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73.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173.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8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8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73.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第二天,叶凝浑身赤luo的醒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金若伟的身影,留给她的只有一室的清冷与一地的情趣用品。  她白希的身体上,布满了暧昧的红印。  回想起昨晚残败不堪的一幕,她的眼泪无声的流下,继而变成了痛哭。  “呜呜……呜呜……”她伏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的,哭声无限委屈而悲凄。  昨晚的凌辱让她此刻想死去,但,她不能丢下年迈的父母,她不忍心让他们白头人送黑发人。  金若伟不但占有了她的身体,更让她摆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姿势拍照,他还威胁她,要是敢对任何人说出昨晚的事情,那些照片就会暴光在人前。  她记得他离开时说:“叶凝,你要恨就恨金娉婷吧,今晚的一切你是代替她受过的。”  叶凝趴在床上哭了许久,哭到声音沙哑了,眼睛肿得跟个桃核似的,她才慢慢的下了床。  “啊……”谁知道她才刚刚站起来,双腿猛然一软,又跌坐回床上,腿根处传来刺心的疼痛。  她的眼泪再次决堤而出,扑漱漱的掉落。  那一地的情趣用品,此时看在她的眼里是多么的刺眼,多么的令她感到耻辱,仿佛提醒着她,昨晚那残败不堪的一幕。  昨晚,她控制不住药力,厚着脸皮求金若伟满足她,结果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狠狠的用情趣用品羞辱了她一顿才满足她。  叶凝哭干了眼泪,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死了,绝望了。  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穿上。  衣服有的地方已经被撕破了,但勉强还能遮体。  她脚步蹒跚的走到沙发那边拿起自己的手机与手提包,慢慢的走出了这间令人永生难忘的房间。  她不是不经人事的女人,以前跟金逸晨也在一起过,但,他们是两情相悦的,而金若伟完全是用强逼的。  拖着痛苦不堪的身体走出了酒店,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站在路边打了一辆计程回家。  此刻,她只想躲起来舔自己的伤口。  **********************  金娉婷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昨晚,她因为担心叶凝一直无法入睡,就算有容少谦的安慰,她也无法入睡,直到收到了叶凝的短信,她才安然入睡。  “嗯……”睡眠不足加上昨晚喝了点酒的原因,此刻她的头有点疼痛。  “怎么了?”容少谦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女人皱紧眉头,单手揉着眉心。  金娉婷愣了一下,放下揉着眉心的手,连忙把痛苦的表情收起,对着容少谦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她对他说谎,是不想又被他强势的禁足,不许她去上班。  容少谦眸子精光闪过,这小女人还想骗他吗?  “是不是头痛?”他走到她身边坐下,扶她靠坐在床头,修长的手指自然的按住了她的太阳穴。  “还逞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那么多酒?”男人一边替她按揉着太阳穴,一边轻声的责怪着。  与其说责怪,不如说心疼更为贴切。  男人幽沉的眸子里带着心疼,凝视着闭着眼睛享受的女人。  “嗯……老公,你按得真舒服。”金娉婷舒服的喟叹出声。  “现在知道有老公好了吧?以前不是整天嚷着不要恋爱不要结婚的吗?”容少谦扯高嘴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那是没有遇到你,当然不能恋爱不能结婚啦,要是没遇到你,我就恋爱了结婚了,那你岂不是娶不到我。”金娉婷伶牙俐齿的辩驳着。  容少谦闻言后,唇角的弧度不由扩大了几分,宠溺的凑到她脸前,说:“也对,幸亏你坚持住了,没跟别的男人恋爱结婚,也幸亏我坚持住了,没随便跟别的女人结婚。”  金娉婷猛然睁开眼,瞅着容少谦,问:“如果没有遇上我,你是不是打算随便找个女人结婚?”  “嗯。”容少谦点了点头,又说:“是这么想过,当时对我来说,女人就是摆设品,看得顺眼便可,所以娶谁没什么分别。”  “自大狂。”金娉婷嘟起嘴朝他撇了撇嘴。  “不过,遇到你之后,我对女人的看法就改变了,不,应该说我对爱情的看法改变了,原来真的有爱情的存在,只是没有遇上对的人,所以感受不到,当我遇上了你,就感受到爱情到来了。”  男人深情款款的盯着女人,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充满的温柔与宠溺。  金娉婷与他对视着,男人的一席话,让她的心尖情不自禁的闪过了悸动。  不可否认,她是感恩的。  感恩遇上的他。  突然,她扑入了他怀里,伸手勾上了他的脖子,明媚的大眼里闪着柔情与爱慕。  “老公,我爱你。”  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跟他说过这句话,但,她却看到了男人眼里的激动。  容少谦的确很激动,听到女人对自己说这三个字,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人生的赢家了。  此生有她,足矣。  “老婆,我也爱你。”他深情的回应她。  两个紧紧的相拥着,深情的对视了一会儿,慢慢的朝彼此靠近,吻上了对方的唇。  