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27 不小心看见风倾语换衣服

227 不小心看见风倾语换衣服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21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晚上差不多十二点了,把最后一批宾客送走了,金娉婷累得差点趴倒了。  “老婆,今天辛苦你了。”容少谦心疼的抱着金娉婷回房。  别说金娉婷身怀六甲,就连他这个大男人都感到累,上午举行婚礼的仪式,下午是酒会,晚上又是舞会。  “原来举行婚礼这么累,早知道就一切从简好了。”金娉婷躺倒在大床上,累得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容少谦坐在金娉婷的身旁,听了她的话后,转过了身体,双手撑在她身侧,居高临下了凝视着她还化着淡妆的精致小脸。  “老婆,我知道你累,所以今晚就让老公好好侍候你,好吗?”  金娉婷本来是已经闭起了双眼的,一听到容少谦的话,眼睛瞬间睁开,抬手推着他的胸口,拒绝:“不用了,走开,我去洗澡。”  容少谦听话的直起了身体,顺便把金娉婷也拉了起来。  “很晚了,我们一起去洗澡。”他勾着邪魅的浅笑。  其实他心里只是心疼金娉婷太累了,并没有什么邪恶的念头。  “不要。”金娉婷依然拒绝着,她不是矫情,她是害羞。  但容少谦对她拒绝的声音听而不见,自顾自的伸手去拉开了她红色礼服的拉链。  “少谦,我现在好丑,不想被你看到。”金娉婷抱在胸前,现在她的肚子大得像个大圆球似。  “谁说你丑的,怀孕的女人是最美的。”容少谦说着话的同时,强势而温柔的把她身上的礼服褪了下来。  礼服是自带内衣的,所以脱了礼服后,金娉婷身上只剩下一条性感的低腰小裤裤在弱弱的捍卫着她的身体。  虽然容少谦开始是没有邪恶的念头,但当女人性感的身体真正的摆在眼前时,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深邃的目光猛然沉下了几分,眸底里跳跃着灼灼的火焰,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  “老婆,你真美。”他迷醉的低语着。  “少谦,你说过你不会……”金娉婷抬手双手弱弱的护着胸前美好的风光,但是,还是有一半的风光暴露在空气中。  容少谦目光贪婪的盯着女人惷光乍泄的胸口,久久离不开。  “少谦,我冷。”金娉婷打了一个冷颤,但她并没有感到冷,反而在男人灼热的目光下,她全身都莫名的滚烫不已。  她的冷颤是从心底里打出来的,心在悸动,身便颤动。  容少谦如梦初醒,连收回痴迷的视线,抱起了女人,走向浴室。  几秒后,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伴随着夫妻两个暧昧的话语一起传了出来。  其实,男人真的说到做到了,他拼命的压抑着体内的欲念,快速的帮女人洗头洗澡。  然后温柔的帮她吹干了头发,让她睡下了,他才重新回到浴室里冲冷水澡。  金娉婷侧躺在大床上,刚才明明很困很想睡觉的,但,现在却丝毫没有睡意。  她听着哗哗的水声,明亮的眸子,闪着心疼的光泽,盯着浴室那扇虚掩着的门。  她知道他肯定又在洗冷水澡了。  刚刚他帮自己洗澡时,她注意到他隐忍的表现,甚至,她还看到他身体的变化,但是他宁愿自己去洗冷水澡,也不舍得碰她。  遇上这么深情的他,是她此生的幸运。  金娉婷在心里暗暗的发誓,等生完孩子后,她一定好好的补偿他。  想到这里,她唇角娇羞的弯起。  突然,浴室的门开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里边走了出来。  金娉婷连忙闭起了眼睛,片刻后,她感觉到身边的床凹陷了下去,接着被子的一角被轻轻的掀起,男人小心翼翼的躺下。  他所有的动作都很轻,大概是怕吵醒她,然而,他却不知,女人其实并没有睡着,所以,在女人主动钻进他冰冷的怀里时,他愣了一下。  “怎么还没睡着?”他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说:“别过来,我身上冷。”  刚刚洗了冷水澡,他全身的肌肤都透着清冷。  “我给你温暖。”金娉婷固执的靠向他。  容少谦宠溺的勾了勾唇,又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睡吧。”  “嗯。”金娉婷低应了一声,躺在男人的怀里,她才感觉到困意袭来,缓缓的闭起眼睛,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均匀的呼吸。  “小猪。”容少谦看到这么快就睡着的女人,宠溺的轻捏了一下她的脸,也闭起眼睛睡觉了。  ************************  海边的一个小村庄里,一间两层高的民居门口停着一辆高级而低调的黑色跑车。  那是金逸晨的车子,他一早与风倾语回到了这个他生活了一年多的家里。  “倾言,小语,你们回来了。”罗笑媚一看到金逸晨与风倾语回来,马上开心的迎了上去。  自从一年多前救了金逸晨后,她的疯癫病得到了控制,最后竟然不治而愈了。  “唉,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别叫倾言,该改口叫逸晨了,怎么老是记不住。”