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0.他真的很生气

210.他真的很生气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577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0.他真的很生气    “我……我……”关宝琪仰着脖子,看着容少谦,苍白的唇瓣颤动了两下,却说不出话来,她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张得紧紧的握成拳头。  “对着我连话都说不出来,还敢打我的主意,不是说要嫁给我吗?不是说要替我养儿子吗?”容少谦阴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幽深的眼睛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金娉婷闻言,眸子闪过惊讶,他的话明明是对关宝琪说的,却一字一句都打到她心底,心跳顿时凌乱,她愣愣的看着满脸不悦的容少谦,以她对他的了解,他表面越是平静,代表他越生气。  关宝琪更甚,她紧握着的双手,手心里已经渗出了冷汗,面对容少谦的讽刺反问,她咬了咬牙,壮着胆子回答:“是的,只要你跟金娉婷离婚,然后娶我,那我就把我爸爸生前留给我的视频给你们,有了视频,金逸曦就会马上洗清冤屈。”  “娶你,我有什么好处?”容少谦眉头轻挑,冷笑了下,又说:“如果跟金娉婷离婚了,那么,金逸曦与我有何什么关系?你哪来的自信,我会娶你?嗯?”  关宝琪的小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满脸尴尬与窘迫。  “我告诉你,我不会与金娉婷离婚,你死心吧,至于你手里的什么鬼视频,我不稀罕,我自有办法把金逸曦救出来,所以,请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容少谦的语气带着薄怒。  关宝琪再也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恨恨的说:“哼,既然不稀罕视频,那我就毁掉它,你们别后悔。”  说完后,她恨恨的转身走向门口。  金娉婷一直都处于呆愣中,前一刻,她听到容少谦那句“我不会与金娉婷离婚”的话,她的心莫名的闪过悸动,然而,下一刻,听到了关宝琪说要毁掉视频,她不由有些着急,生怕会错过救金逸曦的机会。  看到关宝琪离开餐厅,金娉婷本能的着急叫住她:“等等……”  但,关宝琪的脚步并未停下,眼看就要走出餐厅了,金娉婷一急,绕过了容少谦就想追过去,忽而,手腕猛然一紧,她被容少谦拉住了。  她回头看向他,着急的说:“放开我,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  容少谦并没有听话的放开她,而是,握得更紧了。  “你……”金娉婷气结,再看向门口时,关宝琪已经没了影踪。  “难道你觉得不应该先跟我解释吗?”容少谦俊逸的脸庞没有了平日对金娉婷的宠溺与怜惜,说实话,他很生气,气她不该瞒着自己,气她宁愿相信一个不熟悉的人,也不相信他。  “我……解释什么呀?”金娉婷明媚的眼里闪过心虚,她不敢与他对视。  “金娉婷,你什么时候学会睁眼说瞎话?”容少谦冷冷的放开了她的手腕。  “你……我……我什么时候睁眼说瞎话了?我都没有答应她。”金娉婷气得瞪他。  “昨天她找你了,为什么你不跟我说?你不相信我能把逸曦救出来吗?”  金娉婷一愣,眉宇间闪过怀疑,她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南锦,顿时明白了,不由的她的怒气冒了出来。  “原来你给我安排保镖,不是要保护我,而是监视我。”  “你能不要歪曲别人的好意吗?”容少谦的怒气也在飙升着。  “好意?恕我看不到。”金娉婷气哼哼的说完,转身就走。  其实,她并非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而是最近她太担心金逸曦了,生怕在失去金逸晨后,又失去金逸曦。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别说陆羽心会受不了这样的痛,她自己也会受不了的。  容少谦生怕她出事,连忙跟在她身后,出了餐厅后,他拉住了她,态度柔软了下来。  “别气了,回家吧。”  “回什么家?现在是中午,我要回去上班。”金娉婷气在头上,甩开了他的手。  “那我送你回去。”容少谦再次拉住她的手,这一次,她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倔强的转开头,不看他。  容少谦拉着她走向车子,上了车后,他并没有急着要开车,而是转头定定的看着她,看了许久,他才无奈的说:“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逸曦有事的。”  