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86.叶凝就像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186.叶凝就像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4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86.叶凝就像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凑过来点。”金若伟对着她勾了勾手指。  “什么?”叶凝不解。  “这是秘密,总不能大声说吧。”  叶凝咬了咬牙,万分不情愿的把耳朵凑到金若伟的嘴边。  金若伟邪恶的勾了勾唇,在叶凝耳边细细的说了一段话。  “明白了吗?”  “明白了。”叶凝没好气的回答,随手抓过一边的包包,正准备走人,突然,手腕一紧,被金若伟拉住了。  她回头恨恨的瞪着他问:“还有事吗?”  “既然过了明天你就自由了,那今天咱们就好聚好散吧。”  “什么意思?”叶凝眸子闪过惊慌。  “今天好好陪陪我。”金若伟厚颜无耻的提出。  “不要。”  “不要?今天你还没有资格拒绝我的要求。”金若伟眉头一蹙,站起来,强势的拉着叶凝走出餐厅。  叶凝怕引起餐厅里的人注意,她不敢挣扎,只好任由金若伟拉着她走。  罢了,过了今天,她就自由了。  ******************  第二天,金娉婷回到公司没多久,便接到了叶凝的电话。  “叶凝,怎么了?”  “娉婷,你……你能……出来一趟吗?”电话那头,叶凝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紧张,说话吞吞吐吐的。  “当然可以,你在哪呢?”  “我在你公司对面的那条小马路里咖啡厅。”  “好,你等会儿。”金娉婷挂了电话后,便匆匆的走出办公室,看到风倾语迎面拿着一沓文件迎面走来。  “总裁,这两份文件是急件,需要你签名……”  “放我桌面吧,我回来签字。”金娉婷脚步匆匆,丝毫没有停顿。  “这么急,去哪里呀?”风倾语看着金娉婷的背影,低声嘀咕着。  “风秘书,总裁呢?”金娉婷刚刚拐了弯,付海便从另一边走过来。  “刚刚走了,没说去哪里。”风倾语如实禀告。  “刚走的吗?”付海淡淡的应了一声,他来找金娉婷,是有急事想跟她商量一下。  “嗯。”风倾语点头。  “好吧,我知道了。”付海淡淡的回了一句,快步的走向电梯,在拐角处,看到金娉婷刚好进了电梯。  等他来到电梯前,电梯已经下降中了,他只好按下了另一台电梯,希望追上金娉婷,可是,他越急,电梯来得越慢,等了好几分钟,电梯还没有来到。  金娉婷找到了叶凝所说的那咖啡厅。  “娉婷,这里。”叶凝向她招手。  金娉婷环视了一眼咖啡厅,许是早上的原因,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她走向叶凝。  “娉婷,对不起,不是逼不得已,我是不会找你出来的。”叶凝满脸着急的握住了金娉婷的手,眼睛盈满了泪水,随时都会夺眶而出似的。  “什么事了?”金娉婷看到叶凝这个样子,心,不由也揪了起来。  叶凝给她的感觉,就像一个无法解开的谜。  “我……我被人拍了裸照……”说这话时,叶凝的头垂得很低,为了让金娉婷相信,她咬了咬牙,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到金娉婷的面前。  突然看到不堪入目的照片,而照片的主人还是叶凝,金娉婷只觉得脑子“轰”的炸开了,小脸猛然涨红。  照片里,叶凝跪趴着,身上yi丝不gua,眼神迷离,脸色潮红,非常妖娆魅惑。  “谁做的?是不是你口中的那个魔鬼?”她愤怒的问道,语气里充满了对叶凝的心疼与同情。  她现在似乎有点明白叶凝为什么会隐瞒事情真相了,原来真相的背后是那么难以启齿的。  “嗯。”叶凝咬着唇,委屈的点头。  “那个混蛋在哪里?带我去找他。”金娉婷的脾气一向火爆,好友遇到这样的欺负,她怎能坐视不管。  她猛然拉起叶凝,就要走出咖啡厅。  “娉婷,你确定要去吗?那个地方很远。”  “去,为什么不去?”金娉婷已经被怒火遮心了,她一心只想替叶凝讨回公道,根本没想到自身的安全问题。  在路边,她们上了早已经安排好的计程车。  谁知道上了车后才坐好,司机转头过来,拿着一支小喷雾对着她们喷过去。  金娉婷一惊,想憋住气已经来不及了,喷雾随着呼吸进入了她的心肺里,意识很快就失去了。  叶凝也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但来不及出声,人已经晕了过去。  金盛公司的门口,付海远远的看到金娉婷拉着叶凝上了车。  这一大早的,她们要去哪里?  突然,他发现那辆计程车有些不妥,车窗玻璃是特制的,竟然看不到里边的人。  付海的心猛然惊了一下,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金娉婷的号码。  电话通了,响了一声,两声,三声……  响了许久都没有接听。  突然,他意识到金娉婷有可能出事了,他不敢怠慢,连忙拦截了一台计程车,坐上去。  “师傅,麻烦你追上那辆绿色的计程车。”付海神色着急。  一路上,他都紧紧的跟着那辆绿色计程车,途中,他也打过几次电话给金娉婷,但她都没有接。  当他看到计程车竟然驶出了市区,往荒凉的郊区驶去时,就知道金娉婷真的遇上危险了。  ************  另一边,容少谦在机场正准备登机,沈亚突然打来了电话,跟他汇报了一些事情。  “总裁,金若伟最近没什么动静,不过,我们的人昨天拍到了他跟叶凝小姐在一起用餐,后来他们一起去了金若伟名下的别墅里,叶凝小姐第二天才离开。”沈亚详细的禀报着金若伟的事情。  “你说金若伟跟叶凝在一起?确定吗?”容少谦的眉头不经意的蹙起,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昨天叶凝才从半山别墅离开,中午就跟金若伟一起用餐了?还跟他回别墅过夜?他们的关系难道是情侣?