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77.凌晨事件

177.凌晨事件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1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77.凌晨事件    再回想了一下叶凝刚刚发出的轻吟声,带着明显的压抑,又夹杂着难掩的兴奋。  这种声音明明就是动情的低吟声。  想到这里,金娉婷小脸不由的染上了红晕,心里暗暗自嘲了一下:自己打电话还真会挑时候,千万别扰了别人的兴致才好。  下一秒,金娉婷的眉头又微微皱起。  叶凝认识了新的男朋友吗?到底是何方神圣呀,居然能让冰山美人动心了?  叶凝这个傻丫头,有男朋友就有男朋友呗,这是好事呀,为什么要隐瞒?是怕自己会说她始乱终弃吗?  其实正好相反,自己不但不会说她始乱终弃,反而会替她高兴,她能放下金逸晨,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自己比谁都要高兴。  金娉婷摇了摇头,脸上露出释然的浅笑,如果叶凝有男朋友了,她一定会由衷的祝福她,希望她能与心爱的男人幸福一辈子。  今晚跟叶凝是见不了面了,注定要跟容少谦一起吃饭了。  金娉婷又拨打了容少谦的号码,电话很快被接起了。  “喂,我被叶凝放飞机了,现在有空陪你吃饭了。”  容少谦闻言,愣了一下,他刚刚约了凌落尘与季默去夜辉煌喝酒。  “容太太,你这是重友轻色吗?被朋友放飞机了,才想到老公我,嗯?对不起了,容太太,我也要放你飞机了。”他勾起唇,淡淡的调侃着金娉婷。  “啊?你这么快就有约了?”金娉婷微讶。  “可不是呢,想约你老公的人多着呢。”  “坦白从宽,约了男人还是女人?”金娉婷的语气透着酸意。  “你猜?”容少谦挑了挑眉。  “我不猜,你快告诉我。”  “我约了凌落尘他们到夜辉煌,要一起吗?”  金娉婷嘟起了小嘴顿时展开了笑容,说:“要去。”  “嗯,等我去接你。”  “好的。”  挂了电话后,金娉婷的思绪不禁又绕到了叶凝身上去了。  最近,叶凝的言行举止都很反常,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另一边,叶凝被金若伟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她恨死他了,也恨死这家bt的什么鬼酒店了。  开酒店就开酒店嘛,为什么要给客人准备这些乱七八糟的情趣用品。  “怎么那么快就挂掉电话?为什么不跟你的好朋友分享一下你此刻的快乐?”金若伟非常不满她匆匆的挂断电话,邪恶的凑到叶凝耳边,阴森森的低语着。  “金若伟,你个死bt,不得好死……啊啊……”叶凝恨得牙痒痒,迷离的眼神充满了愤恨。  金若伟邪恶的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恶心的东西。  “知道这个叫什么吗?震动棒,会让你无比快乐的。”  “金若伟,你去死……啊……你去死……去死……啊……”叶凝的叫骂声中夹带着令人脸红的声音。  “如果要死,我一定会拉你作陪,叶凝,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迷人的一面,难怪能让金逸晨爱上你,叶凝,我发现,我也爱上你了,怎么办?”金若伟的目光里,真的带着几分迷醉。  “我恨你,我死也不会爱上你的…….啊……”  “那就让你恨得彻底一点吧。”金若伟的目光猛然一沉。  叶凝闻言,不由打直了冷颤,哭叫着:“魔鬼……你是魔鬼……”  “叶凝知道为什么我要盯着你不放吗?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吗?”  “我恨你……”  “我告诉你吧,因为金娉婷,你要怪就怪她吧,谁让你是她的好友,还有,我不许你跟她合作,那个什么购物团的计划,你必须给我破坏掉,要不然……”金若伟说到这里,眼色突然狠厉,一只手快速的掐住了叶凝纤细的脖子。  “呃……唔……”叶凝本来已经被折磨得有气无力了,此时突然被金若伟紧紧的掐住了脖子,顿时无法呼吸,一张小脸涨红成猪肝色。  “唔……金若伟,你有种就……掐死我吧……”她睁着愤恨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可恶的金若伟。  反正,她也不想活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金若伟竟然毫无预警的松开了掐在她脖子上边的手。  不知为何,看到叶凝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金若伟的心头莫名的揪了一下,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不忍。  “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配合我,我自然不会为难你。”  叶凝平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悲凄的眼泪涌出了眼眶,滚滚而落,没入了她黑色而凌乱的发丝间。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金若伟也没对她做什么更过份的事情了,反而温柔的替她洗澡,抱着她睡觉。  叶凝没有心情思考金若伟突然变得温柔,是大发善心还是喜欢上自己了?  她只想好好休息,然后离这个魔鬼远一点,再远一点,最好是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也许真的是太累了,叶凝恨恨的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了。  梦中,她看到了金若伟化身成邪恶的魔鬼,青面獠牙的张着血盆大口朝她扑来。  “不要……不要过来……”她惊恐的梦呓出声,躲在金若伟怀里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金若伟眸色微沉,借着昏暗的光线,看清了怀里女人满脸的惊恐,眼角处,滑下了一行清泪。  心,猛然揪了一下。  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女人微颤的身体,低声在她耳边说:“叶凝,别怪我,要怪就怪金娉婷吧,谁让你是她的好朋友?”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低喃着:“叶凝,我也不想那样对你的,真的不想……”  他更不想杀人,可是,现实却逼着他杀人,逼着他去做一个狠毒的人。  “叮铃铃……”  忽而,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套房里响起。  金若伟看了一眼丝毫不被铃声影响,依然沉睡着的叶凝,他阴沉的脸色才微微缓下来,伸手拿过床头的手机,是丁子恒打来的。  “喂。”他冷冷的开口。  “金总,不好了,废弃仓库那边刚刚打电话来,说姚蓝逃走了。”丁子恒的声音带着着急。  “什么?”金若伟猛然坐起身,眸子闪过震惊与愤怒。  “嗯……”许是被金若伟起床的大动作惊扰了,叶凝皱着秀眉低吟了一声。  金若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下了床,走向窗口那边。  “一群废物,还不赶快给我把她找回来,必要时,不需要留活口。”金若伟阴鸷的声音带着无情的冷漠。  “已经在找了。”虽然隔着电话,但丁子恒在听到金若伟无情的话时,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挂了电话后,金若伟阴狠的咬了咬牙,双手紧紧的握着。  姚蓝出院后,就被他给控制住了,他把她藏在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本来他是想把她杀了,一干两净。  但,她死也不肯交出他杀死金盛东的那段视频。  一天没把那段视频销毁,他的心一天不得安宁,那段视频之于他,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似的,不知道何时会爆炸。  他走到床边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叶凝,然后换上了衣服,匆匆离开了包房。  ***************  接近凌晨,容少谦一行人才从夜辉煌出来,与凌落尘、季默分开后,他便拥着金娉婷坐上在等候着自己的车子。  车子平稳的朝着半山别墅的方向驶去。  “少谦,太晚了,不如今晚就回小公寓休息吧。”后车座里,金娉婷靠在容少谦的怀里,今晚她喝了点酒,有点儿昏昏欲睡的感觉。  她在容少谦的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靠着,闭上了潋滟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在她的眼睑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娇艳的小脸浮现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显得格外的妖娆动人。  容少谦修长的身躯悠闲的靠在座位,一条手臂霸道的横在女人纤细的小腰上,又帅又酷的面容,因为女人的话而闪过了温柔与怜惜。  他低头亲昵的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以吻作答,然后,淡淡的吩咐专心开着车的沈亚:“沈亚,回小公寓。”  “好的。”沈亚淡淡答应,在下一个路口调了个方向,改为向小公寓开去,由于已经夜深了,所以路上的车辆并不多,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也许是真的太困了,金娉婷靠在容少谦宽厚而温暖的怀里,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容少谦见状,嘴角微微弯起,深邃的眼神敛去了平时的锐利,温柔的盯着怀里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儿。  女人娇柔的身躯紧紧的贴合着他精壮的劲腰,她温热的呼吸穿过他的衬衫,灼在他的胸口上,惹得他一阵心神荡漾。  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慌不择路的冲出马路,沈亚猛然一惊,吓得连忙踩下急刹,“吱”的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夜空。  “啊……”那个女人吓得大叫一声,睁着惊恐的眼睛,盯着容少谦的车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还好刹车及时没有撞上她,但也把她吓得魂飞魄散了。  容少谦与金娉婷的身体都因为惯性而往前撞去,但,还好容少谦身手敏捷,把女人紧紧的护在怀里,长腿撑着前座位,把自己与女人都稳住了,有惊无险。  沈亚也吓出了一头冷汗,脸色微微泛白,他回头看了看容少谦与金娉婷,着急询问:“总裁,你们没事吧?”  “没事。”容少谦脸色阴沉,眸光冷冽的盯着定定的站在车头前的那个披头散发瑟瑟发抖的女人,眯了眯眼,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发生什么事了?”金娉婷愣愣的从容少谦的怀里抬起头,惊魂未定的看向容少谦,她的瞌睡虫已经被吓跑了。  但,容少谦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依然看着那个女人,努力的搜刮着脑海里的人物,名字已经到嘴边的,他却吐不出来。  金娉婷感觉到容少谦的反常,便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下一秒,眸子猛然睁大,颤抖着手指,指向那个女人,惊讶的叫道:“姚……姚蓝。”  这个名字一从金娉婷口里吐出,容少谦脸上闪过了恍然,他记性很好,但,他的记性从来不用在记住不相干的女人。  “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金娉婷太震惊了,在明亮的车灯照耀下,清楚的看到姚蓝披头散发,身上的衣衫又脏又皱,空荡荡的挂在她干瘦的身躯上,那张本来美艳的脸,变得腊黄瘦削,双眼惊恐的睁得大大的,浑身不停的在颤抖着。  “沈亚。”容少谦淡淡的叫了一声沈亚。  “是。”沈亚也淡淡的应了一声,打开车门,下车。  金娉婷猛然推开了一直在搂着自己的容少谦,也急急的开了车门下车。  “娉婷……”容少谦想制止女人下车,但已经晚了,他敏锐的直觉,觉得这附近的气氛有点寻常。  沈亚率先走到姚蓝面前,正想询问她有没有事,只见她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然后慌不择路的撒腿就跑,好像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着她似的。  容少谦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突然发现在马路边的车后方躲着两个黑衣人,看他们小心翼翼的举止,身手应该不凡。  他向沈亚使了个眼色,连忙站到金娉婷的身后,本能的保护着她。  “姚蓝。”金娉婷的心全系在姚蓝身上了,追了过去,着急的脱口叫住她。  听到熟悉的声音,姚蓝的脚步猛然一顿,回头,看到金娉婷时,她脸上闪过了激动与喜悦。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马路边快速的飞过来一把匕首,在车灯的照耀下,闪着冰蓝色的寒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