他向她低头,并不是他脾气好,而是他真的爱她。  听到男人软化的语气,金娉婷的气也消了些,她知道自己刚刚的脾气发得有点不讲道理,她拿他出气了。  “少谦,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每次回家,看到我妈妈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消瘦,我的心就像有千万的蚂蚁在撕咬着似的,很难受很痛,却又无能为力,你明白我的感受吗?”  容少谦沉默着盯着她,眼神充满心疼。  “看到你难受,我也难受,但,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容少谦伸手搂过她。  “少谦,我受不了了,既然关宝琪有证据能帮逸曦洗脱嫌疑,我们就答应她吧,好吗?”金娉婷靠在容少谦的怀里,担忧低语。  容少谦听完她的话后,眉头拧成了川字,他猛然把她从怀里拉开,双手扶在她肩膀上,盯着她问:“答应她?答应她什么?跟我离婚吗?把孩子拱手让给另一个女人吗?金娉婷,你把我与孩子置于何地?在你心里,我们是随便转手的货物吗?”  容少谦才压下的怒气再度飙升,比起刚刚的怒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他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金娉婷被他的怒气吓到了,眼眸底闪过慌乱,她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也跟着扇动了几下。  “我……我是说,我们假离婚,等拿到视频后,我们再复婚,好吗?”她带着哀求的瞅着他。  “不行。”容少谦决然的拒绝,就算是假离婚,他也不能接受。  “为什么不行?我们又不是真的离婚,只是假离婚而已。”金娉婷有点不能理解容少谦了。  “如果关宝琪说要与我结婚,才肯把视频给我们,那你是不是也会答应?难道我跟你离婚了,你就不会伤心吗?难道我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就不会担心吗?”因为生气,容少谦的声音提高了很多,带着明显的怒火。  金娉婷被他吼得了一愣一愣的,顿时语塞。  其实,他的话也正正击中了她心底脆弱的地方。  跟他离婚,她当然伤心了,让他跟别的女人结婚,她也会担心,但,目前,她更担心金逸曦,毕竟金逸曦被关在牢里那么多天了,那种非人的生活,一定把他折磨惨了。  想到了金逸曦,金娉婷的心又猛然揪痛起来了。  为了弟弟,自己委屈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都说了是假的,你就不能委屈一下吗?”  容少谦幽深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受伤,他冷笑着点了点头,说:“金娉婷,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在你心中,剩下的只有利用价值,不过,本少爷是什么人?是你能随便利用的吗?”  他冷冷的转开头,不看她。  心,已被她伤透。  听到他带着讽刺的话,金娉婷愕然的瞪着他,她的心也在痛。  说真的,要不是逼不得已,她怎么会想出假离婚这种低级的点子?她也不愿意离开容少谦,她也不愿意跟他离婚?难道他以为她的心就不会痛吗?  可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明明是冤枉的,却因为没有证据,而在牢里受苦。  “容少谦,就当我求你,好吗?一把逸曦救出来了,我们就复婚,好吗?”  容少谦摇了摇头,冷声说:“你的意思是要利用关宝琪?把她用完即弃?恕我做不到。”  金娉婷闻言,一下子火大了,瞪着他,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怎么样?我记得我们在一起时,我们曾经约法三章过的,还记得第三条吗?如果我们因为性格不合或者其他原因,无法继续生活下去,那么,请放手,给对方自由。”  说完后,她又补了一句:“你当时答应过的。”  容少谦面色瞬沉,感觉金娉婷的话化为一股无名火堵在他胸口,顿时让他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都冷着脸坐在车子里,谁也不说话,谁也不看谁。  偏偏这时,不知哪家商店飘来了歌声,听着很感性的歌词,他们不由都泛起一抹淡淡的愁绪,沉醉在歌声里。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抹去  ………….  听着听着,金娉婷的泪水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心,莫名的隐隐作疼。  