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19.讨论婚事

219.讨论婚事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47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4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219.讨论婚事    金若伟连痛呼都没来得及,双目猛然睁大突起,样子极其狰狞,双膝一软,缓缓的跪倒在地上。  这一幕发生得让所有人都猛不猝防的,众人都吓呆了,直到金若伟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啊……若伟啊……”明素素扑倒在金若伟的身上,放声痛哭。  “哥……”金若倾与金若依也哭着跑了过来。  容少谦却无瑕顾及他们,他心疼的抱起金娉婷,目光触及她红肿出血的额角与她脸上的血迹,狠狠的刺痛了他的眼,让他痛到了心底。  金若伟第一次敲金娉婷的额角时,已经敲出血了,第二次又敲在同一个地方,金娉婷承受不了那种钻心的疼痛,所以晕了过去。  “宝贝,对不起。”容少谦的眼眶心疼的泛红。  担心着女儿的陆羽心也在第一时间跑过来容少谦身边,轻声呼喊着女儿的名字:“娉婷,你怎么了?”  看到女儿半边脸都是血时,陆羽心不禁心痛落泪。  “快带娉婷去医院吧。”金逸晨提醒着。  容少谦点了点头,抱着金娉婷走出了会议室,陆羽心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他们走后,两个警察走进了会议室,其中一个警察蹲下身子,伸手到金若伟的鼻子下探了探,说:“死了。”  “若伟啊……呜呜……”明素素哭得昏天暗地的,金若伟是做错了很多事情,但终究是她的儿子,现在突然说死就死了,她怎么会不心痛呢。  这时,几个法医抬着担架进来,把金若伟的尸体抬走了。  “不要呀……不要抬走我的儿子。”明素素趴在地上,满脸泪水鼻涕的悲怆伸着手。  “妈,别哭了……”  “妈……”  金若依与金若倾抱着母亲,也哭成了一团。  “该死,该死……吐……”尹小影在金若伟的尸体经过自己的身边时,恨恨的往他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咬牙切齿的骂着。  “妈,别这样,他都已经死了。”金彩拉着了愤慨不已的尹小影,虽然她也恨金若伟害死了自己的亲哥哥金致,可是金若伟现在也死了,无从追究了。  “金彩,我恨呀,逸晨回来了,可是金致却回不来,我心痛……”尹小影哭倒了金彩的怀里。  “妈,我相信哥在天上看到今天这幕也瞑目了。”金彩搂着母亲,暗暗垂泪,差一点她就与金若伟同流合污了。  还好没有发生,要不然,她一定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金若伟恶有恶报了,杀了那么多人后,他自己也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金娉婷被送到医院后不久,便醒了过来,她身体没什么大碍,不过,额角的伤有点严重,估计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完全好。  容少谦被子弹擦伤的手臂也包扎好了,他比较幸运,只是皮外伤而已。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车后座里,金娉婷满脸疲惫的靠在容少谦的怀里,她已经知道了金若伟死了。  金若伟恶贯满盈,死不足惜,金娉婷是心痛那些无辜死在金若伟手下的人。  想起了爸爸被金若伟气得病发,然后活活被捂死的那一幕,金娉婷的泪水不禁又涌了出来,无声的滑落。  容少谦一直心疼的低头看着她,突然看到她的泪水,心尖不由刺痛了一下,凑到她耳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哑着声音说:“别哭了,我心疼。”  坐在车头的陆羽心闻言,也回头劝道:“娉婷,坚强点,你的情绪直接影响宝宝的发育的。”  金娉婷听到“宝宝”两个字,突然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抚了抚自己的肚子,触到那隆起的小腹,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宝宝还在。  对,为了孩子,她要坚强。  想到这里,她抬手擦干泪水。  容少谦见状,唇角欣慰的弯起,又吻了一下她,说:“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倔女人。”  ********************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寒冷的冬天,悲伤的冬天,多事的冬天也过去了,迎来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自从金若伟的事件后,金娉婷就再也没有回公司上班了,她安心的在家里养胎。  