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90.发泄是忘记烦恼的最好方法

190.发泄是忘记烦恼的最好方法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6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90.发泄是忘记烦恼的最好方法    在容少谦的坚持下,金娉婷又被送进了医院。  她发现这几个月进出医院,检查身体的次数要比她过去几年都要多。  经过了系列的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只受了过度的惊吓,与一丁点皮外伤。  但容以程还是给金娉婷开了一些安神的药,让她服下。  毕竟有时候精神上的创伤比身体上的创伤更难愈合。  金娉婷自从离开了那个破仓库后,从医院回到家里,她都没有说过话,一直都处于呆愣的状态。  呆呆的蜷缩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搁在膝盖上。  今天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了。  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也兄妹相称二十几年了,今天却对她下狠手,想置她于死地,这让她如何不寒心呢?  另一个情同姐妹的好友,无话不谈,而且还差点成为一家人了,但还是把她欺骗了,出卖了。  想着想着,金娉婷的眼睛不由酸涩起来了,泪水慢慢的在眼中凝聚,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只要想起金若伟与叶凝一起串通来伤害自己,金娉婷的心口就无法控制的隐隐作痛。  容少谦拿着一个托盘走进来,看到女人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他的心不由揪紧。  连忙放下托盘,坐到她身边,把她轻轻的搂入怀里。  “怎么又哭了?别哭了,你一哭,我心就疼。”他温柔的低头,心疼又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金娉婷靠在容少谦壮实的怀里,小脸轻轻的在他胸口蹭了蹭,寻找着的温暖。  “乖,别哭了,先吃东西,都晚上了,一天都没吃东西会饿坏的。”容少谦轻轻的把她拉开一点,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她。  谁知,他才拉开金娉婷,她又撒娇似的重新钻回他怀里,不愿意离开。  “不要拉开我,我不想吃东西……”她吸了吸鼻子,低声的说着。  心灵受到重创的她,情绪极其的低落,哪里的食欲吃东西呢?  容少谦看着这么消极的她,心口像被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揪着似的,让他有一种窒息的心疼。  “吃一点,好吗?”他依然耐心的哄着她,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伸长拿过一碗面条,故意放到金娉婷的鼻子前。  “闻闻,是不是很香呢?莲姐的手艺真的是一流的,连一碗面也煮得这么香,你可不能浪费食物哦……”  其实,金娉婷心里真的很感动,容少谦这般温柔的哄着自己,她不是木头,她感受得到他的关心与担心,所以,她犹豫了一下,不为别的,就别眼前这个如此担心着自己的男人,她接过了那碗面。  容少谦唇角终于上扬了,再拿过筷子递给她。  “少谦,你也饿了一天了,你也快吃,饿坏了,我会心疼。”她抬起有点红的大眼睛,感动的看着脸色带着疲惫却依然帅得一蹋糊涂的男人。  “嗯,我们一起吃。”容少谦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到她低头吃面了,他的唇角又上扬了几分,也拿过另一碗面,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他低垂着的眼眸渐渐变冷,闪着阴狠的戾气。  他是不会放过金若伟与丁子恒的。  金娉婷低着头,动作麻木的吃着面,美味的面条吃在她的口中,如同嚼蜡。  她勉强着自己吃了几口,但确实是吃不下了,只要把面塞到口中,就会一股反胃的感觉,心里非常抗拒吃东西。  “怎么不吃了?”容少谦敛去了眼里的戾气,落到女人身上的眼神,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我……我真的吃不下……”金娉婷闷闷的转头,对上容少谦幽深的眼眸,心里一阵愧疚。  “对不起,今天……让你担心了……”  “傻瓜,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如果你真的出了事的话,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你明白吗?”