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82.孟桑的心就是最毒妇人心

182.孟桑的心就是最毒妇人心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3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1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82.孟桑的心就是最毒妇人心    她知道孟桑一直都对容少谦有爱慕之意,只是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大胆,这么不知廉耻,在容少谦的饭菜里下药,想趁自己不在家,代替自己的位置。  但,孟桑太小看容少谦的定力了,也太小看容少谦对感情的忠诚了。  在这一点上,金娉婷对容少谦是感动的,在媚药的作崇下,他仍然没有背叛她。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金娉婷哪里亏待你了?”金娉婷余怒未消的瞪着低着头轻声啜泣的孟桑,怒声质问着。  孟桑摇着头,低声回答:“没有……是我错了,少奶奶,求求你放过我吧……”  “扑通”一下,她跪倒在金娉婷的脚边,又哭着求饶:“少奶奶,求求你,让大少爷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金娉婷垂下眼,冷冷的盯着可怜兮兮的孟桑,其实,看到她这副可怜的样子,心底也软了下来。  忽而,她的视线落在了地上一包白色的东西上去,那是刚刚孟桑跌倒的地方。  孟桑察觉到金娉婷的目光有异,她转头看了一眼脚边,看到那包东西时,她脸色不由大变,瞬间苍白得如白纸,下意识伸手想捡起,但,金娉婷比她更快的用脚踩住了那包东西。  “这是什么?媚药吗?”  此时,容少谦再次由浴室里走出,他身上穿着浴袍,经过冷水的冲洗,他暂时保持着清醒。  他慢慢的走近金娉婷,盯着跪在地上的孟桑,眸光顿时冷厉得像一把冰刀似的。  金娉婷把脚移开,露出了那包东西,再次冷声问:“这是什么?快说。”  因为容少谦在场,所以孟桑也不敢造次,她不但害怕得全身在颤抖,连牙齿也在颤抖着,发出“咯咯”的响声。  容少谦阴沉着脸,捡起了那包东西,打开,发现里边是白色的粉末。  “这就是你下到我饭菜的东西吗?”他的声音冷得让人犹如置身在北极似的。  “不……不是,大少爷,大少奶奶,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呜呜……”孟桑吓得放声大哭。  那包东西不是媚药,而是避孕药,她每天都会备一包在身上,方便下到金娉婷的饭菜里。  “快说。”容少谦低声怒吼,他的耐性已经没有多少了。  “是……是避孕药。”孟桑哭着如实禀告。  避孕药?  容少谦与金娉婷着实愣住了,夫妻两个同时想起了今天中午容以程说的话。  难道?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顿时了然。  怒火顿时涌上金娉婷的心间,涨得她胸口发痛,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如果没有猜错,这些避孕药就是让她身体出现异样的根源,而始作崇者就是可恶的孟桑。  “一五一十的给我说出来。”容少谦再也压抑不住心间的怒火而朝着孟桑大吼,不知道是不是太生气了,怒火盖过了浴火。  孟桑被容少谦吼得不由缩起了脖子,身体得像筛糠似的,泪如雨下,悔不当初。  今晚,她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说。”容少谦见孟桑一味流泪,不说话,他又是一声怒吼。  “啊……”孟桑被吓得惊叫了一声,生怕容少谦会像刚才那样扼着她脖子,她连忙哭着说:“我说……呜呜…….我说……”  “我嫉妒大少奶奶,不想让她怀上孩子,就……就把避孕药下到她喝的汤里或者牛奶里……”  “啪……”  孟桑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娉婷就气得一巴掌挥了过去。  什么叫最毒女人心?  孟桑的心就是最毒妇人心。  “啊……呜呜……”孟桑被打得眼冒金星,随着惯性摔倒在地上。  “大少爷,大少奶奶,对不起……呜呜……对不起……”  孟桑终于知道害怕了,她一边哭一边求饶着。  “滚……马上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容少谦咬牙切齿的怒吼着,虽然很想狠狠的揍一顿孟桑,但念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他忍住了。  孟桑犹如得到特赦似的,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  没有了孟桑的嚎哭声与求饶声,房间突然安静得可怕。  容少谦与金娉婷因为太生气了,谁也不想说话,都定定的站在原地,努力的平复着心里熊熊的怒火。  许久后,容少谦又感觉到体内那股浴火蠢蠢欲动了,他不想把老婆当成了发泄yu望的工具,所以,再一次进入浴室里。  金娉婷愣愣的看着浴室那扇紧紧关闭着的门,心里一阵难受。  她知道容少谦需要一个女人来泄yu,可是,她此刻真的没有心情。  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桌面的电话,拨打给容以程,跟他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容少谦的情况,让他最快时间赶来。  之后,夫妻两个,一个在浴室里泡着冷水,一直没有出来。  一个在沙发上坐着,两眼空洞的发着呆。  金娉婷一直以为自己怀不上孩子,是自己身体的原因,却没想到背后竟然藏着这么肮脏的真相。  太可怕了。  孟桑这个女人的心肠真的太歹毒了。  只打了她两巴掌,真是便宜她了。  容以程在半个小时后,飞车赶了过来,给容少谦打了针后,兄弟两个便在书房里,不知在商量些什么。  金娉婷简单的洗了个澡后,便躺在床上,继续发呆。  她在想,如果今晚不是叶凝妈妈突然来了,照顾叶凝,她就不可能回家,她不回家,就不知道这背后肮脏的真相。  