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39.她当众吻了他

139.她当众吻了他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6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39.她当众吻了他    周六,海边,一艘巨大的游轮停在岸边。  容少谦带着金娉婷,还有凌落尘,沈亚,一起登上了游轮。  游轮很大,就是一个甲板也能容纳上百人。  容少谦暗暗的打量了一下渡轮上的装置,发现了在顶层有一个起重臂,他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淡淡的看向季旭。  “容总裁,真的很准时,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季旭狂妄的耻笑着,一副贱贱的样子。  在他的旁边分别站着汪明与金若伟,还有一个美艳的女人,而他们身后站着数十个壮硕的黑衣男人。  金娉婷看到金若伟时,大眼里闪过了惊讶,但很快转变成鄙视,身为金盛集团的人,却站到敌队里去,她只能想到叛徒这两个字来形容他。  可是看到那一排黑衣人时,金娉婷的心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架势要是真的打起来了,他们这边加上她也只有四个人,能赢吗?  她暗暗的瞅了眼一直拉着自己手的男人,发现他神色自若,幽深的眸子,毫无波澜,就连凌落尘与沈亚也是一派的从容淡定。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在害怕吗?  金娉婷瘪了瘪嘴,突然感觉到容少谦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似乎在安抚着她的情绪。  “笑话,有什么不敢来的,我们容大少什么大风浪没见过,会怕你吗?”凌落尘同样以狂妄的口气堵回季旭。  “废话少说,比什么?”冰冷而淡然的声音,自容少谦的薄唇间溢出,他冷傲的淡淡瞅着季旭,冰眸里闪着凌厉。  “看来你很心急把这个女人输给我吗?”季旭邪肆的勾唇,漆黑的眸子闪过嫉妒。  金娉婷与容少谦从上船到现在,一直都十指紧扣着,让他感觉到刺眼极了,特别是看到金娉婷对容少谦露着明显的关心,让他十分不爽。  “谁输谁赢不是嘴上说说的事情,有本事拿出实力来。”容少谦身上散发着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瞬间把季旭的气势压了下去。  他话外之意就是说季旭在虚张声势呗。  只见季旭俊脸黑沉沉的,回头对着手下,沉声吩咐:“开船。”  开船?  金娉婷有些懵然,这是要开到哪里?又要比些什么?  “容大少,船开到海中心需要一点时间,不妨请进来喝点酒放松一下心情吧。”汪明笑容有些歼狡,这也许就是做律师的职业习惯吧,总会给人一种很圆滑的感觉。  “不用。”容少谦淡淡拒绝,拉着金娉婷在甲板上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沈亚与凌落尘也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  容少谦姿态慵懒的看着远处的海面,似乎来这里是度假的,而不是来较量的。  他的右手不着痕迹的抚了抚左手腕上的手表,轻轻的按了一下手表旁边的按钮。  他的手表跟普通的手表看起来没两样,但却内藏玄机,不但设有追踪器,还带有摄像与录音,他刚刚悄悄的打开了录像的功能,而容书磊那边就会接收到这边的画面。  “少谦,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金娉婷压着声音问,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自己一个人害怕就够了,她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容少谦。  “既来之则安之,别担心。”容少谦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温柔的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温热的气息吹到金娉婷的脸颊上,热热的,瞬间传到了她的心里,让她的心头也暖了起来,似乎没那么害怕了。  对,既来之则安之。  她对着容少谦莞尔浅笑,明媚的眼睛里流转着一丝丝崇拜的情愫。  坐在另一边沙发的季旭,一张俊脸沉得可怕,他疯狂的嫉妒着容少谦。  “季少,别担心,今天你一定会赢的。”金若伟勾起阴险的笑容,讨好着。  “大伟,你真的这么认为?”  “当然,这是你的地头,由你做主。”金若伟又是阴阴的一笑,又说:“既然我妹妹也来了,我过去打个招呼。”  季旭点了点头,举起手里的杯子,浅浅的尝了一口暗红色的酒。  “沙莉,过来给旭少按几下。”汪明突然命令那个美艳的女人。  沙莉妩媚的扬起笑脸,扭着蛇一般的腰肢,走到季旭的身后,替他揉着肩膀。  “娉婷,没想到你今天也会来。”金若伟走到金娉婷的面前,淡淡的勾唇。  “我来是正常的,倒是你出现在这里就非常的让人怀疑了。”金娉婷斜眼瞥着他。  “我来这里并不是说要支持谁,我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毕竟容大少跟季少的较量不是常常能看到的。”金若伟话外之音,就是来看戏的喽。  “不管你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的,我跟你始终是敌对的,不必那么假惺惺,令人作呕。”金娉婷毫不留情面的鄙夷着金若伟。  “好吧,既然你是这么认为的,我没所谓了,容大少,祝你好运。”金若伟的笑容很得意,今天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当然伤的绝对会是容少谦。  “谢谢。”容少谦不愠不火,始终抱着平和,但这种态度更气人,让人有一种用尽全力的挥拳打去,却感觉打到了棉花糖上,很憋屈。  金若伟的笑容僵了僵,悻悻的回到了季旭身边坐下。  游轮在乘风破浪着,一路朝海中心驶去。  此时的海边,容书磊带着三个手下出现了,在他们的面前还有一艘潜水艇。  