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195.带你来一次疯狂的旅游

195.带你来一次疯狂的旅游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6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1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195.带你来一次疯狂的旅游    “你滚……”金娉婷终于爆发了,对着容少谦低吼一声。  “现在滚不了,晚上再滚。”容少谦邪恶的凑到她耳边,低语着,那灼热的气息喷洒到她的肌肤上,让她本来红着的小脸,更加红了。  车子一路在前行着,容少谦与金娉婷也斗嘴斗了一路。  直到车子停在了机场门口,金娉婷才后知后觉的惊讶了一脸,终于明白容少谦为什么在一路逗弄她,跟她斗嘴了,原来是分散她的注意力。  “你……你带我来机场做什么?”  “带你来一次疯狂的旅游。”下了车后,容少谦拉着她的手走进机场。  “容少谦,你疯了吗?我还有大把的工作没完成,旅什么游?”金娉婷生气的甩开了他的手,转头就往回走。  容少谦连忙拉住了她,说:“工作永远都做不完的,明天后天是周末,趁着假期,去放松一下。”  “可是我什么也没准备,连衣服都没换。”金娉婷知道容少谦是想让自己放松一下,她明白他的苦心。  “我都准备好了。”容少谦的目光移向了拉着行李的沈亚。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英国。”  “英国?去找我妈?”  “嗯,你不是想你妈吗?”  “你……你怎么知道?”金娉婷诧异,愣愣的盯着男人那张噙着宠溺浅笑的帅脸,明媚的大眼里慢慢的晕染起雾气。  “喂,不许流眼泪,我带你去见你妈,是想让你开心的笑,不是哭的哦。”  金娉婷吸了吸鼻子,努力的隐忍着心里的激动与感动,但,眼泪却没忍住,就在眼泪掉下来那一秒,她突然投入了男人的怀里,小手抓着他腰间的衬衫,把脸埋在男人的胸口。  男人身上的气息很好闻,带着男性的阳刚,他的心跳也很有力。  “现在还要回去工作吗?工作狂。”容少谦环住了女人玲珑的身躯,宠溺的取笑着她。  “谁是工作狂呀?”  “你呀。”  “你才是。”  “好吧,我们都是。”  *********************  经过漫长的飞行,容少谦与金娉婷到达英国时,正好是下午的四点多钟,看到了前来接机的母亲与弟弟,金娉婷再次激动得热泪满眶,激动的与母亲紧紧相拥着。  “孩子,坐了那么飞机,累了吧?”陆羽心放开了金娉婷,慈爱又心疼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女儿。  这一个星期,她都很牵挂着金娉婷,今天突然听到容少谦要带金娉婷来看她的消息,她足足激动了一整天。  现在的见面,不但对金娉婷是惊喜,对陆羽心与金逸曦也是惊喜。  “妈,我不累。”金娉婷眼泪未干,嘴角又笑开了,她也在暗暗的打量母亲与弟弟。  也许在英国这边没有什么烦恼事,陆羽心的脸色比以前好多了,也胖了一点。  金逸曦也壮实了不少,估计跟陆羽心的悉心照顾分不开。  “好了,回家去,妈给你们做好吃的。”陆羽心笑得很开心,拉起了金娉婷的手,走向机场出口。  金逸曦默默的接过了容少谦手里的行李,两个人并肩跟在两个女人的身后。  “在国外有没有偷懒?”容少谦勾起唇问金逸曦。  “晚上吃饭后,咱们比拼一场,我用实力说话。”金逸曦酷酷的回答,清亮的眼睛里闪着自信。  他在国外,白天上学,放学后就去学武,不知为何越学越爱,现在他完全沉迷在武术里了,什么跆拳道,柔道,太极拳等等,他都有涉猎,而且都已经拿到黑带了。  “这么有自信?那我得小心一点了。”容少谦半开着玩笑。  出了机场后,一行四人上了专门等候着的车子里,朝着金逸曦居住的别墅前进。  半个小时后,车子回到了别墅里。  “哗,这里好漂亮哦。”金娉婷下了车后,不由惊叹出声。  这栋别墅是容少谦特意买给陆羽心住的,金娉婷还是第一次来。  别墅处于海边,可以把一望无际的大海收入眼底。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的最美时刻,金色的秋阳照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闪着金色的波光,海面上空,飞着许多海鸥,沙滩上,三三两两的人群正在肆意的散步着或者玩乐着。  “嗯,我刚来时也很惊讶,一眼就喜欢上这里了。”陆羽心回想着自己刚来到这里的情景。  “少谦,你是怎么找到这么漂亮的地方的?”金娉婷漂亮的眼睛,写满的对这里的喜欢。  “一个朋友介绍的。”容少谦轻描淡写的回答。  “晚饭后,我要去沙滩走走。”金娉婷撒娇的勾住容少谦的手臂,妩媚的看着男人。  “嗯。”男人宠溺的与她对视。  **************  晚饭过后,容少谦与金娉婷手拉着手的漫步在白色的沙滩上。  此时,阳光已经完全褪去了,夜色渐渐的笼罩住整个沙滩与大海,游客少了很多,只有三三两两的游客舍不得离开。  “少谦,谢谢你带我来。”金娉婷突然停住的脚步,转身,仰起小脸盯着高大的男人,明媚的大眼睛里的闪着熠熠的光芒。  也许太开心了,她的心情有些兴奋。  “你不是说不想来吗?”容少谦放开她的手,改为拥抱着她的腰身。  “你记仇?”金娉婷娇俏的嘟起嘴,双手悄悄的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你现在才知道你老公记仇,嗯?”男人一只手搂着女人的纤纤细腰,另一只手抬起轻轻的刮了一下女人的俏鼻。  “好吧,我错了,行不?小气鬼。”女人淡淡的勾出一个妩媚的浅笑。  “没诚意。”男人不买账。  “怎样才算有诚意?”女人明知故问着。  容少谦不说话,邪气的朝她努了努嘴。  