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65 窒息的痛在心尖划过

265 窒息的痛在心尖划过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3933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伯父,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跟他只是普通的朋友,正确来说,我跟他只是雇佣关系,我是他请来接送小念上学的保姆而已。”叶凝澄清着,说真的,今晚季默对她吼的那些话,真的让她很生气,也很伤心。  她的心本来就是很敏感的,对于季默的感情,她也一直不敢确定。  经过今晚,她本来已经动摇的心,一下子打回了原地。  “叶凝,你千万不要因为今晚的事情而生季默的气,他这么恨我是有原因的。”季孝天连忙帮季默讲好话。  “他这么对你,为什么你还帮他说话?”叶凝不解,上次她已经见到季默把季孝天拒之门外了,今天,又看到季默怒吼着,赶季孝天出门。  有什么仇恨,让他对自己的父亲这么狠心。  季孝天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着:“季默是我的私生子,他妈妈是我还没有结婚时就认识的相好,后来我结婚后,便与她断绝了联系,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妈妈已经怀了他,直到他十岁那年,他妈妈因病去世,才托人带他来找我……”  说到这里,季孝天微微哽咽着,眼里涌起了泪水。  叶凝默默的扯了一张纸巾递给他。  “季默从小就很孤僻,回到我身边后,跟我也很少交流,我另一个儿子季旭,比季默小一岁,他认为季默分走了他的父爱,所以一直看不顺眼季默,唉,这也是我做父亲的失败,没能让他人兄弟两个相处好。”季孝天感慨的又是叹了一口气,又继续往下说。  “他们兄弟两个互相看不顺眼,为了得到我的爱,他们互相较劲着,就这么一路成长过来的,终于有一天季默有了喜欢的人,那个女孩叫小萱,样子漂亮,性格温柔,本来他有了喜欢的人,我也很高兴,但是,季旭偏偏也喜欢上小萱了,兄弟两个的关系本来就不好,为了小萱,他们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小萱选择了季默。”  “小萱就是季念的妈妈?”叶凝问。  “嗯,小萱跟季默结婚后,不久便怀孕了,后来便生下小念,本来他们两个可以好好过日子的,谁知道,季旭那小子心心念念着小萱,发誓要把她夺回,于是在一次醉酒后,他强行把小萱掳上车,结果在中途小萱跳车……”  “天哪?小萱就是这么走的吗?”叶凝惊讶,她是曾经从金娉婷那里听了一点小萱的事情,但,金娉婷只说了一点儿。  她也曾经听季默提起过小萱,但也许小萱是季默心里的痛,也许季默不愿意提到自己的父亲与弟弟,所以,他完全没跟她提过小萱是怎么死的。  “嗯,小萱跳车时,头先着地,伤得很严重,她在临死前,求着季默放过季旭,她不想看到他兄弟相残,她死后,季默很伤心,也很愤怒,要把季旭送进监狱,当时,我真的很痛心很难受,两个都是我儿子,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我跪下求他放过季旭,只要他答应放过季旭,我什么都可以给他,包括所有家产,我都留给他,但是,他什么都不要,唯一的要求就是与我断绝父子关系。”季孝天说着说着,便老泪纵横了。  叶凝也听得泪水涟涟,原来季默承受了这么多痛苦,痛失至爱的同时,又与自己的父亲决裂,他当时一定很痛吧。  想着那时候的季默,叶凝的心底一阵刺痛,她心疼死他了。  这一刻,她终于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恨季孝天了。  “自从那一天,季默带着小念离开了季家,一直没有回来过,他真的很恨我,连个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看来我到死也得不到他的原谅了……”季孝天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悲恸,泪水涌了出来。  “伯父,别这样,我想季默是还没有想通。”叶凝有点不知所措的劝说着。  “今晚你也看到了,他是不会原谅我的了,叶凝,不怕告诉你,我时日不多了,我肝硬化,已经第三期了。”  “啊?肝……肝硬化?”叶凝彻底懵了,脑子被残酷的事实炸得嗡嗡响着。  “是的,叶凝,我想厚着脸皮求你一件事情吗?”季孝天期盼的看着叶凝。  “伯父,快别这么说,你不用求,你说吧,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帮得到,我一定尽力帮你。”  “帮我劝劝季默,原谅我吧,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季孝天激动的拉着叶凝的手。  叶凝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伯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劝得动季默,但,我会尽力的。”  “谢谢你,叶凝。”季孝天感动的笑了笑。  与季孝天分开后,叶凝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她整个脑子里都回响着季孝天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她无法消化掉这些残忍的事实。  小萱死去,季默肯定很痛,真的很难想像,这五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一个大男人既要工作,又要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当爹也当妈。  想着这些事情,叶凝心疼得不得了,整个心脏都揪着痛。  另一边,季默好不容易才把儿子哄睡着,他从楼上下来,收拾着餐桌上边的食物,当他拿着那些菜回到厨房里,看到摆在流理台上的那个蛋糕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愣愣的盯着蛋糕上的那两个连在一起的心形。  一丝丝窒息的痛,在心尖划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痛苦的闭起眼睛。  