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80.我晚上不回家了

180.我晚上不回家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4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80.我晚上不回家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增加大量的雌激素?”金娉婷一脸疑惑,不太明白医学上的问题。  “请问嫂子有没有吃避孕药之类的药品?”容以程说这话时,暗暗的看了一眼大哥。  金娉婷与容少谦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回答:“没有呀,我为什么要吃避孕药呀?”  天知道她是多么想怀上孩子,可是不管她与容少谦怎么努力,她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  “如果没有吃的话,那也许会是其他的食物也会导致雌激素增高,比如牛奶与豆类的食品。”  “难道是牛奶?最近几乎每天都会喝一杯,可是,以前我在金公馆时,我妈也常常逼我喝牛奶,可是都不会有这么症状呀。”金娉婷不解的嘀咕着。  “没什么大事的,放心,吃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容以程宽慰着他们。  *******************  出了医院后,金娉婷心里一直牵挂着与叶凝公司合作的那个购物团的合作案,一天定不下来,她的心一天都无法踏实下来。  于是,她便给叶凝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她有没有空,洽谈一下合作案的细节什么的。  电话很快接通了,但响了许久,叶凝才接起。  “喂,娉婷。”叶凝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叶凝,在哪呢?有空吗?我们见个面吧。”  金娉婷说完后,叶凝那边沉默了许久,才慢悠悠有了声音:“我在家,你过来吧。”  “叶凝,你……你是不是不舒服呀?”金娉婷听出了叶凝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有气无力的。  她才问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叶凝猛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  “你等我,我马上到,好好睡一会儿,不要乱动,知道吗?”金娉婷马上一脸紧张的叮咛着。  正在开车的容少谦不由转头,瞅了一脸紧张的金娉婷一眼,待她挂了电话后,他才问:“叶凝不舒服?”  “嗯,咳得好厉害。”金娉婷秀眉紧蹙,又说:“少谦,送我到叶凝家去吧。”  “好的。”容少谦点了点头,看到女人紧蹙着的眉头,他又忍不住轻声安慰着:“你别着急。”  耳边飘来男人安慰,金娉婷的心尖微微悸动了一下,泛起了暖流。  每次她遇到什么难题,不舒服呀或者不开心呀,这个男人总是第一时间给她安慰,给她支持。  也许有时候就是说一句最平常不过的安慰话,她也会觉得自己那颗不安的心,会顿时平静下来,就像此刻。  金娉婷转头感动的盯着容少谦好看的侧脸,心里感慨着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车子缓缓的在叶凝楼下停了下来,金娉婷下车,对着容少谦挥了挥手,说:“你不用等我了,先回去吧。”  “嗯,上去吧。”容少谦淡淡勾唇,看着金娉婷进了公寓楼的门口,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开,他考虑得比较周全。  叶凝不舒服,也不知道严重不严重?万一要去医院的话,她们打车是很麻烦的,所以,他想等一会儿再走。  金娉婷来到了叶凝的家里,看到穿着一套厚厚睡衣而憔悴不堪的叶凝时,不由大吃一惊。  她们昨天才见过面,但,叶凝却在一天之间憔悴得不像样。  本来水嫩的小脸苍白得没有一点儿血色,水灵的大眼睛布满红色的血丝,没有一点神气。  就连走路也摇摇欲坠似的,脚步有点轻飘飘的感觉。  “要喝点什么吗?”虚弱无力的话从叶凝泛白的唇瓣间流出。  “你赶快给我坐好。”金娉婷连忙扶住她,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她这副样子,心里莫名的闷堵。  “我没事,别担心。”叶凝轻轻的扯动了一下唇角,但,下一秒又猛然的咳了起来。  “咳咳……”  “还说没事,都咳成这样了,看医生了吗?”金娉婷一阵心疼。  “看过了。”叶凝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药。  “吃过药了吗?”  “吃过了。”  “叶凝,你不舒服怎么都不打电话给我?”金娉婷眉宇间尽是担忧与关心,她盯着坐在旁边的叶凝,突然,她看到了她脖颈处有几个暧昧的红印。  金娉婷微愣了一下,想起了昨天给电话叶凝时,在电话里,她听到了那种暧昧的柔体拍打声与叶凝发出的低吟声。  “我……”叶凝对上金娉婷锐利而狐疑的目光,发现她直盯着自己的脖颈处,她不由窘迫的下意识拨过散开的头发挡住脖子,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与金娉婷对视。  金娉婷捕捉到叶凝眼里一闪而过的心虚与满脸的窘迫,她越想越觉得叶凝不对劲。  “叶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昨天你在哪里?”  “昨天?”听到金娉婷提起昨天,叶凝不由想起了金若伟昨晚对自己的凌辱,她的身子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眼底深处散发出浓浓的恨意与惧意。  昨晚,金若伟走后没多久,她也醒来了,撑着酸痛的身体回到了家里,在浴缸里泡到了天亮。  也许就是这样,她才会感冒了,导致咳嗽。  早上,她又拖着疲惫的身子去了一趟医院,开了点药回来。  “叶凝,你怎么了?冷吗?”金娉婷看到叶凝的身体在发抖,她不由关心的询问。  “嗯……”叶凝不想颤抖,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那回房睡下吧。”金娉婷扶起了她,走向她的房间。  在叶凝睡下时,金娉婷不经意的又瞅到了另一边脖子上,也有着几个深深的红印。  