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4.保护金逸晨

214.保护金逸晨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84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3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4.保护金逸晨    当他们晚饭过后,坐在沙发上聊起了金逸晨的车祸时。  金逸晨越听越觉得事情的可疑,他有一种迫切想找回记忆的冲动,很想知道他车祸当天发生过什么事情。  突然,一声惊叫声从门口传来。  “啊……”金彩下班回家后,发现母亲不对劲,一番询问下,知道金逸晨回来了,她半信半疑的迫切冲到大宅里了解事情真相,本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了,但,在看到金逸晨活生生的坐在沙发上,她还是惊诧的大叫出声。  “大哥,你不是鬼吧?”她试探着问道。  众人闻言,不由哑然失笑,果然跟尹小影是母女。  “哥,她是三房的二女儿金彩。”金娉婷笑着指了指金彩。  金彩这才敢慢慢走进客厅,她的视线一直落在金逸晨身上,打量着他。  金逸晨对金彩是完全没有印象的,他对着她淡淡的点了点头。  “大哥,你不记得我吗?”金彩又问。  “我哥失忆了。”金娉婷解释着,容少谦本想制止她的,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不想金逸晨的信息过度暴光。  “逸晨,你不是想跟倾语谈谈吗?你们去书房里谈吧,一楼走廊尽头就是书房。”容少谦支开金逸晨。  “对啊,哥,我带你们去吧。”金娉婷热心的带路。  金逸晨暗暗的对上了容少谦幽深的眼眸,似乎明白了他眼里透露出来的讯息,他点了点头,扶起了风倾语,陆羽心帮忙着扶着风倾语另一边的手,几个人走向了书房。  “他们是什么关系?”金彩疑惑的看着金逸晨与风倾语的背影问道。  “他们的关系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以后再慢慢说吧。”容少谦淡淡的回答着金彩,他并不是排挤金彩,而是他的手下给他汇报过,金彩最近跟金若伟走得很近。  现在金彩知道了,就等于金若伟也会知道。  容少谦的眉头暗暗皱了起来,深邃的眸子里精光闪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已经想好了一个万全之策对付金若伟了。  片刻后,金娉婷与陆羽心折回了客厅,把金逸晨与风倾语留在了书房里了。  “金彩,坐吧。”陆羽心浅笑着,指了指沙发。  金彩绕过了沙发,坐到了陆羽心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了她的手,问道:“大妈,刚刚那个人真的是大哥吗?”  “嗯,真的。”陆羽心点了点着,满脸的笑容洋溢着激动。  “大哥没有死?那这一年多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回家?”金彩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容少谦与金娉婷坐在他们的对面,两个人暗暗的交头接耳的低语了一会儿,然后相视了一眼。  “呕……呕…….”突然,金娉婷捂着嘴巴,干呕了两声。  “娉婷,你怎么了?”容少谦连忙一脸紧张的替她扫着背。  陆羽心见状,神情也紧张起来了,连忙丢下缠着她问东问西的金彩,奔到女儿的身边,着急的问:“娉婷,你还好吗?”  “咳咳……妈,我好累,扶我上房间休息一会儿吧,少谦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我不想耽误他。”金娉婷故意想带走母亲。  “嗯,来,慢一点。”陆羽心温柔的扶着金娉婷,走向楼梯。  金彩看着金娉婷的背影,暗暗的嫉妒着,她最讨厌金娉婷无时无刻都在炫耀怀孕,每次看到金娉婷,她就会想起自己那个无缘的孩子,心,就会痛得不可抑止。  容少谦暗暗的看了一眼金彩,低头玩起手机了。  金彩不甘心的看向书房的方向,知道金逸晨一时三刻是不会出来的,现在她单独跟容少谦待在一个空间里,莫名的感到压抑。  “姐夫,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先回屋了。”  “嗯。”容少谦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看着手机。  其实他在查找一些与失忆有关的医学资料。  金娉婷与陆羽心回到了房间里。  “来,慢点躺下,你呀,怀着孩子还这么奔波,真是不让人省心。”陆羽心心疼的嘀咕着。  “妈,我没事,刚刚我是装的。”金娉婷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装的?”陆羽心不解。  “嗯,妈,哥的事情要保密,就算是金彩也不能说太多,她跟金若伟走得很近,还好哥车祸的事情,说不定是金若伟一手策划的,所以,为了哥的安全,晚一点,我们就把哥带到安全的地方藏起来。”金娉婷向母亲解释着。  “今晚就带走?不能在这里过一晚吗?”陆羽心不舍得与儿子分开。  “现在金彩知道了,很快金若伟也会知道。”金娉婷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陆羽心沉吟着,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的点头,纵然心里有多么的不舍,但,儿子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她不能因为一点儿私心把他给害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相见的机会多着呢。  “妈,你放心,我跟少谦一定会好好保护哥哥的。”金娉婷坐在床边,轻轻的搂过了同样坐在床边的母亲,向她保证着。  “嗯,也要保护好自己,我不想我的孩子任何一个出事,妈老了,受不了刺激了,娉婷,逸曦的事情有进展吗?”陆羽心念念不忘着金逸曦,毕竟牢狱那种地方不是人待的地方,黑暗肮脏,多少人进去都出不来。  “妈,放心,少谦利用了容家的势力保护着逸曦,他在里边不会受欺负的。”金娉婷安慰着母亲,心里不禁想起中午自己为了得到关宝琪手里的视频,而想跟容少谦假离婚的愚蠢行为。  