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91.乱吃飞醋,还有理了

191.乱吃飞醋,还有理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7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91.乱吃飞醋,还有理了    “哎呀,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让娉婷怎么回答你呀。”容展扬看到金娉婷没事,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我这不是着急吗?”欧云裳不服气的顶回容展扬。  “爸妈,我没事,你们放心。”金娉婷感动得眼睛泛起了雾气,她回握住欧云裳的手,对她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  容展扬与欧云裳的关心,让她真的很感动。  “昨天是不是吓坏了?”欧云裳满脸心疼的看着金娉婷,眼眶微微泛红,昨晚,她无意中听到容展扬跟容书磊通电话,才知道金娉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本来昨晚她就闹着要来看金娉婷的,但,被容展扬阻止了,好说歹说的,才说服她今天早上来。  “妈,别担心,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金娉婷扶着欧云裳坐到沙发上。  “爸,你也坐。”她又招呼着站在一旁的容展扬坐下。  “嗯。”容展扬点了点头,坐在她们对面的沙发上。  这时,容少谦也从楼上下来了,坐到了金娉婷身边。  “少谦,还好昨天你没有出差,要不然……”欧云裳说着说着,鼻头一酸,眼泪便要掉下来了。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金娉婷。  “对了,昨天你不是一早出差的吗?怎么知道我出事的呢?”  容少谦漆黑的眸子闪动了一下,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说:“航班因为天气原因,突然改时间了,所以出不成差,冥冥中自有天意,老天让我去救你的。”  他不想让金娉婷知道他找人跟踪了金若伟的事情,所以随便编了个谎言,骗了她。  “那个该死的金若伟真不是人,怎么连自己的妹妹也能下狠手?”欧云裳气哼哼的骂起金若伟来了。  金娉婷闻言,眸子黯然下来了,胸口又开始隐隐的疼痛着。  心伤了,就难以愈合,昨晚的忘却,只是暂时的。  容少谦暗暗的搂住了金娉婷的肩膀,给予她安慰。  “少谦,你不要放过他,这种人就该把他送进监狱里,让他把牢底坐穿……”欧云裳没有注意到金娉婷黯然的神色,依然愤愤不平的骂着。  “好了,这事少谦会处理的,既然娉婷没事了,咱们就回家吧,他们小两口等下还要上班呢。”容展扬虽然是男人,但却比欧云裳要细心。  “上什么班?娉婷昨天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就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出国旅游散个心什么的。”欧云裳心直口快的接过话来。  “不行,我不能休息。”金娉婷摇了摇头。  付海受伤了,金若伟是无法回到公司里的了,现在整个金盛集团群龙无首的,她怎么能安心休息呢?  “你要回去上班?”容少谦眉锋微微挑起,侧着头盯着女人。  “嗯,公司里太缺人了,我不能不回去。”金娉婷也转脸,与容少谦对视,明媚的大眼里透着倔强与坚定。  容少谦知道阻止不了她,淡淡的点了点头,说:“好吧。”  “好了,那我们先回去了。”容展扬站了起来,告辞。  “爸妈,你们还没吃早餐吧,不如吃过早餐再回去吧。”金娉婷也站了起来,挽留着。  “嗯,真的还没吃,我担心你,哪里吃得下。”欧云裳点了点头。  “莲姐,多准备两份餐具。”容少谦吩咐着。  “是的,大少爷,我这就去拿。”莲姐看到主人一家这么有爱的场面,她从心底觉得开心,快步的走向了厨房。  这时,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莲姐又折回接呼电话。  “少奶奶,你的电话,是亲家夫人打来的。”  “我妈?”金娉婷愣了一下,她与母亲一般都是在晚上才通电话的,她心里有几分不祥的预感,连忙走过去,接过莲姐手里的电话。  现在是早上的七点钟,但英国那是却是晚上的十一点钟,如果按照陆羽心平时的作息的话,这个时候,她应该已经睡下了。  “妈,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娉婷,刚刚素素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少谦找人打伤了若伟,还受了重伤,住进了医院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陆羽心温柔的声音里充满的担忧。  