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52.我是最有资格担心你关心你的人

152.我是最有资格担心你关心你的人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6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52.我是最有资格担心你关心你的人    “大姐怎么了?”尹小影着急询问。  “娉婷姐,你别急,大妈只是晕过去而已。”金彩轻声劝着,然后拿起电话拨打给已经回佣人房的司机,让他备好车。  “妈,你醒醒,是我不好,是我没照顾好你……”金娉婷流着泪呢喃着,因为担心与害怕,她的声音也带着一丝颤音。  “大小姐,发生什么事了?”付海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付海,快,帮我把我妈送到医院,她晕过去了。”金娉婷看到付海就犹如看到救星一样,连忙站起来,连眼泪也顾不上擦了。  付海看到晶莹的泪珠挂在金娉婷的睫毛上,不由心头一揪,连忙上前,抱起陆羽心快步走出门口。  金娉婷紧跟其后,他们走出门外时,司机刚好开着车过来。  上了车后,付海问:“大小姐,我们要去哪个医院。”  “容和医院吧。”金娉婷几乎是没想就脱口而出了。  **************  因为有了容以程的帮忙,所以陆羽心得到了优待,马上安排到最好的病房,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帮她检查。  大概两个小时左右,结果出来了,容以程亲手把结果交到她的手里。  “大嫂,不用担心,阿姨只是贫血引发的头晕症,她最近肯定是休息得不好,加上受到刺激了,所以才会晕过去的,好好调理一下就好了。”容以程斯文俊逸的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睛,显得文质彬彬的。  “谢谢,麻烦了。”金娉婷感激的说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快去看看阿姨吧,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电话。”容以程叮咛着,他的话让金娉婷感到暖心。  虽然她是他嫂子,可是,他比她还要年长几年。  所以,金娉婷觉得他更像一个哥哥一样。  “对了,既然我妈没事了,你就不要告诉你哥了,免得他担心。”  “好的。”容以程淡淡的应着,心里却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他大哥,恐怕他大哥回来也不会放过他的。  金娉婷又转身对一直傻傻站着的付海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公司就拜托你跟洪烨了,我可能走不开。”  “放心。”付海憨厚的回答着。  金娉婷点了点头,便走进了病房,坐在病床前的椅子,定定的看着还没有醒来的母亲。  陆羽心正在打着点滴,脸色虽然好转了一点,但,还是没有血色。  看着这么虚弱的母亲,金娉婷不由潸然泪下,心脏处紧紧的揪着痛,她自责不已,怪自己对母亲的关心不够,怪自己没有照顾好母亲。  她一直坐在病床前守着母亲,直到陆羽心打完了点滴,护士把点滴瓶收走了,她还是坐着,母亲一刻不醒,她一刻不能安心。  幸好,上天怜她,陆羽心在半个小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  金娉婷整晚都照顾着母亲,守在她床边,一整晚都没合眼。  这一晚,她想了很多,在想她回国后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切完完全全的颠覆了她的人生。  遇上容少谦,他的霸道与强势,还有无赖,征服了她,把她的人生观都改变了。  以前,她从来没想过要谈恋爱要结婚的问题,而且她从心底也非常的抗拒男人的靠近。  可不知为何,遇上了容少谦,她的心态在变化着,这也许就是应了那句一物降一物的话了。  她竟然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跟容少谦恋爱了,结婚了。  现在想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还有这几个月来,金家的所发生的点点滴滴,父亲走了,整个金家的天也变了,本来明争暗斗的家庭,现在更是四分五裂,家不成家。  夜,很漫长,对于金娉婷来说,是难熬的。  但再难熬,也会有天亮的时候。  欧云裳一大早就提着汤与早点来到了医院看望陆羽心,她的到来,金娉婷与陆羽心都觉得非常的意外,同时也很感动。  “娉婷,你去睡一会儿,我陪着羽心就可以了。”欧云裳看到金娉婷满脸疲惫,本来漂亮的眼睛也泛着淡淡的血丝,不由心疼的催促着她去休息。  “妈,我没事。”