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32 病来如山倒

232 病来如山倒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25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5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此刻想起,心尖仍有悸动的感觉掠过。  突然,金逸晨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又飘远,他不禁烦躁的蹙起眉头,强迫着自己看回面前的电脑。  不知为何,今天风倾语没有回来,他总感觉到心里空空荡荡的,像是少了什么似的。  咬了咬牙,他终于忍不住拿过了电话,拨打了风倾语的号码,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为昨晚的不当行为道歉。  电话通了,响了许久也没有人接听。  她一定很生他的气吧,连电话也不愿意听了。  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门外传来了付海的声音:“总裁,到时间开会了。”  “好,我马上来。”金逸晨淡淡的应了一声,黯然的把手里的电话放了回去,他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会议中,他多次看向那没有动静的手机,有些心不在焉。  *************  中午的时候,叶凝把金娉婷约了出来,她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她想,金娉婷应该会为她解答一些吧。  她们两个人来到了一家空中咖啡屋,也许是上班的时间,所以咖啡屋里的客人并不多。  “叶凝,约我出来,怎么又不说话呀?”金娉婷一身休闲的孕妇衣裙,明艳的小脸不施粉黛,却倾倒众生,她呷了一口果汁,抬眼淡淡的看向对面心事重重的叶凝。  她早上已经听容少谦说了金逸晨昨晚醉酒的情况,果然不出她所料,是与感情有关。  但,她不能确定到底是与叶凝有关,还是与风倾语有关,所以她不敢贸然的问叶凝有关于金逸晨的事情,毕竟这是一个极度敏感的话题。  叶凝也在深深的盯着金娉婷看了许久,她才幽幽的开口:“娉婷,老实告诉我,倾语的心上人是不是逸晨?”  叶凝的直白让金娉婷惊诧的愣住了,不过,她很快便敛去了惊诧,淡淡的勾起唇,笑了笑,没有直接给叶凝答应,反而问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些?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娉婷,别跟拐弯抹角,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我不想被蒙在鼓里,更不想糊里糊涂的嫁给逸晨,所以,在嫁给逸晨前,至少要把事情弄个明白。”叶凝有些着急的想解开心头的疑惑。  “叶凝,我不是倾语,所以不能代替她回答你,因为有的事情,我跟你一样都是一知半解,我不想因为我给了错误的答案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金娉婷始终保持着中立,牵涉到自己大哥跟好友的感情纠缠,她真的无法偏帮于哪一个。  她也很为难,有点无能为力的感觉。  叶凝点了点头,认同金娉婷的话,她说起了昨天金逸晨为了风倾语与而岑宇的对峙,还有他与自己吃饭时,表现出心不在焉的样子。  金娉婷听完后,沉默着,最后,她决定把金逸晨喝醉的事情说了出来,希望能帮叶凝理清一下头绪。  “你说逸晨昨晚喝醉了?”叶凝诧异的睁大眼睛,她记得昨晚他们吃过饭后,他便把她送回了家里,那时只不过八点多一些。  难道,昨晚还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喝醉。”金娉婷闷闷的回答。  “娉婷,我觉得逸晨是喜欢倾语的,而倾语也是喜欢逸晨的,如果我跟逸晨结婚的话,我会有一种罪恶感,你知道的,我…..配不上你哥……”  “叶凝,快别这么说,什么配不配的。”金娉婷眉头皱起,连忙劝慰着叶凝。  “娉婷,我心里好多谜团,要是解不开的话,心里好难受,总感觉有什么堵在那里,呼吸都不畅。”  “那你想怎样?”  “我想把倾语约出来谈谈,大家说开了,或许让事情变得更完美。”  “叶凝,你……”  “娉婷,别担心,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是相爱的话,我愿意退出,真的。”