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53.你老公我快饿晕了

153.你老公我快饿晕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0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53.你老公我快饿晕了    第二天,金娉婷在医院陪了陆羽心一个上午。  下午,尹小影来看陆羽心时,告诉了金娉婷,她与金彩已经搬出了金公馆。  “娉婷,你也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陆羽心有些难过的看着女儿,她在金公馆生活了大半辈子,突然要搬走了,心生不舍。  “嗯。”金娉婷淡淡点头,明媚的眼睛闪着清冷。  “记住,不要跟二房的人起冲突了。”  “大姐,你以为我们低声忍气,二房的人就不会挑衅我们了吗?昨天我搬走时,明素素还过来讽刺了我一顿呢。”尹小影忆起明素素昨天嚣张的嘴脸,不由气得牙痒痒。  “能忍就忍吧。”陆羽心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又说:“今天的局面要是盛东在天上看见了,也会不开心的。”  “妈,你放心,我只是回去收拾东西,只要他们不犯我,我绝不会犯他们的。”金娉婷向来爱恨分明,人若欺她,她绝不会做个软柿子任人搓圆揉扁的。  “你这孩子……”陆羽心摇了摇头,又说:“就是小倔驴。”  “妈,三妈,我先回去了。”金娉婷说完后,便走出了病房。  ************  大约半小时后,金娉婷回到金公馆,发现周围都静悄悄的,可能是大部分人都去了上班,而明素素这个时候应该是待在梅苑里。  回到了二楼,站在客厅里,看着熟悉的摆设,以往的片段顿时占据了她的思绪。  这间磅礴的大宅子里,留下了无数回忆,与哥哥弟弟一起成长的,依偎在妈妈怀里争宠的,撒娇的,还有与二房三房的孩子之间的吵闹与比较……  这些回忆,无论好的还是坏的,现在对于金娉婷来说,都是最珍贵。  因为失去了太多了,只能在记忆里找回。  离开了客厅,她先去看了看母亲的房间,一如既往的温馨整洁,隐约间还有一股妈妈的味道。  唉……  她在心里暗叹了一下,收拾起伤感的心绪,准备收拾东西了。  今天,她不但要收拾自己的东西,还要把妈妈,弟弟,还有哥哥的东西都收拾起来。  她叫来了几个女佣人,让她们一起帮忙收拾。  由于太多东西要收拾了,所以她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衣服也是收拾了一部分,剩余的,她交待了佣人,全部打包好,然后搬到大宅子后边空置的佣人房里放着吧。  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时间悄悄的流逝着,窗外的天空慢慢的暗下来了,金娉婷才幡然发现,原来已经差不多六点多了。  难怪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都收拾好了吗?”突然,门口传来容少谦的声音。  金娉婷愣了一下,愕然的回头盯着他。  “有这么意外吗?”容少谦淡淡的勾唇,看了看地上已经打包好的数十箱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在家里?你又是怎么进来的?”金娉婷走到他面前。  “我去过医院了,你妈告诉我,你回家收拾了,然后刚到金公馆门口,就碰到了金若倾,她带我进来的。”容少谦抬手轻轻的捏了捏她弹性十足的脸蛋儿,脸上的表情温柔而宠溺。  “你的疑问我解答了,那我的疑问呢?”他微微倾身凑到她面前瞅着她。  “你有什么疑问呀?”金娉婷在他凑过来那一刹,心,莫名的漏跳了一拍,不可否认,男人露着邪笑的样子,很帅,很吸引她。  “没记性。”容少谦轻轻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又说:“我问你收拾好了吗?”  “哦,差不多了。”金娉婷的小脸有点儿红,她摸着被容少谦敲过了地方,嘟起嘴,瞪了他一下。  容少谦从裤袋里摸出了手机,拨打着。  “喂,你们都进来吧,帮忙把东西搬到车上。”他对着电话交待。  金娉婷闻言,疑惑的皱了皱眉,问:“你跟谁讲电话?让谁进来?”  容少谦把手机放回裤袋,对金娉婷的问题笑而不答。  片刻后,门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好多人走来。  容少谦连忙走到门口,说:“都进来,把东西搬到车子上。”  “是。”  “走吧,我们去吃饭。”容少谦又折了回来,搂着怔愣的女人。  “吃……吃饭?这里的东西还没有忙完呢?”  “交给他们就行了。”  男人霸道而强势的搂着女人走出房间,下楼。  “他们行吗?”金娉婷怀疑。  “瞎操心,我的人会不行吗?以后这种事情都不用自己动手,交给下人就行了。”容少谦搂着她边走边说着。  两个人走到了花园里,金娉婷还不放心的回头张望着。  容少谦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个女人是在怀疑他的能力吗?  “走吧,再待下去,你老公我快饿晕了。”他不由分说的拽着她往外走。  “若倾,你别走……”  突然,从花园的另一边传来了明素素焦急的声音。  “妈,你放手,你真的令我太伤心了,大妈都被你气病了,你居然还要赶她跟娉婷姐走,你太狠心了……”金若倾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失望。  “金若倾,你搞清楚没有?谁才是你亲妈?你这么着急搬走,是不是想跟凌落尘住到一起?”金若依生气而尖锐的骂着。  金娉婷走着的脚步不由的停了下来,回头寻声看去,只看到金若倾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样子,而明素素与金若依,一个接着金若倾的手,一个拉着她的行李箱,不让她离开。  在她们的旁边,金若伟沉冷着一张脸。  “闹够了吗?我告诉你,想要搬去跟凌落尘住,没门,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金若伟冷声斥责着金若倾。  容少谦在见到金若伟后,他的脸色就越来越寒,幽深的眼眸散发着凌厉的光芒。  突然,他松开了金娉婷的手,快步的走过去。  “少谦……”金娉婷一惊,感觉到了容少谦的怒火,她连忙追赶他的脚步,想拉住他。  因为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有路灯,但二房人的注意力都在金若倾身上,所以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当他们突然听到金娉婷的声音时,不由一愣,齐刷刷的看向他们。  看到来势汹汹的容少谦时,金若伟的眼底不由闪过了一丝慌乱,明素素与金若依也吓呆了。  容少谦走到了金若伟面前,一只手猛然揪住了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抡起拳头,对着他的脸狠狠的打过去。  “砰”的一声,金若伟被容少谦又狠又猛的拳头,打得痛苦的闷哼出声:“嗯……”  他整个人都随着拳头的惯力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啊……”明素素母女几个都吓得惊叫出声,花容失色。  金娉婷也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拉住容少谦,然而,容少谦却像一头倔牛似的,抽回自己的手,冲到金若伟面前,对着刚刚爬起来的他,狠狠的一脚踢过去。  “啊……”金若伟还没来得及反应,又再次狠狠的摔回地上。  “啊……若伟…….”明素素总算反应过来了,她连忙奔到儿子身边,心疼的扶起他。  “哥,你还好吗?”金若依也关心的上前扶住了金若伟另一边身体。  金若倾则愣愣的站在一旁,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少谦,别打了。”金娉婷再次紧紧的拉着容少谦的手,而这次,他没有抽回手。  金娉婷冷冷的看向金若伟,只见他嘴角淌着血丝,脸颊处红肿了一大片,腰微微弯着,看来,容少谦刚刚跟到他腹部的那一脚让他很痛。  “容少谦,你疯了吗?我家若伟又没惹到你,你打他做什么?”明素素此时就像一只老母鸡似的护着金若伟在身后,怒目圆睁的瞪着容少谦厉声质问。  容少谦没有理会明素素,如鹰隼般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金若伟,说:“金若伟,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伤害我的女人,而你明知故犯,再有下次,就不会是一拳一脚那么简单了。”  “金娉婷,我们比起你仁慈多了,至少没有在盛东一死,就把你们赶走,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盛东才死了多久,你就跟容少谦结婚,你还真是孝顺呀。”明素素紧紧的把金若伟护在身后,讽刺着金娉婷。  容少谦闻言,眸子一冷,一道冷光射向明素素,吓得她不由轻颤了一下。  “我跟娉婷结婚了,我相信爸爸在天上乐见其成,而你们把大房与三房赶走,霸占了金公馆,他若是有灵,也不会安的。”  明素素的脸闪过了一丝不安,她昨晚的确梦到了金盛东在梦里指责她的无情与自私。  “谢谢你的仁慈了,希望你在这里住得开心,也住得安心。”金娉婷淡淡的勾起唇,讽刺的看着明素素。  说完后,她回头看了看一脸冷峻的男人,淡淡的说:“我们走吧。”  容少谦转头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手转身走开。  明素素脸上表情复杂的盯着他们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金若伟则一脸阴鸷,那阴冷而狠毒的目光非常的可怕。  一直愣愣的站着,没吭过半句声的金若倾,在金娉婷与容少谦走后,也回过神来了,再次拖起行李走。  “站住。”突然,明素素愤怒的暴喝一声,上前一巴掌甩向了金若倾的脸。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金若倾白嫩的小脸上顿时显现出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明素素既心疼又愤怒的瞪着从小就乖巧听话的女儿,流下了眼泪。  “我不许你走,我不许你跟那个什么凌落尘在一起,你要是执意跟他在一起,那我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  金若倾震惊了,愣愣的睁着泪眼看着母亲,眼泪也落了下来,她搬出去并不是要跟凌落尘住在一起,但,她爱凌落尘是事实。  “妈,你别生气。”金若依也愣了一下,连忙上前扶住了明素素,然后瞪着金若倾,骂道:“还不快点把东西拿回家,难道你真的想为了凌落尘而不要妈妈不要我们了吗?”  金娉婷与容少谦慢慢的走着,二房人的争吵声,不断了钻入她的耳里。  她不禁替金若倾与凌落尘两人担心起来了,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能幸福的在一起。  走出了金公馆,金娉婷看到了一辆大卡车停在门口,容少谦的手下正把打包好的行李搬上车。  容少谦黑色的车子停在卡车的前边,他接着金娉婷上了车。  金娉婷瞪了一眼沉默的男人,一边扣安全带一边酸他说:“不是说快要饿晕了吗?怎么还有力气打人?”  容少谦闷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也扣上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慢慢的驶离了金公馆。  几天后,陆羽心出院后,容少谦把她接到了半山别墅。  “妈,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  “这……”陆羽心犹豫着,总觉得住在这里不太好。  “妈,你就别犹豫了,先在这里住着,让你一个人在外边住,我可不放心,等到小曦回来了,我再买一个房子让你们一起住。”金娉婷搂着母亲的肩膀劝说着。  “嗯,好吧。”陆羽心点了点头,也不想让女儿担心太多,毕竟她已经够辛苦了。  “孟桑,带夫人回房休息一下。”容少谦吩咐刚从容宅调来的佣人孟桑,她是容家管家福伯的女儿,从小就在容家长大,对容家的事情都很熟悉,所以欧云裳特意让她过来这边做管家的。  “好的,金夫人这边请。”孟桑浅笑着,恭敬的对陆羽心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