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89.他终于来了

189.他终于来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3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89.他终于来了    “好朋友?好朋友值多少钱?”金若伟不由想到了季旭,当初他们也称兄道弟呀,现在还不是为了一个金娉婷,就把兄弟给抛弃了。  叶凝知道不能与金若伟硬碰硬,她转动着脑子,沉吟了一会儿,说:“既然她要死了,我希望她能死得明白,我想去见见她。”  “可以。”金若伟阴阴的笑了一下,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拉着叶凝一起走向另一间房间。  还没有走近,便听到了金娉婷凄厉的叫声。  “不要……放开我……”  叶凝的心猛然紧紧揪住了,她受过这种污辱,所以明白这种痛。  “住手。”金若伟出现在门口,沉声怒喝了一声。  丁子恒闻言,眼底闪过不爽,不甘不愿的放开衣衫不整的金娉婷。  “呜呜……”金娉婷吓得缩到角落里去,惊恐的眼睛看到金若伟与叶凝手拉着手时,闪过了疑惑。  “你们……”  “如你所想,我们是一起的。”金若伟像炫耀似的,握起叶凝的手,向金娉婷扬了扬。  叶凝由始至终都低着头,不敢看向金娉婷。  金娉婷愣愣的盯着叶凝,像是不认识对方似的,许久都没有说话。  “对不起……”一声极小的声音,从叶凝泛白的唇瓣溢出。  声音虽小,但足以把金娉婷轰炸得粉身碎骨,对于所见的,所听到的,她都不敢置信。  她失望而心痛的摇着头,喃喃道:“他就是你口中的魔鬼?”  听到魔鬼两个字,金若伟的眸子沉了一下,转头看向低着头的叶凝。  “对不起,我真的被逼的,给你看的照片是真的……”叶凝愧疚的流下泪来。  “你……太令我失望了。”金娉婷心痛的闭上眼睛,两行热泪从脏兮兮的脸上滑落。  她的心真的痛,好像被人一刀一刀的割着似的。  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卖欺骗,这种感受让她大受打击。  “娉婷,我真的被逼的,你要相信我……”叶凝急了,她真的不想失去金娉婷这个好朋友,但自己伤害了她,欺骗了她,又是事实。  突然,她的视线触到了站在身旁一个手下手里的那把刀,她咬了咬牙,猛然夺过,往身边金若伟腹部刺去。  “噢……”金若伟闷哼一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凝,下一秒,他愤怒的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响起,把所有人都从惊讶中震醒过来了。  金娉婷连忙起身,抱住了叶凝。  丁子恒则连忙走到金若伟身边,关切询问:“金总,你还好吗?”  金若伟恨恨的瞪了丁子恒一眼,咬牙说:“把这两个女人都给我弄死……”  “是。”丁子恒沉声应道,心里有点可惜着,这么漂亮的女人,连瘾都没让他过就要死了。  “动手……”他扶着金若伟,回头吩咐手下。  这时,外边突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刹车声。  “不好了,不好了,容少谦来了……”不知是哪个手下,惊慌失措的大喊着。  金若伟与丁子恒对望了一眼,连忙走出小房间,看到七八辆黑色的路虎车子陆陆续续的停了下来,一个身手矫健的男人纷纷从车上跳下来,快速的往这边冲过来。  为首的人正是容少谦。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金若伟一看到容少谦如豹子似的冲过来,不禁打了个冷颤,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巨大的恐惧。  其实他的手下身手也不错,但,比起容少谦的身手,还是差远了,况且对方人数众多,硬拼只有死路一条。  还好他手上有一张王牌,那就是金娉婷。  金娉婷在乍一听到“容少谦来了”这句话时,半真半假的,不敢相信,但当她看到金若伟一脸紧张时,就知道是真的了。  不由的,激动的情绪涌上心头,委屈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她就知道他不会不救她的。  “捉住她。”突然,金若伟脸色阴沉的指了指她,丁子恒马上冲过去,一把提起了金娉婷,把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挟持了她。  金若伟伸手捂住血流不止的腹部,退到了丁子恒的身后。  丁子恒挟持着金娉婷,慢慢的走出了房间,看到容少谦等人已经来到仓库门前了,他猛然惊了一下,颤声大喝:“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就杀死她。”  心爱的女人被挟持着,容少谦不敢轻举妄动,马上收住了步伐,对着手下打了一个手势,所有人都停住了。  当他看到锋利的匕首架了金娉婷的脖子上时,本来紧紧揪着的心,猛然抽痛。  墨眸暗暗的把金娉婷打量了一下,发现她身上的衣衫有些凌乱,露在衣服外的小脸,手脚都脏兮兮的。  突然,他的目光触到她手掌上的血迹时,心脏猛然收缩,刺痛着。  她是受伤了吗?  他眯了眯眼,定定的盯着她的手掌好一会儿,发现没有明显的伤口,也不见有新鲜的血流出。  他沉默着不说话,高大挺拔的身躯矗立着,浑身散发着不容小觑的逼人气势,紧紧抿着的薄唇,显示着他的怒气,漆黑的眼眸里蕴藏着杀气,冷冷的射向躲在人后的金若伟。  “放了她,我饶你不死,如果你胆敢伤她一根毫毛,你们所有人都要陪葬,包括你们的家人。”阴冷的声音,淡淡的从容少谦的薄唇流出,声音不大,却充满危险的味道。  “凭什么相信你?”金若伟上前一步,阴鸷的眼神与容少谦对峙着。  “不放她,你试试?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容少谦凛冽又危险的眼神,让金若伟不寒而栗。  “大不了就是死,但,如果我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会拉上金娉婷一起去死。”