容少谦温暖的大手抚上她冰凉的小脸上,轻轻的拭去她眼角的泪。  “好了,吃不下就别吃了,想吃时,再让莲姐煮过,现在你先洗澡,把这身衣服换掉,然后好好睡一觉,把今天不好的事不好的人都忘掉。”  金娉婷愣愣的看着温柔的男人,明媚的大眼睛里,带着一点感伤。  她能忘掉不好的事不好的人吗?  不能。  她忘不了,金若伟与叶凝对她的伤害太深了。  “你这小脑瓜又乱想些什么?我告诉你,你什么也不用想,只要想着你老公我就行了。”容少谦淡淡勾起唇,习惯性的抬手,想捏一下女人的小脸,但,手碰到她脸边,又舍不得捏下去,便缩了回来。  “好了,我帮你洗澡。”  金娉婷闻言,小脸微微红了一下,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真能行?”容少谦不相信。  “真能行。”金娉婷坚定的回答,她又没有受伤,只是心情难受而已。  “那好吧,本来想趁机占一下便宜了,没想到你心情不好,还这么精明。”男人又勾了勾唇,他似乎想缓和女人低落的情绪,所以故意跟她开起玩笑来。  金娉婷明白男人的用意,她感动的转身,出其不意的凑到男人的唇边,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起身,走向浴室。  容少谦勾着浅笑,温柔的注视着女人玲珑的身影,待女人进了浴室后,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走出阳台,低头拨打了沈亚的号码。  “总裁。”电话那头传来了沈亚沉稳的声调。  “除了金若伟与叶凝,其他人都送警察局,让他们有进没出。”容少谦高大的身躯矗立在阳台上,凛冽的眼神看着远处闪烁的街灯,闪着冰冷的寒光。  对于敢动他女人的人,他是不会心软的。  他之所以留下金若伟与叶凝,还是顾虑到金娉婷的心情了。  虽然没把他们两个送进牢里,但,他也不会就此放过他们的。  “是,总裁。”沈亚答应着。  “让人在病房门口好好看着金若伟,千万不要让他逃走了。”容少谦又吩咐着。  金若伟今天被叶凝刺了一刀腹部,流了不少血,后来又被沈亚狠狠的揍了一顿,浑身都是伤,想逃走就该也没有力气。  不过,容少谦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金若伟为人太深沉了,心计之多不能不防。  “我知道……”  “我的儿子在哪里?你们把我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突然,有一把尖锐的女人哭骂声随着沈亚的声音一起传进了容少谦的耳里,他眉头微微皱起。  他听得出来,那是明素素的声音。  “总裁,金若伟的母亲跟妹妹来了,吵着要见金若伟。”沈亚的声音依然平淡,并没有因此慌乱。  “让她们见,顺便告诉她们,金若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对他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嗯,对了,付海还没有醒来,不过,他的情况稳定,总裁跟少奶奶都不用太过担心。”  “知道了。”容少谦淡淡的应了一声,身后传来了浴室门的轻响声,他回头看去,金娉婷正好从浴室里走出来。  “有事才给我电话。”他补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金娉婷张望了一下房间,在阳台发现了男人的身影,很高大很挺拔,莫名的给她一种安全感。  她缓缓的走过去。  “洗好了。”容少谦魅惑的眼神落在女人身上,薄薄的睡裙,根本掩不住她的玲珑火辣的身材。  “别出来,外边冷。”他连忙制止正要跨出阳台的女人,看到她湿嗒嗒的头发时,他眉头微蹙。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别墅位置又处于半山腰上,所以一到晚上,就会特别的冷。  他朝着女人走过去,拉起女人的手,走回房间里,把女人按坐在床边,然后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风筒,走回女人身边,温柔的为她吹着头发。  “吹干头发,再睡。”  “嗯。”金娉婷乖乖的点了点头,感受着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头上轻轻的抚着,心底,幸福的感觉慢慢的蔓延着,唇角终于不自觉微微勾起了。  洗了一个温水澡后,她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不少,心情也不似刚才那么沉重了。  “我自己来吧,你也去洗澡,我不喜欢你现在身上的味道。”突然,她抬手接过了他手里的风筒,晶亮的眼神落在了男人的身上,他白色的衬衫沾染了几滴鲜血,应该是今天在打丁子恒时被溅到的。  