你滚开,我真的快要迟到了。”金娉婷瞪他,却发现今天一身正装的他格外的帅气,银灰色的西裤,白色的衬衫,把他尊贵冷傲的气息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她淡淡的瞄了一眼他手里的领带,不着痕迹的勾出了邪恶的笑意,她一把扯过他手里的领带,对着他妩媚的勾起唇,说:“想要我帮你系领带,麻烦弯下腰,这么高我怎么系?”  容少谦闻言,配合的微微弯腰。  他在小时候常常看到妈妈帮爸爸系领带,那时候,爸爸的脸上总是幸福的笑容。  他突然也想要这种幸福,所以才会执拗的让女人替他系领带的。  金娉婷系领带的动作非常的生涩,系了好久,才把领带的结打对了,她淡淡挑眉,看了看一脸享受的男人,唇边忽而闪过了狡黠的笑意,一只小手拉着领带,另一只小手按着领带结,猛然的一拉一推。  “咳……”容少谦呼吸猛然一滞,领带紧紧的勒着他的脖子。  “哈哈哈……”金娉婷捉弄到他,不由的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女人,你想谋杀亲夫吗?”容少谦微微的仰起脖子,把领带微微扯松一点。  他看着女人的眼神着带着宠爱,他很喜欢她调皮邪恶的样子,觉得每天早上能与她这样子互动,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让我系领带?哼……”金娉婷得意的瞥了他一眼,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然后又稍稍拉扯了下身上的衣衫,这才满意的拿起包包。  “走吧,不是送我回公司吗?”  “嗯。”容少谦点了点头,霸道的拉过女人的手,一起出门。  *************  金娉婷正在办公室里工作着,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人用力推开,金若依怒气冲冲的走进来。  “金娉婷,你给我说清楚,你跟沈烁怎么了?为什么他会签下东区商城的铺位?”金若依一进来就扯着喉咙大吵着,那副架势比起昨天沈夫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金娉婷沉着脸,无语至极。  沈烁签下一个铺位而已,这沈夫人闹完,金若依又来闹。  “姐,怎么回事?”坐在办公桌另一端工作着的金逸曦,询问着金娉婷。  这时,付海又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关切的问:“大小姐,需要帮忙吗?”  “滚出去。”金若依愤怒的对着付海怒吼。  金娉婷对着付海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去,然后冷冷的看向金若依,说:“金若依,你不想租东区商城的铺位,就退租呀,来我这里吵做什么?”  “我来这里找你并不是因为铺位,而是因为你,既然你不爱沈烁,能不能请你跟他断得彻底一些?不要有事没事的就出现在他面前,去you惑他,去勾引他,你非要这么贱吗?连自己的妹夫都不放过。”金若依的情绪非常激动,言语也充满污蔑,她的眼睛红红的瞪着金娉婷,眼里有泪水。  “金若依,你的嘴巴放干净些。”金逸曦听不下了,他猛然站起来,怒瞪着金若依。  “逸曦,你先出去。”金娉婷的表情很平静清冷,并没有被金若依的话激怒。  “姐……”  “没事的,出去吧。”金娉婷对弟弟点了下头。  金逸曦出去后,金娉婷冷魅的目光才射向金若依,说:“金若依,你应该要管的是你老公,不是我,因为我以前不会爱上他,现在跟以后也不会。”  “能管得了他,我不管吗?我就是管不了他……呜呜……”金若依的情绪突然崩溃,她坐到了椅子上,放声大哭。  金娉婷懵眼了,这什么鬼呀?也许金若依跟她大吵大闹,她还知道怎么顶回去,可是,现在金若依突然大哭,而且哭声还那么的凄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欺负她呢。  “喂,你怎么了?”金娉婷的语气虽然还是有点硬,但,眼底却闪过了一抹关心的气息。  “你不用黄鼠狼给鸡拜年,我知道,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得意,是不是?”金若依含着泪水,瞪着金娉婷。  “既然怕我得意,那就别在我面前哭,既然在我面前哭了,那至少要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吧?”金娉婷冷冷挑眉,盯着金若依,突然,她不经意的看到金若依的脖子上有几个浅浅的吻痕。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金若依擦了擦眼泪,小嘴生气的撅起。  她才不会告诉金娉婷,昨晚沈烁喝醉酒了,跟她睡在一起,嘴里叫的却是金娉婷的名字。  “不告诉我,就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工作。”金娉婷实在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跟金若依瞎扯,她忙得很。  “哼,离开就离开,有什么了不起的。”金若依冷哼了一声,起身,走向门口,她来金娉婷这里吼过了,哭过了,心情舒坦了许多。  金娉婷摇了摇头,继续投入工作里,她今天要早点把工作完成,然后去找容少谦。  因为明天就是周六了,是他与季旭约定较量的日子,她要跟着一起去,要不然,她会不放心的。  有时真的想不明白,两个大男人都是成年人了,而且都是大集团的领军人物,怎么就这么幼稚呢?动不动就较量?而且还没经她同意,就拿她做赌注。  金娉婷真的担心,万一容少谦真的输了呢,难道就如季旭说的那样,输了,就跟她分开,永远不得来往。  不知为何,只要想到有这个可能,金娉婷的心就像被人紧紧的捏住了一样,揪着疼。  她不由的在心里责怪容少谦太不把她当一回事了,怎么随便拿她当赌注呢?  ********************  下午五点,容少谦看到出现在他办公室的女人,并没有露出惊喜的表情,反而,有些凝重。  他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但明天的较量,他不想带她去,他就是不想让她跟季旭见面。  “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等我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不,别想甩开我,我要去。”金娉婷倔强的盯着他,眼里闪着坚定。  “你不能去。”容少谦淡淡的拒绝,明天要比什么,他不知道,但,他只知道此行一定凶险。  不过,他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让自己输的,因为他宁愿失去生命也不能失去金娉婷。  “我要去。”金娉婷执着的坚持着。  容少谦不语,深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既然我是赌注,那我总有权知道自己是什么赌局里的赌注吧。”金娉婷继续想着法子说服他。  容少谦还是不语,但脸上的表情没有软化的表现。  “容少谦,你要是不带我去,行,那我去找季旭,让他带我去。”金娉婷任性的撅起嘴。  容少谦依然不语,幽深的眼睛直直的看进女人的眼底,捕捉到她眼里那抹明显的担忧时,他的心,微微的一悸。  她在担心他。  突然,他站起了身,走到她面前,说:“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输掉的。”  “谁知道会不会?反正我要去。”金娉婷极少会这么不讲理的,这一次她一定要坚持到底,力争到底。  “真的想去?”容少谦最终无法硬下心肠拒绝她。  “嗯。”金娉婷突然主动的缠上他的脖子,仰着小脸,与他对视。  “那就去吧。”容少谦淡淡的说着,双手怜惜的抚着她的小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