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61.我的心被你占满了

161.我的心被你占满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6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7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61.我的心被你占满了    睡梦里,女人微微蹙眉,嘤咛了一声,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睡姿,继续与周公约会。  容少谦唇角微微弯了下,凑到女人的唇边吻了下,轻轻的说了声:“宝贝,晚安。”  说完后,他闭上眼睛,准备在梦里与女人相会。  然而,软玉温香在怀,他怎能睡得着,女人柔软而玲珑的娇躯紧紧的贴着他壮实的身躯,这种甜蜜的折磨让他心猿意马起来了。  偏偏此时女人在他怀里动了动,碰到了他敏感的地方,他不由冷抽了一口气,心尖微微颤动了几下。  鬼使神差的,他的唇凑到了唇边,轻轻的吻了起来,被下的手也不老实起来了。  “嗯……”女人在睡梦中嘤咛了一声,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男人今晚喝了点酒,所以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似乎很兴奋,急着找出口,把身上那股火给泄掉。  他的身体慢慢的滑入了被子里,面对着女人高耸的地方,把脸凑了过去…..  金娉婷被男人狂热的动作给撩醒了,她眨了眨迷糊的眼睛,眼前漆黑一片。  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胸口蔓延至全身,她小脸顿时涨红,连忙伸手推拒着男人。  “容少谦,你干什么?三更半夜才回来,你不睡觉,就别打扰我睡觉,快走开……啊…….”  “你找死呀,咬得我好疼……嗯……你还咬……”  金娉婷快被男人气死了,忍不住抬手拍打了两下他精壮的背,下一秒,她脸色猛然爆红,紧紧的咬着嘴唇,才没有哼出声来。  这该死的坏男人,竟然一路往下滑,把她的腿分成了一字马。  “容少谦,你放开我……”她又气又羞的娇声骂道,却因为男人邪恶的动作而全身微微颤抖着。  女人骂女人的,男人做男人的,谁也不碍谁,却又该死的契合。  这一晚注定是甜蜜的夜晚,男人甜蜜的狠狠的宠爱着女人。  ***************  第二天,因为是周六,所以金娉婷一直睡到了早上十点多才起来,她坐了起来,看了看房间,却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他不在也好,在的话,说不定又不知怎么折磨她了?  想起昨晚火热的一幕,她的小脸瞬间便烧红了。  混蛋男人,坏男人……  气不过的她,在心里暗暗的骂了男人两句,这才慵懒的从床上下来,拾起了放在床边的睡裙套在身上,遮去了一身暧昧的痕迹。  她踩着妖娆的步子,走进了浴室里,洗了个温水澡。  片刻后,再从浴室出来,她变得神清气爽了。  走到衣柜旁,随手拿出一套家居服换上,她才走出卧室,去寻找男人。  她先是走到阳台,放眼看了看花园,没有男人的身影。  然后,到书房,也没有。  于是,她便下楼,还没有下完楼梯,她便看到了男人坐靠在沙发上,仰着头,闭着眼睛。  孟桑站在沙发后,脸上带着温柔而爱慕的笑意,正替他按摩着额头。  金娉婷的脚步不由滞了一下,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她的心里很难受,有点堵。  特别是触到孟桑对容少谦毫不掩饰流露而出的爱意,让她觉得分外的刺眼。  她心底终于有了答案,难怪一直以来她总感觉孟桑对自己有一股敌意,原来她爱着容少谦。  想到这里,她故意加重了步子,从楼下走下来。  孟桑惊了一下,慌乱从脸上一闪而过,下一秒,又转换成不悦,但,她很快把所有的情绪都收了起来,淡淡的看向金娉婷。  “少奶奶。”  “嗯。”金娉婷淡淡的应了一声。  这时,容少谦也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看向金娉婷,温柔的勾了勾唇,说:“起床了?”  “嗯。”金娉婷不悦的暗暗瞪了他一下,心里酸酸的。  “过来坐。”容少谦向她伸出手,深邃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宠爱,看着面前的女人。  金娉婷心里有气,本来不想理他的,可是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瞄到孟桑突然黯然的神色,她心里涌上了小小的报复。  于是,她扯出了一个妩媚的浅笑,漂亮的眼睛也变得勾人,慢慢的走到容少谦面前。  她并没有坐到沙发上,而是一屁股的坐到了他的腿上,双手勾上了他的脖子,说:“老公,你怎么起床也不叫我?”  容少谦不由愣了一下,女人有点反常。  他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幽深的眼神狐疑的盯着她,似乎想看透她的心。  “我看你睡得那么香,所以才没叫你。”  “都怪你……”金娉婷嘟起嘴,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结实的胸口。  “是,怪我。”容少谦唇边忽而泛起邪肆而温柔的笑容。  “对了,下午我妈让我们回家一趟,我表哥来了。”他搂着她的小腰,很享受女人对自己撒娇。  “嗯,没问题呀。”金娉婷爽快的答应,故意当着孟桑的面,把自己的脸暧昧的靠在男人的肩窝里。  “老公,我肚子饿。”这句话是实话,她还没有吃早餐呢。  容少谦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快十一点了,他眉头微蹙,连忙吩咐身后的孟桑。  “孟桑,准备午餐吧,用最快的速度,多做两样少奶奶爱吃的菜。”  孟桑一直冷着脸盯着金娉婷对容少谦撒娇,她吃醋,嫉妒,同时也狠狠在心里骂着金娉婷不要脸,狐媚子,难怪把大少爷迷住,原来都是靠骚。  “好的,我马上准备。”她咬了咬牙,收起嫉妒的情绪,淡淡的答应。  心里就算再怎么不爽,她也不敢当着容少谦的面表现出来。  