风仲贤老实巴交的笑着提醒妻子。  “我这不是叫习惯了吗?”罗笑媚回头瞪了一眼丈夫。  “爸妈,没关系,在这个家里,我就是倾言。”金逸晨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几袋子礼物放下。  “倾……逸晨,你回来妈已经很高兴了,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罗笑媚轻声的责怪着,但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宠溺。  她真的把金逸晨当成了儿子,当她知道金逸晨真正的身份后,她还害怕他会不要这个家,不要他们。  “爸妈,你们眼里只有哥了吗?是不是都不用理我这个女儿了?”风倾语进屋那么久了,看到父母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金逸晨的身上,她故意摆出吃醋的表情。  “你这丫头,怎么连哥哥的醋都吃呀?”罗笑媚没好气的说着。  “就是,怎么连哥的醋都吃?”金逸晨勾着唇,回头宠溺的刮了一下风倾语的鼻子。  风倾语抬手本能的拍开了他的手,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里,他很宠她,总爱捉弄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风倾语败下阵来了,她娇俏的小脸突然泛起了红晕,找借口遁走。  “爸妈,我回房间把东西放好。”她说完,匆匆的跑向楼梯。  “快点下来,帮忙去菜地里摘点菜回来。”罗笑媚对着女儿的背影喊道。  “我知道了。”风倾语回答着,身影已经不见了。  金逸晨看着楼梯的方向,若有所思着,风倾语逃避的态度让他感到烦躁。  “逸晨,我听小语说,你快要结婚了,今天怎么不把那女孩子带回来给爸妈看看呀?”风仲贤问道。  “对呀对呀,小语说,那女孩子长得可漂亮了。”罗笑媚笑着插嘴。  金逸晨听他们提起了叶凝,淡淡的笑了笑,说:“下次回来一定把她带来。”  “那说定了,记得把我的儿媳妇带回来哦。”罗笑媚开心的说着,走进了厨房,拿了个菜蓝子走了出来,又说:“我去一趟市场。”  “快去快回,别在路上又跟人聊个没完呀。”风仲贤深知妻子的性格,她只要遇到个熟人,就能聊上个半天。  “要你提醒,我有分寸。”罗笑媚瞪了一眼风仲贤。  “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亲自监督你,要不然你买菜半天都不回来,我们哪有菜吃呀。”  “哎,我说你,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不能好好陪他聊聊天吗?”  “就是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才要亲自去市场挑些他喜欢吃的东西,做给他吃……”  风仲贤与罗笑媚僵持不下的斗起嘴来了,其实那是他们恩爱的方式,每天斗斗嘴,吵两句,也其乐无穷。  “爸妈,你们去吧,我等一下跟小语到菜地里摘菜。”金逸晨很喜欢这个家的气氛。  “那我们去了。”罗笑媚回头对金逸晨说完,然后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风仲贤。  金逸晨看着欢喜冤家般的“父母”走远后,他才把目光收回,再次盯着楼梯。  风倾语怎么上去这么久呀?  忽而,他迈开长腿,跨上了楼梯。  他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打开了旁边房间的门。  突然,一声尖叫传了出来。  “啊……”  风倾语回头对上金逸晨愣住的样子,吓得大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连忙拿起床边的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  她想着等一会儿要去菜场摘菜,所以便想把身上的裙子换下来,毕竟穿着裙子去菜地不太方便。  谁知道她刚把身上的衣服脱下,门便被金逸晨推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也让他看了去。  “对……对不起。”金逸晨俊脸涨红,他连忙退了出来,关上门。  “怦怦……怦怦……”站在门口外,他清淅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如敲鼓似的,狂跳不已。  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明明只是惊鸿一瞥,但,风倾语的身体却像印在了他脑海里似的,清淅可见。  说实话,风倾语的身材真是不错,胸前的丰满不大不小,恰到好处的傲然坚廷着。  还有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腰,是那么的纤细,盈盈一握。  金逸晨以前曾经有过一段荒唐的岁月,身边有过不少的女人,自然也见过不少女人的身体。  但从来没有见到风倾语的身体来得震憾,风倾语的身体让他瞬间感到体内有一股蠢蠢欲动的邪恶因子在窜动,甚至,他的心尖到现在还在悸动着。  