金盛集团已经交回了金逸晨的手里,他重新发挥着霸道总裁的风范,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风倾语依然做着秘书一职,但除了在工作上跟他接触外,其余时间她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与他刻意的保持距离。  还有金逸曦也从狱里出来了,金若伟一死,那两个手下便一五一十的把关正峰是怎么死的都供了出来,还了金逸曦清白。  经一事长一智,金逸曦经历过此事后,整个人迅速变得成熟,他日之后,必定大有一番作为。  不过,变化最大的还是金彩,她放下了过去,去了一个乡村里当起了老师,每天与纯真的孩子们在一起,她也变得开朗自信了。  周末的午后,金娉婷闭着眼睛,惬意的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晒着太阳,暖暖的春风轻轻吹过,送来了一阵阵花香。  风儿也吹起了金娉婷的头发,有几缕调皮的发丝落在她脸上,拂得她痒痒的。  容少谦刚好从房间走出来,蹲在她身边,温柔的替她拨开头发,一个深情的吻落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  金娉婷睁开了眼眼,对上男人清亮的黑眸,她的唇角不由勾出甜蜜的弧度,问道:“不是要出去应酬吗?怎么还在?”  “突然不想离开你,所以推了。”容少谦勾着魅惑的唇角,抬手抚着她又隆起了不少的肚子。  她的肚子已经五个月了,肚子里的宝宝很健康。  “老公,你真是越来越任性了。”金娉婷揶揄着他。  “是老婆你的魅力越来越大,让我都舍不得离开你半分。”容少谦深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那张带着粉光的小脸。  突然,他凑近她,蜻蜓点水似的连连吻了几下她嫣红如花瓣般娇艳的唇瓣,吻着吻着,似乎上了瘾,最后,他的唇粘在了她的唇上一样,细细的吻着,慢慢的演变成深吻。  他抚在她腹部的手,慢慢往上游移,放在了他无法一手掌握的高耸上。  “别……”一声细弱的拒绝自金娉婷的唇间溢出。  “宝贝,我忍了好久了,今天给我一次,好吗?”容少谦离开了女人的唇,灼灼的目光里带着某种饥渴。  看着他那个样子,金娉婷狠不下心拒绝他,小脸又红又烫,她咬了咬唇,羞涩的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唇,用行动回答了他。  在女人湿润的唇瓣贴上来那一刻,容少谦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无比的美好,他热烈的回吻着女人,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她,走回了房间里。  片刻后,从房间里流泻出一声声充满春色的声音,与花园里的一片春色融为一体,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  晚上,容家人与金家人齐聚在半山别墅里,他们再一次热烈的讨论着容少谦与金娉婷婚礼的事情。  最后,婚礼定在了半个月后,因为金娉婷怀孕的原因,大家都不想她太奔波劳累,所以一致决定把婚礼定在容宅里。  单单容宅的花园便有五六个篮球场那么大,所以举办婚礼是不成问题的。  “娉婷,你的伴娘人选与姐妹团有哪些?我记一下,然后给她们订服装什么的。”金逸晨拿着一本笔记坐到了妹妹的身旁,他这个大哥已经错失了妹妹太多幸福的瞬间了,所以为她操办婚礼的事情,他特别的用心,特别的卖力。  “呃?我想想哈,姜莱做伴娘,姐妹团就倾语,叶凝,金彩,若倾……”金娉婷慢慢的数着,却没注意到金逸晨在听到叶凝的名字时,写着字的手顿时僵住了。  叶凝,他已经有一年多没见她了,听说她现在还在国外。  金逸晨低着头盯着风倾语与叶凝的名字,心里一阵闷堵。  金娉婷数完人名后,才发现金逸晨在看着笔记本上的两个名字发呆,她顿时了然于心。  她暗暗的用身体撞了撞金逸晨,睁着明媚的眼睛瞅着他,问:“哥,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倾语还是叶凝?”  金逸晨眸光微微闪躲着,故意忽略金娉婷的问题,说道:“你刚刚说得太快了,我来不及记,再一说遍。”  金娉婷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笔记,霸气的往桌面一扔,然后又撒娇似的勾着他的手臂,说:“哥,逃避不能解决问题的,跟着你自己的心走,喜欢谁就勇敢的去追,不要辜负两个女人对你的深情。”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叶凝付出太多了,如果我再……”金逸晨已经从金娉婷的口里知道了叶凝的遭遇,他无法弃她不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