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08.引蛇出洞

208.引蛇出洞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78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08.引蛇出洞    容少谦轻轻的搂着她,安慰着,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心疼,昨晚他已经从容书磊那里知道了整件事情。  “乖,别哭了,再哭下去,宝宝就会笑话你是个爱哭鬼妈妈的。”他故意用轻松的语气取笑着金娉婷。  “娉婷,少谦说得对,不要哭了,情绪不好会影响宝宝的,更何况你昨晚休息又不好。”陆羽心也心疼着女儿,昨晚她得知金逸曦出事后,便让司机把自己送来了容宅。  一直到大半夜,她才跟金娉婷一起回房间睡觉,结果,母女两个都睡不着。  金娉婷吸了吸鼻子,从容少谦的怀里出来。  她向来不爱哭,但貌似自从嫁给容少谦后,她变得脆弱了。  “来,先坐下。”容少谦扶着她,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因为金逸曦的事情,容少谦的父母与弟弟们都在,他们一家人非常齐心,只要哪个家人出了事情,他们都会义不容辞的帮忙。  “少谦,你一定要想办法救逸曦,我不相信他会杀人关正峰。”金娉婷泪眼汪汪的瞅着容少谦。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逸曦出事的。”容少谦坚定的回答,目光看向了坐在对面沙发的金逸曦,说:“把昨天的事情再详细的跟我说一遍。”  “嗯。”金逸曦点头,经过一晚的休息与考虑,他想起了很多细节,于是,他娓娓的说出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容少谦听完后,点了点头,沉吟着,许久,他才缓缓的开口:“既然是个布局,那对方必定会有想要的东西,现在,我们什么也不要做,只需要等待就行了,等对方找上门了,我们就顺着对方的意思去做,把大蛇引出洞,掌握了证据才能保逸曦平安。”  “好吧,这个计划就叫引蛇出洞吧,大哥,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容司睿收起了一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脸认真的说着。  “不,不需要把太多人牵涉进来,会打草惊蛇的,放心,我有能力摆平的。”容少谦断然的拒绝了弟弟的帮助。  “也对,如果我加入行动的话,可能会把那条大蛇吓得躲在洞里不敢出来的。”容书磊勾了勾唇,满脸自信。  “既然老大不需要我们,那我们就散了吧。”容司睿耸了耸肩,站了起来。  “走吧,去打一架,很久没过招了,手痒。”容书磊突然搂过容司睿的肩膀。  “滚开,又想拿我当沙包。”容司睿毫不客气的推开了容书磊,拉起了容以程,说:“二哥,咱们去喝酒,不带老三去。”  他们边说边走出了客厅。  “嘁,我去喝酒需要你们带,别忘了夜辉煌在谁的手里。”容书磊蔑视了一眼容司睿的背影一眼,也走出了客厅。  容少谦扶起了金娉婷,说:“我带金娉婷回房间休息一下,逸曦,你也别太担心,会没事的。”  “嗯。”金逸曦点头,容少谦回来后,他的心定了不少。  他相信容少谦,所以并没有很担心,反倒是陆羽心,大蛇一天没出现,她的心一天都放不下,毕竟她已经尝试的失去儿子的痛,永远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这种痛了。  容少谦与金娉婷回到房间后,他便强势的逼她休息。  待金娉婷睡着后,容少谦才离开房间,去了旁边的书房,法国那边的事情他还没有处理好,因为金逸曦的事情,他丢下那边的一切,火撩火急的赶了回来。  容少谦静静的坐在皮椅上,若有所思着,突然,一阵急速的铃声找断了他的沉思。  他拿起手机,放到耳边。  “怎么了?沈亚。”  “总裁,金若伟那边有动静了,他已经醒了过来,智力也恢复正常了,但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刚刚我看到明素素帮他办理出院手续了。”  “嗯,我知道了。”容少谦淡淡的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金若伟,果然贼心不死。  