容少谦顺着女人的目光,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触到好几滴已经干涸了的血迹时,眉宇闪过嫌恶。  他也不喜欢自己身上染到别人的血迹。  “好吧。”他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浴室。  金娉婷坐在床边,吹着头发,思绪不受控制的又萦绕到今天的事件上了。  现在她心情稍微的平复了下来,所以脑子里自动的分析起今天的事情来了。  如果说叶凝是金若伟拍了裸照,然后逼着去配合他,也是情有可愿的,毕竟一个女人遇上那样的事情,那样的凌辱,换谁也会发疯的。  金娉婷的脑海里,不禁浮现起叶凝被狼面具男人压在身下凌辱的痛苦表情,她相信叶凝当时一定不是自愿的,那种痛苦表情,不是装出来的。  而且,她对金若伟的恨也不是假的,要不然也不会狠得下手,捅了他一刀。  现在仔细想了一下,才知道狼面具男人是金若伟。  真是禽兽不如的男人,上一次用这样的手段逼害过向晴,这一次又逼害叶凝。  还有姚蓝,虽然还没有查出来与金若伟有关,但,金娉婷直觉告诉自己,此事一定与金若伟脱不了关系。  上次在病房门口,听到他问姚蓝要什么视频,好像很重要的视频似的。  到底是什么视频呢?  金娉婷的思绪渐渐的凌乱起来了,想到金若伟的种种恶行,不禁又气得牙痒痒。  但,气归气,她还是狠不下心去报复他。  容少谦从浴室里走出来,高大的身躯松松垮垮的穿着一件薄浴袍。  他看了一眼发愣的女人,漆黑的眼底闪过了心疼。  直到容少谦走到面前了,金娉婷才回过神来,抚了抚头发,才发现已经吹干了。  容少谦默默的接过她手里的风筒,吹着自己的头发。  “睡吧。”他温声对她说。  金娉婷愣愣的点头,爬到床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她侧躺着,晶亮如小鹿般的大眼睛,定定的瞅着正在吹头发的男人。  很帅。  她由衷的在心里暗叹着。  无论什么时候,男人举手投足都充满魅人的气息。  就像现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浴袍,领口敞开着,露出一大片古铜色的健美肌肉,上边还挂着几滴水珠,很性感,很魅惑。  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犹如古希腊的雕塑一般,幽沉的冰眸子,显出锐利与精明。  他整个人站在那里,自然的散发出一股威摄天下的王者之气。  因为他的存在,她感觉到温暖,感到安心。  容少谦柔柔的对上女人专注的眼神,不由淡淡勾起唇,放下手里的风筒,也钻入了被窝里,伸手霸道的把女人搂入了自己的怀里,让她玲珑火辣的娇躯与自己紧贴着。  金娉婷在他的怀里拱了拱,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睡着,她沉思着,犹豫了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问道:“少谦,你把金若伟与叶凝他们关到哪里去了?”  容少谦闻言,身体微微僵了一下,他不想在此时这么温馨的时刻提起这两个人。  “不准再想他们,不是告诉过你,你的脑子里,你的心里,只许想我一个人。”容少谦霸道的语气带着宠溺。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金娉婷又问。  男人的眸子沉了一下,闪过不悦,也闪过了心疼。  “金娉婷,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是不是?忘记这两个混球,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  “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我怎么说忘就能忘得了呢?如果可以,我倒希望真的忘得干干净净……”女人幽幽的声音从男人的怀里飘出来。  “忘不了,是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几争危险与邪肆。  “我可以帮你忘记一切……”  “什么?”女人傻傻的抬头,对上男人幽深的眼神,下一秒,她从他眼里读出了危险的气息,心尖不由一悸。  “容少谦,你不要乱来哦,我现在没有心情……唔……”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嘴便被男人强势的吻住了。  她下意识的抬手抵在男人壮实的胸口前,意图将他推开,但,男人霸道的紧紧搂着她,让她无力反抗。  “唔……容少谦,我不要……”  “乖,这是让你忘记一切的最好办法,好好配合我,跟着我走……”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低低的在金娉婷耳边响起,好像带盅惑似的,她慢慢的闭起双眼,下一秒,感觉到男人温热的唇,再次贴上了她的唇瓣。  