金若伟知道容少谦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所以,他也破罐子破摔了。  自从容少谦出现后,金娉婷那颗不安的心顿时安定了不少,虽然匕首架在她脖子上,但,她并没有表现得多惊慌,因为,她相信容少谦,相信他一定不会让她出事的。  就凭着这股相信的感觉,她反而显得淡定,她暗暗的与容少谦对视了一眼。  “对不起,老婆,我来迟了,让你害怕了。”容少谦突然满脸温柔的看着金娉婷。  “来了就好,你教过我的东西,我都记得,你还记得吗?”金娉婷也定定的盯着容少谦,明媚而坚定的眸子里,流转着暗示。  相处了这么久,容少谦对金娉婷非常的了解,所以夫妻两个的默契还是有的。  “当然记得,我不厌其烦的教了你好多遍,你才学会。”他勾了勾唇,淡淡的笑了下。  不知为何,金若伟看到容少谦的笑容,心间就该死的烦躁,莫名的感觉害怕。  他不明白容少谦与金娉婷在打什么哑谜,但,他们的从容淡定,却让他莫名的感到了压力。  容少谦的手背到身后,暗暗的对沈亚做了一个手下。  “咳……“沈亚轻咳了一声,表示收到。  “金若伟,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捉了娉婷,无非就是想得到金盛,要是你就这么死了,你会甘心吗?”容少谦淡淡的讽刺着金若伟。  “当然不。”金若伟眉锋冷冷的一扬,他不会甘心的,毕竟他策划了那么久,杀了那么多人,他怎么会甘心呢。  “不甘心就对了。”容少谦虽然是对金若伟说着话,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金娉婷,等待着她的行动。  金娉婷知道容少谦故意在分散众人的注意力,她瞅准时机,突然抬手握住了丁子恒拿着匕首的手,用力往前一拖,手肘也同时的撞向他腹部。  与此同时,容少谦与沈亚等人一涌而上。  容少谦一个凌厉的飞腿便把丁子恒整个身体踢飞起来,重重的撞倒了他身后的几个蒙面男人。  但,容少谦还是不解气,上前拧住了丁子恒的手臂,用力的一扭,“咔嚓”一声,伴随着丁子恒的一声惨叫,同时响起。  “啊……”丁子恒的脸色瞬间失去血色,大叫了一声后,晕死过去了。  容少谦这才回身抱住了吓得脸色苍白的金娉婷。  金若伟本来是负伤的身体,没两下便被沈亚给制服了。  其他的手下在容少谦的手下面前,根本成不了气候,一个个被揍得哭爹喊娘的。  容少谦紧紧的拥着心爱的女人,高大的身躯微微的颤抖着,天知道,他刚刚有多紧张有多害怕,生怕一个闪失,便会让女人没命。  他承受不住失去她的痛。  直到此刻把她搂在怀里了,他一直揪着的心才敢放松下来了。  “对不起,我又惹祸了……”金娉婷感觉到男人把自己搂得很紧,紧到她呼吸都有点困难。  “有没有哪里受伤了?”突然,容少谦把她松开,深邃的眸子上下把她扫视了一遍,然后握起她带有血迹的手掌。  没有伤口,那这血……  “少谦,快,救付海……”金娉婷突然拽着容少谦朝房间里走去。  此时已经有两个手下,把付海从椅子上解了下来。  “他怎样了?”容少谦沉声关切的问道。  “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胸口上的刀伤是致命伤,幸亏他心脏偏左,情况有点严重。”一名手下一边替付海的伤口止血,一边详细的向容少谦汇报。  “少谦,求求你,一定不能让付海死,一定要救回他,他胸口那一刀是我刺的……”金娉婷的热泪又涌出来了,虽然是付海自己撞向刀子的,可是,刀子是握在她手里的呀。  “放心,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容少谦安慰着她,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一直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叶凝,顿时,他眸子一冷。  金娉婷也回头看向叶凝,胸口犹如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似的,难受得无法呼吸。  “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心痛的开口,声音没有了平时那种热情,只有痛与失望。  叶凝的心不由揪了一下,怯怯的抬起泪眼,看向金娉婷,讷讷的说:“对不起,我真的是被逼的,金若伟说,只要把你引到这里来,他就会还我自由,不会再缠着我,他说过,不会伤害你的,我才答应的,谁知道……”  谁知道,他根本说话不算话。  怪只怪自己太傻了,竟然相信一个魔鬼说的话。  也许自己太渴求自由了,所以才会去相信一个魔鬼的话。  金娉婷心痛的闭起眼睛,眼泪滑落。  “我不怪你。”她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叶凝有些诧异的睁大了泪眼,愧疚再度侵蚀着她的良心。  突然,她猛然扑到地上,拾起一把匕首往自己的心口刺去。  她不想活了,她没有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要……”金娉婷惊呼着冲过去阻止。  但,容少谦比她更快,猛然抬脚,准确的踢飞了叶凝手里的匕首。  “咣”的一声,匕首落地。  “嗷……呜呜……”叶凝突然悲切的放声大哭。  金娉婷见状,想上前安慰她,却被容少谦拉住了。  一个差点把金娉婷害死的女人,容少谦不容许心爱的女人再接近她,突然,他抱起了她,走回车子里。  “少谦,叶凝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处置她跟金若伟?”金娉婷乖巧的勾着容少谦的脖子,任由他抱着自己走。  “还没想好。”容少谦淡淡的回答,坐回了车子里,他体贴的为她扣好安全带。  金娉婷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吗?”  虽然,他们对自己不义在先,但,自己不能对他们不仁。  毕竟他们一个是自己情同姐妹的好朋友,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的兄弟。  容少谦没有回答她,冷着脸发动了车子。  他没有那么大方,放过他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