金娉婷闻言,不禁好笑的摇了摇头,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她总算见识到了。  “妈,你别听她胡扯,什么少谦找人打伤他,明明就是他先对我下手的……”突然,金娉婷抬手捂住了嘴巴,眉宇间闪过了懊恼,她一时口快说漏嘴了。  果然,下一秒传来了陆羽心紧张兮兮的追问:“什么?你有没有受伤?他把你怎样了?不行,我要回去看看才放心。”  “妈,妈,别紧张,我没事,要是真有事的话,怎么可能跟你通电话,所以,别担心,好好的待在那边,我过些时候有时间了,就去看你。”金娉婷连忙安慰着母亲。  “不,娉婷,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刚刚素素哭着说,我听得不太真切。”陆羽心还是不放心。  “妈,这怎么说呢?”金娉婷突然一个头两个大,她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么复杂这么肮脏的事情,她求救的看向容少谦。  “怎么就不能说?素素说了,让我向你跟少谦求求情,放过金若伟,你可别想骗我,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就问明素素去。”  “妈,你怎么能问明素素呢?她说的话你也能信呀……”金娉婷着急的解释着,心里暗暗的把明素素骂了一百遍,为什么要惊动远在英国的母亲呢?  突然,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了她,她抬头对上了容少谦深邃的眼神,下一秒,手里的话筒被他抢了去。  “妈,是我。”  “少谦,你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妈,是我没有保护好娉婷,昨天让她受了伤害,不过,她现在没事了,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好她的,你放心。”容少谦帅气的脸上带着愧疚。  “少谦,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心急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素素打电话给我时,哭得很伤心。”  “妈,你放心,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嗯,我相信你,不过,请你看到盛东的面子上,放过若伟吧。”  “我有分寸的。”容少谦淡淡的回答,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通话结束后,容少谦搂着有些呆愣的金娉婷,走向餐厅,与容展扬,欧云裳一起吃早餐。  “娉婷,听说你昨晚没吃多少,早餐要多吃一点,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才能快点生个孙子给我……”  “咳咳……”容展扬轻咳了两声,打断了欧云裳的话。  “呵呵……”欧云裳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金娉婷一直都很羡慕欧云裳的,感觉她真的很幸福。  *******************  早餐过后,容展扬与欧云裳离开了。  容少谦与金娉婷也出门去上班了。  “发什么呆?”容少谦一边开车,一边转头淡淡的看了眼发呆的金娉婷,她从上车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过话。  “少谦,我想去看看付海。”金娉婷闷闷的开口,心里非常的愧疚,虽说那一刀是付海自己撞上来的,但,她还是感觉是自己伤了他,很不安心。  其实,她还想去看看金若伟,想问问他为什么那么狠心?  “嗯,去吧。”容少谦淡淡的应了一声,波澜不惊的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  金娉婷也懒得去猜他的心思,反正,她倔劲上来了,九头牛也拉不住,所以,在两个人相处间,容少谦很多时候都会让着她。  车子在容和医院的门口停下,容少谦与金娉婷都下了车,往医院里边走去,他们坐着电梯一直上到顶层vip病房区。  来到了付海的病房里,容以程正好替付海检查完身体。  “他怎么样了?”容少谦走近容以程,兄弟两个都拥有高大挺拔的身材与俊逸不凡的外表,此时站在一块去,简直就像一块超大的磁铁似的,引得病房里的两个小护士不时娇羞的瞥向他们。  “身体底子好,除了还有点虚弱,其他都很好,伤口也恢复得很快,三天后就能拆线了。”