明明今晚他可以很高兴的度过自己的生日的,明明他今晚可以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季孝天,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恨你……啊……啊啊…….”  突然,季默发疯似的握起拳头用力的砸在流理台上,他连连砸了三拳,拳头上的关节处都被砸出血了,流理台上,他砸过的地方,留下点点鲜红的血迹。  他落寞转身离开了厨房,一滴滴的血从他的指尖滴到白色的地板上,是那么的悚目惊心。  他走到吧台前,从酒柜里拿过了一支红酒,拧开了酒塞,靠着酒柜,滑坐到地上。  他举起酒瓶,仰起头,咕咕的灌着红酒,他性感的喉结滚动着,那一口口带着醇香的红酒伴随着苦涩,一起咽到他的肚子里。  昏暗的灯光,打要他的身上,在地上剪出一道淡淡的影子,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寂,那么的凄凉。  季默一口气喝了半瓶酒,他才放下酒瓶子。  他不记得多久没这样子喝过酒了。  就算小萱离世,他也没有喝醉过,因为他还要照顾年幼的儿子。  但,今晚,他却想喝酒。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叶凝的样子,想必,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想着苦涩处,他再次举起了酒瓶,又是咕咕的连灌了几口酒。  ***********************  第二天一早,叶凝由于心里一直牵挂着季默,所以,她六点多钟便来到了季默的家门口了。  她徘徊了许久,也没有勇气进去。  这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起床吧?  昨晚那么生气,不知道他能不能睡得着?还是说,他根本睡不着?就像她一样,几乎整晚都睡不着。  她透过铁栅大门,偷偷的看进去,别墅里大门紧闭,二楼季默房间的窗帘也是拉得紧紧的。  叶凝在心里暗忖着:看样子,他应该还没有起来吧?那她就偷偷的进去看看吧。  犹豫了一会儿,她拿出钥匙打开了花园的铁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来到别墅门口,她又用钥匙把那扇玻璃门打开,悄悄闪了进去。  屋子里的窗帘都紧紧的拉上,屋里边只亮着一盏昏暗的照明灯。  叶凝轻轻的走向楼道,突然,她眉头微微蹙起,鼻子用力的吸了两下。  什么味道?有点像酒味。  她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看向酒吧台那边,突然看到一条长腿从吧台里伸展出来。  她不由吓了一跳,转身就往门口逃跑,走了几步后,感觉身后没什么动静,于是她又转回头看,发现从吧台里伸出的脚一动都不动的。  天哪?这么浓的酒味,季默那家伙不会喝醉了吧?  叶凝清灵的眸底里闪过了猜疑,她轻轻的朝吧台靠近,当她看到吧台后,坐在地上的季默时,彻夜傻眼,一股钻心的痛划过了心尖。  眼前的季默很狼狈,他闭着眼睛坐在地上,背靠着酒柜,身上的衬衫领口扯得很开,露出他性感而结实的肌肉,衣襟前,沾满了红色的酒迹。  他那张一向很干净的脸,此时长满了青青的胡碴,头发也很凌乱。  虽然,他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但还是该死的帅气。  看到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衣服,叶凝知道他肯定在这里坐了一个晚上,肯定喝了不少酒。  她走进吧台里,看到滚到吧台底下的几个空酒瓶时,不由吃惊。  这个家伙果然喝了不少。  她蹲下他身边,心疼的轻喊着:“季默,季默,你怎么了?”  季默的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但并没有张开眼睛。  见他没动,叶凝不禁微微提高声音,轻摇着他的手臂,再次呼唤他:“季默,你醒一下,怎么喝那么多酒?你不要命了吗?真是的,你喝成这个样子,谁来照顾小念?要是他半夜起来找不到你,他会害怕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季默的眼睛依然没张开,但是,眉心却越蹙越高,低低的嘟嚷了一句:“你好吵……”  “呃?季默,你听得到我说话是不是?”叶凝愣了一下,连忙凑近一点问他。  季默没有回答他,他突然长臂一伸,把叶凝搂进了怀里,下一秒,他的眼睛微微睁开了点,一只手猛然按住了叶凝的后脑勺,把她的唇按向自己的唇。  “啊……唔……”叶凝毫无预警的被搂到季默的怀里,她吓得下意识的轻呼出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唇便季默霸道的堵住了。  一股浓浓的酒香气,伴随着季默的阳刚气息,顿时占据了她的口腔。  在他吻上自己的那一秒,叶凝的心猛然悸动了一下。  不知为何,这一次,她不想挣扎,她坐在季默的腿上,主动的搂过了他的脖子。  她知道他受伤了,如果她的吻能让他的伤快点好,她愿意给他。  也许是得到了女人的回应,季默搂在叶凝腰间的手猛然紧了一下,一个翻身,把她压向了地板。  “唔……”叶凝惊了一下,下一秒,季默霸道的吻向她席卷而来。  这一个清晨,因为叶凝的到来,而变得有意义,季默的心,也因为叶凝的出现而逐渐回暖。  酒醉也有三分醒,季默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时在做些什么,他知道自己身下的女人是谁。  一个长吻结束后,两个人躺在地上微微喘着气。  “为什么刚刚不反抗?你知道你主动的后果是什么吗?如果我忍不住的话,分分钟把你吃掉了。”季默幽沉的眼睛亲着复杂的情绪,盯着天花板。  “如果把我自己给你,可以让你开心的话,我愿意。”叶凝转头看着他帅气的侧脸,回答着。  “你是在怜悯我吗?我不需要你这种付出。”季默冷冷的驳回她。  “你认为我是在可怜你吗?我这么一大早跑来是因为担心你。”叶凝有些激动的解释着。  季默闻言,终于转头面向她,紧紧的盯着她。  “季默,对不起,昨天是我没经你同意,但让你爸爸进来……”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永远也不要提起,五年前开始,他便不是我爸爸了。”季默眸子一次,怒吼着打断了叶凝的话。  他撑着地,坐了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