她不愿意离开容少谦,也不能不救弟弟,她该怎么办?  容少谦听到女人轻轻的啜泣声,转头看她,眼神在触到她满脸泪水时,不由闪过心疼,情不自禁的伸手抱住了她,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  他心疼了。  他后悔了。  不该跟她吵架的,明明知道她在担心金逸曦,明明知道她心情不好,明明知道她还怀着孩子,他就该让着她。  “对不起。”他心疼的轻声道歉。  “不是,是我错了,我不要离开你,我不要跟你离婚,我不要……呜呜……”金娉婷紧紧的抱住了容少谦精壮的腰身,眼泪鼻涕都蹭到他的西装上去了。  “傻瓜,你想通了就好,给时间我,我现在已经努力的想办法救逸曦了。”容少谦边说边心疼的连连吻了几下女人的额头。  “嗯嗯,我相信你。”金娉婷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好了,别哭了,你一哭,我就心疼。”  “少谦,我爱你,真的爱你,离开你,我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的……”  因为一首歌,两个人莫名的和好了。  闻言,容少谦本来闷堵的心情似乎一下子畅顺了许多,他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点儿,问:“那,不会再跟我提离婚了?”  “不会。”金娉婷躲在他怀里,轻轻摇头。  “那,不会再把我塞给其他女人了吧?”  “不会。”  “那,孩子也不会给别的女人养吧?”  “不会不会不会…….”  “不会就好。”容少谦含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完全不嫌弃她刚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样子。  金娉婷一反常态的相当热情,主动搂上了容少谦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  有时候吵架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  吵过架后,他们会更懂得珍惜对方,会更爱对方。  突然,一声高亢的尖叫声惊醒了正在热吻着的他们。  “啊……”  容少谦与金娉婷连忙分开,寻声回头看去,透过车后座的玻璃,他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倾语?”金娉婷意外的轻呼。  “抢东西呀,捉贼啊……”马路上,风倾语疾跑着,追赶着前边一个黑衣青年,黑衣青年的手里拿着的正是风倾语的包包。  金娉婷与容少谦见状,顿时明白了,风倾语被抢劫了。  黑衣青年正朝着他们的车子方向跑来,容少谦连忙下车,想去帮忙,结果,黑衣青年却绕过了他,跑到车子的另一边,金娉婷见状,急中生智,猛然打开车门。  “砰”的一声,黑衣青年狠狠的撞到了车门上,重重的摔倒了,容少谦快速的赶来,制服了黑衣青年。  金娉婷回头寻找风倾语的身影,正好看到她摔倒在地上。  “啊……”金娉婷不由紧张轻呼出声,连忙下车,跑向风倾语。  “慢点,别跑。”容少谦把黑衣青年扔给了闻声赶来的南锦手里,跟上了金娉婷的脚步,扶住她,一起走向风倾语。  此时,风倾语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因为摔得太狠了,她的膝盖与手掌都擦破了,小脸也因为疼痛而紧紧的皱在一起了。  “倾语,你受伤了。”金娉婷上前扶住了风倾语。  风倾语看到金娉婷与容少谦,不由有些惊讶,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知道,原来小贼已经他们擒住了。  “没事,一点小伤……哦……”风倾语扯出僵硬的笑容,向金娉婷摆了摆手,却没想到扯到手掌的伤口,不禁痛呼出声。  “别乱动,还说小伤,你看你的手脚都受伤了。”金娉婷连忙制止她。  “去医院包扎一下吧。”容少谦淡淡的开口提议。  “嗯,好吧。”风倾语本来想逞强的,可是,伤口实在痛得厉害,大冬天摔跤是真的特别疼。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把车子开过来。”容少谦体贴的说,说完后,他转身走回车子那边。  金娉婷扶着风倾语,目光却紧紧的锁在容少谦高大的背影上,心里不禁暗暗骂着:金娉婷,你是猪吗?脑子被猪拱了吧?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也难找,你竟然想跟他离婚,把他推到别的女人的怀里,你笨死了,你是世上最笨的女人,没有之一。  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着自己。  容少谦走到车子那边,吩咐着南锦说:“把他交给警察处理吧。”  “是的,总裁。”