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03.你呀,任性。(求月票)

203.你呀,任性。(求月票)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3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03.你呀,任性。(求月票)    也从这一天开始,金娉婷像国宝似的被保护着,容少谦给她安排了司机与保镖,无论她去哪里,司机与保镖都是随传随到的。  这种保护让金娉婷非常的不爽,感觉自己像失去了自由似的,但,她也明白容少谦是为了她好,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好,毕竟之前发生过金若伟想杀死她的事件。  所以,金娉婷再也不爽,为了让容少谦与家人安心,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默默的接受了这种过分紧张的保护。  **********************  第二天下班后,金娉婷去医院看望金彩,因为容少谦有应酬,所以不能陪她,不过,随行的有容少谦安排给她的保镖与司机。  说真的,两个酷酷的大男人跟在她身后,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南锦,你们在这里等吧,不用跟我进去了。”在医院门口,金娉婷制止了保镖欲跟上的脚步。  “少奶奶,大少爷说过,不能让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保镖南锦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没事的,放心,我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金娉婷有些无奈的强调着。  “呃?”南锦犹豫着,有点左右为难。  “放心,大少爷那边我跟解释的。”金娉婷淡淡的笑着说,说完后,她转身进了医院,直接去了金彩的病房。  在门口,她轻轻敲了几下门,里边传出了尹小影没神色的声音。  “进来。”  金娉婷推门而入,把带来的营养品放在桌子上。  “你来了。”尹小影坐在病床边,转头看了一眼金娉婷。  “嗯。”金娉婷淡淡的应着,目光落在了躺在病床上的金彩身上。  只见她睁着空洞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天花板,苍白的小脸,了无生气,仿佛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似的。  “她一直都这样吗?”金娉婷轻轻的问尹小影。  “昨晚醒来后,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又哭又闹的,医生强制给她打了镇定剂才能安静下来,睡了一觉后,醒来就是这副模样……”尹小影说话的声音带着哽咽。  金娉婷的心微微的揪了一下,很痛。  现在自己也怀孕了,可以切身的体会到金彩那种痛。  “金彩,振作起来。”她微微倾身,眼里充满的心疼,看着金彩。  金彩木然的眼珠子动了一下,淡淡的瞥了一下金娉婷,缓缓闭上了,眼泪从眼角滑落。  “金彩,你还有妈妈,姐姐妹妹,她们都很担心你,很爱你的,所以,你不能消沉下去,一定要把身体养好。”金娉婷细声温语的开解着金彩。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突然金彩苍白的唇瓣颤抖着吐出几个字。  此时,她不想见到金娉婷,因为在金娉婷幸福的对比之下,显得她更悲惨了。  金娉婷不但有容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还怀上了容少谦的孩子,而她什么都没有,本来顶着小三儿的臭名,想母凭子贵的,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偿失,还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只要想到自己连做母亲的机会都没有了,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甚至,她想一死了之。  尹小影与金娉婷听了金彩的话,都愣住了。  金娉婷定定的站着,脸色微微一僵。  “娉婷,要不你先走吧?”尹小影生怕刺激到金彩的情绪,所以只好转头向金娉婷询问。  “你都照顾了金彩一天一夜了,要不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不用了,金心等一下来接班,还有金美也会来。”  “嗯,那好吧,金彩,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金娉婷看了一眼一直紧闭着眼的金彩,才转身走出病房。  见过金彩后,金娉婷的心顿时沉重了不少,就连走路的脚步也感到沉重。  站在电梯门口,在电梯门打开时,一阵风吹来,金娉婷不由打了个冷颤,一股冷意从心底窜起。  