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02.小猪猪(祝亲们新年快乐)

202.小猪猪(祝亲们新年快乐)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3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02.小猪猪(祝亲们新年快乐)    “展腾,别打了……”容展扬上前劝阻着容展腾,但,凭他一人的力气根本劝不动愤怒中的容展腾。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金娉婷站在一旁干着急,要不是容少谦一直霸道的抱着她,她早已经冲过去劝阻了。  “逸曦,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过去帮忙拉住容展腾,再这么打下去,何冰清不死也去半条命了。”金娉婷转头对怔愣的金逸曦说着。  年轻人对这种场面没什么经验,所以金逸曦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金娉婷这么一嚷,他马上上前,拉住了容展腾。  “放开我,别拉着我,我要打死这个女人……”容展腾已经气红了眼,怒气已经盖住了理智。  “别再打了,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容展扬大声的想骂醒弟弟。  “放手,我要打死她……打死她……”容展腾哪里听得进劝告,不停的挣扎着。  何冰清早已经吓得惊恐的痛哭着了,要不是现在是冬天,穿得多衣服的话,恐怕她身上已经被皮带抽开花了。  “展腾……”容展扬气得怒吼,抬手“啪”的一声,扇了容展腾一巴掌。  挣扎不停的容展腾顿时安静下来了,愣愣的站着,许久,他突然心痛的大叫:“我的儿子没了……”  叫完后,他快步的跑向楼梯。  “展腾,你去哪里?”容展扬连忙追过去,但他年纪大,加上身体不太好,刚刚与容展腾拉扯时,又费了许多力气,根本就追不上容展腾的脚步。  “逸曦,照顾好你姐姐。”容少谦把金娉婷的手交到金逸曦的手里,快步的去追容展腾了。  金娉婷把自己的手从金逸曦的手里抽了出来,她向着何冰清走去。  金逸曦连忙拉住她,担忧的叫道:“姐。”  金娉婷回头,轻轻的对金逸曦点了下头,示意他别担心,但金逸曦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亦步亦趋的紧紧跟在姐姐的身后。  何冰清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着,看到金娉婷走到面前,她又往里缩了点。  “别怕,我不会打你。”同为女人,金娉婷打心里同情何冰清,但,她更心痛金彩,毕竟金彩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怎么说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告诉我,你怎么对金彩了?”她轻声问着何冰清。  站在她身后的金逸曦,防备的站在姐姐身侧,生怕何冰清会突然发狂动手什么的。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何冰清有点干裂的唇瓣轻启着。  “你怎么下得了手?”金娉婷心痛的摇头,金彩那副惨状,并不是打一掌,或者摔倒这么简单,肯定中间发生了些什么。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她先动手的。”何冰清有些着急。  “就算她先动手,你也不能那么狠心把我的女儿打得那么伤……”尹小影在一旁听到,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怎么会摔倒?也不知道怎么会压在她身上?”何冰清着急的解释着。  金娉婷终于明白了,原来何冰清压在金彩身上了,而且金彩摔倒的地方还有一张石凳,估计是摔倒时,肚子撞到石凳了,加上何冰清的重量,所以才会伤得那么惨重。  “什么?你压在金彩身上?”尹小影气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要不是陆羽心与欧云裳拉着她,她早冲过去打何冰清了。  “娉婷,你走开一点,别伤着了。”陆羽心拉着尹小影的同时,又担心的金娉婷。  “对呀,娉婷,你快回病房里躺着。”欧云裳也劝着金娉婷。  “我没事。”金娉婷哪里能安心的躺着呀。  “别逞强,快回去,小曦,把你姐拉回病房里。”陆羽心沉着脸吩咐,眼前已经有金彩这么血淋淋的例子了,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也冒这种险呢?  看到尹小影这么痛,她已经受不了了,要是发生在金娉婷身上,她恐怕会比尹小影更痛心的。  金逸曦拉着金娉婷的手,低声说:“姐,回去。”  金娉婷看了看两位母亲担忧的神色,又对上弟弟哀求的眼神,她点了点头,终于愿意回病房了。  “冰清,你也回家,快走呀。”欧云裳感觉到自己快拉不住尹小影了,只好让何冰清先回家了。  眼不见为净,何冰清在这里,尹小影是无法平静下来的。  何冰清愣愣的点头,木然的转身,慢慢走向楼梯。  “小影,坐下吧,金彩等一下醒来肯定会需要你的。”陆羽心担忧金彩醒来知道子宫被切走了,会受不了。  尹小影恨恨的瞪着何冰清的身影,直到看不清了,她才愤愤的坐回凳子上。  陆羽心与欧云裳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却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与护士推着金彩从里边出来。  “彩,我苦命的女儿……”尹小影看到躺在病床上没有一点生气的金彩,心痛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医生,她现在怎么了?”欧云裳询问着。  “回夫人,金小姐的手术很顺利,现在麻醉未过,可能要三四个小时才会醒来,我们把她先送回vip病房里。”医生解释着。  “哦,知道了。”欧云裳点头,跟着病床,一直走向金娉婷对面的vip病房。  金娉婷听到声响,走了出来,当她看到金彩时,连忙也跟了过去。  “妈,金彩怎么了?”她问陆羽心。  “手术很顺利,就怕她醒来接受不了事实。”陆羽心痛心的说着。  金娉婷暗暗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向病床前,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金彩,心头一阵闷堵。  “云裳姐,你跟娉婷先回家吧,我跟小影留在这里就可以了。”陆羽心转头对欧云裳说。  “这样呀……”欧云裳犹豫着。  “回去吧,把娉婷带回去,她留在这里我不放心。”陆羽心又说。  “嗯。”欧云裳顿时明白。  “娉婷,我们先回家。”  “我……”金娉婷不放心的看着病床上的金彩。  “乖,回家好好睡一觉,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欧云裳温声劝说着。  “嗯,妈,有事给我打电话。”金娉婷吩咐着母亲。  “知道了。”陆羽心点头,把金逸曦也一并赶走。  “逸曦,你也回去,明天还在上班,记得好好帮你姐,别让她太辛苦了。”  “嗯。”金逸曦轻轻应了一声,也回家了。  坐在回家的车子里,金娉婷拨打了容少谦的电话。  “喂,少谦,你在哪里?找到二叔了吗?”  “找到了,在夜辉煌呢,等一下司睿来了,我就回去。”容少谦低沉的声音有点落寞。  “嗯,我现在跟妈也回家了。”  “好,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知道吗?”  “知道了。”金娉婷答应着,因为心情不太好,人也有点累,所以她很快就挂了容少谦的电话了。  ***************  金娉婷与欧云裳回到容宅时,已经是下午了,她们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便回房间休息了。  金娉婷回忆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真的太戏剧化了,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  本来大伙开开心心的商量着婚礼的事情,金彩却发生了这么悲惨的事情,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验出了她怀孕了。  老天为什么要安排这些事情要在同一天发生呢?  金娉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也许因为怀孕的原因,她感觉眼皮很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容少谦回来时,看到金娉婷皱着眉头睡觉的样子,情不自禁的坐在床边,抬手轻轻的抚着她的眉头。  那轻柔的动作,犹如对待珍世奇宝似的。  在他的安抚下,她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了。  容少谦的唇角也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今天看到她呕吐时,他真的吓坏了,很心疼她。  深邃而温柔的目光紧紧的锁着沉睡中的女人那张漂亮的小脸,她的皮肤白白嫩嫩的,很光滑,就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似的,让他爱不释手的轻轻抚着。  突然,他的目光隔着柔软的羽绒被子,落在她腹部上。  他的手也从她脸上移到了她的腹部,隔着被子,轻轻的抚了抚,女人的腹部依然平坦紧实,小腰依然纤细得盈盈一握。  别说金娉婷感觉在做梦,他也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不由的,他在心里暗暗的惊叹着生命的神奇。  “嗯……”金娉婷在睡梦里轻嘤咛了一声,眉头再次皱起,她睡得极其不安稳,大概是被金彩的事件吓到了。  容少谦见状,站了起来,脱掉身上的外套,钻进了被窝里,轻轻的搂住了女人,低声的哄着:“睡吧,我在呢。”  许是他的安抚起作用了,金娉婷的眉头再次舒展开了,玲珑的娇躯往男人的怀里蹭去,小手抱住了他的手臂。  她睡得很香,但,他却很苦。  金娉婷把容少谦的手臂抱在怀里,那勾人的柔软抵在他的手臂上,让他不禁心猿意马起来了。  她的脸与他的胸口靠得很近,他清楚的感觉到她温热的气息穿透了衬衫,灼在了他的肌肤上。  容少谦漆黑的眼眸跳跃着某种动情的气息,他努力的隐忍着,压抑着。  他的宝贝怀孕了,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肆意的想要她就要她。  想到这里,他暗暗的苦笑了一下,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  金娉婷一觉睡到了晚饭的时间,欧云裳前来敲门了,容少谦才轻轻的摇醒她。  “喂,小猪猪,起床吃饭了。”  “嗯……”金娉婷低嗯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容少谦不由宠溺的笑了笑,撑起了上半身,凑到她耳边,继续叫着:“小猪猪,还睡吗?要起床吃饭了。”  金娉婷眉头皱了一下,悠悠的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有点迷茫。  “醒了吗?小猪猪。”  突然,她的头顶响起了容少谦暧昧又宠溺的声音。  小猪猪?  她愣了一下,转头对上了容少谦坏坏的笑脸。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有些懵然的问。  “回来很久了,抱着你睡了一觉了。”容少谦抬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纷嫩的脸颊。  金娉婷不悦的嘟了嘟嘴,拍开他的手,又问:“二叔呢?也回来了吗?”  “嗯,喝醉了,在下边客房睡觉。”  “哦。”金娉婷闷闷的应了一声。  “起床吧,要吃晚饭了,别饿坏咱们的女儿。”容少谦边说边宠溺的在被下抚上她平坦的肚皮。  “你怎么知道是女儿?”金娉婷蹙眉,在豪门里,不是都希望生个儿子吗?  就像她爸爸金盛东,就有一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对儿子永远都是偏爱的。  “不知道,但我想有一个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儿。”容少谦的唇角微扬,那满脸的宠溺,可以看得出要是金娉婷真的给他生了女儿的话,他必定成为女儿控一枚。  闻言,金娉婷不由勾起了笑容,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说:“可是女儿长大了是要嫁人的。”  容少谦黑眸微微眯起,对哦,他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  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他又勾唇说:“我的女儿不嫁人,我的女儿只招婿。”  “什么?”金娉婷彻底无语了,亏他想得出。  “霸道,专制。”她没好气的朝他撇了撇嘴,掀开被子下床,走向浴室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容少谦宠溺的目光追随着女人的身影,直到她完全进了浴室了,他才从床上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