他失忆的那段日子里,他就对风倾语有一种特别的情愫,但,他以为自己是她的亲大哥,自然不敢乱想。  他还曾经为自己对妹妹产生非分之想感到羞耻。  后来恢复了记忆,他得知自己与她毫无血缘关系,那时候,他心底的那种欣喜若狂是无法形容的。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爱上风倾语了。  突然,他眉头苦恼的蹙起,他没忘记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叶凝,他不能负了叶凝。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传来了响声,他本能回头,对上了风倾语那张泛着迷人红晕的小脸,目光不受控制的被吸引着。  风倾语也愣住了,她没料到金逸晨还在门口,反应过来后,她又迅速的缩回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靠在门后,她本来就凌乱的心跳猛然加速起来。  “怎么办?”她咬着唇,有些惊慌失措,自己都被他看光了,以后怎么面对他呀?  金逸晨漆黑的眸子闪动着复杂的情绪,他知道自己不该对风倾语动心,因为他就快要跟叶凝结婚了。  “我回房睡一会,吃饭再叫我。”他提高声音说着。  等了一会儿,听到了风倾语淡淡的“哦”了一声,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风倾语听到了旁边的房间门响了一下,她知道他走开了,才敢从房间里走出来,匆匆下了楼,拿了个菜篮子走向不远处的菜地里。  金逸晨站在窗子后,深沉的目光一直落在风倾语娇俏的身影上。  他能做的,只可以远远的看着她,关注着她。  忽而,他的眉头不悦的皱起,深邃的眸底闪过醋意,紧紧的盯着刚刚出现在风倾语身边的男人。  这个该死的岑宇怎么又来缠住倾语了?真是讨厌得像赶不走的苍蝇似的。  岑宇是住在附近的邻居,一直爱慕着风倾语,也正正是这个原因,金逸晨一直看岑宇不顺眼。  菜地里,岑宇不知对风倾语说了什么,风倾语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金逸晨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了烦躁,感到岑宇真他妈的刺眼。  “刷”的一下,他猛然拉上窗帘,准备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貌似眼不见了,心还在烦,最后,他气冲冲的走出房间,直朝着菜地走去。  还没有走近菜地,便听到了岑宇与风倾语的笑声了。  金逸晨的脸不禁阴沉了下来,胸腔内,一股酸酸的怒气堵在那里。  “小语,我来帮你摘菜了。”他冷着声音,强势的态度像是在向岑宇挑衅着。  “倾言,哦,不,现在应该叫你金大少爷才对,金大少爷,你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来菜地里了?快回去吧,免得弄脏了你身上名贵的衣衫。”岑宇回头看到金逸晨,他冷嘲热讽着,同样的,他也不喜欢金逸晨。  “该回去的是你,这是我家的菜地,我想来就来。”金逸晨冷冷的瞥了一眼岑宇,走到风倾语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菜篮子。  风倾语低着头,小脸微微发烫,她完全不敢看金逸晨。  “不用了,我自己摘就好了。”她从他手里抢回菜篮子,然后快步走开。  金逸晨的脸色变得难看,风倾语的逃避与疏离让他难受。  “听到了吗?小语说不用你,金大少爷,我看你还是回家吧。”岑宇勾着唇讽刺着他。  金逸晨回头冷冷的瞪了岑宇一眼,说:“我留在这里,还是回家,跟你有关系吗?倒是你,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  “你……”岑宇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他每次接近风倾语,都会被金逸晨这个程咬金破坏掉。  “如果没事,那就请回吧,别踩坏我家的菜地了。”金逸晨冷冷的下着逐客令。  说完,他连看也看不岑宇一眼,再次走到风倾语的身边,赌气似的抢过她手里的菜篮子。  “给我。”  不知是风倾语把篮子抓得太紧了,还是他扯得太用力了,这一扯,竟然把风倾语整个人也扯入了怀里。  “啊……”风倾语惊叫了一声,松开了篮子,本能的抓住金逸晨的衣服。  而金逸晨也下意识的搂住她扑过来的身子,那只菜篮子可怜兮兮的掉落在地上,里边的菜散落了一地。  突然近距离的接触,让两个人都愣住了,隔着薄薄的衣衫,他们都感受到彼此急速上升的体温。  “放……放开我……”风倾语挣扎着,抬手推拒着他结实的胸口。  金逸晨也瞬间回神,像是触电似的松开手。  “啊……”风倾语的身体失去了平衡,顿时向后倒去。  金逸晨连忙伸手捞住她的身体,由于脚下是坑洼不平的菜地,他根本站不稳脚,搂着风倾语,一起跌倒在菜地上。  出于本能保护她的意识,他迅速的转身,他在下,她在上。  “啊……唔……”在倒地那一刹,风倾语惊慌的大叫着,倒地后,她的唇好死不死的正巧吻住了他的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