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68 难道小语出事了

268 难道小语出事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869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可是,一想到她背叛了自己,而跟另外一个男人出双入对,甜甜蜜蜜的,他又忍不住去嫉妒。  另一边,金逸晨正在认真的盯着面前的电脑,处理着紧急文件,忽然风倾语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了下,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这个女人怎么手机都不带呀?  他起身走向茶几那边,拿起风倾语的手机,看了一眼上边的号码,是罗笑媚打回来的,既然是他也认识的人,所以,他没有犹豫就按下接听键了。  “喂,妈,你找小语吗?”  “逸晨呀,是的,我有点急事问问小语,就是我以为她爸带了钱,她爸又以为我带了钱,结果到市场了,才知道我们都没带钱,还好她爸身上有银行卡,就是她爸这个糊涂蛋,连密码都忘了……”  罗笑媚碎碎念了一大堆的话,金逸晨听到这里,基本就明白了。  “你是想问小语要密码?”  “对对对,小语呢,叫她来听一下。”  “她刚刚去了菜地,妈,你等会儿,我马上去找她。”金逸晨迈开长腿,匆匆的朝菜地里走去。  “逸晨,你别急,慢慢走,对了,你妈妈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罗笑媚询问着,她那有点高亢的声音显出了她兴奋的心情。  “我妈喜好吃清淡,嗯?她喜欢吃鱼。”金逸晨一边走一边与罗笑媚聊着电话,他走得很快,一步能抵上风倾语的三步,所以才几分钟,他已经走了一半路了。  “喜欢吃鱼,那好办,咱们这边什么都不多,就是海鲜多。”  “嗯,妈,也不用买太多菜的,随便弄几个就好,我都说了出去吃,你跟爸又偏要自己煮。”  “到外边吃哪有这么高兴呀?放心了,你爸的手艺能比得上五星级酒店的厨师……”  “哎哎哎,老婆子,哪有你这么夸自己的老公的。”  手机里传来了风仲贤不好意思的声音。  “哈哈哈,你爸还知道害羞呢。”罗笑媚取笑着风仲贤。  金逸晨听着这老两口斗嘴,唇角微微上扬着,他已经走到菜地里了,可是不见风倾语的身影。  这女人跑去哪里了?  “逸晨,到菜地了吗?”罗笑媚又问。  “到了,可是不见小语。”金逸晨目光如炬的扫视着菜地周围,忽而,他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菜蓝子。  他眉头猛然拧起,连忙走过去,正想捡起菜蓝子时,不经意的瞄见落在菜间的折叠成方形的白色小毛巾。  “这丫头跑去哪里了?真是的,都快要嫁人了,还这么的任性……”罗笑媚又开始了碎碎念。  金逸晨哪里听得进她的话,他狐疑的捡起那块小毛巾,还没有放到嘴边,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了。  一股不好的预感闪过了他的心头,低头看了看脚下周围,发现了泥地上有一双不属于女人的鞋印,很大的鞋印,在毛巾掉落的周围,还在挣扎过的痕迹。  难道小语出事了?  “逸晨,逸晨,你在听我说话吗?找到小语了吗?”罗笑媚听不到对方的回应,不禁提着声音说话。  “妈,小语不见了,她可能出事了。”金逸晨说完,匆匆挂了电话,连忙跟着男人的脚印,一路寻去。  该死的,他应该陪她一起来菜地的。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呀,如果出了事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金逸晨的心思是细密的,他一边跟着那些脚印走,心里就一边猜测着到底是谁带走了风倾语。  路上,只有风倾语来时的脚印,却没有她走的脚印,她不可能平白无故在菜地里消失的,而且,那个男人脚印来时很浅,回去时,明显重了很多,这说明是他带走了风倾语。  金逸晨脑子里想来想去,只有岑宇这个家伙有动机带走风倾语。  担心岑宇会伤害风倾语,金逸晨的脚步不由加快了许多,跟着那些脚印,一路小跑着,一直追到了海边。  放眼看去,海边也没什么可以藏匿的地方,除了……  他幽沉的目光锁定了海边那只废弃的船,跑下了沙滩上,一串明显的脚印通向了废弃船那里。  金逸晨的脸色顿时沉冷得可怕,他快步的跑向废弃船,心里祈祷着风倾语千万不要有事,如果出事了,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伤害她的人的。  船舱里,风倾语的裤子刚刚被岑宇扯下,而岑宇本人,这个无耻的东西已经把自己剥光了。  他目光灼热的盯着风倾语玲珑有致的身材,不停的吞着口水。  