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41.打这种人只会沾污自己的手

141.打这种人只会沾污自己的手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4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41.打这种人只会沾污自己的手    容少谦此时也慢慢的朝她游去,在他身后,又窜出了一个人。  金娉婷不禁惊呆,怎么下去两个人,回来却三个人呀?  搞什么鬼?  就在她疑惑满脸时,铁笼突然一顿,然后快速的沉入海里。  “啊……咕咕咕……”  容少谦大惊,看到铁笼瞬间消失于眼前,感觉到自己的心也跟着铁笼一起快速的往下沉,他发疯似的连忙再次潜入水里,才发现,还好铁笼没有与起重臂的钩脱落。  他连忙拿起钥匙想开锁,但不知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穿着潜水服的原因,手不太灵活,还带着点颤抖,尝试数次也无法打开锁。  就在众人乱成一团,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铁笼上边时,金若伟手脚麻利的把那个被他打晕的人推入了海里,然后,他快速的躲了起来,趁着别人不注意,重新回到人堆里。  季旭也震惊了,他连忙上船,此时,已经有手下奔到了控制室,把铁笼重新吊起来,慢慢的吊回甲板上。  所有人都回到了游轮上了,容少谦把手里的钥匙交给了沈亚,待铁笼一放稳,沈亚马上打开了铁笼。  “咳咳……”金娉婷不停咳嗽着,咳得口水眼泪鼻涕都一起流,样子很狼狈,头发湿嗒嗒的滴着水,身上的衣衫也湿透,紧紧的贴在她火辣玲珑的身躯上。  “娉婷,你怎么了?还好吗?”容少谦已经把头上的装备都扯开了,他紧张而心疼的把女人抱在怀里,细声询问。  “咳咳……我没事……咳……你看看她吧……”金娉婷一边咳一边指了指已经晕了过去的沙莉。  容少谦才没有那个闲工夫去关心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在确定金娉婷没事后,他把她抱出了铁笼,交到了容书磊的怀里。  然后,突然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一拳打向季旭的脸。  “啊……”季旭痛呼一声,被容少谦猛不及防的拳头,打得连连后退许多步也站不稳脚,最后是两个手下上前扶住了他,才没有至于摔个四脚朝天。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容少谦紧紧的咬着牙,握着拳头,疾步冲到了他面前,再次挥拳。  “噢……”季旭又是吃痛的闷哼着,虽然有两个手下扶着他,但连同那两个手下,也被容少谦疾猛的拳劲震得后退了两步,可见这拳头的威力有多大。  拳头的威力有多大,代表容少谦的怒气有多大,他赤红着眼睛,那凌厉阴鸷的眼神非常可怕,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怒焰,就像一头愤怒中的狮子一样。  所有人都被容少谦的怒火震慑住了,都好像被点了穴似的,定定站着,有几个胆小的吓得脸色发白,浑身禁不住颤抖着。  看到容少谦挥第三个拳头时,汪明突然一声大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听到怒吼,季旭的手下们都反应过来了,上前团团把容少谦围住。  容少谦眯了眯眼,凛冽的眼神冷冷的扫视过围住自己的那几个人,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人来得越多越好,要不然,他怎么能把心头的怒火发泄出去。  “都给我退下。”突然,季旭一声暴喝,命令手下退开。  在海底,容少谦本可以丢下他一走了之的,但,在他绝望得以为自己要死在海底时,容少谦却折了回来,把他从礁石堆里解救出来。  季旭的脸经受了容少谦两个重拳,鼻子嘴巴都汩汩的淌着血,颧骨处又红又肿,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走到容少谦面前,吼:“打。”  这一幕又让众人大掉眼镜,季旭竟然主动讨打,在海底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为什么剧情会发生180度的转变?  一直躲在人堆里的金若伟,心里更是忐忑,如果连季旭都对容少谦示弱,那他更不是容少谦的对手。  本以为今天容少谦跟金娉婷就算不死,也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容少谦目光如冰,冷冷的盯着季旭,猛然出手,掐着他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五年前你犯下的错,让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没有了妈妈,让我的兄弟失去至爱,今天,你居然还敢再犯,看来,你没有醒悟,那我就把你打醒……”  伴随着他的怒骂声,一个重拳又落到了季旭的脸上。  “啊……”季旭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定了定神,甩了甩眼冒金星的头,摇晃着站起来,走到容少谦面前,再次吼道:“打。”  “不能再打了。”汪明跑了过来,想把季旭拉开。  “你走开。”季旭满脸阴鸷,他甩开了汪明。  “对呀,不要再打了,容大少,再打就出人命了。”金若伟也假惺惺的跑过来劝说着。  容少谦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冷笑:“出人命?你们在海底下安排了两个人杀我时,怎么就没想到会出人命?”  什么?  安排了手下杀容少谦?  金娉婷震惊得美目不由瞪大,她连忙从容书磊的怀里跳下来,一脸紧张的走到容少谦的身边,拉着他手上下打量着,关切的问:“你有没有受伤?”  刚刚铁笼的突然坠落,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的,让她无瑕顾及到容少谦,现在她已经缓了过来了,听到容少谦的话后,再也不能淡定了。  “我没事。”容少谦转头看向她,眼神在一瞬间转变成温柔。  得知容少谦没事,金娉婷紧张担心的神情放松了些许,她美目一瞪,看向满脸血污的季旭,愤愤的骂:“你这个混蛋,真是卑鄙,居然安排人杀少谦,明明说好公平较量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做?