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78.乖乖的待在我怀里

178.乖乖的待在我怀里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7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容少谦连忙搂过金娉婷转了一个圈,避开了匕首。  沈亚长腿快准狠的一踢,“叮”的一声脆响,匕首被踢落在地,但,在他与容少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第二把匕首又飞了过来,毫无预警的直直插入了姚蓝的胸口。  “啊……”姚蓝惨叫了一声,残败的身体犹如破布似的,向后仰去,摔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听到姚蓝的惨叫声,容少谦与沈亚连忙看向匕首飞来的方向,就是刚刚躲在车后的两个黑衣人,此时他们的手里还拿着寒光闪耀的匕首。  能远距离的精准备把匕首飞中人的心脏,这两个人的身手非常好,应该是经过特训的杀手。  容少谦与沈亚默契的对望了一眼后,容少谦首要的任务是保护好金娉婷,而沈亚则突然冲向黑衣人的方向。  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又飞向沈亚,只见沈亚灵活的偏身,避开了匕首。  匕首落地,发出清脆了金属声。  许是沈亚的好身手让对方震惊了,两个黑衣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姚蓝,转身向黑暗的小巷逃跑而去。  “沈亚,回来。”容少谦沉声叫住了沈亚,他生怕沈亚追入暗巷子里会遭遇埋伏,毕竟现在情况未明,而且金娉婷在身边,他不敢贸然乱来。  沈亚闻声,停住了追逐的步子,幽沉的眼睛,盯着那两个黑衣人消失在暗巷子的转角处。  金娉婷的头一直被容少谦捂在胸前,所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听到姚蓝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时,她心跳顿时窒住了,后来又听到容少谦叫住沈亚的声音,她知道,已经出事了。  “放开我。”她在容少谦怀里挣扎。  “乖乖的待在我怀里,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看。”容少谦以强势的姿态,死死的把金娉婷的头按在他的怀里,他不想她看到姚蓝这么悲惨的死状。  “不要,少谦,放开我……”金娉婷固执的挣扎着。  “姚蓝怎么了?你快放开我……”  “她,死了。”容少谦看向躺在马路中心,睁着惊恐大眼的姚蓝,低声的说着。  本来挣扎不停的金娉婷顿时僵住了,容少谦的声音不大,但却像一个闷雷似的打在她心头上,把她给炸傻了,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容少谦低头看了一眼突然变得安静的女人,心尖,猛然揪紧。  沈亚走到姚蓝身边蹲下,把手指放在她鼻翼下试探了一下,下一秒,眸子微沉了一下,对着容少谦轻轻摇了摇头。  “少谦,放开我,我要看看姚蓝,我要看看她……”突然,金娉婷激动的大叫起来,挣扎也比刚刚要激烈。  “别看。”容少谦不想她看到这么残忍的画面,他不想她干净的心灵受到污染。  “不,我要看。”金娉婷的倔性子又出来了,她知道容少谦想保护自己,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姚蓝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求求你,让我看让我看,我跟你保证,无论看到什么,我都不怕……”金娉婷敌不过容少谦的强势,只好改用哀求的语气了。  “少谦,我求你了……”  容少谦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传来了温热的湿意,他知道她流泪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让她流泪。  “我带你回家。”他强势的搂着她,走向车子。  “不,我不回家,我求你了,少谦,放开我……”金娉婷哭着挣扎着,不折不挠的哀求着,她很着急,很想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事?  “容少谦,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跟你没完,我……我会恨你一辈子……”金娉婷看到容少谦软硬不受,她不由生气的拍打着男人厚实的背,着急之下,嘴里说出来的话也变得严重了。  容少谦听到金娉婷的话后,心尖猛然一震,本来已经搂着她走到了车门旁了,手已经伸向车门了,但,在听了她那句“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话后,手却僵在了空中。  思索了几秒后,他低声对她说:“那就看吧。”  说完,他松开了一直被他按在怀里的金娉婷,发现她满脸泪水,鼻子由于长时间压在他坚硬的胸口,而红红的。  金娉婷得到了自由,抬眼看了一下容少谦,然后快步的绕过车子,当她看到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的姚蓝时,双脚猛然软了一下,还好身后的容少谦及时的扶住了她,才没有至于摔倒在地上。  “我没事。”她轻轻的挣开了容少谦的手,小脸刹那间变得坚强。  她抬着沉重的步子,走近姚蓝,慢慢的蹲下身子,盯着死不闭眼的姚蓝,她的心慢慢的往下沉,沉,沉……  已经死去的姚蓝,脸色如白纸,双眼惊恐的睁着,眼角处挂着一串未干的泪痕,如土色的唇瓣,干裂了多处,嘴角淌出了刺眼的鲜血。  再往下,她的心脏处,一把匕首直直的插着,匕首的周围,鲜红的血液,把她残旧的衣服染红了一大片。  金娉婷颤抖着伸出手,在姚蓝的眼睛上轻轻的抹了一下,让她闭上眼睛。  “起来。”容少谦把她拉了起来,轻轻的拥着她有点颤抖的身体。  “是什么人杀了她?为什么要杀她?”金娉婷的眼神呆滞的落在姚蓝的脸上,喃喃着。  这个问题容少谦早已经思索过了。  直觉告诉他,姚蓝的死应该与金若伟离不开关系。  他想起了姚蓝住院时,金若伟曾经提到过什么视频,后来姚蓝出院后,便离奇消失了。  