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3.想找回记忆不是难事(三更)

213.想找回记忆不是难事(三更)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3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3.想找回记忆不是难事(三更)    金娉婷一边说一边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车子才刚刚停下在门口,她便迫不及待的下了车。  “慢点,别急。”容少谦忍不住出声提醒着。  “娉婷,怎么这么早回……啊……鬼呀……”尹小影本来在花园里瞎逛着的,听到了车声后,她好奇走了过来,结果看到从后车座出来的金逸晨,不由吓得花容失色的大叫着。  “鬼呀……有鬼呀……”  “三妈,别叫了,光天化日之下,哪来的鬼?”金娉婷不由好气又好笑。  “在……在你身后,逸晨的鬼魂……”尹小影颤抖着声音,指着金娉婷身后的金逸晨。  金逸晨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不是他的母亲。  “他不是鬼,他真的是我哥。”金娉婷笑着解释。  “娉婷,谁在叫?”陆羽心听到尹小影的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忽然,她的脚步猛然一顿,眸子顿时睁大了几分,紧紧的盯着金逸晨,震惊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金逸晨也定定的看着这个气质高雅的女人,莫名的感到有一股亲切感。  “哥,她就是我们的妈妈。”金娉婷看到妈妈与哥哥相见的场面,心里头激动得想大叫,泪水不禁盈满的眼眶。  “妈……”金逸晨下意识的低声唤道。  陆羽心闻声,猛然反应过来,激动的泪水顿时涌出,快步的朝着逸晨跑来。  金逸晨见状,也迈着大长腿朝母亲跑去,母子两个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逸晨,是你,真的是你……呜呜……真的是你回来了……呜呜……”陆羽心激动得大哭出声,她此时的泪水是喜悦的,是兴奋的。  金逸晨努力的在脑子里搜刮着陆羽心的资料,但,完全搜不到,脑子一片空白。  不过,听到她的哭声,他莫名的感到心疼,眼眶不禁也泛红。  一直以为金逸晨是鬼的尹小影,看到陆羽心抱住了金逸晨,她才知道他不是鬼,而是真的回来了,他没有死。  不禁的,她心头也泛起了一阵激动,但,几秒后,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金致,心里的激动瞬间化为了痛心。  她的儿子是无法回来的了,因为她亲眼看见了他的尸体,亲眼看着他下葬的。  不由的,她悲从中来,也哭得稀哩哗啦的。  “我的儿子呀,你真的回来了,妈想你快想疯了……呜呜……我常常做梦都梦到你回来……呜呜……快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陆羽心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的诉说着埋藏在心底的痛,她仰起挂满泪水的脸,抬手,颤巍巍的抚上金逸晨的脸。  他的脸是温的,她不是做梦。  但,她还是怀疑,突然,她抬手,出其不意的不轻不重的扇了一巴掌自己的脸。  痛的,她真的不是做梦。  “妈,你做什么?”  “妈……”  “啊……”  众人都被陆羽心的举动吓了一小跳。  “我不是做梦,我真的不是做梦……”陆羽心无视众人的惊讶,她又紧紧的抓着金逸晨的双手,贪婪的打量着他,似乎想把过去一年半没见到的时光,统统补回来。  “你不是做梦,我也不是做梦,我真的回来了。”金逸晨很感动,也很愧疚。  “先进屋吧。”容少谦出声提醒。  “妈,哥,我们进屋里聊吧,我有好多话要跟哥说呢。”金娉婷上前,与金逸晨一左一右的挽着陆羽心的手进屋。  金逸晨暗暗回头看向一直默不出声的风倾语,只见她悄悄的转开头,不敢与他对视,逃避着他的目光。  突然,金逸晨的心口闷了一下,他放开了陆羽心的手,转身走到风倾语身边,猛然抱起了她。  “啊……你做什么?放我下来……”风倾语吓了一跳,小脸迅速烧红,她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把他单纯的当成哥哥,她也无法心安理得的喜欢他了。  “别乱动。”金逸晨低声警告。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风倾语微微挣扎着,她可没忘记陆羽心在现场呢。  “受伤了怎么走?”金逸晨霸道的抱着她走。  “娉婷,她是谁?”陆羽心刚刚顾着激动与金逸晨相见,没有留意到风倾语。  “她……她是哥哥的救命恩人。”金娉婷想了想,才想到这么形容风倾语。  “救命恩人?”  “嗯,就是她把哥哥救回来的,为了救哥哥,她把家里的房子都卖出去了。”金娉婷低声向母亲解释着。  陆羽心不由感动得一蹋糊涂,连忙说:“快,进屋。”  一行人进了屋,金逸晨不顾风倾语的挣扎,硬着抱着她跟在众人的后边,也进了屋。  众人在沙发上坐下,风倾语又向陆羽心说了遍救金逸晨的过程,听得陆羽心感激涕零,又心疼不已。  “难怪你活着也没有回家,原来你失忆了。”陆羽心的目光一直慈爱的落在金逸晨的身上,她似乎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儿子突然失而复得,她当然会视若珍宝。  “对了,不是说我还有一个弟弟的吗?”金逸晨转着头,看了看屋子的四周,完全记不起来。  听到他提起了金逸曦,众人同一时间沉默了。  金逸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众人,一头雾水,难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吗?  容少谦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便说:“逸曦出了点事,现在还有牢里,细节我慢慢再跟你解释吧。”  金逸晨闻言,眉头微蹙,点了点头,果然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哥,我带你回你的房间看看吧,上次搬过一次家,不过,我们已经将你的房间恢复原样了,看到熟悉的东西,说不定你会想起些什么事情来。”