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赢了,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看不起你这样的男人。”  季旭自知理亏,紧紧抿着唇,一声不吭,他之所以任由容少谦打,是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很欠揍。  “你真是丧心病狂,真是歹毒,害了自己的哥哥的一生,现在还想害少谦,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你会把自己也害了。”凌落尘也气不过,上前咬牙切齿的怒骂季旭。  季旭仍然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低着头,沉默着。  倒是一旁的金若伟看不过眼了,他一向对凌落尘很大意见,一向反对金若倾跟凌落尘在一起。  “凌落尘,没你的事,一边去。”他冷着脸,对凌落尘喝道。  “那有你的事吗?”凌落尘冷冷反问,他也看不惯金若伟,他朝金若伟逼近了一步,说:“金若伟,你的行为真的让人很怀疑呀,娉婷虽然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但再怎么也是你一起长大的妹妹,她被人关在笼子里,浸入海里,你却在旁边冷眼旁观,你说,你安的是什么心?”  金若伟被凌落尘一阵呛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在容少谦一个冷冽的眼神射过来时,打了个冷颤,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悻悻退到一边去了。  “还打吗?继续打。”季旭继续挑衅着。  容少谦目光一凛,拳头悄然紧握。  “少谦。”金娉婷的目光一直落在容少谦身上,所以当她注意到他神色变化时,连忙握住了他的拳头,轻声叫唤。  容少谦听到她的低唤时,脸上的神情微微柔软了些,转头看她。  金娉婷对着他摇了摇头,语气不屑的说:“别打了,打这种人只会沾污自己的手。”  容少谦看进了女人的眼底,看到了她的担心与害怕,他轻点了下头,拉着她进了船舱。  凌落尘与容书磊也跟了进去,而沈亚跟容书磊的手下则守在舱门口。  甲板上,只留下季旭的人了。  “旭少,你脸上都受伤了,快到处理一下伤口吧。”汪明把季旭拉到甲板上的沙发坐下。  “别管我。”季旭烦躁的低吼。  今天他失败了,而且败得一蹋涂地,还差点丢了命。  就算他再怎么不喜欢容少谦,但,今天他的命是容少谦捡回来的。  “旭少,你别气馁……”金若伟上前替他打气。  “你他妈.的,金若伟,我觉得凌落尘骂得挺对你,你安的是什么心?金娉婷是你妹妹,你他妈.的怎么就冷眼旁观得下去?”季旭冷冷的瞥着金若伟,突然,他觉得这个人很有问题。  “旭少,你这就冤枉我了,这是你跟容大少的较量,是我能插手得了的吗?我能左右得了吗?我这所以这么坚定的跟着来这里,就是担心会出个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会安排两个人在海底暗杀容少谦,这……这怎么能说我冷眼旁观呢?”金若伟一脸委屈样子,此时的处境,有点里外不是人。  季旭沉默了一会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好了好了,别烦我。”  过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眯了眯眼,扫视了一眼众手下,问:“小生呢?”  小生是负责控制超重臂的手下。  众人这才想起怎么不见了他,都转着头寻视着,但,没见他的身影。  “去把他给我找来。”季旭咬着牙,冷冷的命令。  “是。”几个手下迅速的在游轮上,上窜下跳的寻找着小生。  金若伟的神情晦暗不明,眼底闪着心虚,小生此刻也许已经成为了某条鲨鱼的餐点了。  “报告,找遍全船,不见小生的踪影。”  季旭又眯了眯,脸上出现疑惑,大海茫茫的,他能跑去哪里?难道是被容少谦的人干掉了?还是另有其人?  “是谁把铁笼按掉入海里的?”  “不知道,控制室一直都是小生负责的。”手下回答着。  “旭少,你先别管小生了,快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吧,那个容少谦真是狠,打得你这么伤。”汪明是真心担忧着季旭的,所以,才为他打抱不平的。  “我赚到了。”季旭冷冷的挤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众人都听得一头雾水。  *******************  游轮渐渐的靠近了海边,容少谦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而金娉婷身上也披着一块干净的大毛巾,大概是在船舱里找的。  而一直昏迷的沙莉,也终于悠悠醒来了。  季旭脸上的伤,已经作了简单的处理,但英俊的相貌却因红肿而有些惨不忍睹。  游轮靠到海边时,容少谦在下船时,甩给了季旭一份文件,冷冷的说:“签名。”  季旭拾起文件看了一眼,是东区商城的租赁合同,一层楼的铺位,大大小小的总共有五十间。  他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牙,在文件的后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按了指模。  谁让他输了,谁让他在较量里出了肮脏手段还是输了呢,那就愿赌服输。  容少谦在季旭签下名字那一刻,拉着金娉婷率先下了船,凌落尘与容书磊紧随其后。  沈亚把文件拿回,与容书磊的两名手下也跟着下了船。  在岸上,他们看到了容书磊另一名手下,驾着潜水艇也回来了。  “书磊,今天的事情就不要告诉爸妈,还有,辛苦你了。”  “哥,兄弟间客气什么,放心,我不会告诉爸妈的。”容书磊与容少谦互拥了一下,互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对了,哥,下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记得叫上我。”容书磊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会忘了你的。”容少谦也淡淡的勾起唇。  “天哪,你们还真是亲兄弟呀,差点连命都没有了,还说好玩,才下了贼船,就忘了痛呀。”凌落尘撇着嘴,不敢苟同他们的思想。  “我也不会忘记你的,一定会把你也带上。”容少谦促狭的说着。  “别,我先谢谢你哈,你还是把我忘记吧,以后有这样的事情,请不要带上我。”凌落尘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