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84.叶凝喝醉

184.叶凝喝醉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8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84.叶凝喝醉    “找我做什么?”叶凝来到了金若伟的私人别墅里,目光清冷的盯着站在阳台的男人背影。  这栋别墅是金若伟不久前买下了,目的就是用来跟叶凝私会的。  金若伟转回的身体,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慢慢的走近叶凝身边,抬手轻轻的抚过她光滑的小脸。  “找你还能做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长臂一伸,便把叶凝娇小纤弱的身体搂入了怀里,他凑到她脸前,低头凝视着那张冰冷的小脸,沙哑着嗓子低语:“我想你了。”  叶凝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完会不为他的温柔而感动。  她恨他,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说了,在我面前摆脸色只会让你死得更惨,怎么教训了那么多次都学不乖?”忽而,金若伟眼里的温柔瞬间消失,面目变得狰狞。  在玩弄叶凝的过程中,他爱上她,是他始料未及的。  每次见到叶凝的心情都很矛盾,想对她好一点,但,碰上她的冷脸时,又莫名的一肚子气,继而,就引发他每次都把她折磨得惨兮兮的。  叶凝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嫌恶的转开脸。  金若伟眸色一沉,抬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抬起,低头狠狠的吻上她冰冷的唇瓣。  “唔……”叶凝慌张的神色自黑眸里闪过,她厌恶的躲避着他的唇。  她的举动让金若伟怒了,他猛然把她摔向沙发,然后快速的以身体的重量压制住她。  叶凝只是一个纤弱的女人,怎么能斗得过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呢。  所以,她的下场浅而易见,很惨。  她越是反抗,金若伟却该死的越是兴奋。  也许就是这种感觉,让他深深的迷恋上叶凝了。  许久后,叶凝满身红印,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淌下。  被金若伟摧残过后的她,犹如一朵被暴风雨摧残过的小花一朵,楚楚可怜。  金若伟坐在她身旁,幽沉的眼底闪着悔意,每次他伤害她后,都会后悔,但,下一次,他还是会伤害她。  “乖乖听话,不就好了吗?非要逼我这么粗鲁的对待你。”阴森森的话,从他菲薄的唇瓣溢出,没有一丝温度。  叶凝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她讨厌这种日子,这种日子让她生不如死。  “想离开我?”金若伟勾着阴笑,抬手抚着叶凝带着红晕的小脸。  叶凝呆滞的目光转动了一下,瞪着他。  “给你一个机会,把金娉婷引到郊区一个废弃的仓库里,我就给你自由,连那些照片一并还给你,从此不再纠缠你,怎么样?”金若伟倾身,目光深沉的凝视着叶凝那张清丽的小脸。  他昨天不经意的听到了金娉婷与容少谦讲电话,得知容少谦过两天会出差,他想趁这个机会把金娉婷解决掉。  想想最近的日子过得也够憋屈的,自从姚蓝死后,容少谦居然在他身边安排了几个人暗中跟踪监视着他,害得他做什么事都不敢轻举妄动。  更可恨的是,季旭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跟他也断绝了来往,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眼看离半年之约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金娉婷把东区商城搞得有声有色的,他再不出手,恐怕就要永远失去金盛集团总裁这个宝座了。  “你想对娉婷做什么?我不准你伤害她……”叶凝听到金若伟的话,不由从沙发弹跳起来,满脸紧张的质问着他。  金若伟漆黑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叶凝赤luo着的身躯,微微沉了沉,阴阴勾唇,讽刺:“你对她还真好,让我嫉妒死了。”  叶凝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转开头。  “难道你不想离开我?不舍得我吗?”  “呸,我恨不得你去死……”叶凝恨恨的转回头,满眼的厌恶。  金若伟神色一凛,抬手捏住叶凝的下巴,阴阴的笑着:“既然这么想离开我,那就考虑我刚刚的提议,用一个金娉婷换你以后的自由。”  叶凝沉默了,这个条件对于她来说,的确很诱人,但,她不想伤害金娉婷。  金若伟似乎看穿她的心思了。  “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你知道我的,我只想要金盛集团而已,你想想,金娉婷已经是容氏集团的总裁夫人了,对她来说,失去金盛根本就是小事一桩,而你,如果不答应我,失去的是一生的自由,我一定会缠着你不放的……”  ……  叶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金若伟的别墅的,她浑浑噩噩的走在冷清的大街上,昏黄的街灯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显得特别的孤寂。  耳边回荡着金若伟如魔音一般的声音。  该死的她,刚刚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金若伟的提议。  此时,自责与不安正像毒液似的腐蚀着她的心,很难受。  金娉婷是她最好的好朋友,从大学到现在,差不多十年感情了,她们之间情同姐妹。  也正正因为金娉婷,她才认识金逸晨,与他相恋,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  但也是因为金娉婷,而被金若伟这个魔鬼缠上了,让她跌入了无底的深渊里。  她能怎么办?她没有选择了。  就如金若伟所说,失去金盛集团,金娉婷也许只会难过一阵子,毕竟她拥有了阳城第一豪门少奶奶的身份,身后是更大更强的容氏集团。  而她叶凝,如果真的被金若伟缠着一辈子,那种痛苦是无法想像的。  为了自由,她出卖了好朋友,她可耻,她卑鄙……  走了许久,叶凝在一家酒吧前驻足,犹豫了一下,抬脚走了进去,她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那颗疼痛的心。  ***************  半山别墅,深夜时分。  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笼罩在夜色里,大部分人都入睡了。  只有二楼的主卧室里,不断的流泻出暧昧的男女二重唱,此起彼伏的,久久没有停息。  那张超大的床上,帅气男人强势的姿态宠爱着性感的女人。  忽而,一阵急速的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兴致。  容少谦目光闪过了不悦,停住了狂野的动作。  “谁呀?这么晚还打电话来。”金娉婷从迷乱里清醒过来,她明艳的小脸上泛着动情的红晕,吐气若兰的低喘着。  本来是不想理会那个响个不停的手机的,奈何手机却不折不挠的响个不停。  她微微的待气息平稳了一点儿,才伸手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来,看了看上边的号码,不认识的。  “谁打电话来?”容少谦沉声不悦的低问,精壮的身躯沉一沉,帅气的脸庞泛着隐忍的红晕。  “不知道,不认识。”金娉婷低喃着回答,抬眼对上男人幽深的目光,她又说:“你别动,我听电话。”  叮咛完后,她手指划过手机屏幕,把手机放在耳边。  “喂,谁呀?”她磁性的嗓音带着慵懒,非常性感。  “你好,请问是金娉婷小姐吗?我这里是夜色酒吧,有一个叫叶凝的小姐喝醉了,你能来接一下她吗?”  “什么?”金娉婷惊讶的轻叫出声,伸手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示意他起来。  但容少谦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只是抱着她滚动了一下,他们的位置顿时变换过来了,她趴在他身上。  姿势依然暧昧。  金娉婷的脸儿顿时滚烫,暗暗的瞪了一眼坏笑着的男人,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稳的气息,抬眼看向挂钟,快凌晨一点了,叶凝还没有回家?居然还喝醉了,这什么情况?  容少谦的双手紧紧的环着女人玲珑性感的腰身,俊逸的脸庞泛着隐忍的红晕,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深邃的眼睛闪着火焰,细看着女人的表情。  “你确定那位小姐叫叶凝吗?”金娉婷一动不动的趴在男人的怀里,狐疑的问道,印象里,叶凝从未醉酒过。  “确定,她说她叫叶凝,然后又说了你的名字与电话号码,现在叶小姐已经睡着了,无法跟你说话。”  “好吧,请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去接她。”金娉婷匆匆的挂了电话,才把电话放下,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她再次被男人压在身下。  “别胡闹,起来了,叶凝喝醉了……”金娉婷推拒着他结实的胸口。  “等会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容少谦霸道的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本来被打断了好事,他已经满肚子不爽了,如果还要他强忍着那一触即发的欲念,他可能会郁闷到吐血。  “你……啊……”金娉婷刚想开口说话,却被男人突然狂猛的动作吓到了。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狂,女人别说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任由男人在她身上肆意驰骋着。  片刻后,男人低吼了一声,停住了狂野的动作。  女人的小脸也在那一瞬间,染上了动情不已的红晕,吐气若兰的低喘着。  卧室渐渐的归于平静,但,暧昧的气息还是清淅可闻。  夫妻两个进入浴室简单的洗漱后,换了衣服,匆匆的赶去夜色酒吧。  在酒吧里,金娉婷看到了醉得一蹋糊涂的叶凝时,不由疑问重重。  叶凝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会独自在酒吧里喝得这么醉?  她与容少谦合力把叶凝扶上了车子,想到叶凝是独自一个人居住的,所以便把她带回了半山别墅,方便照顾。  把叶凝安置好了,已经接近深夜的三点钟了,还好明天是周日不用上班,可以睡晚一点。  “你先睡觉吧。”金娉婷回到主卧室里,看到容少谦半倚着床头,在等自己。  “你呢?”容少谦深邃的目光闪动了一下,盯着女人窈窕的身姿,过两天他要出差了,所以,他不愿意放过一丁点能跟女人在一起的机会。  “我去陪陪叶凝。”金娉婷知道男人的心思,但是,她不能放着叶凝不管呀。  “重友轻色。”容少谦不满的嘀咕着。  金娉婷不由轻笑出声,这个男人闹起别扭来像个小孩子似的。  她走到床边坐下,捧着男人帅气的脸,深深的吻住了他的唇,给他安慰。  谁知,当她想离开他的唇时,他却强势的紧紧禁锢着她,强势的吻了许久,才满足的放开她。  金娉婷红着小脸,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轻骂:“霸道。”  “对你,我从来都是霸道的,因为,你是我的。”容少谦邪肆的勾了勾唇,对于被叶凝抢走自己的老婆,有点耿耿于怀。  “好了,快睡吧。”金娉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主卧,走进了旁边的客房。  叶凝安静的躺着,一向苍白的小脸,因为醉酒的原因,泛着漂亮的红晕。  金娉婷闻到叶凝身上带着一股难闻的酒味,而且她白色的衣领也沾染红色的酒迹,便回房拿来一套睡衣,想替她更换掉身上的脏衣服。  然而,当她脱下叶凝的衣服时,不由大惊失色。  叶凝白希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红印,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身红印是刚弄上去不久的。  叶凝听了个电话,离开餐厅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又会独自一人在酒吧喝得烂醉?  金娉婷突然有一种迫切想知道叶凝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她有强烈的求知欲望,从未试过这么强烈的想了解一件事情的真相。  她走到浴室里,拧了一条湿毛巾,替叶凝擦拭了一下身体。  谁知,叶凝突然发狂似的,推开了她,胡乱挥着手,大嚷着:“滚开……魔鬼……我恨你……恨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