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67.他的心瞬间揪紧了

167.他的心瞬间揪紧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5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67.他的心瞬间揪紧了    他们一个抬着金娉婷的肩膀,一个抬着她的双脚,朝车子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金娉婷扭动着身子拼命的挣扎着,绝望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如果被这几个男人玷污的话,她宁愿死,也不会从了他们的。  “放开我……啊……”她叫得撕心裂肺的,突然感觉到身子被人一抛,下一秒,她的身体撞到了柔软的座位上,撞得她感觉到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二哥,你先上。”黄毛青年义气的拍了拍胸口。  “行,你去看看老大吧。”胡须男人摩拳擦掌的勾出了色迷迷的笑容。  金娉婷努力的深呼吸着,努力的让自己平静。  她不能乱,不能乱……  这个时候她只能靠自己了。  看到了黄毛青年走开了,她突然用力一脚踹开了正欲上车了胡须男人。  胡须男人没料到金娉婷会来这么一脚的,猛不猝防的被踹了个正着,往后退了两步,摔了一个四叉八仰的,非常狼狈。  金娉婷连忙把车门拉上,锁了起来。  当胡须男人爬起来时,用力拉车门,却无法拉开,他不由烦躁的用力踹了一脚车门,怒吼:“开门,再不开的话,等一下老子就弄死你……”  “怎么了?二哥。”黄毛青年折了回来。  “把车钥匙给我。”  “车钥匙在车子里……”  “你怎么这么笨呀?下车也不拔钥匙。”  “二哥,这不能怪我,是你自己……”  “你还说,快拿石头来,我要砸开这车窗。”  “是。”  “……”  惊魂未定的金娉婷听到车外的对话,才刚刚放松一点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连忙从后车座爬到了驾驶位去,发动了车子,踩下油门,呼啸而去。  “喂……喂……停车……臭娘们,停车呀……”  “停车呀……我靠……”  胡须男人与黄毛青年一边追着面包车一边骂骂咧咧着。  但车子始终是车子,人是不可能追上了。  金娉婷很快就甩掉了胡须男人与黄毛青年。  这时雨势已经渐渐的小了,但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就像金娉婷的心情一样,也是灰蒙蒙的一片。  她以为被商户拒绝,计程车坏掉,遇上大雨已经是最倒霉的了,没想到,比起遇上那几个流氓,前边那些都是小事。  她从倒视镜看了看后边,发现没人追来了,她才把车子停了下来,浑身颤抖的趴在方向盘上。  她的力气好像在刚刚已经用完了,现在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想起了今天倒霉的遭遇,眼泪便止不住往下掉,下一秒,她像个委屈的孩子似的,趴在方向盘上,放声痛哭。  “呜呜…..呜呜……”  哭声悲切而凄凉,还带着害怕的颤音。  就在她离开不久,容少谦的车子便来到了。  “吱”的一声,轮胎与路面摩擦出尖锐的声音。  容少谦下了车,看到两个男人扶着一个满头是血的男人时,他眉头顿时紧皱起来,锐利如鹰隼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  突然,他看到了不远处,金娉婷的包包掉在了那里。  他目光顿时变冷,变狠,射向那几个男人,咬着牙冷冷的问:“你们几个做了什么?”  胡须男人几个看到容少谦出现时,便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了,现在看到容少谦满脸的杀气,他们更是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冷颤。  “没……没做什么?”胡须男人故作镇定的否认。  容少谦走过去,拾起了金娉婷的包包,问:“我的女人呢?去哪里了?”  他声音冷冽而危险,墨眸里发着寒光,一步一步的朝那三个男人逼近。  “什么……什么女人?没见过……”胡须男人嘴唇打着颤抖。  容少谦眯了眯眼,突然快准狠的揪住了胡须男人的领子,一拳挥了过去。  “啊……”胡须男人痛呼了一声,“砰”的一下摔倒在地上。  容少谦冰冷的目光又射向黄毛青年,问:“你也不知道吗?”  黄毛青年本来就是没胆的鼠辈,容少谦的一个目光便把他吓得脸色苍白了。  “我……我……我……”他颤抖的“我”了几下,也没能说出完整的话来。  容少谦没有看到金娉婷,已经担心得要死了,一颗心紧紧的揪着,根本就没耐性没心情跟这几个男人慢慢磨。  他一拳打向黄毛青年,把他与受伤的大块头一起打倒在地上。  “快说,我的女人到哪里去了?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容少谦额上青筋毕露,大声的朝他们怒吼。  金娉婷的包包落在这里,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而这几个男人正好出现在这里,肯定脱不了关系的。  “说不说?”容少谦上前又提起了黄毛青年的领子,赤红着眼睛怒吼,他担心金娉婷担心得快发疯了。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了。  “说,我说……”  黄毛青年被吓得浑身一抖,裤裆处顿时流出了臊臭的黄色液体。  没胆的他被吓尿了。  “她……她她……”他颤抖着手指,指着金娉婷开车离开的方向。  “砰”的一声,容少谦狠厉的拳头砸向了黄毛青年的脸颊,果然与他们有关。  “啊……”黄毛青年惨叫了一声,血水与牙齿同时从他嘴里喷出。  “你说。”容少谦迈着杀气腾腾的步子走向胡须男人。  “大哥,息怒,我们并没有对你的女人做了什么,反而她把我的兄弟打伤了,还开走了我们的车……”随着容少谦的逼近,胡须男人趴在地上,狼狈的后退着。  容少谦蹲下身子,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  “没骗我?”  “没,我不敢骗你呀,大哥,她朝那边开去了。”胡须男人拼命的摇着头。  容少谦幽沉的眼眸微微眯了下,突然握拳,猛然砸向胡须男人的鼻子,鲜血顿时四溅,胡须男人的鼻梁估计断了。  胡须男人连吭都没吭一声,便晕死过去了。  