容以程藏在金边眼镜后的眼睛很明亮,闪着睿智的光芒。  “容总裁,大小姐,你们来了。”付海一看到容少谦与金娉婷的到来,就挣扎着要起来。  “别,你躺着就好。”金娉婷见状,连忙走过去,轻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别动。  她明媚的大眼睛,带着愧疚与不安,盯着付海略显苍白的脸庞。  “对不起,付海,都怪我伤了你……”  “大小姐,与你无关,你没有伤我,伤我的人是金若伟他们。”付海定定的盯着金娉婷美丽的脸儿,他当时晕过去了,所以昨晚半夜醒来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金娉婷,担心着她,一直到刚刚容以程来到病房,他才得知金娉婷没事。  容少谦察觉到付海看向金娉婷的目光带着暧昧,他不由不悦的皱起了眉,俊脸微微沉下,伸手霸道的拉过了金娉婷的手,说:“听到了吧,他没什么事,我们走吧。”  “呃?”金娉婷有些不情愿,他们才来了两三分钟而已。  “大小姐,我没事,不用担心。”付海收起了爱慕的目光,压抑着自己对金娉婷的爱。  “以程,他就拜托你了。”容少谦淡淡的说完,拉起金娉婷转身就走。  “付海,下班后我再来看你。”金娉婷被容少谦拉着走,她回头对付海说了这么一句。  容少谦的脸色不禁又冷了几分。  他承认在感情方面很小气,他不喜欢金娉婷这么温柔的对待别的男人,也不喜欢付海看金娉婷的那种爱慕目光。  “少谦,你赶时间的话先回公司吧,不用等我的。”金娉婷淡淡的抬眼瞅了瞅紧紧抿着唇的男人。  “我不赶时间。”容少谦冷冷的说着。  “不赶时间?不赶时间怎么这么快就走?”  突然,容少谦猛然收住了快速的脚步,转身紧紧的盯着金娉婷,幽深的眼底,就像两个深潭似的,深不见底。  “你……你看着我做什么?”莫名的,金娉婷被他锐利的眼神看得有点心虚。  “你不明白吗?”男人薄唇轻启,依然紧紧的盯着她不放。  “明白什么?”金娉婷眨了眨大眼,不解。  “我吃醋了,看不得你关心别的男人。”容少谦唇角霸气的微扬,理直气壮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金娉婷看到男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不由失笑,嘴角的弧度越弯越大,就连那双好看的眼睛也弯了起来。  突然看到女人的笑容,容少谦愣了一下,也笑开了。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敢笑我。”他故意恶狠狠的瞪她。  “容大少,你能再小气一点吗?你知道我关心付海,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关心。”金娉婷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知道,但控制不了。”容少谦依旧是理直气壮的说着。  “乱吃飞醋,还有理了。”  “你是我的老婆,只能想着我一个男人,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  “霸道……”  “你是我的。”容少谦盯着女人的目光渐渐幽深,目光落在她的红唇上,暗暗的吞了吞口水。  他想吻她,但,地点不对。  “走吧,回去上班。”他拉着她走向电梯。  “我……”但,金娉婷却停住脚步,不动。  “怎么了?”容少谦回头盯着她,难道她还想回去看付海吗?  “你把叶凝与金若伟关在哪里了?”犹豫了一个,金娉婷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说不恨金若伟与叶凝,那绝对是骗人的,金娉婷是人,不是神,自然也会恨人。  容少谦对上她坚定而倔强的眼神,知道不给她答案,她是会罢休的。  “叶凝我让人送回了她的家里,安排了人看着她,至于金若伟,在楼下的病房里,其余的人都送到警局去了。”容少谦爱金娉婷,所以在她面前,他选择迁就与妥协。  “在楼下病房?我……”  “别去,免得惹起不必要的麻烦。”容少谦制止了她。  “为什么?”金娉婷不解。  容少谦张了张嘴,正想回答,突然一把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真的来了,金娉婷,你够狠毒的,看把我若伟害得怎样了?浑身都是伤,你这个狠毒的女人……”  金娉婷与容少谦同时向声音来源看去,只见明素素满脸愤怒的冲过来。  容少谦本能的把金娉婷拉到身后保护着,他冷冷的盯着撒泼的明素素,说:“看来金若伟没有把事情真相告诉你。”  “什么事情真相,真相就是我家若伟被你们打伤了,而你,金娉婷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毫发无伤。”明素素面目狰狞的指责着。  金娉婷不禁无语的摇了摇头,冷魅的眼神射向明素素,冷冷的说:“敢跟我去找金若伟对质吗?”  