金娉婷看着孟桑憋屈的样子,心情不由大好,虽然自己的行为有些幼稚,但能把情敌气着就可以了。  看到孟桑进了厨房后,她才从容少谦的腿上下来,撅起嘴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  看着表情秒变的女人,容少谦一头雾水,刚刚还在怀里撒娇的女人,此时却离他远远的。  “你怎么了?为什么坐那么远?”  “问你。”金娉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问我?”容少谦又是一愣,终于明白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了。  金娉婷不理他,随手抓起一本杂志,低着头看起来了。  男人不由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走到她身边,坐下,手臂自然而霸道的环上了她的小腰,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乖,告诉我,我怎么惹到你了?是昨晚要太多次了?还是昨晚太猛,弄疼你了?”他邪恶的勾着唇,凑到她耳边低语着。  金娉婷听他提起昨晚,小脸不禁红到了耳根,这混蛋男人一定是故意要看她害羞的吧?  她抬起明媚的大眼,瞪他。  “不是吗?”男人挑了挑眉,继续猜测:“那是因为我没叫你起床吃早餐?”  “不是。”金娉婷闷闷的否定,她嘟起嘴,又说:“我吃醋了。”  “吃……吃醋?”容少谦有些惊讶,突然想起了刚刚孟桑给自己按摩额头的事情,他不由恍然的轻笑出声,抬手捏了捏女人纷嫩的小脸,摇了摇头说:“你这脑瓜子想些什么?”  “是你想些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喜欢你吗?”金娉婷顶回他。  “怎么可能?她从小在容宅长大,就好像是我的妹妹一样。”说话间,他又抬手捏了捏她脸蛋儿,笑了笑,又说:“你呀,就把心好好的放下,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我的心被你占满了,没有空余的地方装其他女人。”  金娉婷听了他这句话,不由的低着头,抿起嘴甜笑着,心里就像灌了蜜似的,也甜甜的。  容少谦低头,凑到她面前,揶揄的看着她,坏坏的勾起唇角,说:“老婆,你吃醋的样子好可爱,以后多吃点醋,有益夫妻感情的增进。”  “滚开……”金娉婷没好气的瞪了瞪他,下一秒,有点不好意思的红起脸,笑了起来。  “傻瓜。”男人宠溺的低喃了一声,忽然凑到她唇边,深深的吻住了她。  每一次吻上她,他都不舍得离开,像上了瘾似的,一尝再尝,让吻加深,最终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场面。  厨房里,孟桑与厨师一起准备着午餐,耳朵却关注着客厅外的动静,当她听到容少谦与金娉婷那暧昧的调笑声时,心底又妒又恨,又酸又气。  **************  午餐做好了。  容少谦与金娉婷做在了餐桌前,正准备开吃,这时,孟桑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把一碗汤放在了金娉婷的面前。  “大少奶奶,你的汤。”  金娉婷一看到那碗黄色的汤,顿时没了胃口,她目光微冷,看向旁边的孟桑,说:“昨晚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做这种汤给我喝了吗?”  “大少奶奶,这是老夫人吩咐我做的,我也不敢怠慢呀,更何况,这是老夫人对你的一片关心,这个汤是帮助怀孕的……”孟桑低垂着眼睑,带着几分委屈的说着。  金娉婷越听她的话,眉头就皱得越紧。  什么意思呀?是在怪她没怀上孩子吗?她嘴上不说,心里对孩子这事是挺在意的,她跟容少谦都在一起那么多次了,可是,肚子一直都没有消息,她也急呀,但,急有用吗?  “拿走,我不喝。”不由的,她火大的把汤往旁边一推。  “这……”孟桑为难着,看向容少谦,在等他的指示。  容少谦的听了孟桑那一番话后,眉头也蹙了起来,转头对孟桑说:“拿走吧,少奶奶不想喝,就不要做了,在这个家里,少奶奶才是女主人。”  他的话说得够直白的,意思就是在这个家,就要听金娉婷的话。  “是的,大少爷。”孟桑卑微的点了点头,眼底流露出难以掩盖的受伤。  她上前把汤端回了厨房,眉眼顿时变得阴冷,她正想把汤倒掉,但转念一想,这是老夫人吩咐做的汤,代表着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是金娉婷不懂得珍惜。  犹豫了一下,她仰头把汤喝掉。  “好了,别气了,多吃一点,刚刚不是嚷着肚子饿吗?”容少谦夹了一块肉放到金娉婷的碗里,哄着她。  “我没气。”金娉婷淡淡的回了他一句,心情却莫名的有些低落。  因为刚刚孟桑提到了怀孕的事情,她一下子没了胃口,心里都在想着孩子的事情。  她跟容少谦在一起已经几个月了,一直都没有避孕,可是她却没怀上,难道是她身体出问题了吗?  她一边低着头沉思着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饭来吃。  “在想些什么?”容少谦看到女人过于沉默,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不由侧头看她。  “没想什么。”金娉婷收拾起情绪,开始认真的吃饭。  “别太在意我妈的做法,她是无聊过头了。”容少谦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我没有在意。”  “如果真的在意的话,那我们再努力一点就是了。”  “都说没在意了。”  “呵呵……”  ****************  下午,金娉婷与容少谦回到了容宅,发现一屋子的人,非常的热闹,就连容展腾与何冰清也来了。  但,容展腾并没有跟何冰清坐到一块,而是跟金彩坐在一起。  金娉婷看到金彩时,真的愣住了。  她没想到容展腾竟然同时把金彩与何冰清都带来了。  在屋里,金娉婷还看到了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人高大俊朗,气质与容少谦很相像,不过,他偏向温润公子型,而容少谦则比他多了一丝冷傲的气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