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72.他要把叶凝变成他的棋子

172.他要把叶凝变成他的棋子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4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72.他要把叶凝变成他的棋子    “咱们别管那么多,有钱就行了,妈的,老子还等着那笔钱还赌债呢。”蛇明阴鸷的脸上划过贪婪,他仿佛看到了大把钞票在眼前飞舞着似的。  “老牛,快给那个神秘人打个电话,就说我们把人弄来了,已经按照吩咐送到了酒店。”蛇明一边吩咐着老牛,一边把车子停在了一家比较隐蔽的酒店门口。  这是一家情趣酒店,单身男人一般都不会来这种酒店的,来这里的人不是夫妻情侣,就是一些爱玩的男女,又或者是像神秘人这种心怀不轨的男人,把女人骗来开房。  酒店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所以是没有装任何的监控。  蛇明抱着依然昏迷的叶凝,直接走到早已经订下了房间里,放下叶凝后,他才出来跟老牛会合。  “怎么了?神秘人听电话了吗?”  “听了,他说验完货后,就会把钱打进我们的户口。”老牛喜滋滋的说着。  两个人上车坐着等候神秘人的电话了。  昏暗的房间里,叶凝面朝里的侧身躺在白色的大床上,显然非常的娇小。  突然,房间的门开了一下,闪进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然后又关上了。  丁子恒走到床边,嘴边噙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幽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床上那具奥凸玲珑的身体,散发着贪婪的光芒。  他对金娉婷美艳的容颜与火辣的身材垂涎已久,只不过,他是有色心没色胆。  此时,垂涎已久的猎物就摆在眼前,他不由恶从胆边生,倾下身,伸手顺着女人侧身躺着的曲线从脚慢慢的往上抚上。  他的眸色越发的幽沉,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突然稍稍用力扳正女人的身体。  下一秒,当他看清楚女人的脸后,不由惊讶的弹跳后退了两步。  这……这女人不是金娉婷。  妈的,蛇明跟老牛搞什么鬼?随便弄个女人来交差吗?  不由的,丁子恒眼里闪过了愤怒,掏出手机正想打电话质问蛇明,恰巧,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丁子恒,让你带个人过来,怎么这么久?快点,季旭就快来到了。”金若伟不悦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也在这家酒店,不过,他在高级的总统套房里。  他把金娉婷掳来,就是想献给季旭。  他这是一石二鸟的计谋,不但能讨好季旭,还能破坏了容少谦与金娉婷的感情。  他就不相信金娉婷跟别的男人睡了,容少谦还能忍得住绿帽盖头的耻辱而跟金娉婷在一起。  他相信,是个男人都忍不了的。  “金……金总,蛇明他们搞错了,弄来的女人不是金娉婷。”丁子恒冷汗直冒。  “什么?”金若伟的声音猛然一冷,隐隐间冒着怒火。  “没用的东西,这样也能搞错。”他怒斥着。  “对……对不起,金总,我不知道蛇明他们是怎么搞错的,不过,弄来的女人还挺漂亮的,不如就将错就错,先把她献给季少,应付着吧。”丁子恒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希望金若伟能接受他的提议。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金若伟才冷冷的开口:“也只能这样了,带上来吧。”  “好,我马上带她上去。”  挂了电话后,丁子恒不但没色胆,连色心也吓没了,他抱起床上的叶凝,出了房间。  金若伟翘着二郎腿坐在总统套房的沙发上,满脸阴鸷的神情,他以为马上就能扳倒金娉婷了,却没想到临门一脚,竟然弄错人。  他越想心里就越气,握着手机的青筋毕露。  “碰碰碰……”总统套房的门响了几下,听声音像是用脚踢的。  金若伟放下手机,然后走去开门。  “金总。”丁子恒抱着叶凝出现在门口,显得有点气喘。  金若伟没应他,沉着脸转身回房间,看着丁子恒把女人放在床上,他才慢慢的走过去。  忽而,他的眼睛猛然睁大了几分,闪过了惊讶。  叶凝?  怎么会是她?  他眯了眯眼,盯着那张清纯而温婉的脸儿,陷入了沉思中。  记得以前,他知道叶凝跟金逸晨在一起时,心里就很嫉妒,一心想把叶凝抢过来。  不过,当时他不敢明着来,只能私下挑逗过几次叶凝,结果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的。  后来,金逸晨死了,他对她也失去了兴趣。  “金总,现在怎么办?”丁子恒战战兢兢的问道。  “出去。”金若伟冷声低语。  “是……是的。”丁子恒转身走出了总统套房,正好在门口遇到季旭。  “季少,金总在里边等你。”  “嗯。”季旭淡淡的应了一声,进了房间,当他看到床上的女人时,不由皱起眉头,问:“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  金若伟转头面对季旭,淡淡的勾出了谄媚的笑容,说:“是的。”  忽而,季旭的眉头淡淡的皱起,这个女人怎么看起来这么脸熟?  “她是谁?”他疑惑的问金若伟。  金若伟扯动了一下嘴角,说:“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她就供你享用。”  “金若伟,你太卑鄙了。”季旭唇角讽刺的勾起,又说:“你以为随便找个女人给我,我就上呀,我告诉你,我没有那么饥不择食,女人还是留给你自己享用吧。”  