现在突然闯入他的视线,却以这么悲壮的场面而告终。  “这个交给警察吧。”他淡淡的敷衍着金娉婷。  事情比想像中复杂凶险,他不想把金娉婷牵涉到其中,也许她已经牵涉其中了,但,他仍然不想让她知道太多。  “总裁,警察很快就会来到。”沈亚汇报着,他刚刚已经在容少谦的暗示下,报了警。  因为在公众场合下,出了人命,所以,还是要交给警方去处理。  *******************  因为姚蓝的事件,容少谦与金娉婷回警局里录口供,折腾到天亮,才从警局里出来。  在警局门口,却碰到了金若伟的一家从车上下来,容少谦与金娉婷不由的停住了脚步。  “她死了关我什么事呀?一大早的把我抓来做什么?真是丧气。”明素素满脸怨气的埋怨着,看到金娉婷时,她不由愣了愣,眼眸闪过了复杂的情绪。  其实,把大房与三房赶走后,她才发现,没有了他们,她一下子变得孤单了。  别说说话,连个吵架的人都没有了。  金若倾搬走了,金若依偶尔才回来一次,金若倩远在国外,而金若伟要么晚归,要么不归。  她常常独自一人面对倘大而冷清的金公馆。  在明素素看着金娉婷时,金娉婷也在暗暗的打量着她。  对于明素素,金娉婷是一点儿好感也没有的,所以,她很快转开眼了。  “哟,金大小姐也要来录口供呀?妈,你看,不单单是我们要来录口供呢。”金若依见到金娉婷,永远都摆着一副斗鸡的状态,随时都要战斗似的。  金娉婷的心情很差,根本不想理金若依,她目光淡淡的落在了金若伟的身上,对上了他深沉的目光时,她脑子灵光忽而闪动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似的。  与此同时,容少谦锐利的目光也落在金若伟的身上,他没有放过对方一丁点的细微变化。  金若伟遇上容少谦犀利的眼神后,不由躲闪着,有些心虚。  容少谦突然走到他面前,用非常小的声音,对他说:“不要让我比你更早的找到视频。”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见。  听到容少谦提起视频,金若伟的神色顿时变得紧张,但,很快又放松下来了。  这么说来,容少谦只知道有视频,却不知道是什么视频?  想到这里,金若伟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冷笑着低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容少谦冰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嘴角也阴阴的弯起,“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容总裁,凡事都讲证据,没有证据的话,请不要乱说。”金若伟已经把姚蓝的手机拿到了,里边的视频他已经销毁,只不过,他不知道姚蓝有没有把视频发给别人或者是复制到别的地方。  “进去吧。”其中一位警察催促着金若伟他们。  金若伟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容少谦身后不远的金娉婷,然后与家人走向警局的门口。  突然,“吱”的一声,一辆炫酷的黑色车子停在警局门口,几秒后,季旭与汪明从车上下来。  “你好,我是金若伟先生的代表律师……”汪明一下车就上前急急的截住了准备走进警局的一行人。  “一起进去吧。”警察秉着公正的语气对着汪明说。  季旭并没有跟上他们的脚步,而是站在车旁,定定的看着一脸疲惫的金娉婷。  他已经许久没见她了,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遇见。  看着她憔悴的样子,他心疼不已,责怪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在了阴沉着脸的容少谦身上,似乎在责怪着他没有保护好金娉婷。  容少谦看也没看季旭一眼,回身走到金娉婷身旁,搂住了她纤细的小腰,柔声说:“我们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把昨晚不好的记忆删除掉。”  “嗯。”金娉婷淡淡的点头,随着容少谦的脚步,走向等候着的车子。  在经过季旭身旁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抬眼,冷冷的看着他。  “一个连好人与坏人都分不清的人,真的很可悲。”  “什么意思?”季旭眉头紧紧一拧,深深的凝视着金娉婷那张虽然苍白,但依然美得让人屏息的脸儿。  金娉婷回头看了一眼警局的门口,又说:“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坏人都没有好下场的。”  说完后,她与容少谦上了车,留下了一脸懵然的季旭,愣愣的站着。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车后座里,容少谦搂着金娉婷,他知道她聪明,脑子转得也快。  “为什么不告诉我?姚蓝的死跟金若伟有关,是不是?”金娉婷靠在容少谦的胸口,幽幽的直接问道。  “所有事情都在猜测,没有证据。”  “可是,我们有一次不是偷听到金若伟与姚蓝的谈话吗?好像与一个什么视频有关……”  “就凭这些,根本不能确定姚蓝是不是金若伟派人杀死的,事情很多谜团,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开的,听话,别想了,不是交给警察了吗?”容少谦温柔的安抚着金娉婷的情绪。  其实,他心里是另有打算的,虽然是交给了警察,但,他并不相信警察,所以,他打算暗中调查这件事情。  半个小时后,车子回到了半山别墅,看到清晨回来的容少谦与金娉婷,孟桑很是意外。  “孟桑,准备早餐,待会送到主卧室来。”容少谦沉声吩咐。  “是,大少爷。”孟桑点头,看着容少谦与金娉婷上楼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金娉婷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呀?难道是生病了吗?该不会是吃多避孕药身体出问题了吧?  想到这里,孟桑嘴角阴阴弯起。  最好金娉婷永远都生不出孩子,她就不相信容少谦会要一个没办法生孩子的女人,她也不相信容家能容得下一个无法传宗接代的女人。  孟桑心情不由大好,哼着小曲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