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1.这不是她哥哥金逸晨吗

211.这不是她哥哥金逸晨吗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56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1.这不是她哥哥金逸晨吗    “哦,原来这样,难怪你总是摆出一副想爱不敢爱的样子了?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那你们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呀?”  “他……他不知道自己不是我爸妈亲生,我们也不想让他知道,怕他会伤心。”风倾语突然扬起无奈,黯然的低下头。  金娉婷也终于明白了风倾语的无奈,明白了为什么一说起她的心上人,她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原来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金娉婷安慰似的搂过风倾语的肩膀,无言的拍了拍。  风倾语转头对她苦涩的笑了笑。  两个女人无言的用眼神交流着,她们的心是相通的,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容少谦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倒视镜里看了看后边两个女人,漆黑的眸子深如海底,没有一丝波澜。  ****************  因为容少谦的关系,风倾语在容和医院得到了贵宾式的优待。  就在风倾语进去包扎后,金娉婷上了洗手间,容少谦便利用这个空隙给沈亚打了一个电话。  他走到比较僻静的楼梯道里,才开口说话。  “沈亚,关宝琪手里有一个视频,听说是关正峰生前留下来的,里边的内容可能有用,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视频拿到手。”  “是的,总裁,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一定会尽快把视频拿到手的。”  “嗯,金若伟那边有什么动静?”  “他目前在很用心的筹备二次股东会,每天都与不同的股东吃饭,在拉拢他们,看来对于总裁的位置势在必得。”  “嗯,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这层楼的通道里,他的五官深邃俊朗,细碎的头发挡住了大半个额头,随着他急速的脚步,额头的碎发飘起,隐隐的露出一条细长的伤疤。  他的神情很着急,深邃冰冷的眸子,透着担忧,他每经过一家病房,都会从门口的玻璃窗往里边瞄一眼,里边没有他要找的人,他又继续走向下一间。  与此同时,金娉婷从洗手间出来,进了风倾语所在的那间急诊室里。  风倾语的手脚已经消毒过了,医生正在替她包扎。  “医生,她的伤势不严重吧?”金娉婷担忧询问。  “伤势不重,只是皮外伤而已,注意别让伤口碰到水就行了,每天消毒两次,消毒完就撒点消炎药粉……”医生一边包扎一边细心的解释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急诊室的门突然被人莽撞的推开,接着便响起了一声焦急的呼唤声。  “小语。”  “哥,你来了。”风倾语面对着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急匆匆闯进来的风倾言了,她的眼神触到他担忧的神色,心尖不由微微一悸,一股暖流从心底蔓延至全身。  就算不能相爱,但得到他如此关心,她已经足矣。  金娉婷一直对风倾语的心上人都存有好奇,一直都想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所以,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向风倾言,下一秒,“砰”的一声沉闷响起,她手里手提包掉落在地上。  她明媚漂亮的大眼睛也在那一瞬惊讶的睁得大大,直直的看着风倾言,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连小嘴也惊讶的微微张大。  心跳不受控制的突然加速,像上了马达似的,“突突”的跳动着。  金娉婷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她只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快要晕倒了。  疑问与激动同时塞满了她的心房。  这……这不是她哥哥金逸晨吗?怎么成了风倾语的哥哥了?  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金逸晨看到自己,好像不认识似的?他的眼神很冷很陌生。  风倾言淡淡的看了一眼奇怪的金娉婷,脚步却从未停歇,直朝着风倾语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眉头轻轻蹙起,盯着她已经包扎好的膝盖与手掌,心疼而温柔的问:“痛吗?”  金娉婷看到自己熟悉的哥哥温柔的呵护着另一个女人,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风倾语噙着娇羞的笑意,轻轻摇头。  “你……你是谁?”金娉婷震惊过后,急着要解开心头的疑问,她快速走到风倾言面前,紧紧的盯着他打量,眼底的激动逐渐加深。  哥哥,她肯定他就是自己的哥哥。  “娉婷,你怎么了?他是我哥哥风倾言呀,哥,这个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娉婷……”  “不,他不是你哥哥,他是我哥哥金逸晨。”金娉婷激动的打断了风倾语的话。  风倾言闻言,有些愕然,眉头忽而紧紧皱起,他慢慢的站了起来,看了看金娉婷,然后看向风倾语,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娉……娉婷,你说什么?”风倾语的清丽的小脸瞬间失去了血色,苍白如纸,那双清灵的眼睛闪着惊慌与不可思议的光泽。  “倾语,你刚刚不是说,你哥哥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吗?他不是你哥哥,他是我一年半前车祸堕海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哥哥……”金娉婷上前一步,微微弯腰,激动的扶住了坐在椅子上的风倾语的肩膀。  也许太激动了,她捏得风倾语的肩膀有点痛。  但风倾语并不在意这点痛,她已经被金娉婷的话炸晕了头。  一年半前,正正是她遇见风倾言的时间。  容少谦打完电话回来,他推门进来正好听到了金娉婷的话,走动着的脚步,不由顿住了,但,仅仅是停顿了一秒,他便快速的走了进来,看向房间里另一个男人风倾言。  他是见过金逸晨的照片的,所以在看清楚风倾言的面容时,饶是冷静过人的他,也不由怔住了。  “金逸晨?”他惊讶低呼出声。  风倾言整个人都懵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两个人见到自己都说自己是金逸晨。  他再次看向金娉婷,莫名的感觉到一股熟悉感,脑子里却又一片空白,任他怎么记也记不起来。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突然,他抱着隐隐作痛的头,烦躁的怒问。  “你是我哥哥金逸晨,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娉婷,我是你妹妹,你知道吗?我一直都觉得你没有死,原来你真的没有死……呜呜……”金娉婷放开了风倾语的肩膀,转身投入了风倾言的怀里。  风倾言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推开金娉婷,最后,他的手慢慢的垂下来,没有推开她。  “你们都出去,在这间急诊室里见到的听到的,都不许提起半个字。”容少谦看向站在一旁的医生与护士,吩咐着。  “是,大少爷。”医生答应着,与护士一起出了急诊室,顺手轻轻带上门。  容少谦又看向脸色苍白,呆呆愣愣的风倾语,带着强烈的迫切,问道:“他怎么会成了你哥哥的?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记得以前的事?”  风倾语抬起泪水涟涟的眼睛,看向风倾言,她苍白的唇瓣颤动了几下,却吐不出半个字。  其实,在她心里,她已经肯定了风倾言就是金娉婷的大哥了。  因为,一年半前,她是在海边遇上受了重伤的风倾言的。  风倾言听到容少谦的问话后,他轻轻的推开了怀里的金娉婷,看着风倾语低声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风倾语与他对视着,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们都到沙发那边坐下吧。”容少谦搂着情绪激动的金娉婷率先的走向沙发。  金娉婷一边走着,还一边回头看着风倾言,她害怕一眨眼,风倾言就会不见似的。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感觉像梦,像她常常在做的梦。  突然现在梦想成真了,她却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少谦,我不是在做梦,是吗?我哥没有死,我哥他回来了,是吗?”她向容少谦求证着。  “嗯,真的,都是真的。”容少谦扶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风倾言抱着受伤的风倾语也走了过来,风倾语清灵的眼睛,闪着淡淡的忧伤,痴痴的看着风倾言,心底有一股难言的感受。  她感觉到他可能要离她而去了。  风倾言轻轻的把风倾语放在沙发上,然后他也坐到她身边。  风倾语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看向对面的金娉婷,咬了咬唇,内疚的低下了头。  她听说过金娉婷哥哥的故事,也知道金逸晨与叶凝曾经是一对。  “说吧,告诉我们,你是怎么遇到逸晨的?”容少谦激动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我本来有一个哥哥叫风倾言,在两年前,在海边出了意外溺亡了,我父母都很伤心,特别是我妈妈,她因我哥哥的离开变得疯疯癫癫的。”风倾语苍白的唇瓣一张一合的,缓缓的道出事情的起因。  容少谦和金娉婷,还有风倾言,不,应该还有金逸晨都静静的听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