叶凝幽幽的低语着,她一直都觉得自己配不上金逸晨,每次想到要嫁给金逸晨,她心里就莫名的生出一股压力与……抗拒。  “好吧,你决定吧,只是倾语可能也会跟你一样,愿意做成全的那个人。”金娉婷有些担忧的假设着。  叶凝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我先打个电话给倾语吧,让她下班就来找我们,好吗?”  “嗯,也好。”金娉婷点头。  叶凝拿出了手机,拨打了风倾语的号码,响了一会儿,电话被接起。  “喂,叶凝吗?”风倾语沙哑着声音说话,她的确病了,早上起来时,浑身无力,体温高得吓人,她拿来体温计量了一下,发高烧了。  她自己从备用药箱里找了些退烧药吃过,然后就一直迷迷糊糊的睡觉,一直睡到现在。  “倾语,你的声音……怎么了?是不舒服吗?”叶凝愣住,秀气的眉头淡淡拧起。  “没事,有点发烧而已,别担心。”风倾语努力的撑起重重的眼皮,她感觉好累。  “发烧?你在哪里?在家吗?”叶凝关心的追问。  “嗯,今天没去上班。”风倾语虚弱的回答,顿了一下,她又问:“你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约你晚上出来吃饭,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对了,倾语,你去看医生了吗?”  “没有,不过吃过药了,没事的,我睡一会就好。”  “这怎么行,这样吧,你在家里等着,我跟娉婷去找你。”  “嗯……”风倾语听着叶凝发自内心的关怀,鼻头猛然一酸,滚烫的泪水不禁涌出了眼眶,在眼角处滑落。  挂了电话后,她又继续昏昏沉沉的睡去,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又升高了几度,有一种快要燃烧的感觉。  呼吸也随着体温变高而逐渐沉重,因为高烧,她的小脸泛着嫣红,全身渗出了细汗,染湿了薄薄的睡衣,明明体温高得吓人,但她却感到浑身发冷,紧紧的用棉被把自己裹紧。  病来如山倒,风倾语深深的切身体会到了这几个字的威力。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外边的门传来急速的敲门声。  “砰砰砰……”那一声声紧密的敲门声,显出了外头那个人耐性不大。  风倾语眉头紧紧蹙起,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没有了被子的保暖,她猛然连打了几个冷颤,牙齿咯咯的响了几下。  她困难的缓缓从床上爬起来,下床,才刚刚站起来,突然,晕眩袭来,眼前一片黑,她单薄的身子晃动了几下。  “砰砰砰……”敲门声还在继续。  “来了,等一会儿。”风倾语弯着腰扶着床沿,扯着沙哑的声音回应,也不知道外边的人听到没有,但,敲门声似乎停了下来了。  定了定神,风倾语重新直起身子,挪着轻飘飘的脚步,慢慢的走着。  可是才走了几步,她的头晕得厉害,眼冒着金星,浑身乏力,不得不停下了喘息着。  隐约间她看到了有人打开了她的房门,紧接着响起了一声着急而心疼的低呼声:“小语。”  风倾语睁着迷糊的眼睛看清了来人,不禁吃惊。  她以为来人是叶凝与金娉婷,却没想到竟然是金逸晨。  “你怎么了?该死的,你发烧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金逸晨上前搂住了摇摇欲坠的风倾语,在接触到她烫人的体温时,不由大吃一惊,心疼的气息在眼底晕染开来。  他抱起了她,放回床上。  “冷……我好冷……”风倾语低喃着,她的体温很高,但脸色却很苍白,连嘴唇也泛着白。  “冷?”金逸晨愣了一下,看着风倾语苍白的小脸,渗着淡淡的薄汗,额前的发丝被汗湿了,贴在额头上,她的睡衣也带着潮湿的感觉。  他连忙拉过棉被把她紧紧的盖住,心口处,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握住,让他有一种窒息的心疼。  他人在公司,心在风倾语身上,整天工作都心不在焉的,下午,他连连打了几个电话给风倾语,她都没有接听,隐隐的,他的心有点不安,于是,他便抛下工作,跑来找她了。  本来,他以为她没来上班,是因为逃避他,不想见他,没想到她真的病了,而且还病得这么严重。  “对不起,小语,我应该在早上就来看你的。”他心疼的抚上她的小脸,接触到那烫人的体温,他的手僵了一下,深邃的眸子闪动着,几秒后,心里有了决定。  “小语,起来,我带你去看医生。”他把风倾语扶了起来。  此时的风倾语已经晕晕乎乎了,一直低喃着:“冷……我好冷……”  她本能的向金逸晨的怀里钻去,吸取着他身上的温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