爱情的火花,在他们的吻中,迅速蔓延,变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火。  男人吻着女人,滚落在宽敞的大床上。  *******************  这个周末,金娉婷哪里也没有去,整天待在家里,为的就是把购物团方案做出来。  她把容少谦的书房给占用了,除了吃午餐出来过,其余的时间几乎都躲在书房里,对着电脑查资料,认真的记下每一个重点,然后修修改改了数遍,才做了一份计划书出来。  “噢,终于完成了,累死我了……”忙了差不多两天,一直到星期天的傍晚才把计划书做出来了,金娉婷高兴得忘形的轻呼出声,漂亮的眉宇间洋溢着几分兴奋,明媚的大眼睛闪着熠熠的光芒,显得更传神了。  能把商城的人气提高,是她一直最希冀的事情。  她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腰,伸手轻轻的捶打了几下。  唇角忽而勾起开心的弧度,伸手拿过桌面上的计划书,急匆匆的跑出书房,她太开心了,太有成就感了,她要去跟容少谦分享这个好消息。  然而,她把一楼和二楼都找遍了都没见到男人的身影。  “呃?去哪了?不是说没应酬吗?”她站在一楼客厅低声嘀咕着,看到了孟桑从厨房里走出来。  “孟桑,大少爷呢?”  “回少奶奶,大少爷在健身房。”孟桑淡淡的回答,眼底快速的闪过了对金娉婷的不满。  她认为一个女人应该以丈夫为天,现在金娉婷却整天躲在书房里,把大少爷给冷落了,这让她极度的不满,她认为金娉婷不是一个好妻子。  “哦。”金娉婷没有留意到孟桑冷淡的表情,她一心只想快点找到容少谦,跟他说这个消息。  她拿着计划书,跑出了别墅,来到了别墅后边的一座宽敞明亮的平房里,这里是容少谦的私人健身房。  踏入健身房的门口,果然看到了容少谦正在做着锻炼臂力腰力的运动。  只见他赤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肤上沾着点点汗水,每拉扯一下,每起坐一下,他手臂上的肌肉与结实紧致的胸肌腹肌就明显的鼓起来,充满了力量与男人味。  那张又帅又酷的脸,犹如希腊的雕塑一般,棱角分明,幽深锐利的眸子,高蜓贵气的鼻子,紧紧抿着的薄唇,无一不张扬着男人的狂野不羁,邪魅性感。  哇,真是太有魅力了,这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金娉婷的脚步不禁顿住了,小脸露着花痴的表情,明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充满魅力的男人,瞬间就把正经事抛于脑后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老公很帅,只是没想到他做运动时会这么帅。  她顿时被他迷住了,愣愣的盯着他,心儿,莫名的加快跳动的频率。  忽然,容少谦停下了动作,深邃的眼神看向了金娉婷这边,其实他在她一出现在门口,便感应到他的气息了。  他从运动机器上下来,随手抓起一旁的毛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脸上身上的汗水。  “终于记起我来了?”他淡淡的瞅了一眼傻愣着的女人,语气酸酸的。  这两天他饱受了她的冷落,只有吃饭那十来分钟能见到她,跟她没聊上两句,她放下饭碗又急匆匆的钻进书房里去了,还不许他去打扰她。  看到这两天拼命工作的金娉婷,他就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原来他以前也常常因为工作而冷落了家人。  闻言,金娉婷回过神来了,她眉头轻轻一扬,妩媚的勾起了唇角,带着几分淘气几分玩味的说:“好哀怨的语气哦。”  “被老婆冷落了两天,我能不哀怨吗?”容少谦把手里的毛巾随手扔回了一旁的机器上挂着,迈步朝女人走过去。  金娉婷愣愣的看着男人噙着邪魅的笑容,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心跳莫名的越跳越快。  就在她恍神间,男人站在了她面前,有力的手臂霸道的环上了她纤纤的细腰,猛然收紧,把她的娇柔玲珑的身体拉放了怀里。  “你现在良心发现了,所以来补偿我的吗?嗯?”容少谦紧紧的环着她的腰身,低头炯炯的盯着那张逐渐染上迷人红晕的小脸。  “我……不是……”金娉婷呆呆的摇了摇头,她已经完全被男人迷惑了心智了。  “不是?”男人的声音略略提高了一点,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她手里一直紧紧抓着的文件上。  “我找你,是想让你帮我看看这份计划书做得怎么样?”金娉婷突然想起了正事,兴奋的把计划书举到男人面前扬了扬。  容少谦眯了眯眼,松开了女人的腰身,接过她手里的计划书,打开,快速的浏览着,眉头不经意的轻蹙了一下。  “这里,需要改了改……”他认真的解释着给她听。  金娉婷也听得很认真,听他讲完后,有一种矛塞顿开的感觉,她一直就觉得计划书有点欠妥,至于哪里不妥了,她又找不出来,现在经过男人这么一指点,她瞬间知道了症结的根源。  “我马上去改。”她一手抢过男人手里的计划书,转身欲回书房。  男人不由苦笑一下,伸手精准的拉住了女人的手腕,猛然一拉。  “啊……”金娉婷猛不猝防的被拉到了他壮实的怀里,只感觉腰间一紧,一条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缠住了她的身体,在此同时,她的后脑勺也被男人的大手按住了。  下一秒,唇便被男人霸道的吻住了。  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给她半点反应的机会。  金娉婷愣愣的眨动了两下眼睛,长长的睫毛也跟着扇动了两下,男人充满男性气息的吻,缱绻在她的唇舌间。  容少谦深深的吻着她,霸道而贪恋的吸取着属于她的香甜。  他感觉到怀里女人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小手情不自禁的环住了他赤着的精壮劲腰,让他们的身体靠得更紧了。  吻在加深,他们的体温也在飙升,就连宽敞的健身房也染上了暧昧的气息。  吻了许久,在濒临失控的边缘时,男人才不舍的从女人的唇舌间缓缓退开,心尖上,融合了对女人太多的情感,以至于他每次只要一沾上她的唇,便情不自禁的沉沦,但地点不对,不允许他继续沉沦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