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56.打在夫身痛在妻心

156.打在夫身痛在妻心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1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6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56.打在夫身痛在妻心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感觉到季旭捏着她下巴的手突然僵了一下,慢慢的松了开来。  她看着突然变得落寞的男人,幽沉的眼底闪着心痛与悔意。  她发现原来这个男人也有脆弱的地方。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你走……”季旭淡淡的开口,看到金娉婷一动不动,他又大声吼道:“走,你走呀,永远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金娉婷被他的声音吼得一愣一愣的,转身走向电梯。  就在金娉婷转身那一刹,季旭也转过了身,背对着她,小萱是他心里的遗憾,也是他心里的痛。  他当时会爱上小萱,只因为她是季默的女人,所以,他才不顾一切的把她抢到身边,但,他万万想不到,刚烈的她竟然冒着危险跳车,也不愿意跟他在一起。  她死了后,他很后悔。  他不清楚金娉婷怎么知道小萱的事情,但她刚刚说的那段话,却猛然敲醒了他。  他不能让悲剧重演,他已经害了一个女人了,不能再伤害另一个女人。  金娉婷进了电梯后,她看向季旭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其实很孤单,也许他故意做坏人,在惩罚自己放纵自己。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一刻好像很懂季旭似的。  也许,他们都是同一类人,都靠伪装来保护自己。  但她比他幸运,因为她遇上了容少谦。  电梯停在了一层,金娉婷甩了甩头,收起了凌乱的思绪,“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才一走出电梯,便看到容少谦玄寒着一张俊脸,急匆匆的从外边走进来,那虎虎生风的步伐,显出了他的着急。  忽而,他的步子顿了一下,幽深似海的目光定定的锁着刚走出电梯的那个女人。  下一秒,他迈开大步,走向她。  “他对你怎么了?有没有事?”才走到她身边,他便着急而关切的询问着,眸光上下扫视着她全身,忽而,看到她白嫩的下巴上红了一大块,他的眸光猛然一冷,眼睛微微眯了下。  “他碰你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但,实则是狂怒的前兆。  金娉婷愣愣的眨了眨眼睛,突然扑入了他的怀里,双手环在他的劲腰上,闷闷的说:“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容少谦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搂住女人,而是淡淡的把她拉开了。  知道了她没事,他一直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幽深的目光敛去了关切,变得沉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盯着金娉婷,问:“那个疯子在哪里?”  金娉婷怔了一下,男人疏离的态度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也有点小受伤。  他是在生气吗?  在气她?还是在气季旭?  “我问你,那个疯子在哪里?”容少谦似乎失去的耐性。  “在……在三层。”金娉婷木讷的回答,因为心里难受,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容少谦听了后,一声不吭的按开了电梯。  “少谦,你要干吗?别去找他,好吗?”金娉婷拉住了刚想迈进电梯的男人,她不想发生游轮上的事件。  容少谦听到她带着哀求的声音,身体微微僵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轻轻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季旭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底线,他已经隐忍多次了,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忍下去了。  金娉婷感觉到男人把手从自己的手里抽走时,自己的心也跟着紧紧的一揪。  她脸色渐渐变得苍白,明媚的大眼里带着受伤的光芒,她知道,这一次,他真的生她的气了。  在电梯门快要关上时,她快步的也进了电梯。  “你进来做什么?出去。”容少谦沉声说着。  “不,我要跟你在一起。”金娉婷倔强的坚持着。  容少谦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再说话了,按下了要去的楼层。  金娉婷转头看着沉默的男人,说实话,他这样疏离的态度,让她有点害怕,她宁愿他骂自己一顿,也愿意他与自己保持着距离。  这样的他,让她感觉好陌生,好遥远。  她明媚的大眼里闪着水光,小嘴张了张,又合上,眼看电梯就要到三层了,她眉宇间闪过了担忧与着急。  “少谦,不要冲动,好吗?”  她的话刚完,电梯就停住了,容少谦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大步的走出了电梯。  看到不远处的季旭时,容少谦的脸顿时变得冷冽,幽深的眼底冒起了一股怒火。  “比预计的时间早了五分钟,冲了不少红灯吧?”季旭勾出一个讽刺的笑容,走了过来。  的确,这一路容少谦都是飙车过来的,还好不是上下班时间,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容少谦深沉的眼睛,暗暗扫视了一眼四周,当他看到那三个还在昏迷不醒的保安时,眉头不由紧紧的拧起,冷冷的盯着季旭,似乎在问他: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给他们喷了一点迷魂药,就当给他们放半天假吧,让他们好好睡一觉。”季旭唇边虽然一起带着笑意,但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他的眼神是冰冷的。  容少谦闻言,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又问:“你对她做了什么?碰了她哪里?”  这句话几乎是从容少谦的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他的声音冷得空气都快要凝固了,凌厉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杀气。  “这个,你要问她了,金大小姐,你没告诉你老公,我不但抱了你,还吻了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容少谦的目光顿冷,牙齿咬得紧紧的,握起拳头,猛然一拳了过去。  “砰”的一下,一个重重的拳头击在季旭的额角上,击得他眼冒金星,无法站稳脚,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啊……”金娉婷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拉住容少谦,说:“别打了,他没有吻我,没有吻你……”  “抱了你也是死路一条。”容少谦冷冷的甩开她的手。  这时,季旭的手下团团的把容少谦与金娉婷围住了。  容少谦把金娉婷拉到了身后,慢慢转着身子,与他们对峙着,他淡淡的勾出了狂妄的笑容,说:“都一起上吧。”  “你们做什么,都给我退下。”季旭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手下怒喝。  “容少谦,你还欠我一场较量,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比吧,要比什么,你定。”  容少谦冷冷的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很大很空旷,是个打架的好地方。  “既然你这么着急想输,那就来吧,我们打一场,你跟你的手下一起上,如果你赢了,你签下的那份合同作废,如果我赢了,你就再签一层铺位,如何?”  容少谦说完后,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金娉婷明媚的大眼里闪过了担忧与无奈,她担心会发生的事情,还是要发生了,一个对七个,容少谦是傻吗?这不是找打吗?  她暗暗的看了看季旭的手下,一个个都有一米八的个头,长得虎背熊腰的,一看就很能打。  “少谦,不要打好吗?不要……”她哀求的看着他,摇着头。  但,容少谦不为所动,昂首挺胸的站着,凛冽的眼神充满自信,浑身上下也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  纵然要面对七个高大威猛的对手,他没有半点惧意,显得很淡定从容。  反而,季旭眼里闪过了犹豫,虽然他跟手下加起来一共七个人,容少谦只有一个,七对一,胜算很大,但万一呢?万一容少谦赢了,那他岂不是又要签下一层楼的铺位。  他沉吟了一会儿,勾出邪肆的笑意说:“赌来赌去都是铺位,太没有新意了,我现在对金大小姐比较有兴趣,不如就以她为赌注吧……”  容少谦一听到又把金娉婷牵扯进来了,眉头不由猛然紧皱,正要开口反对,金娉婷比他更快一步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我拒绝成为赌注。”金娉婷愤怒的瞪着季旭。  “别急,听我说完,这一次你什么都不用做,就静静的在旁边看戏就行了。”季旭解释着。  “你想怎样?”容少谦冷冷的开口。  “如果你赢了,我自断手臂一条,如果我赢了,你跟金娉婷离婚,让她跟我。”季旭目光阴狠。  “疯子,疯子,你们都是疯子……”金娉婷被季旭的话吓到了,她摇着头后退,情绪有些激动。  “你们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拿我做赌注,我是人,不是东西,不是货品,容少谦,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拿我们的婚姻做赌注的话,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金娉婷真的被刺激到了,她脸色苍白得如一张白纸似的,盈满泪水的大眼睛里带着害怕与愤怒。  “你吓到她了。”容少谦愤怒的低吼,又说:“别废话了,输了的人就任凭赢的人处置,不得反抗。”  “行,我同意。”季旭爽快的一口答应,吓到金娉婷不是他的本意。  “一起上吧,免得浪费时间。”容少谦狂妄的扫视一眼他们。  “那我就不客气了。”季旭对着手下勾了一下手指。  六个手下顿时围了上来,把容少谦转在了中间。  “为什么要打?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法解决问题?”金娉婷靠在墙边,愤怒的大吼,她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如是不是靠着墙边的话,她恐怕站不稳。  她很生气,也很害怕,更多的是对容少谦的担心。  看着他被团团围住,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一条无形的蝇子紧紧的捆着,不断的收紧,再收紧,紧到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恐惧。  “上。”季旭突然对着手下一挥手。  六个手下猛然涌向了容少谦。  容少谦眼疾手快,左一记狠拳,右一个飞腿,动作又快又狠,就如一只勇猛的猎豹似的,季旭的手下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便先后被打到了。  季旭脸色一沉,也加入了打斗中。  七个对一个,怎么说也是不公平的。  容少谦在打斗中也挨了不少拳头,但,季旭跟他的手下,伤得更重。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啊……”金娉婷的喉咙都喊破了,但就是没人听她说话,在看到容少谦重重的捱了一拳时,她心疼的惊呼出声,滚烫的眼泪顺着她苍白的小脸滑落。  男人们的打斗,看得她心惊肉跳的,双腿一软,不由坐倒在地上。  从小到大,她都没见过这般混乱的场面,她很着急,却又帮不上忙,突然,她脑子灵光一闪,连忙掏出手机,颤抖着手,拨打了沈亚的号码。  电话接通后,她简单的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沈亚只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便挂断了电话。  打斗持续着,男人们全部都挂了彩,一个个都鼻青脸肿的。  容少谦的拳头越来越狠,越来越凌厉,每一拳都击得对方头昏眼花,眼冒金星。  季旭的手下倒下了好几个,躺在地上痛苦的申银着。  金娉婷看到这一幕,不由眨了眨模糊的眼睛,定定的关注着容少谦的一举一动,他每捱一拳,她的心就狠狠的痛一下,仿佛那些拳头都打到了她的心上。  别人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她现在是打在夫身痛在妻心。  “砰砰……”又要两个手下被容少谦打倒了,他嘴边噙着冷笑,目光凛冽的看着季旭和一个硬撑着不倒的手下,对他们勾了勾手指,说:“来,继续。”  季旭眉眼一冷,愤怒的抬腿踢向容少谦,只见他灵活的一闪,避开了,又快速的一个勾拳,击向了对方的胸口。  “噢……”季旭痛苦闷哼,连连后退。  这时,唯一一个没倒下的手下,突然冲到容少谦面前,举起小瓶子,对准他的脸猛然喷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