欧云裳的关心就像一股暖流似的注入了金娉婷的心底,让她感到温暖。  “娉婷,听话,你一晚都没睡了,你再不去睡,如何让妈安心养病?”陆羽心靠坐着,满脸愧疚。  “对了,如果你还当我们两个是妈的话,就乖乖的吃了早餐,然后睡觉。”欧云裳边说边推着她到沙发那边坐下。  “妈……”金娉婷声音有点哽咽,酸涩的眼睛慢慢泛起了雾气。  “快吃早餐,反正我无聊,正好可以跟你妈妈聊聊天。”欧云裳说得云淡风轻的,说完后,她又走回了病床边坐下,侍候着陆羽心。  金娉婷吃过早餐后,便在沙发上睡下了,一晚没睡的她,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她此时太脆弱太需要关心了,是太想容少谦了,在梦里,她梦见了他。  也许是因为梦里有他,所以金娉婷不愿意从甜美的梦里醒来,她一直睡一直睡,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多才悠悠的醒过来。  当她睁开朦胧的睡眼,模模糊糊的看到坐在沙发旁边的高大身影时,她还以为自己的梦还没有醒呢。  她快速的眨动了几下眼睛,再睁开,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时,她才知道,他是真的回来了。  她的鼻头不由一酸,心底涌上了一股激动。  “嘘……”容少谦对着她轻轻的“嘘”了一下,然后指了指病床那边,轻声说:“你妈刚睡着。”  金娉婷坐了起来,转头看了看熟睡中的母亲,再把头转回来时,男人突然把她的娇躯搂入怀里。  “你还真能睡,我都回来两个多小时了,你都没有醒来?”容少谦把脸埋在也的肩窝里,轻轻的用带着胡碴的脸颊摩挲着她的腮边,不舍得离开。  亲昵的接触,让金娉婷接收到男人向她传递的爱意与温暖。  “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以程告诉你的?”金娉婷微微皱眉,从法国回来,大概要坐十一个小时的飞机,这么算来,容少谦是昨晚就坐飞机回来了。  “不是让他别告诉你吗?”她低声嘀咕。  “我不是也说过,让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吗?怎么不打?”容少谦把脸从她的肩窝处抬起,深深的凝视着她,幽深的眼底有几分薄怒,但,更多的是担心与心疼。  “我……我不想你担心。”金娉婷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容少谦伸手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说:“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句话,我是你什么人?我是最有资格担心你关心你的人。”  容少谦的这句话,莫名的戳中了金娉婷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不由鼻子发酸,清亮的眼睛慢慢的染上了雾气。  天知道昨晚她有多害怕,天知道她是多么想他陪在自己的身边。  突然,她紧紧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把脸伏在他胸前。  容少谦感觉到她呼吸的温热气息透过薄薄的衬衫,喷洒到他的肌肤上,隐隐间,还带着湿意。  他知道,她哭了。  这个女人极少会如此脆弱的,一直都很要强,就算伤心,不开心,她也是默默的扛着。  感受到她在他怀里轻轻的抽泣,他的心脏不由紧紧的一揪,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由紧了紧。  低下头,轻轻的在她头顶印下心疼的吻。  金娉婷抽泣了一会儿后,努力的控制住情绪,慢慢的从他的怀里抬脸,看到他浅粉色的衬衫湿了一小片,她又感到有点不好意思,闷闷的开口:“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衬衫。”  容少谦低头看着她,她的鼻头有点儿红,那双浸满水气的眼睛,很亮,就像夜里的星星一样,惹人怜爱。  “你哭过的样子好丑。”他淡淡勾唇,抬手用指腹轻轻拭掉她残留在眼角的泪水。  “那你是嫌弃我了?”金娉婷不由嘟嘴。  “我是心疼你了。”容少谦深深的盯着,突然低头封住了她的嘴。  “唔……”金娉婷愣了一下,脸上闪过窘迫与羞涩,想到自己的母亲也在这里,她连忙推拒着男人。  “别……我妈在……”她抗议的话语断断续续的在唇边溢出。  “她没醒……”男人依然霸道的占着她的唇,吸取着她的甜美。  ……  他们一直陪伴着陆羽心到傍晚,直到欧云裳来接班了,他们才回家休息。  本来金娉婷是不肯回家的,但在陆羽心与欧云裳,外加容少谦的三重压力与逼迫下,她才不甘不愿的回家休息。  第一,她放心不下母亲,第二,让欧云裳替自己熬夜照顾母亲,她心里过意不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