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目录>

270 省得一回家就把我的小语带坏

270 省得一回家就把我的小语带坏

小说: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作者:梦朦胧字数:4852更新时间:2017-12-31 07:42:30
    ..,最快更新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深最新章节!  风倾语被推进检查室里检查了,金逸晨与几位长辈坐在门口等待着,这种等待是最折磨人的,他们都露着一脸的担忧,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岑宇对风倾语做过些什么?  幸好他们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医生从检查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我女儿没事吧?”  金逸晨与罗笑媚同时上前,开口问着医生。  只见医生淡淡的笑了下,不紧不慢的道:“恭喜两位,风小姐怀孕了。”  “什么?”金逸晨彻底傻了眼,一向精明的他,竟然反应迟钝了起来。  “怀……怀孕了?”罗笑媚对自己听到了话,也有些不敢置信,她转头看向同样愣住的风仲贤。  这个消息太让人意外了。  几个人中,陆羽心是最淡定了,因为她已经猜到几分,但,她就算是最淡定的人,听到了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还是激动得泪光闪闪。  “你们没有听错,医生说小语怀孕了。”陆羽心笑口盈盈的说着。  “小语真的怀孕了,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跟她结婚了。”金逸晨不禁开心的轻呼着,他已经被这个喜悦冲昏了头脑了,忘了他根本不需要父凭子贵,忘了风倾语已经答应嫁给他了。  “老头子,羽心姐,我们要抱孙了。”罗笑媚终于松了一口气,激动得分别紧紧的拉住了风仲贤与陆羽心的手。  “是的,我们要抱孙子了。”陆羽心笑着拍了拍罗笑媚的手。  “医生,我们能看看小语吗?”金逸晨的心情激动而澎湃,此刻他只想好好的抱抱自己的女人。  “可以,不过你们要安静一点,她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因为她有流产先兆。”医生叮咛着。  “什么?有流产先兆?”罗笑媚唇边的笑容顿时僵住,神经又马上紧绷起来了。  金逸晨亦一脸凝重的看着医生,问:“医生,那我们要怎么做?”  “不用紧张,只要让好好休息,多躺床,不要做粗重活儿就不会有事的。”医生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谢谢医生,那我们进去看看她了。”金逸晨感激的道谢着,话音才完,他已经不见了人影。  病房里,风倾语躺在病床上,眼睛紧闭,她的脸色依然苍白,一头乌黑的头发散开着,就一个安静的睡美人一般。  金逸晨坐到病床前的椅子上,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怜惜的吻了吻。  “老头子,要不我们回家给他们做点吃的送来吧?”罗笑媚知道了风倾语暂时不会有事,整颗心都放松不少,心情也转好了。  “嗯,逸晨,那你跟你妈在这里吧,我跟笑媚回家做饭。”风仲贤老实巴交的脸上也洋溢着喜悦的笑脸。  “好的,你们回去吧。”金逸晨点了点头,目光一直落在风倾语的小脸上,温柔如水。  陆羽心坐在床尾,一会儿看看带着傻笑的儿子,一会儿看看沉睡中的风倾语,不由满心感慨。  世事如戏呀。  她以为她永远失去这个儿子了,却没料到他竟然活着回来了,转眼他就要结婚生子,要成家了。  喜悦的泪水不禁涌出了她的眼眶,现在女儿金娉婷找到幸福了,儿子也找到幸福了,剩下了金逸曦年纪还小,就不急着了。  “妈,你怎么了?”金逸晨听到母亲低微的吸鼻子声音,他不由转头看她,发现她泪流满面,不禁吃惊。  “妈没事,妈是高兴了。”陆羽心流着泪,扬起唇角说着。  “妈,我也高兴,我要当爸了。”金逸晨的眼眶莫名的也有几分湿润。  “你说什么?”突然,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  金逸晨迅速转头看回风倾语,只见她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他呢。  “宝贝,你要当妈妈了,知道吗?”金逸晨凑近她脸前,愉悦的勾着唇角向她宣布。  “我……我要当妈了?”风倾语不由惊诧得微微提高了声音,有点不敢置信的盯着金逸晨。  “是的,你怀了我的孩子了。”金逸晨伸手隔着被子抚上了她扁平的肚子。  “我怀孕了……”风倾语愣愣的眨了眨眼,脑子里回想着上一次的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一会儿后,她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  她怎么这么糊涂,月事没有按时到来,她都没有发现。  “嗯,你怀孕了,所以,你现在要好好休养,不许乱动,知道吗?”金逸晨满脸紧张的叮咛着她。  “嗯。”风倾语傻傻愣愣的点了点头,唇边扯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突然,她的笑容又僵住了,想起今天早上的遭遇,心里不禁一阵后怕,幸好她没有被岑宇凌辱,要不然别说肚子里的孩子会出事,相信她自己也不会活下去的。  “怎么了?”发现她脸色突然变得凝重,金逸晨又着急询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是突然想起了早上的事情。”风倾语的声音有点颤抖。  “没事,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金逸晨附下身子,轻轻的搂住了她有点发拦的身体。  “对啊,小语,你别想太多,记住要好好休息。”陆羽心也安慰着风倾语。  “嗯,我知道了。”风倾语乖巧的点了点头。  金逸晨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转头对母亲说:“妈,你在这里陪一下小语,我接个电话。”  “好的。”陆羽心答应着。  金逸晨走出了病房,才按下接听键。  “你好,请说。”  “金先生,我是王警察,岑宇已经全部招供了,警方已经对他实行了拘留,不过鉴于他的伤势过重,要等他伤好才正式收监。”  “好的,知道了,谢谢你们。”金逸晨淡淡道谢着。  “不客气,不过还是要请金先生有空的话,来警局录一份口供。”  “嗯,我会抽空过去的,对了,岑宇伤得很严重吗?”金逸晨问起了岑宇的伤势,他现在回想起来,才猛然发现,当时气晕头的他下手真的是挺重的。  “死不了,脸上的都是皮外伤,腹部断了两根肋骨,重严重的是胯下的伤,相信他这辈子都做不了男人了。”  “嗯,好的,我会回警局跟你们说说经过的。”  “那再见了,金先生。”  “再见。”  金逸晨挂了电话后,才转身回病房。  风倾语在医院里住了三天才出院回家,又在风家休息了一天,才跟着金逸晨与陆羽心回到金公馆里。  因为身体情况,霸道的金大少爷下了禁足令,在孩子出生前,都不许风倾语工作,在身体还没稳定前,她都不能外出。  他的霸道让风倾语感到无语,同时也感到甜蜜。  这天,闻到喜讯的金娉婷在容少谦的陪同下回来金公馆了,她得知金逸晨对风倾语下了禁足令,不由调侃着:“大哥真是比少谦还要霸道,这也太紧张了吧。”  “对呀,一天把我关在这里,真是闷死了。”风倾语嘟着小嘴抱怨着。  “怎么闷了?不是有妈在陪着你吗?”金逸晨霸道的开口,然后,又看向金娉婷,说:“还有你,肚子都这么大了,还敢乱跑,少谦真是把你宠坏了。”  “哪有宠坏?我们是孕妇,又不是牢犯,为什么一怀孕就没自由?”金娉婷向来都是伶牙俐齿的,她不甘示弱的顶回了哥哥。  坐在她身旁的容少谦无奈的勾起了唇,宠溺无比的说:“你哥说得对,还有几天就到预产期了,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我把工作安排一下,我在家里陪着你。”  “你陪着我?”金娉婷不由嘟起了嘴,有点不悦,几秒后,她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说:“那明天准许我跟几个好姐妹聚一聚吧,可以吗?”  说完,她可怜兮兮的瞅着容少谦。  “真是拿你没办法,明天去哪里聚会?我送你去,等你们聚完了,我再去接你。”容少谦一对上金娉婷撒娇的样子,就完全没辙,除了妥协,还是妥协。  “谢谢老公。”金娉婷开心的亲了一口容少谦的脸,然后暗暗的朝着风倾语打着眼色。  风倾语暗暗的点了点头,她有些忐忑的看向一脸霸道的金逸晨。  她不像金娉婷那么有气魄,金逸晨也不像容少谦那么好说话,所以,她心里真的没底,不知道金逸晨会不会答应她出去聚会。  她还在组织着词语,想着该怎么去打动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去吧。”突然,金逸晨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什么?”风倾语不敢置信的瞪着金逸晨,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不想去?那算了。”金逸晨转头对上她傻愣的样子,眼里闪过了玩味,故意坏坏的逗弄着她。  “想去想去想去。”风倾语怕他真的会反悔,连连说了好几个想去。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性的?”金娉婷调侃着哥哥。  “你还说,不要老回娘家了,乖乖的待在容家,省得一回家就把我的小语带坏。”金逸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妹妹,但语气里却带着无法掩饰的宠溺。  “哥,才说你有人性,马上就变得没人性了。”金娉婷嘟起嘴,娇嗔的撒着娇瞪金逸晨。  “呵呵……”金逸晨淡淡的笑了两声,不再跟金娉婷斗嘴了。  “对了,倾语,你最近有没有给电话叶凝?她爸爸身体不舒服,好像回乡下了,不知道出来没有?”金娉婷问风倾语。  “呃?