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2.他失忆了

212.他失忆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7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2.他失忆了(第二更)    “一年半前的一个晚上,是我哥的生日,我跟父母买了蛋糕来到海边,想陪我哥一起过生日,我母亲突然指着海面大叫我哥的名字,当时,我跟我父亲都以前我母亲的疯癫病发作了,本来想把她拉回家的,但,我无意间回头看去,看到了我哥…….”说到这里,风倾语顿了一下,抬眼看了看金逸晨,便改了口,继续说下去。  “看到了他浮在海面上,我就跟我父亲合力拉到沙滩上,当时他受伤很重,全身都是伤,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伤口被海水浸得发白,拖上沙滩后,血水不停的从伤口里渗出……”风倾语说起遇见金逸晨当时的情形,她还是心有余悸,身子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金逸晨伸手轻轻的搂住了她,给她力量,他失忆了,对于以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在他的心里,只有风倾语留给他的记忆。  “后来你是怎么救回我哥的?他是不是失忆了?”金娉婷着急的问道。  “我们把他送到医院抢救,足足三天三夜,他才醒过来,可是,我们问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他都回答不上来,一副很茫然的样子,后来经过医生的诊断,他失忆了。”  金娉婷听到这里,心口不由猛然揪痛,心疼的眼泪猛然涌出。  “哥,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定很痛。”  金逸晨闻言,看向金娉婷,目光不再冷漠,隐隐间,泛着怜惜。  “不痛。”他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容少谦伸手从桌面抽了两张纸巾,轻轻的拭去金娉婷脸上的泪水,低声安慰:“别哭,听下去。”  “嗯。”金娉婷点头,看向风倾语。  “我妈当时认定了他就是儿子,开口张口都叫着他倾言,她的疯癫症似乎也好了,脑子变得清晰,天天医院家里两边跑,做饭煲汤的侍候着倾……金逸晨。”风倾语有些不习惯的改口。  “那时,我跟我爸就想,反正逸晨什么也记不起来,那就把他暂时当成倾言吧,至少,有了他,我妈的病好了,我家本来就不富裕,医治我妈的疯癫症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钱,所以,为了医治逸晨,我跟我爸商量后,把房子买了,用来支付逸晨的医药费,他在医院足足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因为房子买了,所以,我们只好另找便宜的房子住下来。”  事情说到这里,基本上所有疑问都解开了。  “没想到一年半过去了,逸晨一直都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原来就是你的哥哥。”风倾语愧疚的看向金娉婷。  金娉婷突然起身,扑通一下,跪在风倾语面前,说:“谢谢你救了我哥……”  “娉婷,你做什么?快起来……哎呀……”风倾语着急想拉起金娉婷,结果她才站起来,因为动作又快又猛,牵扯到膝盖的伤口,不由痛呼出声。  “小心。”金逸晨手疾眼快的抱住了风倾语,心疼在心口处蔓延,不知为何,他知道自己与风倾语没有血缘关系,心头莫名的泛起一股兴奋。  他抱过风倾语许多次,以前都是哥哥抱妹妹,心头没有杂念,但,此刻,他抱住风倾语,心里的感觉却不一样了,莫名的掠过一丝丝的悸动。  容少谦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人跪谢别人,他上前拉起了金娉婷,如果要感谢风倾语对金逸晨的救命之恩,他有一百种感谢方法,所以,他不容许自己的女人用这么卑微的态度去感谢风倾语。  “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金娉婷不死心的问道。  金逸晨淡淡的摇了摇头,表示记不起。  “那妈呢,你记得吗?我们还有一个弟弟,你记得吗?”金娉婷有点着急的询问着。  “别急,他失忆了。”容少谦安抚着金娉婷。  “哦……”金娉婷愣愣的点了点头,下一秒,唇瓣漾出了一朵开心的笑容。  “妈知道你没死,她一定高兴坏了,哥,快跟我回家,让妈见见。”金娉婷又兴奋的叫道。  “逸晨的消息不要对外公布,先保密,但,我们可以偷偷的带他回去跟你妈见见。”容少谦的心思非常慎密,他生怕金逸晨的行踪暴露了,会引来不测。  “哦哦,我知道了,哥,回家。”金娉婷开心的拉起金逸晨的手,就想走,但,金逸晨却一动不动,他还没有把这个突然如其来的真相消化呢,他对以前的事情没有记忆,所以他怀疑自己的身份。  “我……真的是你哥?”  金娉婷愣了一下,回头,唇边忽而泛开一抹笑容,说:“千真万确。”  容少谦也走到金逸晨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勾了勾唇,正确介绍着自己:“你好,我是你的妹夫容少谦。”  “容少谦?你就是容少谦?”金逸晨有些吃惊。  “怎么?你对自己的家人没有印象,反倒对我有印象?”容少谦调侃着他。  “没有,我常常从报纸上电视里看到你的报导,但只闻其人,不见其身。”金逸晨虽然失忆了,但他的爱好却没有变,他喜欢关注一些财经新闻,所以知道容少谦这个人的存在。  不过容少谦太低调了,所以,基本上都不会出现在镜头前。  金逸晨站了起来,看了看风倾语,然后弯腰抱起了她,一行人出了急诊室。  他们出了医院后,一起坐着容少谦的车子,往金公馆赶去。  一路上,金娉婷的心情别提有多兴奋了,她坐在车头副驾驶位,不时扭头看金逸晨。  容少谦一边开车,一边暗暗勾唇,深情的目光看向金娉婷,金逸晨突然以出其不意的姿势出现,估计金娉婷现在已经高兴得自己姓什么也忘了。  只要她高兴就好,千万不要再跟他提什么离婚的事情了,他的小心脏承受不了打击的。  容少谦暗暗的摇了摇头,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开车了。  金逸晨坐在车后座,单手自然的拥着沉默的风倾语,他把容少谦对金娉婷的深情收在眼底,心里不禁感到欣慰与羡慕。  现在知道自己与风倾语不是亲兄妹了,他才知道自己以前对风倾语的喜欢,早已经超过了兄妹间的喜欢。  突然,他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到底结婚了没有?  “我有老婆吗?又或者有女朋友吗?”他不禁脱口而出。  风倾语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脸色顿时失去血色,清灵的眼睛微微黯然。  金娉婷也讶异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远在国外的叶凝,她回头看了看风倾语,神色显出了左右为难。  这个问题真的很严重,叶凝在金逸晨“死去”一年多,还是默默的守候着他,念念不忘着他。  风倾语呢,虽然是后来者,但很明显,金逸晨也是喜欢她的,他们两个算是相爱的,只是之前碍于所谓的兄妹关系没在一起而已。  “你们的表情怎么都这么奇怪?难道我有老婆吗?”金逸晨看了看金娉婷,又看了看风倾语。  “没有。”金娉婷快速的回答了,想了一下,她又补上了一句:“不过,你有未婚妻。”  有未婚妻?  金逸晨深邃的眼睛闪过讶异,他竟然名花有主,下意识的,他暗暗的瞅了瞅风倾语的脸色。  “嗯,你的未婚妻就是我跟你提起过另外一个好友,她叫叶凝,长得很漂亮。”风倾语补充着,说这些话时,心间蔓延着苦涩。  她本来靠在金逸晨怀里的身子,悄悄的直了起来,微微挣扎,离开了他的怀抱。  现在,只要靠近他,她心里就会产生出一股罪恶感。  从知道他是金逸晨那一秒起,他就已经被贴上了标签,他是叶凝的男人。  金逸晨感觉到女人一点儿一点儿的远离自己,心头有一股难言的抑郁,但,他没有挽留,他没有借口去挽留。  半个小时后,车子平稳的驶入了金公馆。  “哥,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有印象吗?你看,那边有一个亭子,假日时,你常常陪爸爸……”突然,金娉婷兴奋的声音嘎然而止,提起金盛东,她心里一阵遗憾,要是爸爸没死,看到金逸晨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爸爸?”金逸晨眉头轻蹙,他本来是随着金娉婷的指引,看向小亭子的,他收回视线,看向神情有些悲哀的金娉婷。  “嗯,爸爸在半年前去世了。”金娉婷的声音有些哽咽。  闻言,金逸晨心里一阵难受。  “哥,你能想起爸爸的样子吗?在众多子女里,他最疼爱的人就是你。”  金逸晨摇了摇头,又不解的问道:“众多子女?”  “呃?”金娉婷愣了一下,说:“这个以后再慢慢跟你解释,现在跟我先进去见见妈,自从你不见后,妈不知流了多少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