要是她真的不回来,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容少谦会掐死孟桑吗?又或者,孟桑的计谋会成功吗?  *****************  孟桑的事情并没有因些而落幕。  第二天,事情传到了欧云裳与容展扬的耳里,他们又气得大骂了一顿孟桑。  容少谦与金娉婷也被他们一个电话而召回了容宅。  当他们回家容宅时,发现老管家孟福与孟桑齐齐的跪在客厅的中间。  看到了容少谦与金娉婷,孟福泪水涟涟的直呼教女无方。  “老爷夫人,大少爷大少奶奶,是我没把女儿教导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  “管家,一人做事一人当,与你无关,你先起来,至于孟桑,你做出这么歹毒的事情,无法原谅。”欧云裳失望的瞪着悔恨交加的孟桑。  明明知道她想抱孙子,而孟桑却该死的在金娉婷的饮食里放避孕药,真是罪不可恕。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孟桑两只眼睛肿得像桃核似的,两边脸颊也红肿得厉害,应该是刚刚被人打过。  说实话,金娉婷再次见到孟桑,恨不得上前狠狠揍一顿这个歹毒的女人,但,看到她浑身颤抖的可怜样,心里的气好像又消了不少。  她闷不作声的在欧云裳的身边坐下。  欧云裳心疼的握住了她的手,眼带泪水的说:“孩子,让你受苦了,妈不该让孟桑去半山别墅。”  “不,夫人,是我的错,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交待。”管家说话的同时,转着脑袋看着周围,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不远年的鸡毛掸子上,猛然站起来,冲过来,拿过鸡毛掸子,走到孟桑身边,用力抽下去。  “啊……啊……”  每抽一下,孟桑就痛得大叫一声,她不敢躲避,跪着接受父亲的抽打。  顿时抽打声与痛叫声充满的整个客厅。  “别打了,你们都离开容家吧,容家不需要你们。”突然,容展扬出声阻止了孟福继续打下去,念在孟福在容家一直都尽心尽力的做着本份的事情,他也不想追究他们的过错了,把他们赶出了容家,作为惩罚吧。  “谢谢老爷。”孟福感恩戴德的给容展扬与欧云裳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拉起了满身伤痕的孟桑出了容家客厅。  容家的人没把孟桑送到警察局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孟桑的事情总算落幕了。  欧云裳另外派了一个在容家工作了二十几年的老佣人去半山别墅当管家。  金娉婷也开始积极的调理身体了。  还好发现得早,所以并未造成更大的伤害,相信只要调理一段时间,她想怀孕不是难事。  ******************  日子在忙碌中流逝着。  虽然没有叶凝的帮忙,但金娉婷还是顺利的找到了几家旅游公司合作,签下了购物团的合作案。  东区商城的人气瞬间增加了不少,铺位也顺利的租出去不少,虽然距离目标还有些差距,但,并不远。  相信要转亏为盈也不再是奢想。  距离约定半年时间,还剩两个月。  金娉婷有信心会在这两个月让商城转亏为盈,因为她又想到了更好的方法,就是添置了十辆专车。  专车是从各大繁华的闹区到东区商城免费往返,给想来商城消费的客人大大的便利。  事业,她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但,有的事情就没那么顺利了。  姚蓝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但警察局那边没有半点消息。  “少谦,你不是派人去找姚蓝的女儿了吗?怎么还没有找到?会不会被那些杀姚蓝的人找到了?”  这晚,容少谦与金娉婷吃过晚饭后,手拉着手的在花园里散步。  已经深秋了,凉风习习的吹着,让人感觉到阵阵的凉意。  “他们应该也没有找到,据我的人回报,除了我们在找姚蓝女儿,还有另一帮人也在找,看来金若伟想杀人灭口。”  “那可怎么办?不能让金若伟先找到姚蓝女儿,还有那个视频一定是金若伟的犯罪证据。”金娉婷不由紧张的停下了脚步,转头担忧的瞅着比自己高出差不多一个头的男人。  “放心,我已经加派了人手。”容少谦淡淡勾起唇角,伸手捏了捏金娉婷水嫩的脸儿。  经过一个月的调理,她的脸色比以前更水润了,嫩嫩的,就你刚刚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泛着淡淡的粉光。  天慢慢的全黑下来了,处身于清凉的花园中,衣衫单薄的金娉婷不由感觉到有点冷。  “冷吗?”容少谦感觉到女人的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他张开双手,猛然把她玲珑的身躯搂了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样还冷吗?”他凑到她耳边低语。  “嗯?不冷了。”金娉婷仰起小脸,淡淡的笑着,与男人对视,她明媚的大眼睛,在浓浓的夜色里,散发着熠熠的光芒。  “老婆,我爱你。”容少谦深情的在她唇边印下一个吻。  “有多爱?”金娉婷调皮的瞅着他。  “想知道我有多爱你,回房间,我用行动告诉你。”男人笑得邪肆,就连看着女人的眼神也是邪肆无比的。  听着他暧昧又邪恶的话,女人娇羞得红了小脸。  “老婆,我发现你的胸部大了以后,小不回去了,现在抱着你,顶得我好舒服……”  “滚开……”听着男人充满污味的话,金娉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下一秒,却发现男人故意的收紧手臂,让她的身体与他的身体贴得更紧。  “老婆,我们回房间吧。”男人抱着如此火辣性感的娇妻,心里顿时痒痒的,身体更是起了反应。  当然,金娉婷也感觉到男人身体上的反应了。  她又气又羞,任由男人搂着自己回屋去。  “老婆,你身体调理得差不多了,说不定今晚我们努力努力,革命就能成功了……”容少谦一边走着一边在女人的耳边说着邪魅的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