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20 季少爷,欢迎你加入我的姐妹团

220 季少爷,欢迎你加入我的姐妹团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89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4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你喜欢的人是倾语,对不对?”金娉婷直接的问道,根据她的观察,她看到了金逸晨对风倾语很特别,明明很关心她,却又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明明很喜欢她,偏偏又把爱藏在心底深处。  她知道,金逸晨也许在乎叶凝的感受,所以在压抑着对风倾语的爱。  “你不懂的,好了,别说我的事情了,先把你的婚礼给办了,再不办,孩子都快出生了。”金逸晨重新拿回笔记本,顺便调侃着几句金娉婷。  “叶凝后天就回国了。”金娉婷仍然紧紧的盯着哥哥。  “嗯,知道了。”金逸晨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什么知道了?”金娉婷是急性子,她看不得哥哥逃避的态度。  “我需要时间。”金逸晨左右为难着,叶凝对他情深义重,就算他死了,她仍然不改痴心,风倾语对他恩重如山,与他素不相识,不但倾尽钱财救了他,还悉心照顾了大半年,对他不离不弃,两个女人他都不想辜负,也许他谁也不选择就没有伤害。  容少谦见状,连忙劝阻着金娉婷,说:“瞎操心,逸晨是成年人了,他的感情他心中有数,你别掺和了,乖乖的做我的新娘子,知道吗?”  “什么叫瞎操心,我幸福了,当然希望我哥也幸福。”金娉婷不悦的嘟起嘴,瞅着容少谦。  “好,你说的都对,那是不是先把我们的事情操心完再想别的事情呢?我们明天去试婚纱礼服,下周末去照婚纱照,再下周就是我们的大日子了。”容少谦勾着唇角,语气带着满满的幸福与宠溺。  “也对,先把我们的终身大事定下来再说。”金娉婷憨憨的笑了笑。  “这是婚纱的款色,你看看喜欢哪些,我让人准备好,明天咱们就去试穿。”容少谦拿过放在桌面上的平板电脑,递给金娉婷。  金娉婷马上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金逸晨看到金娉婷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开了,他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与容少谦默契的相视一笑。  “少谦,这件好吗?”金娉婷指着平板电脑里的婚纱询问容少谦的意见。  婚纱的款色很好看,领子是前后深V的设计,配上缀满水钻长长的头纱,非常的性感大方。  可是容少谦却不怎么满意,他眉头轻蹙,低声吐槽着:“领口太低。”  好吧。  金娉婷点了点头,继续翻看着电脑里的婚纱图片,突然一件设计独特的婚纱吸引了她。  “那这件呢?”她兴奋的问容少谦。  容少谦凑近看了一眼,眉头再次蹙起,说:“不行,褛空的太露了。”  “又不行?”金娉婷不悦的嘟起嘴,说实话,她很喜欢这件褛空设计的婚纱。  容少谦勾了勾唇,凑到她耳边,说着悄悄话:“老婆,你的性感与美丽都是我一个人的,我不愿意与别人分享,刚刚那两件婚纱,你若是喜欢,那就要了,但只能穿给我一个人看。”  金娉婷还没有听完他的话,小脸就已经红到了耳根了。  “霸道。”她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唇角却甜蜜的上扬着,有时候男人的霸道让她感到自己在他心里的份量。  容少谦不说话,凑到她脸边,当着众人的脸,大方的吻了下去。  金娉婷娇羞的轻轻推开了她,继续选着婚纱,突然,容少谦叫住了她:“等等。”  “怎么了?”  “往回翻一下。”  金娉婷依言往回翻一下,眉头不由皱了皱,疑惑的转头瞅向容少谦,千万别告诉她,这家伙不会是看上这件老土的婚纱了吧?  容少谦邪魅的笑了笑,指着电脑里的婚纱,说:“这件挺好的,高贵又大方。”  “这件哪里好了?”  “你看这件婚纱是高腰设计,可以巧妙的遮住你的肚子,不但有袖子还是旗袍领子的设计,这多有特色呀,特别适合在春天这样乍暖还寒的季节里穿,你说是不是?”  “说了一大堆赞扬这件婚纱的话,你是看上它够包得够严密吧?”金娉婷毫不客气的拆穿了容少谦的小心机。  “嘿嘿……”容少谦尴尬的笑了笑,抬手摸了摸鼻子。  “好,那就它了。”突然,金娉婷出其不意的爽快先了它,这让容少谦有些怔住了。  “我想了下,你刚刚说的很有道理。”金娉婷对着他嫣然一笑,解释着,她只考虑到款色好看不好看,却没考虑到实际的问题,比如说,她现在的身材确实不适宜穿太过紧身的婚纱,又比如说,春天的天气确实乍暖还寒。  “老婆真乖,来,再选几件。”容少谦扬着宠溺的笑容,搂过金娉婷的肩膀,继续选着婚纱。  一旁的金逸晨看到这两个沉浸在浓情蜜意的人,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感觉到他们肉麻的同时,又深深的羡慕着他们的甜蜜与幸福。  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快速的闪过了一个倩影,一丝悸动萦绕在心尖上,让他莫名的有几分想她。  想到她,他的唇角情不自禁的上扬了几分,勾出好看的弧度。  下一秒,他的唇角又慢慢的僵住了。  幸福离他太远了。  ******************  两天后,叶凝回国了,她第一时间便约了几个好姐妹出来相聚。  金娉婷接到电话后,心情不知道有多兴奋,马上让司机把她送到东区商城。  下了车后,她让司机与保镖在商城外候着,没让他们跟来。  她喜滋滋的往相约的那家餐厅走去,算一算,她与叶凝好几个月没见面了,每次通电话,叶凝都说过得很好,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等一下见面了,过得好不好,她一眼就能看穿了。  其实,在金逸晨回来后,金娉婷有打过电话给叶凝,告诉了她,金逸晨的事情,还有金若伟的事情。  然而,叶凝并没有在她意料中,马上从国外飞回来,反而,这一个月都沉默着,突然变得无声无息的。  