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92.不轻不重的甩了他两巴掌

192.不轻不重的甩了他两巴掌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0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92.不轻不重的甩了他两巴掌    金若伟听到容少谦的话后,心头一凉,一股冷意从心而发,不由打了个冷颤,他知道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他惊恐的看了看一脸阴沉的容少谦,紧紧的搂着被子不放。  “容总裁,我知道错了,求你看到娉婷没什么事的份上,放我一马吧……”  “现在才知道求饶,已经太迟了,我以前警告过你没有?让你不要碰我的女人,而你却明知故犯,死有余辜。”容少谦咬牙切齿的瞪着金若伟,金娉婷喝水呛到,他都会心疼半天,而金若伟竟然敢对她起杀机,要是昨天他上了飞机,恐怕今天他就与心爱的女人天人相隔了。  突然,身后传来“扑通”一声。  金娉婷回头看去,看到明素素跪倒在自己的脚边。  “妈。”金若依不由惊讶大呼。  明素素没有理会金若依,她突然抱住了金娉婷的脚,痛哭流涕的说着:“娉婷,对不起,刚刚冒犯了,求求你放过若伟吧,念在一场兄妹的份上……”  金娉婷也愣了一下,她有些木然的低首看着明素素,不明白刚刚还嚣张得很的她,怎么才一会儿就一百八十度转变了。  估计是听到容少谦的话,害怕了吧。  金娉婷硬起心肠转开脸,冷冷的说:“昨天他把我掳到郊区的废弃仓库时,有没有念在一场兄妹的份上?你们把我们赶出金公馆,有没有念在一场兄妹的份上?”  “没有。”金娉婷自问自答着。  “金娉婷,你让一个长辈跪你,你受得起吗?你就不怕遭天谴吗?”金若依红红的眼睛里盈满的泪水,想上前拉起母亲却被容少谦的手下拦着。  “妈,你做什么?快起来……”  “金若伟,把你做的混帐事情说出来,我考虑饶你不死。”容少谦突然上前,一手提住了金若伟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他愤怒而幽深的眼睛,近距离的盯着金若伟,好像要把他一口吃掉似的。  “啊……”金若伟的伤口被牵扯到了,痛得他情不自禁的大叫出声。  “说。”容少谦大喝一声,声落拳起,“砰”的一拳打到了金若伟的脸上,让他那张本来就青紫红肿的脸又多了一道红肿。  “啊……”金若伟痛呼出声,鼻血从鼻子涌了出来。  “啊……”明素素心疼的跟着尖叫了一声,连忙松开金娉婷的脚,跪着爬过去抱住容少谦的脚,哭着求着:“别打他了,再打他就死了……”  说真的,金娉婷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想到金若伟对叶凝做的混帐事与对自己的狠心,她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千万不要心软。  “我说……我说,别打了……”金若伟本能的抬起双手挡在脸前,生怕容少谦会再打他。  容少谦狠狠的把他甩回病床上,低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双脚的明素素,眉头不悦的皱起,回身对手下说:“给我拉开这个女人。”  “娉婷,快跟少谦说说,让他别打若伟了……”明素素被拉到一定的距离外,跟金若依一样,被拦住无法靠近。  “快说,千万不要骗我,你的手下全部都进了警局,如果你不想也进警局的话,就一五一十的给我说出来。”容少谦高大的身躯矗立在病床前,给人一种傲视一切的强势。  “我......我我……”金若伟支支吾吾着,他怕自己说了会死得更快。  “不敢说,是吗?”容少谦冷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把声音放到最大。  视频是丁子恒的口供,他一五一十的把金若伟如何想把金娉婷献给季旭,却抓错了叶凝,又如何将错就错要挟叶凝去欺骗金娉婷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还有在废弃仓库里发生的一切也供了出来。  视频突然中断了,因为丁子恒供出这些后,就晕了过去了,本来容少谦想留着他再逼供一下的,但他伤势太重了,估计能不能再醒过来,也是个问题,所以,容少谦才把他交给警局的。  病房里的三个女人,金娉婷,金若依与明素素听了丁子恒的口供后,当场呆愣住了。  “若伟,是真的吗?你真的做了这些事情吗?”