他拿着望远镜看了看那艘远去的游轮,嘴角勾出了冷笑。  最近太过安逸了,好久没有这么刺激的事情了。  “准备出发。”他回头吩咐手下。  “是,三少。”  ****************  游轮终于停下了。  金娉婷环看了一下,发现海茫茫的一片,游轮已经被大海包围住了。  今天的海面还算平静,翻着轻波,在艳阳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而容少谦深邃的眸子一直都很淡定,也不问季旭要怎么较量,他以不动应万变。  这时,季旭的一个手下,拿出了两套潜水服,走到季旭的面前。  “两套潜水服的尺码都一样,过门都是客,让容大少先挑吧。”季旭淡淡的勾着唇。  那名手下,走到了容少谦的面前,容少谦淡淡的转头看了一下沈亚,沈亚会意,伸手随便拿了放在上面的那一套。  季旭“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两个手下走进了船舱,片刻后,推着一个巨大的铁笼回到甲板。  铁笼高约两米,宽与长都在一米左右。  金娉婷睁着明媚的大眼睛,看着铁笼,满脸的疑惑。  “为了让游戏变得更刺激一些,我想请金小姐进入铁笼里,我呢,会把铁笼锁起来,然后由起重臂吊入海里,每隔五分钟,起重臂就会往海里降一点,大约一个小时左右,铁笼就会完全没顶……”季旭邪恶得如魔鬼,幽深的眼睛透着无情。  一旁的金若伟与汪明听了他的话后,不由也阴阴的勾起嘴角,满脸都是想看好戏的表情。  但,容少谦还没有听完季旭的话,眉头就已经紧紧的皱起了,这是他上游轮这么久,第一次露出情绪。  “不行。”他沉声打断季旭的话,目光凛冽如寒冰般扫过季旭与金若伟等人,又说:“男人间的较量,把女人扯进去还叫男人间的较量吗?”  金娉婷从见到铁笼那一秒,就已经有些懵了,但她万万想不到的是,铁笼居然是为她准备的,还会吊起来,然后慢慢沉入海里。  她终于明白容少谦为什么会说季旭是个危险的男人了,在她看来,他根本就是疯子。  “容大少,你在找借口退缩吗?”季旭冷冷的讽刺。  “有必要退缩吗?”容少谦反问,高傲的态度完全没把季旭放在眼里,只是牵扯上金娉婷,他肯定不同意。  “既然金娉婷是你我之间的赌注,总不能让她置身事外吧,你先听我说完后边的规则,再反对也不迟。”季旭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金娉婷,看到她有些吓到的样子,心里闪过了痛快。  “我会放钥匙装到盒子里,然后扔进海里,我们谁能更快的找到盒子,并打开铁笼,救出金娉婷,谁就赢,怎么样?没有意见吧?”说完后,季旭又狂妄的笑了笑,露出轻蔑的表情。  他这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严重刺激到金娉婷了,她还没等容少谦回答季旭的话,突然上前,踮起脚尖,勾住了容少谦的脖子,在他疑惑的眼光下,吻住了他的嘴。  容少谦的身体明显的僵住了,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他没想到金娉婷会当众主动吻他。  他抬手,想推开女人,但金娉婷似乎察觉了他的意图,更紧的缠住了他的脖子,轻轻的咬着他的唇瓣,吻着他。  容少谦的眼角余光瞄到季旭一张脸黑得如锅底似的,他像是故意似的,双手也环上了金娉婷的纤腰,与她沉入缠吻中。  他们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吻,有的人不好意思的转开脸,有的则好奇的死死盯着,而季旭则又气又妒,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会吃人似的,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起。  他嫉妒容少谦,就像当年嫉妒季默一样,恨不得把对方一拳打死。  容少谦在金娉婷吻上自己那一刻,他就打算接下季旭的挑战了。  他不会让她有事的,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两个人吻完后,并没有马上分开,女人还勾着他的脖子,而他也环着她的腰,两个人深深的对视着,眼里只有对方。  “我相信你。”金娉婷对着他淡淡一笑,然后,放开了他的脖子,转身快步走进了铁笼。  容少谦深邃的眼底闪过不舍与心疼,他一直盯着女人倔强的背影,眼睛一眨不眨。  而所有人都折服在金娉婷的勇敢里,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气魄,难怪让两个出色的男人如此费心机去争抢。  “容大少,娉婷不会有事吧?”凌落尘担心的细声低问着。  “不会。”容少谦回答坚定,幽深的眸子对上金娉婷那双故作镇定的眼睛,心头划过了一丝凛痛。  看到容少谦与金娉婷旁若无人的对视着,季旭不禁烦躁,冷冷的开声打断他们的对视。  “容大少,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有必要摆出一副难舍难分的表情吗?还是说,你知道自己输定了,所以趁着现在能看这个女人几眼,就多看几眼?”  季旭话里头的冷嘲热讽,夹带着酸酸的醋意,然后,他又转头对那个叫沙莉的女人说:“你,也进笼子。”  “啊?”沙莉本来噙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在听到季旭的话后,顷刻僵住。  “进去。”季旭冷硬的话语,带着无法抗拒的气势,他不忍心让金娉婷一个人孤伶伶的呆在铁笼里。  沙莉硬着头皮,在走进铁笼时,恨恨的瞪了一眼金娉婷。  季旭走到铁笼前,把铁笼锁上,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钥匙装进盒子里,然后走到船头,手一松,铁盒子瞬间沉入了大海里。  金娉婷双手抓着铁笼的铁管,看着装着钥匙的铁盒子从季旭的手里松落,她的心似乎也跟着了一路往下沉去。  季旭噙着冷然的笑意,别有深意的看了金娉婷一眼,然后率先拿过手下手里的潜水服,进了船舱。  容少谦把手表脱下,交给沈亚,然后对着他暗暗的微点了下头,沈亚会意,也暗点了下头,他才拿起潜水服走进船舱。  片刻后,两个男人全副潜水的武装,从船舱里走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