要不是她给叶凝留言,说自己半个月后举行婚礼了,说不定今天她还不愿意回来呢。  金娉婷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事情,却没有留意到迎面走来的季旭。  季旭看到金娉婷时也怔了一下,他停下了脚步,漆黑而幽深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人。  他们有些时日不见了,把头发剪成了及肩发的她显得更妩媚了,那么明艳的小脸美得不可方物,明眸皓齿,雪肌冰肤的,总是让人的目光情不自禁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随着走动,金娉婷身上的雪纺长裙微微飘动,勾勒出她修长的身材以及那隆起了肚皮。  季旭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腹处,又是一怔,然后摇了摇头自嘲着,没想到一段时日不见,她竟然怀孕了。  心头微微泛过苦涩,目光渐渐黯然。  只要她幸福就好。  金娉婷感觉到有一股炽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对上季旭那张酷帅的脸庞时,她愣了一下,脚步慢了下来。  差不多半年不见了,她都快忘记了这号人物的存在了。  “金大小姐,好久不见了,瞧你那迷茫的样子,该不会把我这个大帅哥给忘了吧?”季旭扯着痞痞的笑容,上前拦住了金娉婷的脚步,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那张明艳的小脸。  金娉婷淡淡的勾了勾唇,自然的散发出性感的气息,点了点头说:“差不多。”  季旭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看来我做的坏事还是不够多,竟然没让你记住我。”  “那你准备怎么样?想再找我老公较量吗?”金娉婷扬了扬下巴,突然,她发现季旭这个人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坏,他就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少爷一样。  季旭突然伸手搂过金娉婷的肩膀,仿佛与她是多年的好友一样,动作非常自然,不会给人猥琐的感觉。  “喂,你干什么?”金娉婷没好气的推开他的手,又说:“别忘了我是有夫之妇,所以请与我保持距离。”  “嘁,小气,不用提醒我你是有夫之妇,我没忘记,不知道这位有夫之妇能不能与我这个失意人交个朋友呢?”季旭皮笑肉不笑的挑了挑眉。  “我跟你不能做朋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姐妹?”金娉婷故意坏坏的调侃他。  果然,季旭不悦的拉下脸,说:“金大小姐,你不喜欢我就算了,还让我做你的姐妹,本少爷是直男。”  “哈哈哈……”金娉婷不由大笑出声,她那灿烂的笑容极具感染力,让季旭情不自禁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吧,姐妹就姐妹吧。”他咬了咬牙,帅气的脸颊飘过不自然的红晕,一向邪恶如魔的他,此刻竟然会害羞。  “季少爷,欢迎你加入我的姐妹团,哈哈哈……”金娉婷爽朗的笑着离开。  可是走了两步,她又折了回来对他说:“哦,对了,下次见到我,请叫我容太太,因为我半个月后就要举行婚礼了,欢迎你以我姐妹的身份来参加我的婚礼。”  说完,她坏坏的抿着嘴笑了笑,潇洒的走开了,留下气得跳脚的季旭,他盯着她的背影,唇角慢慢的扬起,原来与她做朋友了,才发现她的可爱。  罢了,也许放下,才是对的选择,既然无缘与她做夫妻,做一辈子的姐妹似乎也不错。  突然,他脑海里浮现起容少谦吃醋黑脸的样子,心头不禁一阵痛快,唇边的笑容不由扩大了几分。  对,他就是要做金娉婷一辈子的姐妹,气死容少谦。  季旭双手插在裤袋里,一直目送着金娉婷走远,他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身正想抬脚走。  突然,眼前黑影闪动了一下,悲剧就发生了,“砰”的一下,不知哪个不长眼的人猛然撞到他身上了,好死不死的那个人摔倒了,头正好撞中他最脆弱的地方。  “噢……”季旭闷哼了一声,本能的弯下腰满脸痛苦的捂着裆部,真是男人最痛呀。  他眸子涌起了怒火,瞪着趴在地上那一沱黑乎乎的东西,低吼:“该死的,眼睛没带出来吗?”  用一沱黑乎乎的东西形容趴在地上的女孩子,形容得挺恰当的。  因为女孩子穿着一身黑色衣衫,就连那头披散的头发也黑得发亮,更重要的是,她一手还拖着一个装满货物的黑色大胶袋。  她身上除了黑,似乎就没有其他颜色了。  女孩子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抚了抚以痛的额头,嘟着嘴嘀咕:“哎呀妈,我撞到哪里了?头好痛哦。”  “你痛?我才痛呢。”季旭气得牙痒痒,他打量着女孩,个子不高,傻乎乎的样子,不过,看着还挺顺眼的。  女孩子这才抬眼看向季旭,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目光突然落在他捂着的裆部,小脸顿时泛红,她指着他裆部问:“我……我该不会是撞到你那里吧?”  “你说呢。”季旭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松开了捂在裆部的手,身体站直了,气势强大的盯着娇小的女孩子。  “嘿嘿,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很有诚意的道了三次歉了,帅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吧,OK?”女孩子眨着明亮的大眼睛,脸上的表情丰富又精灵,非常可爱。  季旭看着她,尽头莫名的悸动了一下,突然兴起了捉弄她的念头。  “小姐,不是什么事情道歉就能了事的,你撞到的地方,可是关系到我以后的性福与传宗接代的问题,要是被你这么一撞,我从此不举,谁来负责呀?”季旭坏坏的勾着唇,低声戏弄着面前的傻女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