男人吻得很专注,很霸道,也很狂热,有一种着急着让女人忘掉一切的迫切。  慢慢的,他感觉到女人的身体不像之前那么紧绷了,抵在他胸口的双手也松开了。  暧昧的气息从大床上迅速的泛滥着,渐渐的充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也许金娉婷是真的想抛开所有烦恼的事情,而容少谦用的这个方法是最有效的,所以,她乖乖的配合着男人的索取,开始热情的回应着男人。  今晚,她一反常态的热情,似乎想把自己弄个筋疲力尽,然后好好大睡一觉,天塌下来,她也不管了,她豁出去了……  盖在他们身上的薄被不知何时被踢到一边去了,一件件衣服飘落在床边,男人高大的身躯覆上了女人玲珑的娇躯上。  夜色渐浓,暧昧的气息也越来越浓,深秋的风,吹得有些大,吹得花草都弯腰摇头,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似乎在与别墅里那对缠绵不休的人儿,一起谱写爱的乐章。  这一晚,金娉婷难得主动的缠着容少谦,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她真的筋疲力尽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累得酸痛不已了,她才肯罢休。  不得不承认,这真的是一个能忘掉一切烦恼的好办法。  欢爱过后,金娉婷与容少谦都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容少谦很早就起来了,他洗漱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金娉婷,才走出房间,进了旁边的书房。  昨天,他一天没有工作了,所以想趁着有些时间,把落下的工作补上。  在他出了卧室不久后,金娉婷也醒来了,她悠悠的睁开眼睛,脑子有些懵,一片空白。  她转动着脑袋,看了看身旁的位置,空的。  她缓缓坐起来,却发现浑身酸痛不已。  “嗯……”她低吟了一声,眉头紧紧的皱着,脑子努力的搜寻着记忆。  忽而,她小脸顿时染上红晕,迅速的发烫。  昨晚,她居然主动的求着容少谦满足自己。  现在想起,她窘迫得直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不想出来见人了。  还好,现在容少谦不在房间,要不然,她真的无地自容。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了床上的睡裙套回身上,走进了衣帽间,拿出了一套上班穿的衣服,进了浴室。  片刻后,她穿戴整齐的从浴室里走出来,走到阳台上,把花园看了一遍,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于是,她便走出了房间,正想走向书房,却突然听到楼下客厅传来了欧云裳的声音。  “阿莲,娉婷呢?她怎么了?有没有受伤?”欧云裳的声音带着焦急与关心。  “回夫人,少奶奶昨天回来时,脸色的确不太好,昨晚吃得也很少,上了楼后,一直没下来。”莲姐如实的禀报着,不添油不加醋。  “少谦呢?还没有起床吗?”欧云裳又急急的问道。  “大少爷也没有下来。”  “我上去看看他们……”  “唉,你上去做什么?说不定他们还没起床,你这么莽撞的上去,吵醒了他们就不好了。”容展扬拉住了说风就是雨的欧云裳,深知妻子向来冲动,行动永远都比脑子要快。  “不看看他们,我不放心……”  楼上,容少谦从书房出来,正好看到金娉婷走向楼梯,他叫住了她。  “怎么了?”  “好像是爸妈来了,昨天的事情你跟他们说了?”金娉婷回头,看到容少谦身上依然松松垮垮的穿着浴袍,敞开的胸口露着性感的肌肉,隐隐的还有几条红印。  看到那几条红印,金娉婷的小脸不由红到了耳根,不用问,那绝对是她昨晚留下的。  容少谦深邃的眼神看到女人小脸泛起了娇羞的红晕,不由淡淡的勾了勾唇,回答:“没有他们,不过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瞒不了他们,你先下去,我换套衣服再下去。”  “嗯。”金娉婷红着小脸,点了点头,走向了楼梯。  “娉婷,你睡醒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呀?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欧云裳一看到金娉婷从楼上下来,便紧张的拉住了她的手,关切的眼神把她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还不放心的连连询问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