她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的抚着自己的手臂,企图让自己温暖点。  走出医院,看到倚在车旁的容少谦时,金娉婷不由愣了一下,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南锦与司机都不在,估计是容少谦让他们先走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应酬吗?”她走到他面前,狐疑的问道。  容少谦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金娉婷的身上,眉头心疼皱起,没有回答金娉婷的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他更关心的问题:“怎么穿这么少衣服?”  西装外套还带着男人温暖的体温,金娉婷顿时觉得自己被一股暖意包围住了,心底的寒意正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着。  “哪里少了?”金娉婷嘟嘴,她里边穿了一件保暖内衣,外边穿了一件长款的羽绒风衣。  其实在阳城的冬天并不算冷,今天的气温也有十三四度,不过没有阳光,感觉会有一点阴冷的气息。  “先上车。”容少谦担心女人会冷着,他打开车门,温柔的扶着她上车。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金娉婷看到容少谦上车了,她转头瞅着他。  容少谦伸长手替她扣上安全带,顺便在她性感的唇瓣上偷香了一下,回答:“客户突然有事来不了,所以我便来接你了,怎么不让保镖跟着?”  金娉婷眉头微蹙,小嘴微微一撅:“不喜欢。”  “你呀,任性。”容少谦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深邃的眼眸深处,有一股化不开的温柔。  “是你太紧张了。”金娉婷感受到男人的宠爱,心底一片甜蜜。  “你是我的宝贝,我当然紧张。”容少谦毫不避讳的直言。  “肚子饿了吧?想吃什么?带你去吃。”他又问。  “嗯?我想想。”金娉婷咬着唇,认真的思索着,因为怀孕,她的胃口有点大,所以什么都想吃。  “吃粤菜吧。”片刻后,她告诉他。  “听你的。”容少谦宠溺的笑了笑,发动了车子。  十几分钟后,到了一家颇有文化气息的粤菜馆里,金娉婷一口气点了好几个带着酸味的菜色,什么五柳鱼呀,酸甜排骨呀,白云凤爪呀……  菜上齐后,金娉婷吃得津津有味,带酸的菜色,让她特别开胃。  “喜欢吃,就多吃点,你太瘦了。”容少谦给她夹了一块酸甜排骨,光是看着她吃,他莫名的有一种满足感。  其实,他不太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菜,不过,他依然陪着她一起吃。  饭后,夫妻两个回到了半山别墅里。  容少谦陪着金娉婷看了一会儿电视,在她去洗澡时,他回了书房。  接连下来的几天,他也是这样,在书房里待到半夜,等女人睡觉了,他才回房间睡觉。  原来女人怀孕了,作为丈夫的也很苦,必须强忍着兽欲。  **************  周末的晚上,容少谦又躲进了书房里了。  金娉婷洗完澡出来,看不到男人的身影,就知道他肯定又在书房里了。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容少谦的苦,自从知道她怀孕后,他晚上睡觉都不太敢抱她,生怕会忍不住要了她。  作为他的妻子,她自然是最了解他的女人,他对那方面的需求向来很强,以前每次亲热,他都会一连要她几次才能满足。  现在,让他如此隐忍压抑,恐怕很难受吧。  金娉婷慢慢的踱出了房间,走向书房,抬手,正想推门,却听到了里边传出容少谦说话的声音。  “姚蓝的女儿在福利院?那个保姆呢?”  听到容少谦提到了姚蓝的名字,金娉婷抬起的手顿了一下,缓缓收回,她静静的站着,想听下去。  她知道如果进去直接问容少谦,他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不知所踪?你再去找,可能姚蓝口中的视频在保姆手里。”  “……”  “姚蓝的女儿先留在福利院吧,她对于金若伟来说,构不成威胁,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  “……”  “金若伟最近有什么动静?”  “……”  “好,我知道了……”  金娉婷一直听着容少谦的话,可惜听不到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  她满心疑惑,不明白容少谦为什么要监视金若伟?难道怕他会突然发疯,然后跑出来伤人吗?  还有姚蓝的女儿,既然找到了,为什么还要留在福利院里?这多可怜呀。  想到这里,金娉婷抬手推开了书房的门。  看到金娉婷出现在门口,容少谦的讶异在深邃的眼底一闪而过,他挂掉电话,起身向她走来。  “怎么还不睡觉?”他伸手搂着她,身体却与她的身体保持着距离,怕挤到她的肚子。  “刚刚是谁打电话给你?沈亚吗?”金娉婷抬头瞅着他。  容少谦墨眸闪了一下,知道她听到了电话的内容,点了点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