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48.她觉得自己老公真是深藏不露呀

148.她觉得自己老公真是深藏不露呀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5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48.她觉得自己老公真是深藏不露呀    她不顾一切的扑入了他的怀里,苍白的小脸藏在他怀里,轻轻啜泣着。  容少谦紧紧的搂着她有些发抖的身体,咬了咬牙,愤怒的火焰在眼底冒起。  “谁碰了她?谁打了她?”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冷,很危险,让人不寒而颤。  那些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如同哑了似的,谁也不敢吱声。  “说话,刚才不是说得很大声的吗?”容少谦突然提高声音吼道,愤怒的目光越发的凌厉。  “不……不是我……”  “我也没有碰她……”  “……”  有几个人壮着胆子否认,但语气里却带着心虚与害怕。  “有没有我会查清楚,要是让我查出来的话,你们哪里手碰了她打了她,那就剁下哪只手吧,要是两只手都碰了打了,那都剁下来。”  那些商户一听,吓得脸色都白了,他们看了看容少谦跟他的手下,一个个虽然长得很帅气,但刚刚他们的拳脚功夫也很厉害,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不是他们能惹起得的人物。  “不要呀……”  “我知道错了……”  “我也知错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这时,几个保安才施施然的走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容少谦回头,一记凌厉的眼神射过去,要不是他现在抱着金娉婷,他肯定就先打了再说。  他暗暗的向沈亚递了个眼色。  “身为商城的保安,这里聚众闹事,你们竟然姗姗来迟,现在还有脸问发生什么事?”沈亚上前,沉着脸,怒斥。  “我们……我们不知道呀。”保安强辩着。  “不知道?”沈亚冷哼,又说:“商城花了高薪请你们来,是做什么的?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商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滚就滚,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有一个保安愤愤的顶回。  沈亚目光一沉,突然一个扫堂腿凌厉的扫过。  “啪啪啪”的三声,三个身材高大的保安,同时狠狠的摔在地上。  本来保安也是经过特训的,但,在沈亚面前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可见,沈亚的身手是多么的强。  而容少谦的身手,远远在沈亚之上。  “啊……”  “哗……”  那些商户不由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里的寒意不由又重了几分。  几个保安,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其中一个边向沈亚挥拳头,便大骂:“我看闹事的是你吧?”  然而,他的拳头还没的碰到沈亚,就已经被沈亚狠狠的一脚踢得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啊......”那个保安面容痛苦,抱着肚子大叫了一声,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沈亚那一脚的威力有多大。  沈亚动作之快,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包括金娉婷,她一直不知道沈亚的身手是这么的了得。  她暗暗的抬头,看着容少谦,心里好奇容少谦的身手到底会好到哪个程度?  突然,她觉得自己老公真是深藏不露呀,而她身为他的老婆,却对他了解不多。  不由的,金娉婷充满了满满的失败感。  其他两个保安看到同伴被打,互看了一眼,大喊:“我们一起上......”  沈亚冷笑了一下,狂妄的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三个保安围着沈亚团团转了一圈,然后突然出手,三面夹击。  只见沈亚目光一凛,踢脚出拳,不用一分钟便解决掉那三个保安了。  “啊......”  “好痛......”  “......”  三个保安都躺在地上,打滚着,痛呼着。  “还来吗?”沈亚冷声问,目光冷冷的扫视过那些闹事的商户,只见他们一个个脸色苍白,有的还浑身打颤,深怕下一个挨打的人会是自己。  而那几个保安连应声的勇气都没有。  其实容少谦示意沈亚教训那几个保安,就是要起到杀鸡儆猴效果。  那些闹事的商户看到那几个保安被打得那么惨,终于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上。  “大……大……大哥,我……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关我……我们的事。”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颤着牙说出了内幕。  一直伏在容少谦怀里的金娉婷不禁震惊的抬起头,看向说话的男人,漂亮的眼睛闪过了愤怒。  感觉到金娉婷的愤怒,容少谦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说:“都交给我。”  金娉婷抬头看他,眼里盛满感动,被人保护着的感觉真好。  “嗯。”她闷闷的应了一声。  容少谦冷冷的问:“是谁指使你们来闹事的?”  “是……是招租处的经理……咦,怎么不见了他?”那个男人在人群里寻视,却发现不见了招租处的经理。  容少谦眉头一皱,心里有鬼的招租处经理肯定是趁着混乱逃走了,他看向沈亚,吩咐着:“沈亚,你留下来处理,把这些没用的保安全部解雇,重新请一批回来,你们两个去把那个该死的经理给我揪回来。”  那几个保安一听要把他们解雇,不如闪过了悔意,心里暗暗懊恼,早知道就不该呼招租处经理的话了,现在连工作也丢了,怪谁?  “是,总裁。”沈亚回答。  “另外,看看这些人还有什么要求要提,都记下,顺便问一问谁吃了豹子胆,碰过打过我的女人……”  容少谦的话还没有完,那些商户一个个又是摇头又是摆手,都说没有问题要提了。  瞬间便散去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  容少谦拉着金娉婷回到了车子里。  他幽深的目光暗暗的审视着她,刚刚在里边没怎么注意看,现在他才看清楚,她的脸上不但有掌印,白嫩的腮边还被抓破了,几条一寸左右长的指甲划痕透着血丝。  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不由的,他自责不已,回想起她刚刚蹲在角落的可怜样子,容少谦的心尖微微一揪,一声不吭的替金娉婷扣上了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开车。  金娉婷纳闷的瞅了瞅沉默的男人,有几分不解,为什么刚刚还很温柔的男人,怎么上了车后就冷起脸来了?  是在生气吗?  车子一路疾驰着,容少谦不说话,金娉婷也没跟他说话,皱着眉头,想着商户闹事的问题,想得很出神。  直到了车子停了下来,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车窗外,看到车子停在了容和医院的门口时,她不由愣了下,转头问容少谦:“怎么来医院了?”  容少谦脸上依然沉冷着,没有一丝表情,紧紧抿着的薄唇显示出他的不悦。  金娉婷不明白他到底在不悦些什么?  “带你检查一下。”容少谦说话间,按开了她身上安全带的扣子。  “带我来检查?为什么要检查?我又没有不舒服。”金娉婷诧异。  “刚刚那些人打了你哪里?除了脸上的伤,还有哪里有伤?”容少谦的语气带着关切。  “疼吗?”他轻轻抚上她有点红肿的脸,心疼着。  “嗯。”金娉婷嘟着嘴,点头,但下一秒又摇头,说:“现在不疼了。”  “既然来了,上去把脸上的伤口消毒一下吧,免得感染细菌了。”  “好吧。”金娉婷点了点头,男人的关怀就像一股暖流似的灌入了她的心底。  两个人下了车后,手拉着手一起进了vip电梯,正好电梯里没人。  “怎么不给电话我?”  “我没想到那些商户会那么激动,会动手打人。”金娉婷本来是想不明白那些商户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完全不听她解释,原来是存心闹事的。  “我就奇怪那些商户怎么会突然闹事?原来是招租处经理指使的,真是可恶。”  容少谦淡淡的瞄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不会真以为是招租处经理指使吧?  “你说招租处经理为什么要这么做?”金娉婷想不明白。  “别想了,不是说过并给我吗?以后遇上这种事情记得打电话给我,还有,别跟这种人讲道理,对付这种闹事的人,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  容少谦的话刚说完,电梯门也在此时缓缓的打开了。  “走吧。”他拉起她的手,出了电梯。  金娉婷嘟了嘟嘴,小声的嘀咕:“以暴制暴也得有能打的本事才行。”  “所以,从今天开始,每天下班后,你都要跟我学一些防身的招术。”容少谦拉着她直走,目不斜视。  “呃?我说这么小声你也能听到?”金娉婷不由诧异了一下。  容少谦不语,拉着她进了容以程的办公室。  但容以程今天恰巧不在医院,于是容少谦便让容以程的助理帮金娉婷处理一下伤口。  “铃铃……”忽而,他的手机响起,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上边的号码,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接听。  “容少谦,不是约好再比一场吗?你现在是怎样?这么久都不通知我?是不是被上次的鲨鱼吓破胆了?”电话里传来季旭那把嚣张至极的声音。  “季旭,别对我用激将法,没用,我不像你那么清闲,所以半年内都没有时间跟你比拼。”容少谦声音清冷,带着一丝不耐烦。  金娉婷突然听到容少谦提起了季旭的名字,她不由的竖起耳朵倾听。  “什么?半年?”季旭似乎有些吃惊,那几十个铺位就像烫手山芋似的,他非常的想甩掉,现在乍一听到容少谦说半年内都没有时间,他不由急了。  “容少谦,你什么意思?玩花样吗?”  “是玩花样又怎么了?我玩得起,反正急的人不是我。”容少谦冷笑了一下,勾起了魅惑的唇角。  他是在想,金娉婷要在半年内把东区商城转亏为盈,所以,他打算就拖季旭半年。  金娉婷在旁边听到容少谦那些气人的话,不由暗叹,这个男人气死人不偿命的功力真是越来越深厚了。  好一句“反正急的人不是我”,估计那边的季旭已经气得咬牙切齿了。  想到季旭生气的样子,金娉婷不由好笑了勾起了唇角。  “容少谦,你说到底怎样你才跟我比?”果然,季旭气得咬牙切齿的问道。  “第一,你说了,时间地点比什么都由我定,那我定什么时间,你只能配合,第二,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就算跟我再比一次,也未必赢得了,所以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本,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规划一下铺位的发展吧,说不定能替你赚到一桶金子。”  容少谦说完后,不再给季旭说话的机会,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刚刚还阴霾满布的心情,在呛声完季旭后,莫名的由阴转晴。  “季旭又找你做什么?”金娉婷的脸上被抓伤的地方,已经上了药粉,巴掌印的地方也抹了药膏。  “不用管他。”容少谦勾了勾唇,搂着金娉婷的肩膀,走出了容以程的办公室。  “他是不是又想找你去比拼什么鬼,不要答应他,知道吗?”金娉婷此时的语气,就像一个老妈子在叮咛自己的儿子似的。  “知道了,老婆。”容少谦朝她挑了挑眉,邪气的浅笑着。  金娉婷看着男人漾开的笑容,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男人也太善变了吧,怎么才一会儿工夫,又笑容满脸了。  “吃完午餐再送你回公司,过两天我可能要出差一趟,你自己要注意一点,我已经交待了洪烨接送你上班了。”  “出差?”金娉婷眉头不着痕迹的蹙起,心底生出不舍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