明素素有些不敢置信,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了些什么坏事,因为金若伟花言巧语的把她蒙骗住了。  金若伟半声也不敢吭,默认了丁子恒的话,他心里有些庆幸,丁子恒没把他杀死金逸晨与姚蓝的事情说出来。  杀人的事情,只有金逸晨与姚蓝的事情,丁子恒参与了,金盛东与金致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也许丁子恒猜到人是他杀的,但,没有证据。  金娉婷的美目渐渐凝聚起一股怒火,恨恨的盯着病房上那个脸如死灰的金若伟,上前一步,抬手,不轻不重的甩了他两巴掌。  “一巴掌是替叶凝打你的,另一巴掌是我自己的,金若伟,你简直禽兽不如。”金娉婷最后那一句是吼出来的,因为太生气了,她的呼吸有些急速,高耸的胸口也一起一伏着。  容少谦伸手把她搂了过来,低声说:“别把自己气坏,不值得,还有打人的事情不用你亲自动手,我来就好。”  他放开了金娉婷,抬手把领口上边几颗扣子与袖口的扣子都解开了,然后,十每日交叉活动了一下。  突然,迅猛的一拳头砸向金若伟的脸,随着一声惨叫,血花四溅。  病房里的几个女人都惊叫出声,包括金娉婷,这场面太血腥了。  “不要……不要打他了……”  “哥……哥,你怎样了?”  明素素与金若依发疯的哭叫着。  容少谦不解气,又连续打了几拳金若伟的脸,最后一拳,把他直接从床上打落到地上。  “啊……不要再打了,若伟,我的儿子,娉婷,我求求你,放过若伟吧,金公馆我不要了,还回你……”明素素估计是吓坏了,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公司我也不要了,统统给你……求你们放过若伟,好吗?”  “金娉婷,我替我哥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病房里全是明素素与金若依的狼哭鬼嚎声,听得金娉婷头都疼了,泛起了一阵晕眩,她情不自禁的抬手抚着额头,眉头紧紧的皱起。  看到容少谦抬脚想绕过病床,再打金若伟,她拉住了他。  “别打了,我头晕。”  她的声音很轻,很无力,但,容少谦听到了,他马上搂住了她,满脸紧张的问:“很晕吗?我带你去找以程。”  “不用了,带我离开这里就好。”金娉婷实在是不想再去做身体检查了。  “嗯。”容少谦面对她的神色是柔和的,与刚刚暴打金若伟的样子,完全两个样。  他看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却痛苦申银着的金若伟说:“给三天时间你们,交出金公馆的房契,离开金盛集团。”  说完后,他搂着金娉婷,走出了病房,在门口,对两位看管的手下说:“不用再守着他了。”  这个惩罚对恶贯满盈的金若伟来说,简直是太轻了。  容少谦搂着金娉婷回到了车子上,他买来了一杯热奶茶给她喝。  “喝点暖东西吧。”  “谢谢。”金娉婷靠坐在座位上,脸色依然很苍白。  “别去上班了,回家好好休息……”  “不行,公司需要我。”金娉婷倔强的拒绝了容少谦的好意。  的确,金盛集团现在是很缺人。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累了,别硬撑,休息好了,再工作。”容少谦身为大集团的总裁,明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无奈。  “嗯,我答应你。”金娉婷盈盈明眸看着容少谦,手里捧着他刚刚给她的热奶茶,感觉到一股暖意从手心,一直传到她的心里。  “少谦,既然放过金若伟了,把叶凝也放了吧。”  容少谦沉默了一会儿,说:“放过他们只是暂时的,若有下一次,你不许再求情,不,我不允许再有下一次。”  “谢谢你为我着想。”金娉婷感动着,她知道容少谦把所有人都送进了警局,唯独留下了金若伟与叶凝,一定是站在了她的立场上想过。  “把奶茶喝了,我送你回公司,晚上准时接你下班,不许加班。”容少谦的语气霸气又温柔。  “遵命。”金娉婷调皮的扯开了一个笑容,然后乖乖的把热奶茶喝掉。  容少谦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看到她喝完奶茶后,便替她扣上安全带,说:“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到公司的我叫你。”  “嗯。”金娉婷柔柔的应了一声,听话的闭起了眼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