南锦点头。  “不要把我送警察,我知道错了……”黑衣青年连忙求饶,他的年纪不大,才18岁,因为误交损友,输了好多钱,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所以才出来抢东西的。  容少谦对于黑衣青年的话恍若未闻,他上了车,把车子倒回到金娉婷与风倾语的身边,然后下车,把她们扶进了后车座里。  刚刚开车,风倾语的手机响了起来,由于她双手都受伤了,所以只好让金娉婷代劳,帮她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  金娉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边闪烁着哥哥两个字,她淡淡的对风倾语说:“你哥的电话。”  没等风倾语回答,她便按下了接听键,把手机放到风倾语的耳边。  “喂,哥。”风倾语淡淡的唤了声,但,心里却不像表面来得那么平静,她的心跳莫名在加速。  她约了风倾言一起吃午餐的,谁知道刚下车,便被一个小贼抢走了包包,那个包包是风倾言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对她意义重大,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的去追贼的。  “小语,你到了吗?”风倾言的声音透着温柔。  “哥,我不能跟你一起吃午餐了,我临时有工作。”风倾语不想风倾言担心,所以便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有工作?什么公司呀,连午餐都不让吃了吗?”风倾言不满的抱怨着。  风倾语听了后,小脸不由闪过尴尬的红晕,她转头暗暗的瞅了一眼金娉婷,发现她正揶揄的看着自己,风倾语的小脸顿时变得滚烫,只想快点与风倾言结束通话。  “没事,有同事会给我打外卖的了,你别担心。”  “同事?是男的吗?”  “哎呀,不是了,女的。”风倾语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本想快点结束通话,结果越说越多。  “哥,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工作了……”  “倾语,你骗我。”风倾言突然开口打断了风倾语的话,他的声音带着震惊与微怒。  “呃?”风倾语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风倾言是怎么知道自己骗他的,难道他看见她不成?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时,风倾言带着愤怒的声音再次传来。  “该死的,你被抢劫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在哪里?马上告诉我。”  风倾言吼得太大声了,连坐在旁边的金娉婷都听到了,她本能的把手机拿离风倾语耳朵一点。  她的眼底不由闪过感慨,风倾语哥哥的声音跟金逸晨的声音好像哦。  想归想,但她也没往心里去。  “哥,你怎么知道我被抢劫的?”风倾语惊诧的睁大眼睛。  “我刚刚好看到警察在路边审问一个小贼,那个小贼抢的包包是你的。”风倾言本来是要走向与风倾语相约的那家餐厅的,却意外的看到熟悉的包包,便好奇的停下来,结果正好听到警察简单的审问小贼。  “没有,我没有被抢劫,我在公司里呢,好好的……”风倾语否认着。  “你受伤了?对不对?马上告诉我,你在哪里?马上。”风倾言的怒吼显出了他的耐性不多。  “我……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哥,不用担心,我只是小伤。”  风倾言的脸色猛然一沉,该死的,果然受伤了。  “你要去哪家医院?”  风倾语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容和医院。”  “等我。”风倾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他快速的拦了一辆车子,往容和医院赶去。  风倾语却因为“等我”这两个字,嘴角微微勾出甜蜜的笑容。  金娉婷收回手机,放回风倾语外套的口袋里,她暗暗的打量着风倾语,发现她脸上流露着娇羞的神色。  这明明是对心上人才会露出的神情。  “难道你哥哥就是你的心上人?”她试探着问道。  风倾语嘴角的笑容猛然一僵,转着对上金娉婷玩味的眼神,她眼里闪过了心虚,最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天哪?真的……”金娉婷不由惊讶轻呼,有点不敢置信,他们不是兄妹吗?  风倾语似乎看穿了金娉婷的疑惑,她连忙解释,说:“他不是我亲哥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