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66.倒霉到家了(为月票满百加更)

166.倒霉到家了(为月票满百加更)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6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66.倒霉到家了(为月票满百加更)    “你告诉我,你有多想我?”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邪肆,逗弄着怀里的女人。  金娉婷闻言,小脸迅速滚烫起来,心口处,心跳怦怦的撞击着。  夫妻间的事情,一向都是容少谦主动她被动。  但,今天,她决定要主动一次。  咬了咬唇,暗暗的下了决心后,她的小手轻轻的伸入了男人的睡袍着,抚着他结实明显的胸肌。  就在她的手碰上他的肌肉时,明显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猛然僵了一下。  不由的,她唇边勾起了邪恶的笑容,男人的反应让她觉得有趣。  于是,她的手更大胆的从他胸前滑到他的小腹处。  那肌理分明的腹肌,很紧实,一块一块的,非常的性感。  “嗯……”男人情不自禁的闷哼了一声。  金娉婷仰头瞅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深深的凝视着自己,深邃的眸子里,散发着浓浓的暧昧气息,帅气的脸庞泛着淡淡的红晕。  “老婆,继续……”他暗哑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金娉婷感觉到自己的体温越来越烫了,就像发着高烧一样,她的小手颤抖着往下探去。  伸入了他的内库里,握住了他的昂藏。  “嗯……”男人又低低了闷哼了一声,突然,低头狂狂的吻住女人的唇。  此时的男人就像一只勇猛的豹子一般,开始对他的猎物进行掠夺……  带着凉意的清晨,被他们的热情点燃了,变得火热起来了。  *****************  自从容氏集团在东区商城举行过时装秀后,商城的人气回升了不少,这让许多商户重拾起信心了。  也让金娉婷士气大振,她趁热打铁,双管齐下,让付海鼓动商户多做一些活动,一来可以为商城增添人气,二来也可能替商户个人打响名号。  她呢,也重新去寻找商户。  周日,容少谦去见客户了,金娉婷联系到一个住在郊区的商户,于是,她给容少谦发一条短信,便独自坐车去找那个商户了。  她信心满满的出发,结果,当她花了两小时坐车,找到了那个商户的家时,却被拒绝了。  无法她怎么说,也无法说服那个商户铁一样坚定的心。  最后,金娉婷挫败的打道回家。  本以为被商户拒绝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还有一件更倒霉的事情在等着她,在回家的路上,她乘坐的计程车突然坏了。  不得已,她只好下车,想拦别的计程车,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一辆计程经过。  “小姐,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拦车了?这条路基本没什么计程车经过的,你往前走吧,大约走半个小时,有一个车站,那里有车出去市区。”正在等拖车来的计程车司机好心的提醒着金娉婷。  “走半个小时?”金娉婷不由蹙起秀眉。  “是的。”  金娉婷沉思了一会儿,好吧,走就走吧,总比在这里傻等好。  “谢谢。”她对计程车司机道了谢,便慢慢的往前走去了。  虽然已经是中秋的季节了,但在艳阳高照的中午时分,还是很热的,走了十来分钟,金娉婷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晒得头晕眼花的,现在差不多到一点钟了,她又饿又渴又热。  白嫩的小脸被晒得红嘟嘟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背部的衣服也被汗水沾湿了,粘在她身上,非常的不舒服。  “天哪,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呢……”她挫败的撅起嘴嘀咕着一下。  绵长的马路,被太阳晒得冒着热气,弯弯曲曲的延伸着,没有尽头的样子,金娉婷有些丧气,此时,她突然好想好想容少谦哦,要是他在的话,她就不会那么狼狈了。  顶着烈日,又走了二十来分钟,车站她没有看到,分岔路口她倒看到了一个。  “完了,该走哪边才对呀?”看着两条路,金娉婷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天生是路痴,就算在自己熟悉的市区里,她也认不得路,更何况在这荒芜人烟的郊区,连个路牌都没有的地方,她怎么知道该往哪里走呀?  她回头张望着,别说计程车,连辆经过的车子都没有,想找个人问问简直比登天还难。  算了,选大路走吧。  在心里决定好了,她便继续往大路的方向走去,这条路是沿海的,所以路上的风景还不错。  又走了半个小时,她的腿都快走断了,没有看到什么鬼车站,不会是那个司机骗她的吧?还是她走错路了?  金娉婷快哭出来了,老天爷跟她开什么玩笑呀?要这么的捉弄她?  正在她彷徨不知所措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  看到熟悉的号码,金娉婷就像看到了亲人似的,鼻头酸了一下,眼泪就要涌出来了。  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把激动的情绪平息下来了,才接听电话。  “喂,老婆,在哪里呢?”容少谦低沉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我……我好像迷路了。”金娉婷咬着唇,努力的隐忍着快要崩溃的情绪。  “你在哪里?”男人的声音猛然变得紧张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只知道这条路是沿海的……”  “你别急,手机要开着,找个好一点的地方休息一下,等我来。”  不得不说,男人的话就像镇定剂似的,让金娉婷慌乱的心冷静了不少,她拖着沉重得快要抬不起了脚步,慢慢的走着。  “嗯,我等你……”突然,她眉头猛然拧紧,脚步突然加快往前边的转弯处走去。  这个地方?  “娉婷,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容少谦刚刚坐上车子,准备开车,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嘎然而止,让他的心莫名的绷紧。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在哪里了……”突然,女人的声音带着兴奋传到男人的耳朵里。  男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问:“告诉我,你在哪里?”  但,电话那头又沉默下来了,许久都没有回话,容少谦的心不由再次揪紧,正准备追问,女人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我哥出事的地方。”金娉婷的声音很低落。  容少谦愣了一下,心,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他知道那个地方,上次去找金逸晨肇事者的母亲就经过了那里,虽然不知道金娉婷是怎么走到那里的,但,他知道了她的确切位置,悬起的心也微微的放松了一点儿。  “乖乖在那里等我,找根木棍放在身边,防身,我马上就来。”容少谦不放心的叮咛着,发动了车子,呼啸而去。  “嗯,你别急,路上小心点,别开太快了。”金娉婷听出了男人的担忧,心里一阵愧疚,她好像一直都在给他找麻烦。  “少谦,我要挂电话了,快没电了。”  “嗯,保护好自己,等我来。”  挂了电话后,金娉婷在路边捡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然后在树底下坐了下来。  她走了快两个小时了,小腿都累得快抽筋了。  坐下来后,她轻轻的揉捏着小腿,慢慢的陷入了沉思里。  哥哥金逸晨就是在这个地方丢了性命的,一年半前,他的车子被一辆大卡车撞进了海里,尸骨无存。  看着悬崖底下的滔滔海水,金娉婷的脑子里忆起了与哥哥的点点滴滴。  哥哥从小就很疼她,把她保护得滴水不漏的。  哥哥也很优秀,学习很好,进了金盛集团工作后,也创下了佳绩,东区商城就是他生前建下的。  金娉婷常常想,如果哥哥还在的话,说不定东区商城已经是繁华旺盛的商城了,根本不用去找什么商户,而是商户自动的找上门了。  “咕咕咕……”突然,金娉婷的肚子滚动了几下,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她抬手摸了摸扁平的肚子。  好饿……  容少谦要多久才能来到呀?  此时,本来阳光灿烂的天空突然飘来了乌云,越积越多,有一种要变天的节奏。  金娉婷彻底无语了,今天她算是倒霉透了。  这四周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如果真要下起雨来了,分分钟有着被大雨淋成落汤鸡的可能。  “铃铃铃……”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娉婷,快要下雨了,你找个地方避雨吧。”容少谦的车速不断在加快,但要找到金娉婷还需要半个多小时,眼看大雨马上就要来了,他怕她会淋着,又打来电话叮咛着。  “我……我这边没有地方避雨。”金娉婷站了起来,放眼看去,路的两边连个小亭子都没有。  容少谦沉默了,他知道那个地方方圆十里都没有村落。  “少谦,你别担心,淋一下没关系的,我又不是……啊……”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豆大的雨点便噼噼啪啪的落下了,打在她身上,微微的感觉到有点疼。  “该死的……”电话那头,男人烦躁的低咒了一声,又说:“等我,我很快就到……”  “别开太快……”金娉婷躲到了树底下,她正想叮咛容少谦,却发现手机被雨水打湿了,死机了。  雨越下越大,金娉婷身上的衣服瞬间就湿透了,紧紧的贴在她曼妙玲珑的身躯上,勾勒着迷人的曲线。  冰冷的雨水,让她从头冷到了脚趾尖,一阵风吹来,她瑟瑟的颤抖着,本能的她抱起了双手,紧紧的环着自己的身体。  但,凉意还是不断的袭来。  如果有早知,她就不去找那个该死的商户,也不会落得现在这般狼狈的境地。  在迷茫的雨雾中,有一束车灯隐隐约约的亮着,渐渐的朝她驶近。  金娉婷心里不禁一阵兴奋,以为是容少谦的车子,当那辆车子靠近了,她不由失望的耷拉着脑袋。  不是她以为的车子,而是一辆面包车。  意外的,面包车竟然停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顿时警觉起来了,连忙抓起放在一旁的木棍。  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了,里边坐着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他们正色迷迷的盯着金娉婷看呢。  “大哥,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女鬼呀?”一个黄毛青年没胆的说着。  “鬼你个头了。”大块头男人边说边用力的打了一下黄毛青年的头,又说:“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鬼吗?”  “没……没见过。”黄毛青年盯着金娉婷那火辣的身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就算是女鬼,老子今天也要尝尝……”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率先的下了车,朝着金娉婷走来。  “对,老子还没上过女鬼呢,这女鬼还真是漂亮,上了她,死也值了……”大块头男人也下了车,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他还是头一回遇上。  金娉婷听着这两个男人说着粗言脏语,一脸邪恶的朝自己靠近,她明媚的大眼闪过了慌乱,慢慢的朝悬崖边后退着。  雨水流入了她的眼睛,刺激得她眼睛一阵涩痛,她不停的眨动着眼睛,把雨水挤出眼外。  “美女,下这么大的雨,上我们的车避一下雨吧。”大块头男人扯开大嘴巴,猥琐的笑着。  “是呀,美女,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哥哥我替你脱了吧,要不然会感冒的……”胡须男人那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似的,贪婪的盯着金娉婷高耸的胸口,邪恶的搓起了双手。  黄毛青年一直待在车上,没下来,但他的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金娉婷身上,这妞不仅长得漂亮,那身材真是火辣到爆了。  胸是胸,腰是腰,还有那修长的双腿,只是看着,黄毛青年已经觉得热血沸腾了。  “大哥二哥,等你们爽完了,小弟我再上……”  “来吧,美女,哥带你上车去。”大块头男人突然伸手欲拉住金娉婷。  金娉婷灵活的往旁边一躲,避开了他的狼爪。  她双手紧紧的握着木棍,漂亮的眼睛透着恐慌与愤怒,看着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向自己逼近,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们别过来,我告诉你们,我的男人快来了,不想死的话,马上给我滚开……”  “哟,性子还挺辣的,老子就是喜欢吃辣的……”胡须男人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猛然冲向金娉婷。  金娉婷被左右夹攻着,情急之下,举起木棍狠狠的朝胡须男人敲去。  但,胡须男人避开了,没打着他,正当她想再打第二下时,腰间突然一紧,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啊……”她吓了一大跳,惊叫了一声,拼命的挣扎着。  通常这种情况,女人越挣扎,男人越兴奋。  大块头男人紧紧的抱着金娉婷玲珑的身躯,露出了一脸享受的样子。  “放开我……啊……”金娉婷急坏了,眼看胡须男人又靠近了,她狗急跳墙了,自己偏过头,然后举起木棍狠狠的往后敲。  “砰”的一声,敲中了大块头男人的头。  “嗷……”大块头男人痛呼了一声,环在金娉婷腰间的手松开了,本能的捂住了流血的额头。  “操……你个娘……竟然敢打老子……”他愤怒的骂着。  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大块头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金娉婷又狠狠的补了两棍给他。  “噢……啊……”两声痛呼,大块头男人摇晃了两下,“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头上流出来,与雨水混在一起,慢慢变淡。  胡须男人看到同伴被打倒了,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凶残了。  黄毛青年也跑了过来帮忙。  “还真看不出这娘们挺狠的,我们也不用手下留情了。”胡须男人边说边猛然扑向金娉婷,一手握住了她的木棍,用力的抢了过来,扔到一边去。  金娉婷没有了木棍,她顿时害怕得转头撒腿就跑,但才跑了几步,却被黄毛青年拦住了。  “跑呀,怎么不跑了?”黄毛青年阴狠的瞪着她。  “抓住她,老子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野婆娘。”胡须男人咬牙切齿的说着。  “走开,走开,不要过来……啊……放开我……”前有狼后有虎,金娉婷逃无所逃了,惊慌的大叫起来了,手无寸铁的她,被胡须男人与黄毛青年捉住了。  他们一个抬着金娉婷的肩膀,一个抬着她的双脚,朝车子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金娉婷扭动着身子拼命的挣扎着,绝望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如果被这几个男人玷污的话,她宁愿死,也不会从了他们的。  “放开我……啊……”她叫得撕心裂肺的,突然感觉到身子被人一抛,下一秒,她的身体撞到了柔软的座位上,撞得她感觉到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