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69 小语怎么吐得这么厉害了

269 小语怎么吐得这么厉害了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291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29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船舱外边的人声越来越多了,议论纷纷着。  “这不是岑宇吗?谁把他打成这样的?”  “这怎么回事?怎么连衣服也不穿了?”  “天哪,好羞人呀,怎么大白天的连件衣服都没有?不会是遇上抢劫吧?”  “走,上船看看……”  “…….”  金逸晨听到有人上船了,他连忙抱起了满脸苍白神色的风倾语。  “别怕,都交给我处理。”他低声的对风倾语说着。  风倾语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完全不敢抬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进了毛巾里的*药的原因,她胸口一阵闷堵,胃部不停的翻腾着。  她想吐。  金逸晨抱着风倾语走出了船舱。  众人看到他们时,顿时愣住了。  “倾言?”有人轻呼了一声。  “这怎么回事?”  “是你把岑宇打成这样子的吗?你怎么这么狠呀?”  “对啊,你打就打,怎么连他的衣服都给脱了?”  不明就里的群众不由有些义愤填胸,替岑宇打抱不平着,也有个别人站在了金逸晨这边,替他讲着好话。  “你们先听倾言说说,说不定不是他把岑宇打伤的呢,你们这么快下决定,这不是冤枉他了吗?”  “对呀对呀,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倾言,他一向是个有礼貌的人。”  “倾言,倾语怎么了?也受伤了吗?”  金逸晨听着那些围观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追问着,他冷眼淡淡的扫视了一下他们,目光最后冷冷的落在了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了岑宇,不知哪个好心人,拿了一件外套盖在了他的腰间。  “那个禽兽起小语起了色心,幸亏我及时赶来了,他才没有得逞。”金逸晨简单的用一句话就把事情说了明白。  众人听后,不由大惊,一个个对岑宇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天哪,岑宇怎么能做出这以禽兽的事情?”  “对啊,真是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  “幸亏倾言及时赶来,要不然小语一生的清白就毁了。”  “小语怎么了?她没受伤吧?”有人看到风倾语一直把脸埋在金逸晨的怀里,便关心的问道。  此时的风倾语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胸口处的闷堵越来越严重了,胃部一直在翻滚着。  她不但想吐,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她还感觉头晕,脑子嗡嗡的作响着。  “她受了点惊吓,没什么事……”金逸晨淡淡的带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怀里的风倾语挣扎了起来,小手推拒着他的胸口。  他不由低头看她,发现她一只手捂住嘴巴,另一只手推着自己胸口,那双饱受惊吓的眼睛噙满了泪水。  “小语,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他着急低问。  风倾语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的点头。  “我马上带你去医院。”金逸晨抱着她,迈开步子,眼角余光又看到风倾语拼命摇头。  他不由又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盯着她,眉头心疼的深深蹙起。  风倾语还是推拒着他,挣扎着。  金逸晨明白了,微微弯腰,把风倾语放下来。  风倾语的脚才着地,她便摇摇晃晃的跑到船边,一阵晕眩向她袭来,她脚步不稳,身体猛然晃动了一下,跌倒在船边,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张开嘴巴,一股污秽物喷了出来。  “呕……呕……”她吐得翻江倒海的,泪水不停的从眼睛里涌出来,样子非常的狼狈。  “小语,你怎么了?”金逸晨蹲下身子,扶住风倾语的肩膀,满脸都是心疼,完全没有一点儿嫌弃她呕吐出来的污秽物。  倒是有一些围观的人看到风倾语吐了,默默的后退几步,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当然,也有一些人是关心风倾语的。  “小语怎么吐得这么厉害了?”  “快带小语去医院吧?”  “……”  金逸晨哪里听得进这些人的话,他的心都系在了风倾语的身上了,直到人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悲怆而愤怒的吼声,他才回头看向来人。  “哪个王八蛋打伤我的儿子?”来人正是岑宇的父亲,一个出了名的酒鬼。  “岑宇呀,你快醒醒,天哪,是谁这么黑心把你打成这样了?心好毒的人哦……”岑宇的母亲也来了,正趴在岑宇的身上哭是呼天抢地呢。  人群里有人悄悄的告诉了他们,是金逸晨打伤岑宇,也有人告诉了他们,是岑宇先对风倾语起色心的。  可是岑宇的父母都是出了名嚣张的。  “金逸晨,你这个杂毛,我要替我儿子讨回公道。”岑宇父亲冲上了废弃船,扬着拳头就要向金逸晨砸来。  金逸晨生怕他会伤到风倾语,他连忙站了起来,拦住了岑宇父亲,一手握住了岑宇父亲砸过来的拳头不放,冷冷的警告着:“是你的畜生儿子先来招惹我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你儿子,让他亲口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金逸晨说话的同时,目光冷冷的扫射向岑宇那边,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正有气无力的靠在他母亲的怀里呢。  “岑宇,你不要怕,快告诉大家,是他打伤你的。”岑宇父亲被金逸晨握住拳头,想挣脱,却又挣不脱,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  “带我回家,快带我走……”岑宇转动着脑袋,看到了这么多人在围观,他不由窘迫得满脸通红,虽然他那张肿成了猪头的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他自己还是有点羞耻心的,不停的哀求着母亲带他离开。  “小语,小语……”  这时,风倾语的父母与陆羽心也一起跑过来了,看到此情此境,他们又震惊又心疼。  “逸晨,发生什么事了?”陆羽心着急的问道,她因为有点不适应生床,整晚都睡得不怎么好,所以起床有点晚了,当她从楼上下来时,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直到了风仲贤夫妻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她才知道风倾语出事了。  “小语,你怎么吐成这样?是哪里受伤了吗?”罗笑媚心疼的把风倾语搂在怀里。  金逸晨猛然甩开了岑宇父亲的手,冷冷的说:“你儿子敢对我的女人动手,是寿星公嫌命长,不想活了。”  岑宇父亲被金逸晨用力一甩,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才能站稳,他不甘示弱的朝金逸晨吼道:“你把我儿子打得这么伤,竟然还这么嚣张,我要报警。”  金逸晨闻言,危险的勾起嘴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摸出了手机,说:“不用你报,我来报。”  “不要报警,爸爸,你快把我的衣服从船舱里拿下来。”岑宇一听到金逸晨话便慌了,不顾一切的大声朝自己的父亲吼着,因为吼得大用力了,扯动了脸上的伤,痛得他龇牙咧齿的。  “我已经报警了。”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岑宇闻言,顿时一惊,猛然推开了自己的母亲,把身上的衣服往腰间一绑,遮住了前面,然后瘸着脚,没命的逃跑。  “岑宇,等等我……”岑宇的母亲连忙追上。  岑宇的父亲抱着岑宇的衣服也追了过去。、  但是,岑宇被金逸晨打得很伤,跑动时,他肋骨处一阵剧痛,估计是断了肋骨,所以没跑几步,他一个踉跄,趴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再次晕了过去。  岑宇的父母急得团团转,不停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围观的群众见些场景,明白了谁是谁非。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响着鸣笛声,由远而近。  岑宇与他的父母都被带上了警车,一场闹剧落下了帷幕,本来金逸晨与风倾语也要去警局录口供的,但是,风倾语再次呕吐不停,所以金逸晨决定先带她去医院。  金逸晨弯腰,抱起了风倾语,瞅见她脸色苍白得吓人,他真的很担心,也很心疼。  “小语,我送你去医院。”  “嗯。”风倾语闭着眼睛,无力的点了点头,她的头真的很晕。  “天哪,我的孩子,你这么怎么了?千万不要吓妈呀,妈经不起吓的……”罗笑媚六神无主的哭着,她经历过失去孩子的痛,所以,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第二次的。  现在对她来说,风倾语是她的命。  “你瞎说什么,小语不会有事的,咱们跟去看看。”风仲贤扶着妻子,一起跟上了金逸晨的脚步。  陆羽心若有所思的回想着风倾语刚刚的症状,脸色闪过了狐疑。  风倾语突然吐得这么厉害,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想到了这个可能,她心头不禁喜悦了起来,连忙追上儿子的脚步,心里祈求着千万不要出事。  他们一行人回到了屋前,然后全部都上了金逸晨的车,连忙朝着医院开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