怎么没听金娉婷提起呀?  “确定,我们的人还拍了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好,我知道了。”容少谦淡淡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后,他又拨打了金娉婷的号码。  结果,电话响了许久,金娉婷都没有接起。  该不会在开会中吧?  此时,机场广播不停的催促着:“请乘坐ak701航班阳城飞往法国巴黎戴高乐的旅客尽快登机……”  容少谦站在登机口,眉头越蹙越紧,他挂断的拨给金娉婷的电话,拨给了洪烨,对方很快就接起了。  “喂,总裁,早上好。”  “洪烨,娉婷是不是在开会?”  “没有,我刚刚听她的秘书说,她匆匆走出去了。”洪烨被容少谦的紧张语气给吓着了,他连忙问:“有什么事吗?”  “跟她出去的还有谁?”容少谦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安,金娉婷很少会不听电话的,而且才回公司又匆匆出去了,有点不寻常。  “不知道,我问问。”  “好的,等一下给我回电话。”容少谦挂断了电话,又继续拨打金娉婷的电话,结果还是没有人接听。  容少谦幽深的眸子掠起了担忧与焦灼,突然,他转身就走向机场出口。  送他来机场的司机已经回去了,他只能拦了一辆计程车坐着赶回去。  坐在车上,他先是给沈亚打去电话,让他赶紧带上身手好的手下赶去郊外,然后他又让人查找了叶凝的电话,打了过去,结果,跟金娉婷的手机一样,都关机了。  容少谦意识到他的女人真的出事了。  心,没来由的紧紧的揪着。  他从来都没有害怕过,但,此时,他心底莫名的生出了害怕。  他害怕会失去金娉婷。  ***********************  “他妈的,这娘们真是多电话。”计程车司机大概被金娉婷的手机烦着了,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等绿灯时,他回身从金娉婷的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连看也没看就挂断了,顺便按了关机,来个耳不听为净。  他把手机放回金娉婷的口袋时,不经意的瞥见金娉婷露在短裙外的美腿,不由色心大起,色迷迷的摸了一把,色色的想着:这两个娘们长得还真不错,一个火辣性感,一个清丽婉约。  “哔哔哔……”突然车后传来鸣笛声,让色迷心窍的司机顿时回神。  “操……”他不爽的骂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转回身子,继续开车上路。  “开车了,快跟上快跟上……”付海一看到绿色计程车开走了,不由着急的催促着司机开车。  谁知道那司机不紧不慢的回头揶揄着付海:“大哥,你是不是把女朋友惹生气了,所以才那么着急去追呀?”  付海幽沉的眸子闪过了无奈,也懒得跟司机解释,回答:“是呀,拜托你了,快点开车跟上吧,别跟丢了,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  “行,大哥,你的终身幸福就交给我了。”司机义气的拍了拍胸口,踩下油门,快速的跟上那辆绿色的计程车。  付海目光炯炯的盯着前边的绿色计程车,生怕一眨眼就会不见似的。  绿色计程车似乎发现被跟踪了,突然加快了速度,连续超了好几辆车子。  “师傅,快,跟上……”付海满脸焦急,前边的计程车摆明了有猫腻,要不然为什么会心虚的想甩开他呢。  “别急,大哥,终身幸福重要,但生命更重要。”司机大哥不愿意再加速了,这把付海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叮铃铃……”付海的手机急切的响起,他看了一眼上边的号码,漆黑的眸子闪过了一丝惊讶,连忙接听了电话。  “容总裁。”  “娉婷呢?”容少谦直截了当的询问,那焦急的语气带着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紧张。  付海连忙把自己这边的情况简单精短的向容少谦说了一遍。  容少谦一听,果然出事了,纵然他整颗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他还是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你跟紧他,我马上赶过去。”  “知道了。”付海答应,挂了电话后,却发现前边没了绿色计程车的影子了。  “师傅,车子呢?”  “呃?刚刚还在前边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呢?”司机也满头雾水的嘀咕着。  付海看了看旁边的分岔路,那是一条泥路,根本没车子在路上行走,但,路上留着两条清晰的车轮印,付海眸子精光闪了一下,连忙说:“转进岔路。”  “呃?这条路好烂呀,而且也没车去……”司机有些不情愿。  “别废话,赶紧跟上。”付海凶狠的对着司机怒喝,把司机喝得一愣一愣的。  失去了金娉婷的影踪,付海的心情顿时变得烦躁。  “你这么凶,难怪你女朋友会逃跑,换我,我也走……”  “闭嘴,开快点。”付海的耐性已经完全磨灭了,他目露凶光抡起拳头在司机面前扬了扬。  司机吓得不由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吱歪了。  绿色计程车的确是驶进了这条小岔路,司机的车技很不错,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依然开得飞快。  车后座,金娉婷与叶凝被颠来颠去的,她们没有意识的身体躺倒在座位上。  “妈的,居然还真的跟来了。”司机从倒视镜看到了付海乘坐的那辆计程车紧紧的跟着,不由烦躁的怒骂了一声,把油门踩尽,车子猛然飞奔起来,扬起了滚滚的灰尘,很快就把付海乘坐的那辆计程车远远的甩在后边。  然后,他拨打了丁子恒的手机,向他求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