还好,容少谦没有跟她蠢到一起去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摇头失笑,感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母女两个聊着聊着便聊到了金逸晨与叶凝的身上了,叶凝被金若伟凌辱的事情,金娉婷谁也没提起过,就连风倾语与姜莱这么好的好友也没提起过半句。  现在大哥回来了,叶凝知道了一定也会开心的,可是,风倾语又怎么办?  这三角关系还真是难以取舍呀?总会有一方是注定受伤的。  在书房里,三角关系中的两个主角相对许久,也没开口说话。  风倾语坐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她此时的心情忐忑不安。  金逸晨幽深的眼睛一直紧紧的锁着风倾语美丽的侧脸,眼底漾着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深情。  “小语,我还是你大哥,不管我人在哪里,这个身份都不会变,你的父母永远都是我的父母,我也永远是他们的儿子,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回金家后会忘记你们。”金逸晨低沉的嗓音柔柔的响起。  风倾语闻言,尽头陡然一揪,眼神顿时黯然。  他是她大哥这个身份永远也不会变吗?这么说来,他真的只是把她当成妹妹了。  她低着头,暗暗的调整的一下失落的情绪,才慢慢的抬头看向他,扯出了一个苍白无力的浅笑,眼底闪着一丝苦涩。  “嗯,谢谢你…….哥。”不知为何,风倾语感觉那一声哥,叫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室内再度陷入沉默中,两个人对视着,一丝丝情愫在他们之间悄然的滋生着。  过去一年多的朝夕相处,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如放电影似的,在他们的脑海里闪过。  突然,金逸晨不受控制的紧紧抱住了风倾语。  紧紧的抱着。  不知为何,此刻,他就是想抱她,只有抱着她,他的心才会感到踏实。  风倾语没有挣扎,就让她好好的感受一下他温暖的怀抱吧,等叶凝回来了,她就把他还给她。  *********************  由于要保护好金逸晨,晚上的时候,容少谦就把他秘密的带离了金公馆,然后找了一个与金逸晨有几分相像的手下冒充着金逸晨住在金公馆里。  果然不出他所料,第二天的一早,金若伟出现在金公馆里。  “若伟,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呀?”陆羽心知道来者不善,不过,她也没有慌张,因为容少谦已经教过她如何应对了。  “大妈,我听说大哥回来了,一时高兴,就忍不住跑回来看看了。”金若伟高大的身躯矗立在客厅中间,左右张望着,寻找着金逸晨的身影。  “是呀,你哥他真的回来了,他还没有起床呢。”陆羽心一说起金逸晨,便满脸的兴奋。  金若伟的脸色微微一沉,眼底闪过惊慌。  金逸晨不会真的没死吧?明明他亲眼看着他坠入海里的。  “他没死,怎么不回家呀?”他试探着询问。  “你哥他失忆了,连我都不记得。”陆羽心暗暗叹息。  金若伟一听到金逸晨失忆了,他的神情明显的放松了许多,说:“我去看看他,一年多不见,很想他。”  “他还没起床呢……”  “放心,我只看看他,不会吵醒他的。”说话间,金若伟已经上了楼梯了。  陆羽心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暗庆幸着,还好容少谦有先见之明,把金逸晨带走了。  金若伟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金逸晨的房间门口,他轻轻的推开房门,看了进去。  因为窗帘拉上的关系,房间光线不太好,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  金若伟轻轻的走了进去,当他乍一看清床上那个人的脸庞时,吓了一大跳,后来定了定神再看过去时,发现这个人长得很像金逸晨,但,绝对不是金逸晨。  他不禁暗暗的勾起唇,暗忖着:容少谦哪里找来的冒牌货?他把所有人都当成瞎子吗?以为找一个长得跟金逸晨相像的人就能瞒天过海。  该不会是容少谦看到陆羽心思子成灾,所以才弄来一个冒牌货安慰她吧?  还是说,容少谦想利用这个冒牌货来抢回股东们的信心。  金若伟脑子不断闪过千万猜测,但他就是猜不透容少谦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能想到的就是容少谦与金娉婷狗急跳墙了,金逸曦入狱后,股东们一片倒的支持自己,想拥立自己当金盛集团的总裁。  哼……  金若伟暗暗的冷哼了一下,他现在势力日渐壮大,完全不把容少谦与金娉婷放在眼里,所以自然也不会把这个假的金逸晨放在心上。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假金逸晨,然后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就在他走后不久,床上的假金逸晨便睁开了眼睛,伸手拿出手机,拨打给容少谦,汇报着刚刚的事情。  *******************  另一边,经过商量后,金逸晨已经秘密的出国接受治疗了,跟着去照顾他的是风倾语。  所有的事情都在容少谦的掌握里,关宝琪所说的视频也在黑客的帮忙下,拿到了手。  其实视频并没有关宝琪说的那么重要。  视频里,关正峰只是说了自己如何被金若伟要挟,如果出事了,一定与金若伟脱不了关系。  周日的傍晚,在半山别墅里,二楼的书房里,金娉婷看完视频后,再一次觉得自己愚蠢。  “少谦,对不起。”她扁了扁嘴,主动的投到了容少谦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精壮的腰身。  她的肚子已经三个多月了,差不多四个月了,虽然看不出隆起来,但,每次拥抱,容少谦都能感觉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  他抱着她坐到了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双手圈在她的腰间。  姿势很暧昧,很亲昵,金娉婷的小脸暗暗的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但,她没有挣扎躲避,大方的勾着自己老公的脖子,深深的与他对视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