好吧,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的玩一场吧。  容少谦的眼色渐渐变得凌厉冷冽,他相信金若伟精心策划这么一场布局,肯定按捺不住的,不出两天,肯定会找上门的。  *******************  也正如容少谦所想,两天后,真的有人找上门了。  找上门的除了金若伟,还有关宝琪。  关正峰死了后,关宝琪顺其自然的继承的关正峰所有的财产,包括股权,在会议上,她提出了自己不懂得生意上的事情,也不想去管这些事情,所以把所有股权委托给金若伟处理。  被容少谦踢出金盛集团的金若伟,顺理成章的再次进入了金盛集团,坐上了关正峰财务经理的位置。  作为股东的容少谦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不动声色的默认着金若伟的加入。  会议散开后,容少谦与金娉婷,金若伟与关宝琪,都非常有默契的留在会议室里,他们坐在椅子里,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金若依,金若倾,金彩已经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开会议室的了,但看到容少谦与金若伟之间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她们不由都坐回了位置上。  其余的股东虽然都好奇,但谁也不敢留下来。  容少谦高大的身躯闲适的靠在皮椅上,漆黑如墨般的眸子,幽深如海,傲然的盯着坐在对面的金若伟,一眨也不眨的。  因为要引蛇出洞,所以他的气势并不算太凌厉。  适当的示弱,会让大蛇更快的出来。  金若伟也噙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瞅着容少谦,他终于重新回到金盛集团了。  “金若伟,你之前是装傻的吧?要不然你怎么懂得把逸曦引到海边?”金娉婷闪冷冷的盯着金若伟,心里真的很后悔上次这么轻易放过他,早知道把他送进警察局就好了。  “装傻?别忘了,我的诊断报告都是容和医院的高级医生教授下的,难道你想说容和医院的医生都是庸医吗?”金若伟勾起唇,冷冷的讽刺着。  看到金娉婷与金若伟的战争开始了,金若倾与金若依都暗暗的担心着,真心的希望不要再斗下去了。  不过,金彩却抱着看戏的心理,冷冷的观战着。  “你没当演员真是可惜了,演技这么好,当演员的话分分钟大红大紫。”金娉婷神色一冷,讽刺回金若伟。  “是吗?谢谢称赞。”金若伟阴阴的勾唇笑了笑。  “哼……”金娉婷冷哼了一声,目光落在了关宝琪的身上,她一直低着头,危襟正坐着。  “关小姐,你真的大方,竟然把股权委托给仇人,难道你忘了你爸爸是为了帮你向金若伟讨回公道而死的吗?”金娉婷把话锋指向关宝琪。  关宝琪被点头名字了,才愣愣的抬起头,她的小脸苍白没有血色,神情也很憔悴,眼睛带着红红的血丝。  关正峰突然去世,对她打击真的很大,她很伤心,这几天都没睡得一个好觉。  “我……我……”她颤抖着苍白了唇瓣,却说不出话来,她似乎很紧张,双手十指紧扣着放在膝盖上,手指上的骨节都发白了。  她怯怯的看向坐在旁边的金若伟,清灵的大眼闪过了害怕。  容少谦一直没有吭声,锐利的眼睛把关宝琪的细微表情变化都收入眼底,他敢百分之百肯定,她被金若伟要挟了。  他不由深深的在心里鄙视着金若伟,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女人下手,简直是禽兽不如呀。  “金娉婷,我想你搞错了吧,宝琪的爸爸是被你的弟弟金逸曦杀死的,不是我。”金若伟目光阴沉,有点不满金娉婷对关宝琪下手。  “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在案发现场的人都有作案的嫌疑,包括你。”金娉婷冷冷的说。  “哼,是你想狡辩吧?插在关正峰胸口的匕首只在金逸曦的指纹,证据确凿,至于我,如果有证据的话,警方早就拘捕我了,所以,很遗憾的告诉你,我是清白的。”金若伟的笑容很无耻,也很嚣张。  “对,是金逸曦杀死我爸爸的,我不会放过他的。”关宝琪突然情绪激动的站了起来,恨恨的瞪着金娉婷。  “宝琪,别生气,我一定会帮你的。”金若伟假惺惺的安慰着关宝琪,然后又看向金娉婷,说:“金娉婷,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何必把宝琪逼向死角呢,她是无辜的。”  金娉婷与容少谦听到这话,都不由暗暗在心里骂着金若伟的厚颜无耻,居然能黑白颠倒。  “如果上次没饶过你,现在你也不会坐在这里。”  “上次?上次受害者可是我呀,你受伤了吗?没有吧?”金若伟耸了耸肩,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金娉婷真是悔青了肠子了,容少谦暗暗的向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  “说说你们的目的吧?”容少谦淡淡的开口,那傲视一切的态度,莫名让人心慌。  “目的?我的目的就是想好好经营金盛集团这么简单,帮你老婆分担一下重担子,容少谦,你也不想你老婆大着肚子还这么辛苦的吧?疲劳过度……孩子说不定会……”金若伟一边阴险的说着,一边盯着金娉婷的肚子。  他的话里带着一丝威胁的气息。  容少谦的眼睛危险的眯起,金若伟的威胁,他听出来了。  现在,他忍,以后,再奉还。  “我赞成金若伟的话,娉婷姐怀有身孕还要为公司奔波,实在是太辛苦了,我觉得怀孕的人都该好好休息,就像我当初怀孕一样,自动请辞。”突然,金彩冷冷的声音响起,她现在恨不得不要再看到金娉婷与金若依两个孕妇,觉得她们碍了她的眼。  “金彩,你……”金娉婷不由愣住,她没想到金彩会倒戈相向。  金若倾与金若依也愣了愣,暗暗的瞅向金彩。  “我实话实说而已。”金彩目光里带着淡漠,看了看金娉婷。  “好一个实话实说。”金若伟得意的笑了起来,金彩的转变确实让他意外,说不定以后还能好好利用一番呢。  “谢谢你们都这么关心我的妻子,我也实话实话,我一点儿也不希望我的妻子这么辛苦,我容少谦养她一辈子不成问题,既然我们达成共识了,那就好好合作吧。”容少谦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当然,金娉婷除外。  “哈……哈哈……容总裁这么爱妻子,真的让我太感动了。”金若伟突然狂笑了几声。  “哥,不要太过分了。”金若依眉头微皱,低声提醒着金若伟。  金若伟一听到金若依的话,眉头不由不悦皱起,说:“若依,你怎么回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了吗?”  “哥,是娉婷姐把我从鬼门关……”  “闭嘴。”金若伟没等金若依说完,便冷喝着打断她的话了。  他看了看金若依与金若倾,冷声说:“你们两个明天开始都不要回来这边上班了,好好的把地产公司给我打理好。”  “哥……”  “闭嘴。”金若伟又是一声冷喝。  “老婆,我们走吧。”容少谦冷冷的看了一眼起纷争的几兄妹,便起身,拉起了金娉婷的手,离开了会议室。  *******************  金若伟的意图很明显了,就是想重新夺回金盛集团,他利用了金逸曦杀死关正峰的事情,挑唆了许多股东支持他。  他正在准备着第二次股东大会,他想把金娉婷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  关正峰逃往国外的那两名手下,已经被引渡回国了,他们一致供出是金逸曦杀死关正峰的,因为有了人证,所以金逸曦再次被拘禁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关宝琪却独自找上了金娉婷。  她们约在了一家安静的咖啡厅里见面。  “有事吗?”金娉婷淡淡的看着对面的关宝琪,问道,在她的身后不远处,保镖南锦静静的守护着她。  “金娉婷,想救你弟弟吗?”关宝琪冷冷的反问。  废话,当然想了。  金娉婷在心里暗暗作答,但她没有说出来,定定的看着关宝琪,等待着后边的话。  “现在只有我能救金逸曦。”关宝琪又说。  “你会救吗?”  “会。”关宝琪回答得很干脆,这倒让金娉婷有几分意外,但她明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说说你的要求。”  “你跟容少谦离婚,说服他娶我,我嫁给他了,我就会撤消对金逸曦的控诉,因为我手里有我爸爸生前留给我的一段视频,他在里边对我说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这些事情可以为金逸曦洗脱罪名的。”关宝琪低声的说着,她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是想得到容家的保护,同时,她是真的想嫁给容少谦的,毕竟那么出色的男人,谁不想嫁呀。  “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为了你手里所谓的视频而跟少谦离婚?”金娉婷不由觉得可笑,同时也很心痛,因为离婚两个字刺痛了她的心。  “就凭金逸曦是你唯一的弟弟,你很爱他,如果你不想他出事,就好好考虑我的要求。”关宝琪冷冷说完,起身想走。  “你是不是被金若伟威胁了?”金娉婷突然发问。  关宝琪的身体不由僵了一下,脸色闪过不自然。  “没有。”她快速的否认。  “如果有,我们可以帮你。”金娉婷想说服关宝琪,想得到她手里所谓的视频。  其实关宝琪说对了,她很爱金逸曦这个唯一的弟弟,为了他,她真的愿意牺牲一切。  但,如果要跟容少谦离婚,她真的无法做出,只要想想离开容少谦,她的心底就会隐隐作痛。  “你答应我的要求就是帮我。”关宝琪暗暗的瞅着金娉婷在些苍白的脸儿,心里有些不忍心伤害她。  她的确被金若伟威胁了,所以才会这么急于的寻求保护,厚着脸皮向金娉婷提出这么可耻的要求,她相信,这个世上只有容少谦能保护自己了,也只有容少谦能与金若伟对抗。  “三天后,给我答复。”  说完,关宝琪离开的咖啡厅了。  金娉婷定定的坐着,坐了很久,她在思索着关宝琪的要求。  让她跟容少谦离婚,可能吗?  不可能的,她无法离开容少谦,她相信容少谦也不会答应的,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他们的爱情结晶呢。  可是,金逸曦的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现在他被关在牢里,金娉婷真的很心痛很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该怎么办呢?  此时,关宝琪刚刚所说的视频,对她的you惑真的很大,只要能救出金逸曦,她都愿意试试。  “少奶奶,大少爷找你。”突然南锦上前,把手机递给了她。  金娉婷接过,心里有些疑惑,容少谦找她,为什么不直接打她的电话呢?  “在哪里呀?”电话里,传来容少谦低沉好听的声音。  “外边。”金娉婷的心情不太好,所以不愿意多说。  “怎么连手机都不带?”  “啊?我手机没带吗?你怎么知道?”金娉婷有些诧异,她最近为金逸曦的事情烦恼着,常常心不在焉的。  “你看看手机里的号码。”  金娉婷狐疑的把手机从耳边拿下,看到上边显示着大少奶奶几个字,难道?  “你用我手机打来的?”  “聪明。”容少谦低声笑了下。  “你在金盛?”  “嗯,见完客户经过,就想进来看看你,结果人不见,只见手机。”  “哦,我忘记带了。”  “你在外边哪里?快下班了,我去接你吧。”  “不……不用了,我直接让南锦把我送回家吧,你帮我把包包与手机带回家吧。”  “嗯,也行。”容少谦听出了女人声音带着疲惫,不由心疼。  最近金娉婷真是吃不甜睡不香,整个人都消瘦了不少,让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他知道金若伟正在筹备着二次股东大会,所以,他也暗中的行动着,与一些股东交涉着,希望他们不要支持金若伟。  通话结束后,金娉婷便离开了咖啡厅,让南锦把她送回金公馆里。  她最近都在陪着陆羽心。  金逸曦的事情,把陆羽心彻底的击沉了,她大病了一场,才刚刚出院不久,身体还虚弱得很。  一年半前,大儿子永远的离开了她,没想到现在,小儿子又出事了,她怎么能受得了打击呢。  回到金公馆后,金娉婷去母亲的房间里,看望陆羽心。  此时,陆羽心吃了药后,正在睡觉。  金娉婷也不敢吵醒她,静静的坐在床边,守着她。  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金娉婷心都碎了,母亲的命真的太苦了,小时候受了那么多苦,现在晚年也无法安享,两个儿子,一个死了一个坐牢了。  金娉婷越想越心痛,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关宝琪的要求。  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放弃救弟弟的机会,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以泪洗脸。  可是她真的不想与容少谦离婚,真的不想……  但,除了与容少谦离婚之外,她想不出任何能救金逸曦的办法了。  慢慢的,金娉婷的心里的天平发生倾斜了,自己的幸福固然重要,但,比起弟弟与母亲的幸福,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幸福一点儿也不重要了。  也许,她会答应关宝琪的要求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