他看上的女人果然美得让人屏息,不得长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蛋,连身材也如此勾人心魄。  正当他邪恶的手伸向风倾语的小腰处,准备扯下她最后的屏障时,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急速的脚步声。  他猛然一惊,下意识的回头,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船舱门口。  金逸晨冲上船舱后,当他看清楚了里边的情况时,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涨得他胸口发痛。  船舱里的地板上,铺满了报纸,风倾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条小裤裤在弱弱的捍卫着她的清白。  而岑宇那个无耻的东西,全身赤luo着。  金逸晨看到了岑宇胯下那个无耻的东西正在高昂着头时,他不由怒火中烧,随着一声怒吼,他一脚踢向岑宇的胯下。  “岑宇,你这只禽兽……”  “啊……”岑宇根本来不及闪躲,惨叫了一声,被踢倒在一旁。  金逸晨那一脚正中他要害,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痛从胯下传遍了全身,他脸色顿时惨白如纸,躺在地上,双手捂住已经萎了的胯下,满脸痛苦的低吟打滚着。  但,金逸晨已经被怒火烧红了眼,他上前骑坐在岑宇的身上,手起拳落,重重的拳头砸在岑宇的脸上,不一会儿,岑宇便满脸是血,鼻青脸肿的。  “啊……别打了,啊……啊……”一串串求饶声,痛叫声,从岑宇的嘴里溢出。  “你这只禽兽,我打死你……”金逸晨已经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他看到心爱的女人被岑宇这般凌辱,他心痛极了。  “不要打了,我还没有对小语做什么呢……”岑宇抬着手挡在脸前,鬼哭狼嚎着求饶。  “你去死吧…….”金逸晨打不到他的脸,便站起了身,抬脚踢向他的肚子。  “啊……啊……”  金逸晨每踢一脚,岑宇就痛喊一声。  岑宇的痛呼声,把昏迷中的风倾语给吵醒了,只见她悠悠的睁开眼睛,眉头紧紧的皱起。  “头好痛……”她抬手捂住了头痛欲裂的脑门,慢慢的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突然,她看到全身赤luo的岑宇时,眼睛不由惊诧的睁大了几分。  这怎么回事?金逸晨为什么要这么狠的打岑宇?  风倾语的脑子有点迟钝,她缓缓的想撑地坐起来,忽然瞄见自己光裸着的上身,她不由尖叫了一声。  “啊……”  全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菜地里发生的一幕,她被人从身后抱住,然后被捂住嘴巴,之后她就失去意识了。  原来是岑宇这个混蛋做的。  她惊慌的低头审视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当她看到自己的小裤裤还在身上时,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她连忙扯过一旁的衣服,慌乱的往自己身上套。  想到自己差点被岑宇这个混蛋剥光凌辱了,风倾语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打斗中的金逸晨听到了风倾语的尖叫声,不由分神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已经醒来。  此时已经被打得失去了半条命的岑宇,瞅准了金逸晨回头那一瞬间,连滚带爬的光着身子爬到船舱外想逃跑。  金逸晨见状,快步追上去,狠狠的一脚把他踢下了船。  “啪”的一声,岑宇摔在沙滩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金逸晨这才跑回船舱里,抱住了浑身颤抖的风倾语,心疼的安慰着:“别怕别怕,我在呢。”  “啊呜呜……”风倾语伏在金逸晨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失去清白了。  “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受到了伤害……”金逸晨心疼呼吸都痛。  这时,船舱外边传来了沸腾的人声,大概是有人听到这边有打斗声,所以跑来了。  金逸晨连忙帮风倾语整理好衣服,帮她穿上裤子。  幸好罗笑媚打来了电话,幸好他去找她了。  真不敢想像如果他迟来了一步,后果会怎样?  船舱外边的人声越大越近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