容少谦脱下了他们的上衣与皮带,把他们牢牢的捆了起来,没找到金娉婷前,他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如果金娉婷有事,他让让他们陪葬的。  做完这些后,他又急匆匆的上车,开车朝他们指的方向疾驰而去。  天色慢慢的沉了下来,不知不觉的已经五点多了,没有看到金娉婷,容少谦的心一刻也不能放松。  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张望着两边,就害怕会错过与金娉婷有关的线索。  突然,他的眉头轻轻蹙了下。  前边有一辆残旧的面包车靠边停着,车后的指示灯一闪一闪着。  他加快了车速,驶到了面包车旁,当他看到趴在方向盘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猛然的踩下了刹车。  “吱”的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宁静的天空。  车才停稳,容少谦便已经下了车,满脸着急的上前,拍打着面包车的车窗。  “娉婷,娉婷……”  他边叫着女人的名字,边把车窗拍得“砰砰”响。  但女人却一动也没动,完全没有反应。  容少谦的心瞬间揪紧了,心尖划过了担忧与害怕,他感觉到自己拍打着车窗的手开始颤抖。  “娉婷……你应一下我。”他叫喊得更大声了点,拍打车窗的力度也加大了许多。  但女人依然没有反应,湿嗒嗒的头发盖住了她的脸,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他看不到她到底怎样了?  这种感觉让他很无力,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过,心爱的女人近在眼前,他却触不到她,只能干着急。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急匆匆的回身在自己的车后厢的工具箱里找出了一把锤子,击碎了面包车后座的车窗玻璃,伸手进去打开了驾驶位的车门。  “娉婷……”他轻声唤着女人,手有些颤抖的搂过女人,触到她滚烫的体温时,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又猛然揪心着。  松了一口气是因为她还活着,揪心是因为他发现女人发高烧了。  他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车子上,放在了副驾驶位上,深邃的眼眸透着浓浓的担忧与心疼,深深的把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没有明显的伤痕,但女人的小脸因为发烧而红朴朴的,嘴唇又红又干,呼吸有点沉重。  容少谦的瞳孔猛然紧缩了一下,心疼不已,同时也自责着,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娉婷,你怎么了?能听到我说话吗?我是少谦。”他轻轻的摇着她,心疼的在她滚烫的小脸吻了吻。  但女人眉头轻蹙起,紧紧的闭着眼睛,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突然,她打起了冷颤,低声呢喃着:“冷……我好冷……”  冷?  容少谦愣了一下,女人现在的体温高到可能烫熟鸡蛋,而她竟然还觉得冷。  看了看她身上湿透的衣服,他连忙把车里的暖气开了起来。  车里没有任何衣服,连他身上的衣服也是湿的。  “娉婷,坚持住,我带你去找以程。”容少谦帮她系上了安全带,把车子调了个头,疾驰而去。  在经过金逸晨出事的那个地方,容少谦看到那三个男人还没有挣脱手上身上的捆绑。  要不是现在金娉婷的情况紧急的话,他肯定还会下车狠狠的再揍一顿他们的。  现在便宜他们了。  车子呼啸而过,留下了那三个男人继续在挣扎。  路途中,容少谦给容以程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一下金娉婷的情况。  一路上,金娉婷一直迷迷糊糊的梦呓着,一会儿喊好冷,一会儿又怒喊走开……  听得容少谦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不知道那几个混蛋怎么对她了?  ******************  容和医院的门口,容以程早已经站在那里翘首以望着了,从来没听到大哥这么着急这么沉重的语气。  远远的看到了容少谦的车子疾驰而来,他连忙对着两个助手招了一下手,把病床推了过去。  容少谦的车子急切的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他下了车后,走到另一边,把金娉婷抱了出来。  也许是外边的空气比车子里的空气冷,所以,金娉婷连连打了好几个颤抖。  “冷……我好冷……”  就连低喃的声音也带着明显的颤抖,牙齿咯咯的响着。  “别怕,我在呢,很快就不冷了…….”容少谦心疼极了,感觉到心脏处有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抓着,让他有一种窒息的心痛。  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病床上,拉过棉被,紧紧的裹着她。  “哥,别担心,嫂子一定会没事的。”容以程与助手一起推着病床,回头安慰着满脸心疼与担忧的大哥。  他曾经失去过心爱的女人,所以他特别懂容少谦此时的无助心情。  容少谦不语,幽沉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金娉婷被烧红的小脸。  看着她那么赢弱那么痛苦的样子,他的心真的狠狠的在痛着。  以前他不知道心痛是什么感觉,但,现在知道了,真他妈.的不好受,他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她,再也不要受这样子的心痛了。  他宁愿躺在病床上的人是自己,也不要是她。  “哥,别担心。”病床推到了检查室,容以程停了下来,轻轻的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又说:“苏医生是医院里最出色的医生,嫂子交给她一定没事的,你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吧,我那里有衣服……”  “以程,你不用管我,我想静一下。”容少谦固执的守在检查室的门口,不愿意离开半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