我没跟她联系,最近好多事情烦。”风倾语摇了摇头,最近她遭遇了岑宇的事情后,心情还没有回复好,她也去了警局录口供了,知道了岑宇的下场。  虽然岑宇是罪有应得的,但,作为邻居,她还是有些难过。  岑宇的父母也来求过她与金逸晨,求他们放过岑宇,但是警方已经介入了,不是他们说放过就放过的,法律永远是严肃的。  “好吧,那晚点我再打电话跟她聊聊吧。”金娉婷点了点头。  她与容少谦在金公馆吃过晚饭后,便回家了。  ****************  其实,叶凝昨天就从乡下里出来了,她在小公寓里闷了一天,下午时,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叶小姐吗?我是季孝天的秘书,季老先生今天住院了,他很想见见季默少爷与季念孙少爷,所以想请你帮忙。”  叶凝愣了一下,怎么才一个星期不见,季孝天就住进了医院里。  “他严重吗?”她关切的追问着。  “严重,可能没有办法再从医院里出来了。”秘书的声音很沉重,他的话就像一个小锤子似的打在了叶凝的心头,让她心痛。  “好的,我尽量去跟他说说吧。”叶凝不忍心让一位快要离开世界的老人家失望,同时,也不想季默因此后悔终生。  挂了电话后,她匆匆的坐车来到了季默的宠物医院外,她徘徊了很久,也没有勇气进去。  差不多一个星期了,他们都没有联络过,现在她突然进去跟他说季孝天的事情,他可能也听不进去。  叶凝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差不多下午四点了,这个时候,季默应该要去接小念了吧。  她清灵的眼睛闪着犹豫,盯着宠物医院的门口,期待着心里一直念记着的身影出现。  不知道季默的气消了没有?她能不能与他谈谈季孝天的事情呢?  她刚刚经历过父亲做手术的事情,明白那种亲人生病了的担心与害怕,她希望季默在季孝天最后的日子里,能解开心结。  想到这里,她决定冒着被季默轰走的危险,进去与他谈谈。  她抬步走向宠物医院的门口,但,才走了两步,便看见了季默与一个长相亮丽的女人从里边有说有笑的走出来。  叶凝顿时愣了一下,一抹酸涩的痛楚在心头晕染开来,她本能的想躲避,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季默已经看到她了。  季默看到叶凝时,心底闪过了一丝激动,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脸色依然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季默,走吧,不是说要一起接小念放学吗?我已经好久没见他了,小家伙长高许多了吧。”亮丽的女人满脸笑容的说着,她看向季默的眼里带着掩饰不了的爱慕。  “他是长高了,也常常跟我提起你。”季默淡淡的说着,目光情不自禁的又看了看叶凝。  叶凝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定定的看着他们,眼里闪着受伤。  没想到她才离开一个星期,季默这么快就找到了新欢了,还说什么爱她?还说什么要跟她过日子?  原来都是假的,原来他那么不可信。  她黯然的收回视线,慢慢转身,准备离开。  “叶凝。”突然,季默开口叫住了她。  叶凝闻言,身体僵了一下,但她没有转回身。  “你们认识?”亮丽女人诧异的问道。  “嗯。”季默淡淡的应了一声。  叶凝闻言,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慢慢的转回身,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僵硬笑容,问:“有事吗?”  “你去哪里了?”季默幽深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天知道,这一个星期他是多么的想念她。  “去哪里重要吗?”叶凝冷冷的反问。  一个星期都不打一通电话给她,还问这种问题有意义吗?  “不介绍一下吗?”亮丽女人看出了季默与叶凝间不寻常的关系,她的脸色沉了沉,挑衅的盯着叶凝。  季默淡淡的介绍着:“我喜欢的女人叶凝,这位是小念妈妈以前的好友刘思华。”  听到季默的这么直白的介绍,叶凝与刘思华都愣住了。  叶凝是很意外季默会当着刘思华的面这么介绍自己,其实,季默这么一介绍,完全把他与刘思华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叶凝本来冰冷的心,莫名的窜起了一丝暖流。  但,刘思华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了,她沉下了脸,有些尴尬。  她前几天才刚刚与丈夫离了婚,突然想起了季默,她才过来找他的,以前她还是小萱好友时,就已经对季默深深着迷了,现在得知他依然是单身,心里不禁燃起了希望。  没想到这个叫叶凝的女人一出现,便把她的希望给无情的浇灭了。  “对不起,看来我不能与你一起去接小念了。”季默突然转头对刘思华说道。  说完后,他突然走到叶凝身边,不由分说的拉起她就走,然后直接把她塞到自己车里的副驾驶位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