金娉婷小脸晕染起淡淡的红晕,轻轻的踮起脚尖,主动的吻住了男人的唇。  男人立即化被动为主动,反吻回女人。  夜风吹来,但他们并不觉得冷,反而感觉到凉凉的风儿,缓解了他们身上燃烧着的火焰。  吻渐渐加深,男人搂抱着女人的手也越来越紧,女人玲珑的娇躯与男人健壮的身躯紧紧的贴合着,没有一丝缝隙。  也许景色太美了,也许是心情太好了,金娉婷似乎特别动情,她眼睛轻轻闭起,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在眼睑下投下了淡淡的暗影。  妩媚的小脸泛着动情的潮红。  她放任着自己的感觉,跟着男人沉沦在爱情的漩涡里,完全无法自拔。  许久后,两个吻到快窒息了,才不舍的放开对方,额头互相抵着,男人呼吸急速,女人吐气若兰。  待气息平顺下来了,金娉婷唇边展现了妩媚而调皮的笑容,问:“这样够诚意了吗?”  容少谦闻言,唇角也微微勾起,回答:“不够,永远也要不够,真想马上把你压倒在沙滩上……”  “滚开,大灰狼。”金娉婷听到男人露骨的话语,小脸上的滚烫又多了几分,她轻轻的推拒着男人结实的胸口。  “老婆,晚上我们回去好好努力,刚刚你妈不是催我们快点生个孩子吗?”  “你把我当成生子机器吗?”  “不敢,我是执行丈母娘的命令而已。”容少谦故作委屈状。  金娉婷娇羞的抬眼瞅着他,说:“好,晚上回去努力。”  说完后,她慌忙挣脱男人的怀抱,朝前边跑去。  容少谦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宠溺的看着女人婀娜的身姿,快步的追赶上她的脚步。  他们在沙滩上逗留了大约半个小时便回去别墅里了。  容少谦与金逸曦去了练功房较量身手去了。  金娉婷则与母亲在客厅里聊天。  “娉婷,在电话里你总不愿多说,若伟到底有没有伤到你?”  “妈,他没来得及伤害我的身体,少谦就来到了,但,他伤了我的心。”金娉婷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心里还会隐隐发痛。  “孩子,让你受苦了。”陆羽心心疼的搂过女儿的肩膀,轻轻的拍着。  “妈,我没事,见到了你,什么痛什么伤都好了。”  “若伟怎样了?”  “不知道,应该还在医院吧。”  “唉,这孩子平时不多话,没想到会这么阴险,娉婷,你要小心提防他,我怕他好了之后,会不甘心。”  “妈,你放心,我会的。”  “对了,你别老顾着工作,都嫁给少谦这么久了,他爸妈估计都盼着你快点生个小孙子呢。”  金娉婷闻言,小脸红了下,想起了刚刚在沙滩上跟容少谦的约定。  “妈,这事急不来,顺其自然吧。”  “什么叫急不来,事在人为……”  “哎呀,我知道了,换话题。”  “小影跟金彩怎样了?”  “她们呀,挺好的……”  “…….”  母女两个依偎的沙发上,从家事聊到了公事,又从公事说到了闲事,反正话匣子打开了,就聊个不停,什么都聊上一顿。  *******************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容易过去的,英国快乐的两天游结束了,容少谦与金娉婷坐夜班飞机回国了。  重新投入到忙碌的工作里,金娉婷自从散完心回来后,整个人都涣发容光,精神非常好,工作起来也非常的顺心。  这天中午,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是金若依打来的,约她吃午饭。  说真的,金娉婷被叶凝欺骗过,心里有些阴影,犹豫了许久,她才答应金若依。  来到了约定的餐厅里,她看到了憔悴的金若依,暗暗的吃惊。  “吃什么?”金若依扯开苍白的笑容,问着金娉婷。  金娉婷暗暗的瞅了她一眼,拿起菜单向服务员点了一个意大利番茄面。  “找我有事?”  “没事不能找你吗?我们是姐妹,身上有一半血液是相同的。”金若依的神色很平静,跟以前那种嚣张跋扈的样子完全两样。  其实,看着这样情绪低落的金若依,金娉婷有些心疼,也许就像金若依所说的,她们身上有一半的血液是相同的,天性使然。  “你还好吗?跟沈烁……”  “离了。”金若依淡淡的勾唇,眼底埋藏着深深的痛。  金娉婷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对方。  金若依的性格是任性刁蛮,但她对沈烁是真的痴心一片,现在离婚了,应该很伤心吧。  “那你有什么打算?”金娉婷问道。  “暂时还没打算。”金若依神情黯然,桌下,小手轻轻的抚上扁平的小腹,她前一天跟沈烁离婚,后一天便发现自己怀孕了,多么可笑呀。  一个注定没有父亲的孩子,她不打算要,她只想带着孩子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餐点送上来后,金若依吃了几口,有些反胃,无法再吃下去了。  “你怎么了?”金娉婷狐疑的瞅着她,又问:“你……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金若依闻言,有些吃惊的睁大眼睛,愣了一会儿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沈烁知道吗?”  “他……不知,我也不打算告诉他,没必要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要?”  “嗯,没有父爱的孩子,心里很自卑的,就像我,从小父亲都忽略我。”金若依不想自己不幸的童年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如果家庭不健全,孩子肯定不会快乐的。  金娉婷愣住了,幽幽的问:“所以你才常常跟我抢东西,跟我吵架?”  “对,谁让你是最得宠的女儿,只有跟你吵架了,爸爸才会多看我一眼。”金若依惨淡的一笑,又说:“我很可悲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