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09.娉婷的心事

209.娉婷的心事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84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2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金娉婷头绪万千的坐在母亲的床前发呆。  “逸晨……逸晨……”  忽然,陆羽心轻微的梦呓声把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金娉婷连忙看向母亲,发现母亲眉头紧皱,额上冒着细小的汗珠粒子。  “逸晨……不要……不要离开妈妈……”陆羽心紧紧的闭着眼睛,表情悲恸的轻轻摇着头。  金娉婷听到了妈妈梦呓的话语,心脏处狠狠一揪,闪过刺痛。  “妈,妈,醒一醒……”金娉婷弯腰凑近了母亲一点,轻声低唤。  “不要,不要带走逸曦……不要带走我的儿子……”陆羽心似乎掉入了恶梦的深渊里出不来,她的表情越显悲痛,两行热泪从眼角滑落。  “妈,你快醒醒,妈……”金娉婷看到母亲在恶梦中挣扎,她不禁也落下心痛的泪水。  “啊……不要……”忽然,陆羽心悲怆的大叫了一声,猛然睁开眼晴,从恶梦中惊醒。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惊恐与悲痛,呼吸有些急速,胸口起伏得厉害。  “妈,别怕,那只是梦而己,不是真的。”金娉婷附身拥抱着母亲,安慰着她。  她感觉到陆羽心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发抖。  梦?  陆羽心眨了眨眼睛,头脑渐渐清晰。  对,是梦,恶梦。  想起刚刚梦里的场景,陆羽心感觉到自己的心还在滴血。  梦里,她看到大儿子金逸是回来了,可是当她高兴的上前拥抱他时,他的样子突然变成了小儿子金逸曦的样子。  金逸曦在梦中对她说,让她到牵挂他与哥哥,他们要到很远的地方去。  她本能的挽留,张开双手想抱住儿子,就在这时,出现两个牛头马面的人,强行把金逸曦带走了,瞬间消失在眼前。  “妈,别怕别怕,我在呢。”金娉婷一直抱着母亲,轻声安慰着。  母亲痛,她也痛。  “娉婷,孩子……”陆羽心哽咽着唤道,接连的打击,让她无法再坚强下去了,她从被里伸出手抱住了女儿的身体,眼泪模糊了眼晴。  “嗯,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逸曦带回来的。”金娉婷咬了咬牙,坚定的说着,心里已有决定,她会答应关宝琪的要求。  为了母亲,为了弟弟,她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  可是,想到要跟容少谦离婚,她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攥着,让她痛得无法透气。  “娉婷,一定要把逸曦带回来,妈承受不住了。”陆羽心轻轻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金娉婷,泪水涟涟的看着她。  金娉婷也盯着母亲,近距离的对视,她清楚的看到了陆羽心眼底的哀求气息。  也清楚的看到了陆羽心在这几天增多的皱纹与白发。  妈妈老了好多。  这是金娉婷此刻心里的话。  “妈,我答应你。”金娉婷坚定点头,心底也同时的漾开了一抹剧痛。  她的手默默的抚上肚子,暗暗地在心里说:对不起,宝宝,我也是逼不得己伤害你爸爸的,对不起。  “娉婷,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肚子不舒服?”陆羽心看到金娉婷的脸色苍白,手捂在肚子上,不由着急的从床上坐起来,担忧的问道。  “呃?我没事。”金娉婷连忙否认,稍稍收拾情绪,藏起了悲伤,对着母亲露出苍白的笑容,又说:“妈,洗个脸吧,该吃晚饭了。”  她话音刚落,房门传来轻敲声。  “夫人,小姐,姑爷来了。”女佣在门外说着。  “好的,我们知道了。”金娉婷回答,心底升起一股压抑的痛。  容少谦来了,她却高兴不起来,反而不想见到他。  因为见到他,她就要面对现实。  陆羽心从床上下来,走向浴室。  金娉婷也站了起来,走向房门口,她感觉到脚步有千斤重似的,从床边走向门口,只恨距离太短。  打开房门,容少谦高大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愣愣的看着他,眼底晕染开一股悲伤气息。  “这么快就来了?今晚不用应酬吗?”她扯开僵硬笑容。  容少谦眉头微蹙,幽深的眼晴里闪着锐利的光,盯着眼前的女人。  “你哭过。”他不是问她,而是肯定的说。  “为什么哭?”他又问。  “刚刚我妈发恶梦了,一直在叫着我哥跟逸曦,我……”金娉婷哽咽,知道瞒不住容少谦,只好如实禀告。  容少谦闻言,心疼伸出手搂过女人。  金娉婷靠在容少谦的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闻着属于他的熟悉而好闻的气息,心底衍生出不舍与留恋。  这个怀抱再过不久也许就不属于她的了。  “姑爷,小姐,晚饭准备好了。”佣人来到,轻声提醒。  容少谦转头,回答:“知道了,我们等会就下去了。”  这时,陆羽心从浴室出来,看到容少谦,她淡淡的笑了笑,说:“少谦来了。”  “嗯。”容少谦浅笑点头。  “走吧,下去吃饭了。”金娉婷从容少谦怀里出来,上前挽着母亲的手,走向楼梯。  容少谦跟在他们身后,脑子里想着在来金公馆前,南锦给他汇报的内容,金娉婷与关宝琪见面后,整个人都情绪低落。  因为当时南锦与金娉婷隔了些距离,所以并不知道金娉婷与关宝琪说了些什么。  晚饭过后,金娉婷容少谦就离开了金公馆。  一路上,金娉婷一直都很沉默,看着车窗外随着车子奔驰而后退的景物,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容少谦开着车,转头看了几次她,发现她保持着那个看着车窗外的姿势,一直未变。  在他再一次看她时,她还是那个姿势。  “在想些什么?”他伸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动作带着宠溺与怜惜。  金娉婷转头看他,才惊觉自己无意中流露出心事。  她对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放心,逸曦的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别想太多。”容少谦漆黑的眸带着看透人心的锐利。  金娉婷怔了一下,心头猛然一揪,轻轻点了下头。  在心里酝酿了一晚的话,不知如何跟容少谦说。  心里也一直抗拒不想说。  容少谦淡淡的看了一眼金娉婷,眼里闪过心疼,也不再说什么了。  *************************  第二天的中午,金娉婷约了关宝琪一起吃饭,她想说服关宝琪交出视频。  南锦悄悄的拨了一通电话给容少谦,然后站在金娉婷不远处守候着她。  金娉婷与关宝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些无关重要的话。  直到吃饱后,关宝琪定定的看着金娉婷,问:“我昨天提出的要求你考虑得怎样了?”  “宝琪,说实话,少谦是不会同意跟我离婚的,他不爱你,你也不爱他,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金娉婷把思索己久的话说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们勉强了?”虽然金娉婷说的是事实,但关宝琪显示很不悦。  金娉婷顺着她的话回答:“宝琪,你也知道我怀孕了,你认为少谦会答应跟我离婚吗?所以,你还是能换个要求吧。”  “金娉婷,我别无他求,就只有一个要求,孩子你可以生下来,我一定会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般对待。”关宝琪的态度也很坚定。  闻言,金娉婷整个人顿时僵住,一股揪心的痛与强烈的母爱迅速在心底蔓延开来。  不行,她的孩子,她的老公都不能让给别的女人。  “啪”的一声,她猛然拍桌而起,怒道:“我不……”  她才说了两个字,突然像被人点了穴似的,整个人都定住了,愣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关宝琪本来被金娉婷突来的怒气吓了一跳的,下一秒看到金娉婷突然定定的看着自己身后,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顿时,她浑身一震,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冷意从头窜到了脚趾尖。  容少谦?他什么时候来的?  容少谦的目光由始至终都落在金娉婷的身上,眼底染着陌生的冷意。  他慢慢的走到金娉婷面前紧紧的盯着她。  金娉婷的小脸在见到容少谦那一刻起,就变得苍白,她与他对视着,眼底闪过心虚。  他来了多久了?看他冷着一张脸,应该是听到了她刚刚与关宝琪的话。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讷讷的低问。  容少谦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居高临下的冷冷盯着关宝琪,说:“你有什么要求跟我说。”  他的声音很轻,却莫名的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