说完,季旭淡淡的笑了笑,上前拍了一下金若伟的肩膀,离开的总统套房。  不知为何,当他知道金若伟约他来这里见面,又说有什么惊喜给他时,他心里竟然窜起了一丝期待。  他竟然期待等待他的惊喜会是金娉婷,虽然,刚刚失望了,但,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刚刚躺在床上的女人是金娉婷的话,说不定他会狠狠的揍一顿金若伟,他不允许有人伤害她。  幸好不是她。  季旭离开了以后,金若伟气得面部表情都扭曲了,咬牙切齿的,垂在身侧的双手握得紧紧的。  幽沉的目光恨恨的瞪着床上的叶凝。  突然,他快步的走到床边,猛然揪起了叶凝的衣领,对着毫无知觉的她大声吼道:“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吼完了以后,他觉得心里舒畅多了,便把叶凝重重放回床上。  也许是他刚刚揪她衣领太用力了,竟然把她的衣领都扯破了,露出了一片诱人的风光。  金若伟的目光猛然沉下去,紧紧的盯着女人的胸口。  以前他一直都想尝尝金逸晨的女人是什么味道,却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  “铃铃铃……”忽然,放在一边的女式手提包响起手机的铃声。  金若伟眯了眯眼,拿过手提包,找出手机,看着上边闪烁着“娉婷”两个字,他莫名的就一肚子火,举起手机正想摔下去,却在最后一秒收住了手。  金娉婷三更半夜还打电话找叶凝,说明她很在乎这个好朋友,看来叶凝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  金若伟阴鸷的表情忽明忽暗,闪烁着阴险。  对,他要把叶凝变成他的棋子。  想到这里,他嘴角阴阴的勾起,打开了叶凝的手机,看到上边显示着五六个未接来电,都是金娉婷打来的,还有两条信息,也是金娉婷发来的。  看了信息,上边字字都显示着金娉婷对叶凝的关心与担心。  思索了一下,金若伟回了一句话过去:对不起,我睡着了,别担心,我平安到家了。  回完信息后,他把叶凝的手机关机了。  放下手机,他起身走向浴室,片刻后出来,他身上只在腰间围着一条白色的毛巾,他的手里还有一条湿嗒嗒滴着水的毛巾。  走近床边,他把毛巾上的水拧在了叶凝的脸上。  叶凝突然遭到冷水袭击,眉头深深的蹙起,闭着眼睛,下意识的转动着头,躲避淋在脸上的冷水。  “嗯……”她痛苦的嘤咛出声,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  “醒了吗?”突然头顶响起了低沉阴冷的男人声音。  叶凝猛然一惊,眼睛瞬间睁大了几分,映入眼帘的是金若伟几乎赤luo的样子。  “啊……”她不由大惊失色,猛然坐了起来,低头审视身上的衣服,发现领口被撕开了,她连忙紧紧的用手捂着领口,带着愤怒与恐惧的瞪向金若伟,怒骂:“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凝突然忆起自己回到了公寓楼下被人猛然抱住了,她连是谁都没看清楚,就被捂晕了。  金若伟冷冷的勾唇,伸手挑起叶凝的下巴,邪恶的说:“我什么都没对你做,不过,等一下我什么都会对你做的。”  “你……你不要乱来哦。”叶凝惊慌的拍开他挑着她下巴的手,跳下了床,本能的逃向门口。  然而,她却悲催的发现,门竟然打不开。  “走啊,怎么不走了?”金若伟一脸淡定的站着,紧紧的盯着叶凝。  她越惊慌,他发现自己越兴奋。  “金若伟,你放我走,我求求你放我走……”恐惧侵蚀了叶凝的心,她害怕得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招惹到他的?  “你知道这间酒店叫什么酒店吗?”金若伟像一只邪恶的野狼似的,逗弄着到手的猎物。  “我不知道,你放我走,放我走好吗?”叶凝紧紧的靠在门上,摇着头流泪求饶。  “这是情趣酒店,今晚就让我们好好享受吧。”金若伟边说边走向床头柜前,拉开了抽屉,里边全是一些情趣用品,什么bt的东西都有。  叶凝一看到那些东西,又惊又羞,拼命的摇着头,哭喊着:“不要,我不要……你放我走,我求求你放我走……呜呜……”  突然,她转身拼命的拍着门,大喊着:“有没有人呀?救命呀……”  金若伟闻言,眸色猛然一沉,从抽屉里拿过了一小瓶水,走向叶凝,一把拉过了她,用力的捏着她的脸颊,把那瓶东西倒进了她的嘴里。  “喝下去。”  “咳咳……你给我喝什么?”叶凝被呛得满脸通红,她拼命的挣扎着。  “让你快乐的东西。”看到叶凝喝下了那些东西,金若伟便放开了她,阴森森的笑着说:“叶凝,金逸晨都死了那么久了,你还为谁守身呀?”  叶凝恨恨的瞪着他:“金若伟,你这个王八蛋不得好死……”  她真的很恨很恨眼前的男人,以前轻薄过她几次,被她骂过后,也不敢乱来了,没想到事隔一年之多了,他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方法将她掳来。  “哼,等一下你会把我当成上帝一样求着我的。”  金若伟的话音才落,叶凝便感觉到身体热了起来,体内有一股躁动不安的热流在流窜着,她顿时明白了,她刚刚喝下的水是催情用的。  “你……你这个混蛋……嗯,好热……”  “来吧,好好侍候我,侍候好了,我就满足你。”金若伟大大咧咧的往床上一躺,等着女人主动过来。  “你……你做梦……呼呼……”叶凝的呼吸渐渐急速,小脸泛起了潮红,她瞪着金若伟,又恨恨的咬牙说:“我宁愿死,也不会侍候你的……啊……好热,好难受……啊……”  “死?你想想你的父母,要是他们失去你了,该有多痛苦呢。”  “你卑鄙……啊……”叶凝难受得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心里咬着爬着,好痒好难受,却又挠不着。  金若伟阴阴的笑着,幽沉的目光闪过了晴欲的火焰,他知道她一定会屈服的,没有人能抵挡得了那么烈性的药。  也正如他所想,叶凝最后真的屈服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