这些红印明明就是吻印。  “叶凝,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了新男朋友?如果是,我真的替你高兴,会祝福你。”  金娉婷直白而尖锐的问题,让叶凝有点不知所措,这让她怎么回答?  她无法开口说出自己与金若伟之间的龌龊事情,关键是,要是让金若伟那只魔鬼知道了,不知道又要怎么去折磨她呢?  她更不想把金娉婷也连累其中。  “咳咳……没有。”叶凝咳了两声,毫不犹豫的摇头否认,她选择隐瞒。  金娉婷眉头微皱了一下,既然叶凝不想说,她也没有再追问了。  “娉婷,对不起,我可能无法帮你争取到购物团的合作案了……我辞职了。”叶凝心虚的瞅了瞅金娉婷,她无法抗拒金若伟的意思,也不知道怎么跟金娉婷交待,所以只好辞职了。  “你辞职了?为什么辞职?”金娉婷惊讶,她并不是担心合作案没有了,她在担心叶凝。  叶凝这几天的行为举止都太古怪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又好像藏着好多秘密,让她猜不透。  “我……咳咳……”叶凝才开口,又咳个不停,咳得她眼泪直流。  金娉婷连忙替她轻拍着胸口,说:“别说了,先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你,至于合作案,我会另想办法的,你不用担心了。”  不知是有了金娉婷的陪伴,还是吃了感冒药,叶凝很快就睡着了。  其实,金娉婷也好不了到哪里去,昨晚一晚不眠,早上睡了一会儿,又跑到医院检查身体,所以,在叶凝睡去不久后,她也趴在床边睡着了。  **********************  容少谦在公寓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没见金娉婷下来,估计是不需要去医院了,他才开车离开。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了,他也懒得回公司了,直接回家,在书房里工作。  他一忙起来,便忙得天昏地暗的,直到金娉婷打来电话了,他才知道,原来已经天黑了。  “少谦,我晚上不回家了。”  “你不回家?这么说,我今晚要独守空房了。”容少谦拿着手机,边说边从皮椅子站起来,走到落地窗边,幽深的眼睛,淡淡的看着外边的花园。  “叶凝病了,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金娉婷的声音很轻,她怕吵醒还在睡觉的叶凝。  “严重吗?”容少谦眉头不经意的蹙了下。  “感冒了。”  “你们这是一个病人在照顾另一个病人吗?你记得也要吃药。”  “知道了……”  “……”  容少谦背对着书房门口与金娉婷聊着电话,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全被门外的孟桑偷听了去。  孟桑本来是请示容少谦,什么时候吃晚饭的?  没想到却让她听到了金娉婷今晚不回家这么令人振奋的消息。  这是老天也在帮她吗?  今晚绝对是个靠近容少谦的好机会。  孟桑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弯起了嘴角,笑开了脸,脑子里浮现起容少谦帅气的脸庞,还有那挺拔伟岸的身材。  她多少次梦想着像金娉婷那样与容少谦做着亲密的事情,她多少次在夜深人静时,想像着自己就躺在容少谦的怀里,享受他的宠爱。  每次看见金娉婷与容少谦火热的场面,天知道她有多嫉妒。  今晚,她不用再幻想了,她要真真切切的感受容少谦的宠爱,也不用再嫉妒了,因为她将会代替金娉婷躺在容少谦身下。  这几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说不定幸运的话,她能一炮而中,怀上了容少谦的孩子,麻雀变凤凰不再是梦。  想到这里,她心里又一阵兴奋,仿佛美好的生活摆在了眼前。  门里,容少谦已经挂了电话,他重新坐回了椅子里,准备重新开始工作,却响起了敲门声。  “进。”他低沉的嗓音响起。  孟桑推门而入,小脸带着难掩的兴奋,含羞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个低头看着文件的男人。  “大少爷,晚餐我给你送上来,还是你到饭厅里吃。”  “送上来吧。”容少谦头也没抬,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金娉婷不在,他在哪里吃都一样的。  “好的,你等会,我马上送来。”孟桑勾着诡异的笑容,转身出了书房,脚步轻快的下楼,回到厨房里。  她把厨师支开后,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小包粉末,倒进了容少谦的汤里,然后,才拿来托盘,把汤,饭,菜送给容少谦。  “大少爷,请慢用。”她把托盘放在沙发那边的桌子上。  “好的,半个小时后,再来收拾吧。”容少谦的声音依然平淡如水,他依然没有看孟桑一眼。  他的冷淡不多不少让孟桑受到打击,不过,她很快就释怀了,反正,不用两个小时,容少谦就会浴火焚身,等到他受不了了,她再出现在他面前。  她转身出了书房,在门口处,回头看了一眼如天神般帅气的男人,心里不禁了阵荡漾。  ****************  饭后,容少谦连线了巴黎那边的公公司,开起了视频会议。  这其间,孟桑过来收拾,她看到空空如也的汤碗时,嘴角不由暗暗扬起,娇羞的目光情不自禁的飘向正在开视频会议的男人身上,听着他一口流利的英语,她不由崇拜不已。  她不敢打扰他,所以,安静的拿着托盘走出了书房。  视频会议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容少谦慢慢的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感觉有点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感。  他把空调的温度调低了几度,继续着开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身体越来越不对劲,纵然在只有十六度的空调下,他依然感觉到躁热难耐,俊逸的脸庞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体内那股烦躁不知何时已经化为蠢蠢欲动的热流了,在肆意的流窜着,翻腾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