金娉婷提议着。  “嗯。”金逸晨点头,转头看了眼风倾语。  “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就好。”风倾语生怕金逸晨又会当众抱自己,连忙表明立场。  金逸晨眸光闪烁了一下,没有强迫她,跟着金娉婷与陆羽心的脚步,上了楼。  容少谦与尹小影跟在他们的身后。  顿时,宽敞的客厅只剩下风倾语自己一个人了。  她不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时,她才敢转着头打量着金公馆的摆设。  她无数次猜想过金逸晨的身份,从他的言行举止,她曾经猜想过他可能是某个豪门里的少爷,但,她却从来没想过,他竟然是金娉婷的哥哥。  造化弄人,他不但是金娉婷的哥哥,他还是叶凝的未婚夫。  想到这里,风倾语黯然的低下头。  她的爱情终究是没有开花结果,便凋谢了。  金逸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慢慢的踱到床头柜子前,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全家福,细细的端详着。  照片里,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与陆羽心坐在沙发里,他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金盛东。  在父母的身后,他与另一个年轻男孩子把金娉婷拥在中间。  可能他刚刚心里还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但现在看到了照片,他已经完全确信自己就是金逸晨了。  “他就是逸曦?”他问站在身旁的金娉婷。  “嗯,这是爸爸,妈妈,你,我,逸曦。”金娉婷修长的手指顺着照片上的人,指给金逸晨看。  “逸晨,你真的不记得了吗?”陆羽心心疼的瞅着高大的儿子。  金逸晨摇了摇头,回答:“出意外时,我头部伤得很严重。”  “别着急,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想找回记忆不是难事。”容少谦安慰着。  “不要,既然逸晨已经平安回来了,我不想他再受任何苦,一丁点也不要。”陆羽心护儿心切,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容少谦的提议。  “妈,没事,我也很想寻回以前的记忆,现在没了以前的记忆,总感觉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金逸晨明白母亲的担忧,其实在没遇上金娉婷时,他就已经萌生过要通过医学来寻回记忆,但,他伤愈后,又休养了大半年,才完全康复,他出来工作才半年时间,所以,没什么积蓄。  不知不觉,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悄然的降临了。  “很晚了,我该回家了。”金逸晨突然提出,下一秒,他自己意识到这里就是自己的家,而那个他生活了一年半的家,却不是他的家。  “傻孩子,这里就是你的家。”陆羽心连忙上前,紧紧的拉着他,生怕他会一去不回似的。  “对了,哥,你跟倾语好好谈谈吧,好好安置好她的家人。”金娉婷明白风倾语对金逸晨的感情,同时,她也知道叶凝的苦,两个都是她的好友,她不会偏向谁,最后还是要看金逸晨的选择,只要他喜欢的,他幸福了,她都支持。  世事两难全,叶凝与风倾语注定了有一个人无法得到金逸晨的了。  “嗯,我知道。”金逸晨点了点头,但,陆羽心却拉着他的手不舍得放开。  “妈,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他轻轻的拍了拍母亲的手,安抚着她。  “逸晨,我不要你离开,你要跟倾语谈话,我让她上来你房间,好吗?”陆羽心始终是害怕金逸晨会再次消失。  金娉婷看了看满脸担心的母亲,明白她在害怕什么。  “哥,你就顺妈妈一次吧,今晚留在家里住,我让倾语也留下,吃过晚饭后,你们再找机会聊聊吧。”  金逸晨沉吟了一会儿,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一答应下来,陆羽心便开心的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连忙说:“我马上吩咐厨房做你喜欢吃的菜色。”  说完后,她开心的快步走出了金逸晨的房间。  尹小影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别人喜悦相逢,她黯然失落着。  在陆羽心走后不久,她如游魂似的,也走出了金逸晨的房间。  “少谦,今晚我也要住在这里。”金娉婷嘟着嘴跟容少谦撒娇。  容少谦宠溺的笑了笑,回答:“我反对有效吗?”  “无效。”金娉婷调皮的朝他眨了眨眼。  “既然无效,那请问能收留我一晚吗?”容少谦上前,抚了抚她的头,问道。  “我能说不吗?”金娉婷学着他刚刚的语气反问。  “不能。”容少谦也学着她调皮的口吻。  “呵呵……”  夫妻两个不由相视一笑,恩爱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着,谁也没想到,中午,他们还在说着离婚的事情呢。  金逸晨羡慕的看着他们,心里不由浮现起风倾语娇俏清丽的样子。  “对了,哥,我给你看我们以前的相片,帮你找回一点记忆。”金娉婷说完,跑出了房间,片刻后回来,怀里抱了好几本厚厚的相册。  容少谦见状,连忙上前,接过她怀里的相册,拿到沙发那边,放在桌面上。  金娉婷与金逸晨跟着走过去。  他们一起看相片,金娉婷向金逸晨说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还有金家复杂的关系,以及金盛东去世后的家变,再到金逸曦的冤屈入狱。  门口,风倾语靠在墙壁上,听着里边时而传出开心的笑声,时而传出沉重的叹息,她也跟着一起喜一起悲。  这一晚,金逸晨又从金娉婷的口中知道了他所丢失的一部份记忆,了解到金家的复杂关系与勾心斗角的黑暗。  他既心疼母亲与妹妹,还有没能见面的弟弟,同时,也不舍得离开那个有风倾语的家庭。  他本来想跟风倾语好好谈谈的,但一直没有机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