明素素的眼底突然闪过心虚,她对事情是一知半解,但金若伟警告过她,不要去找金娉婷的。  容以程闻声从病房里走出来,斯文的脸上非常不悦,作为医生,他很注重给病人一个安静的环境。  “哥,需要帮忙吗?”他走到容少谦的身边,低声询问,只要大哥点头,他马上叫来保安,把这个女人扔出医院。  容少谦举了举手,表示不需要,他盯着明素素,那冰冷的目光似乎能把人冻住。  他还没有时间去找金若伟算帐,这下倒好,明素素先找上门来了。  他眸光骤冷,拉起金娉婷就走向电梯。  事情迟早都要做个了断的,他向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去哪里?”金娉婷被容少谦拉着走,隐隐的,她察觉到他的怒气了,虽然容少谦很少发脾气,但不代表他大少爷没有脾气,一旦发起脾气来,那是相当的可怕的。  “少谦,你拉我去哪里?”看到容少谦冷着脸,没有回答,金娉婷又问了一遍。  “你不是想见金若伟吗?你不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吗?我现在就带你去。”容少谦真的生气了,连说话的语气也是不带一丝温度的。  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的明素素,不由大惊,连忙想追上他们的脚步,但,却慢了一步,当她来到电梯前时,电梯门正好关上。  “天哪,容少谦这个疯子又想干什么?不会又去打若伟吧?”明素素着急的拍打了几下已经关上的电梯门,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按下了旁边的电梯。  “少谦,不要冲动。”金娉婷看着沉冷着一张脸的男人,劝说着。  “不要阻拦我,昨天我没有打他,已经便宜他了。”容少谦只感觉到胸口被一块石头堵着似的,有一股气顶着心口。  “少谦……”金娉婷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候,容少谦突然一个冰冷的目光射了过来。  “他那样对你,难道你不想打他吗?”  金娉婷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头,回答:“想。”  金若伟做出那么禽兽的事情,她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顿,也不能解她心头之气。  “叮”的一下,电梯到了。  容少谦又拉起金娉婷,大步的走出电梯,一直朝着金若伟的病房走过去。  “总裁。”守在病房门口的两个手下看到容少谦,都恭敬的向他打着招呼。  “开门。”容少谦气势十足的沉声道。  “是。”一个手下连忙打开了病房的门。  病房里,金若伟正躺在病床上睡觉,而金若依坐在病床前发呆,听到门响,她回过头来,看到金娉婷时,她突然激动的扑了过来。  “你这个害人精,把我哥害成这样……啊……放开我……”她怒骂着,还没有走近金娉婷的身边,便被门口冲进来的两名手下架开了。  “金娉婷,你为什么要让人打我哥,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男人都帮着你?你知道吗?沈烁为了你要跟我离婚呀……”金若依崩溃的大哭大叫着,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挂满了泪水,看起来很狼狈。  金娉婷的心不由“格登”了一下。  沈烁要跟金若依离婚?  “你要离婚,关她什么事?是你没本事留住你的男人,怪不得任何人。”容少谦鄙视的瞥了一眼哭闹不止的金若依,幽深的眼里过不耐烦,朝着两名手下使了个眼色。  两名手下会意,马上把金若依拉出了病房的外间。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不少。  金娉婷看向病床上的金若伟,发现他已经被金若依的哭闹声吵醒了,此时正惶恐的盯着容少谦。  看来他伤得不轻,上身没穿衣服,腹部缠着纱布,其他没纱布的地方,红一块,青一块的,头上也缠了纱布,鼻青脸肿的,眼睛都睁不开,一条腿缠着纱布,另一条腿打了石膏。  他现在就像一只木乃伊一样。  “你……你们想做什么?”他吃力的想撑起身子,但,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他龇牙咧齿的,低声痛呼了一声:“噢……”  “不要打我儿子,不要打……”明素素人未到声先到,在门口被容少谦的手下拦住了。  “让她们进来,我要当着她们的面打这只禽兽。”容少谦眸光一冷,闪过了狠戾。  他的座右铭是,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必定相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